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程炎东把张扬送到宿舍楼下,这才离开,他跟看来的目的就是看看这位新来的副市长住在哪里。

张扬没让程焱东送自己上楼,目送警车远去,这才掏出钥匙向楼上走去,打开自己的房门,习惯的伸手去按墙壁开灯,却按了个空,张大官人这才想起房内是拉线开关,他摸索到那根细绳,把客厅灯打开,反手关上房门,望着这简陋的蜗居,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无奈的笑容。

房间内没有淋浴器,张大官人原本想洗个热水澡的愿望顿时落空,习惯了优越生活他初始时并没有留意这些细节,厕所内只有根橡皮管,张扬将就着,用冷水冲了个澡,在外面吃饭,身上难免沾染到烟酒的味道,带着这股味儿睡觉可不舒服。

洗澡出来,发现电视机也有了,不过是台旧的,让张扬气闷的是,这电视机居然还是黑白的。好在被褥床罩全都是新买的,干干净净,清清爽爽,打开电视,用手拧了囹频道,终于找到了一个图像清晰的丰泽电视台,可惜声音却不清楚,张扬郁闷的把电视机给关上,回到床上躺释,心里盘算着明天的事情,市委市政府内该拜会的已经拜会过了,明天应该去下属单位看看,把卫生局、教育局、体委、科委、计生委之类的下属单位的领导召过来谈谈,张扬这才意识到自己虽然是个副市长,可管理的单位还真不少,心中又开始得意起来,内心的满足感战胜了 对眼前环境的失落,他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准备进入梦乡,迎接明天的工作。

可张大官人并没有很快晗去,因为他听到了一些声息,这栋老楼的隔音本来就不怎么好,又遇到了耳力超强的张大官人,深夜之中这些微弱的声息并没有逃过他的耳朵嗯……”紧接着是一阵急促喘息的声音,混杂着男女的呼吸声,唇舌交结的声音,很快就传来床板晃动的声音,女人极度压抑的呻吟声。

隔壁住的是挂职副市长王华昭,这声音肯定是从他那里发出 来的,联想起他今天去按女朋友的事情,张扬不由得笑了起来,王华昭正值壮年,和女友这么长时间没见面,见到了缠绵一场,大战一场也是再正常不过,张大官人本着理解万岁的心思重新躺下,可隔壁的声音仍然不停的传了过来,这对寂寞中的张大官人而言无疑是一个莫大的刺激,这厮在床上辗转反侧,我靠,想不到来丰泽的第一天就受到了这种非人的折磨。反正也睡不着,张扬乐得旁听,两人的表现并无太多可因可点之处,只有呼吸呻吟,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对话。

好在这声音十多分钟后就平息了下去,张大官人看了看表,还不到十分钟,九分三十二秒,这厮不屑的撇了撇嘴,就这水准怎么当上市长的? 难怪是个挂职。

张扬内心对王华昭好一通腹诽,然后重新入睡,睡了一个多小时后,隔壁的呻吟声再次响起,张大官人这个郁闷呐,看来自己小视了王华昭,这厮居然还有梅开二度的本领,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王华昭这次的表现显然比上次生猛了许多,大概是夜深人静让他们的胆子大了起来,他们的叫声 明显比上次大了,而且对话也开始丰富多彩起来。

张大官人听得浑身燥热,欲火焚身,这次猎奇的心理没大有了,只巴望着他们的这场战斗能够早早 结束,可他们两人仿佛故意跟张扬作对,这次的时间格外久,张大官人听得实在受不了,只能爬起来去厕所中又冲了个冷水澡,提醒自己,冷静,一定要冷静!

张扬洗完澡出来之后,已经做好了辗转难眠的准备,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王华昭当晚状态生猛,这样的惹火战斗在凌晨五点钟又打响了一次。

虽然在张大官人看来,王副市长的表现很一般,很小儿科,可是人家这断断续续的战斗过程,严重干扰了他的睡眠,张扬只能选择打坐静养,或许是换了新环境的缘故,张扬的定力格外差,脑子里根本做不到一片清明,出于风度,他也没好意思去敲王华昭的房门,提醒王副市长把动作的幅度放小一些,所以张扬来丰泽的第一夜过得很不好。当天光破晓的时候,他内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今晚说什么不回来住了,迫使他下定决心的原因是,他听咧王副市长的女朋友,在高潮时叫 道=“昭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我 要 留 下 来 陪 你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你他妈留下,我走!张大官人望着空白的墙壁,两只眼睛就快喷出火未了。他之所以决定另找居处还有一个原因,以后 过来找他的女孩子肯定不少,如果他也把她们带过来,闹齿妁动静肯定比这要大得多,张扬很注重个人隐私的,他可不想被别人听到。

张扬不到六点半就出门了,临走前茹■了照镜子,发现自己的眼皮有些浮肿,眼睛布满血丝,太他妈急人了,哨也是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咱也有需要,张大官人满腹怨气的离开了住处。

在院子里遇到了锻炼回来的市委书记沈庆华,张扬向他笑了笑,却发现沈庆华闭着眼睛,一边走一边摔着两只手,应该是某种健身方式,人家没看到他。

张扬也没好意思出 口打招呼,他看到沈书记穿的那身 球衣已经洗得发白,膝盖处还烂了一个破洞,一双回力鞋倒是洗刷的很白,望着闭着眼睛边甩手边是的沈书记,张大官人内心中由衷叹道一十真他妈清廉啊!

