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杨峰也气得乱骂。

张扬装出很同情的看着他们俩,心说这两口子素质可不怎么样,不就是一辆小金鸟吗?至于心疼成这个样子?

耿六跟他们一起出来的,车子是在他饭店门口丢得,他也脸上无光,当即摸出手?机准备报警,一群人正围着看热闹的时候,一名高高壮壮的中年人走了过来,他声音十分洪亮:“哟,这不是梁台长吗?怎么回事儿?”

梁艳看到来人,怒气冲冲的表情瞬间变化成热情洋溢的笑意:“赵局长,这么巧,您也来吃饭啊!”她变得倒是快,刚才还对赵国栋大为不满呢,女人当官,也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来人正是丰泽公?安局局长赵国栋,凑巧他今晚也在八珍居吃饭,听到外面闹动静,所以过来看看,赵国栋和粱艳两口子没多少交情,可梁艳是电视台台长,丰泽宣传部副部长,她的车子丢了,少不得要对外张扬,最近赵国栋的rì子并不好过,光天化日之下金店两次被劫,江城市公?安局长荣鹏飞来丰泽当众向他拍了桌子。

赵国栋皱了皱眉头,身边刑?警副队长郑波附在他耳边低声道:“岳老三的地盘儿!”

赵国栋向郑波道:“马上给我查,把粱台长的车尽快找回来!”

张扬在旁边看着,并没有发表意见,赵国栋和郑波的声音虽然很低,可以瞒过别人,却瞒不过他的耳朵,张扬心中暗道:“好啊,这帮警?察搞不好警?匪一家,相互串通好了!”他对丰泽的治安本来就没有什么好感,当初他路过丰泽爆胎,后来还被两名警?察找到了江城,说要起诉他抢劫,他出动荣鹏飞方才将那件事摆平。这次来江城的时候又听说金店劫案,所以对江城警方印象很差,现在听到赵国栋和郑波的对话,更加产生了反感。

赵国栋向梁艳道:“梁台长,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我一定给你查清楚,尽快把失物帮你追回来!”

梁艳自然连连称谢,赵国栋和粱艳说话的时候,向张扬看了一眼,虽然张扬没见过他,可他认识张扬,这些天赵国栋已经听说了丰泽要过来一位副市长的事情,所以对张扬特别留意了一下,他本身就是干刑侦的,对人的外貌特征十分敏感,他几乎第一时间就把张扬的人对上了号,主动向张扬走了过来,微笑道:“如果我没认错,这位就是新来的张市长吧?”

张扬自从当上丰泽副市长之后,格外的爱笑,丰泽市政?府的寒酸现状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心情,升迁带来的快乐还是超出预期的,他笑着点了点头道:“你是赵局长?“

赵国栋大笑着向张扬伸出手去,和他握了握,不过张扬是单手,赵国栋是双手,人家热情的多,主动得多,赵国栋道:“久仰大名!一起喝两杯吧!”

张扬笑道:“太唐突了,改rì吧!”

赵国栋坚持道:“想请不如偶遇,刚好给张市长介绍几位朋友认识!”

人家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张扬自然不好继续推辞,他笑着点了点头。

赵国栋向耿六道:“耿六,给我们换间房,重新上菜!”又向粱艳和杨峰道:“一起热闹热闹!”

梁艳摇了摇头道:“你们一帮老爷们,我跟着掺和啥,回去看儿子了,老杨跟你们一起去!”她是想让自己男人多跟这帮人联络联络,可杨峰却摇了摇头道:“我不成了,喝多了,再喝非得出酒不可!”他说的是实话,梁艳心头这个气啊,自家男人真是不争气,放着这么好拉近关系的机会,他居然不知道把握,不过,看到他喝得醉眼朦胧的,估计也没有什么战斗力了。粱艳气归气,可毕竟还是心疼自己男人的,她笑道:“你们接着喝,我们先回去。”

听话听音,耿六在一旁也听明白了,原来这个粱艳的同学,这个年轻人竟然是丰泽市新来的副市长。耿六想起刚才自己之前还叫人家兄弟,不经意之中已经把人家冒犯了。

好在张扬谈笑风生,似乎并没介意,还客气的对他道:“耿老板,沏壶好茶解渴!”