张扬在市政府旁边的早点铺吃了 点油条豆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丰泽的天空似乎比江城要蓝一些,大概是没有那么多大型重工业的缘故。

正准备结账走人的时候,看到副市长王华昭和他女朋友走了过来,王华昭的女朋友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个子不高,圆脸,齐耳短发,长得挺恬静,挺健康,穿衣打扮也很时尚,脸色白里送红。张大官人不禁邪恶的想,这红色是不是昨晚激烈运动的结果。

王华昭看到张扬笑着走了 过来:“张扬,来吃早点啊!”在这种人多眼杂的地方还是直呼其名的好。张扬笑着点了点头:“吃过了,你们吃什么,我请客!”

王华昭笑着摇了摇头道:“我自己耒吧,忘了给你介绍,这是我女朋友曾丽萍 !”又向女朋友道:“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张扬!”

曾丽萍很大方的伸出手去,张扬礼貌的跟她握了握:“不打扰你们了,我先去上班,有机会我做东请你们吃饭!”王 华昭笑道:“我请你才对 !

张扬今天提前二十分钟来到了市政府,看到已经有不少人过来上班,丰泽的纪律制度看来要比江城还要严格,张扬到了办公室,首先闭目养神,直到张登高过来敲门,他才睁开双日。

张登高满脸笑容的走了进来:“张市长,忘了跟您说了,市委市政府办公期间不允许关门的 !”其实昨天他就让人给张扬说过了,可张扬依然固我。

因为这厮昨天没给自己写抗旱建议,张扬对此人的印象大打折扣,反问道:“出去办事也不关门吗?”张登高笑容依喝道:“那倒不必!这时候秘书小高过来送开水,顺便帮张扬泡茶,张扬从抽屉里拿出一盒特级龙井,向小高道:“用我这个 !”

高笑着走过来接过张扬的茶叶,帮他把茶泡好。

张登高提醒张扬道:“孙市长让我来收抗旱建议,不知张市张扬有些不满的看了他一眼:“我还没写!”这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张扬道:“我刚到丰泽来,具体情况我也不了解,你让我从何入手?”

张登高感觉到张扬的抵触情绪,心里明白自己昨天没答应帮他写抗旱报告,十有八九把这位爷给得罪 了,他赔着笑道:“随便写两句 !张扬道:“随便写两句?”张登高点了点头。张扬道:“等会儿你再过来拿,让我想想!张登高道:“好,我先去拿其他人的 !”张登高走后,张扬向小高道:“小高,你们平日里都干什么工小高道:“我们是秘书科的,平时都是张主任给我们分派任务。张扬的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有毛笔吗?“有啊,毛笔宣纸全都有 !”张扬笑道:“给我拿点过来,我要用 !”

高转身去了,不一会儿带着毛笔墨汁宣纸过来了,把东西交给张扬,不忘让张扬在办公用品领取单上签字。丰泽市政府从上到下每一道程序都如此的分明,让张扬很不适应,身为副市长,连领点办公用品都要签字,也太寒碜人了。不过张扬并没有难为小高,人家只是一个跑腿的小秘书,何必跟他一般见识。

张大官人铺开宣纸,用茶杯当馈纸,拿起毛笔饱蘸墨汁,在宣纸上写下了一行大字,抗旱救灾刻不容缓! 放下毛笔不无得意的托起下颌,麻痹的,你孙东强跟我摆谱,让我写建议,老子就给你写,我这八个字可漂亮着呢!

张登高兜了一圉回来,他把其他五位副市长的抗旱建议都收齐了,过来拿张扬的建议书,看到那八个大字,张登高差点没把眼珠子掉出来,虽然知道张扬是用这种方式发泄对孙东强的不满,可他也不得不承认张扬这八个字写得漂亮,漂亮归漂亮,可这玩意儿送上去,自己不得被孙东强给骂死。张登高苦着脸道:“张市 长……这……张扬笑眯眯道:“你让我随便写两句,我就写了两旬,我的字还过

张登高哭 笑不得,点孓点头,正想着是不是回去自己给他写一份送上去的时候,电视台台长梁艳前来拜访张扬了。梁艳进门就格格笑道:“张市长,我来的是不是早了点?”张扬笑道:“不早,不早,我正有事情想跟你谈呢!”

梁艳进来后就被桌上的那幅字吸引了过去,拿起来看了看,赞叹不已道:“这是哪位书法家的墨宝,写的真是太好了 !”张登高道:“张市长写的 !”

梁艳当然撸到是张扬写的,她笑道:“迳幅字真是不错!我们电视台正要做一个抗旱的专题片,张市长这幅字送给我们做片头吧!”

张扬道:“这东西还得先拿给孙市长过目,等他看完了让张主任给你送去 !”

张登高内心这个无奈,看来人家认真了,非得要把这不同寻常的建议书给孙东强送去,这不是主动挑衅吗?可张登高转念一想,自己夹在中间为难干什么 ?干我屁事,他早就听说市长孙东强和张扬在江城的时候素有不和,看来传言是真的,张副 市长上任伊始就要向孙市长的权威发起挑战了。

张登高从梁艳手中接过那幅字:“好,我这就把建议书(本文手打与)给孙市 长送去,手他看完了,再给电视台送去 !”张登高想走,却被张扬叫住:“张主任,小高呢?来客人了都没人帮忙倒茶!”

张登高老脸发热,这位张副市长可真不是省油的灯,这不是在点自己吗?他芙道:“我倒忘了,我来!我来

上一篇:第三百五十八章 手枪(下) 下一篇:第三百五十九章 抗旱建议(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