耿六直接把刚才张扬坐得房间收拾了一下,让赵国栋他们去坐,赵国栋那边本有八个人喝酒,他不可能让所有人都过来,只是让郑波和公?安局副局长程焱东过来陪张扬,这两个是他的左右手。

程焱东是赵国栋的副手,不过他是正儿八经的科班出身,中华警官大学本科毕业,研究生已经考上了,可因为家庭条件太差,父母身体不好都需?要照顾,所以就放弃了继续深造的打算,他原本有希望留在江城,也是为了方便照顾父母亲才主动申请回家乡丰泽,此人是个有名的孝子,不过在公?安系统内给人的印象比较文静,之所以能够升任副局,不仅是因为他的学历高,起点高,还因为写得一手的好文章,赵国栋看中了他。

程焱东平时话虽然不多,可眼力很出众,他最早进房间,从房间内的空酒瓶首先确定了张扬他们在喝什么酒,从桌上的菜肴看出是什么菜,让耿六准备同样的酒,菜则要不同的菜,这样才能显出对这位新任副市长的尊重。

无论是公?安局长赵国栋,还是程焱东和郑波对张扬都非常的客气。

他们过去和张扬虽然没有什么接触,可对张扬的大名都是听说过的,说起来,赵国栋真正主动去了解张扬其人,还是因为上次杨固镇派?出所两位警?察给他捅出的漏子,两名小警?察居然要去调查时任江城招商办主任的张扬的抢劫罪,其结果是江城市公?安局长荣鹏飞找到了赵国栋,把他骂了个狗血喷头,打那时起,赵国栋就对张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调查了张扬的背景和张扬的政治历程,了解张扬的背景后,他气得把杨固镇派?出所副所长翟波无给拿下,让他去丰泽大东北去守了卡口,要知道翟波元是他的亲表弟,到现在都没有调回来。

赵国栋之所以能坐到丰泽市公?安局长的位置,也不仅仅是因为他有个贵为丰泽市委书记的姐夫,也因为他本身的确有很强的业务能力,他从基层做起,勤勤恳恳,五年前因为破获丰泽连环杀人案而名噪一时,至此仕途顺风顺水,现在刚刚年满三十岁已经成为丰泽市公?安局局长,公?安局党委书记,丰泽市政法委副书记,级别已经是副处级。在级别上他不次于张扬,在权力上他比张扬这个副市长更有实权。

酒菜重新上来之后,赵国栋笑道:“还是刚才那句话,想请不如偶遇,能够和张市长在这里相遇,真是冥冥中注定的缘分,心里有点相见恨晚,一见钟情的感觉。”赵国栋这个人文化并不高,可是特别喜欢拽词,处处都想表现出自己是一名儒将,可偏偏又不到位,这话本没有什么毛病,可听起来感觉怪怪的。

张扬笑道:“赵局长说得咱俩跟谈恋爱似的,我听着还真有点打怵,我性取向可正常啊!”

几个人都被张扬给逗笑了。

赵国栋哈哈大笑道:“我性取向也正常,不过对张市长的确有点一见钟情,这个情是友情,不是爱情!”他说话的水平,和平时开会演讲有着巨大的差距,毕竟后者都是程焱东事先给他写好稿子,他只要照本宣科就行。

张扬举杯道:“今天是我第一天到任,想不到就能认识丰泽警务系统的精英,真是不胜荣幸,我借赵局长的酒感谢大家!”

赵国栋他们三个慌忙举杯响应。

一杯酒下肚,气氛也变得越发融洽,赵国栋问起张扬和梁艳的关系,张扬微笑道:“我和梁大姐是省党校的月学,刚才在市政?府门口遇到了,她把我叫到这里接风。“

赵国栋点了点头:“张市长对丰泽的印象怎么样?”

张扬道:“我荡一天来,没资格发表评论,今天除了拜会各位市领导、同事,就是开会,如果硬让我说,我最大的感触就是,市委市政?府办公楼真的很简朴!”

赵国栋道:“我不夸张的说,我们沈书记是江城各县市最清廉的书记,我们丰泽的领导班子是最务实的领导班子!”

张扬对赵国栋已经有了初步的印象,这个人应该没多少墨水,但是喜欢拽文,说话往往说不到点子上,假大空。因为是初次见面张扬给了他们很大的面子,如果要说对警务系统的印象,张扬的印象可不怎么样,抛开过去经过丰泽遇到车匪路霸不言,单单是这两天听说的,又是金店劫案,又是刚才的偷车案,这个城市的治安肯定不好。

赵国栋他们三人轮番向张扬敬酒,每人敬两杯,他们却不喝,张扬接受郑波敬酒的时候,不禁问道:“为什么只是我喝,你们不喝呢?”

郑波敬酒的时候是站着的,他笑道:(张市长,因为您是领导,我们尊敬您,还有一个原因,我们丰泽过去很穷,家里有了酒,自己不舍得喝,都紧着客人先喝,您远来是客,当然要紧着您先喝。”

张扬笑道:“那你就是不把我当成丰泽的一份子了。”

郑波慌忙摇头道:“不是,不是!”

张扬道:“这么着,你们敬了我六杯酒,该我回敬你们了,我也不一个个敬了,我两杯,你们每人两杯,大家同干!”副市长发了话,其他人自然不好反对。张扬发现当官有个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够掌握话语权,不但在官场上,在酒场上亦然。

两斤酒喝完,赵国栋他们都明白了一个事实,这位新(本文手打与)来的副市长酒量惊人,别说他们三个,就算再来三个只怕也不是人家的对手,赵国栋不心疼飞天茅台,可他害怕这样喝下去,自己这边的人恐怕要先醉了,程焱东的脸越喝越白,郑波的一张面孔已经喝得跟猪肝一样,赵国栋酒量最大,如今也有些头晕了,他开始打退堂鼓了。

好在张扬此时站起身来,笑道:“今天就到这里吧,明天一早咱们都得上班,我刚来丰泽,可不想因为醉酒迟到!”

赵国栋此时连挽留的话也不敢说了,他笑道:“对,对,工作要紧,张市长的工作态度令人佩服,您住在哪儿,我让人送你!”

张扬也不推辞,毕竟他刚来丰泽对这儿的情况还不熟悉,有人送他当然最好不过。

程焱东拿出手?机通知司机过来,他们走出八珍居的时候,一辆桑塔纳警车已经停在门外,赵国栋他们一起将张扬送上了汽车,程焱东陪着张扬一起上了车。张扬上车的时候,看到一个人推着一辆红sè的小金鸟正向八珍居走来,心中不禁微微一怔,难道粱艳的车这么快就找回来了?

看着张扬远去,赵国栋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他向郑波道:“这个人出了名的能折腾,以后多留意点。”

此时一名穿着灰sè夹克的青年人推着金鸟车来到郑波面前,笑道:“郑队长,车我帮您找回来了!”

赵国栋冷冷看了那青年人一眼,举步向不远处的警车走去。

郑波让青年人把金鸟车交给耿六,把青年人叫到路边,指着他的鼻子骂道:“岳老三呢?”

“打牌去了!”

郑波因为多喝了几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怒吼道:“你们还想不想在丰泽混?做事越来越嚣张了!”

“郑队……,是个新手干得,他不懂规矩!”

郑波点了点头:“明天让岳老三来见我!”

 

上一篇:第三百五十八章 手枪(上) 下一篇:第三百五十九章 抗旱建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