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胡茵茹这次的香港之行十分的圆满。公司注册顺利,启动资金也已经到位,和天空卫视在内的几家电视台已经签下合作协议,接下来就是联系内地媒体,拓宽合作渠道。

    胡茵茹虽然长途跋涉回来,不过她精力还是很旺盛,这会儿又被张扬弄得兴奋,睡不着,搂着他的胳膊谈起了在香港的所见所闻。

    张扬为胡茵茹有了自己的事业感到高兴,可他对具体的经营构想并没有什么兴趣,不一会儿就打起了哈欠。

    胡茵茹看出他不喜欢听,娇嗔道:“你不想听,那我就说点你爱听的!”

    张扬道:“说吧!反正明天我不用上班,能好好睡个懒觉!”

    胡茵茹道:“海兰近期会来江城做节目,还是关于清台山的!”

    张扬点了点头,将自己的事情告诉胡茵茹道:“我当上丰泽市副市长了!”

    胡茵茹刚回来并不知道这件事,愣了一下,方才笑着抱住张扬的脖子,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口:“我觉着怎么回事儿,你今天特别兴奋,原来是升官了!”

    张扬道:“还是副处级。算不上升官!”

    胡茵茹道:“虽然是副处可权力大不一样,丰泽几十万人,你主管文教卫生,也是很重要的一块。”

    张扬道:“我前面还有九名市常委排着呢,当家做主的是市委书记,很多人都奉劝我,做事要低调,要和周围领导搞好关系。”

    胡茵茹笑道:“怕什么,杜书记是你的后台,丰泽再大大不过江城,丰泽市委书记也得服杜书记管!”

    张扬道:“杜天野已经帮了我不少,最近平海政权交接,顾书记到点了,前来接任他的是乔振梁,现在杜天野的日子也不好过。”

    胡茵茹叹了口气道:“又是政治上拉帮结伙的事儿?”

    张扬笑道:“哪朝哪代不是这样,不过跟我的关系倒是不大,乔振梁就算想搞运动也运动不到我头上,人家什么级别,根本看不上我这个小虾米。”

    胡茵茹道:“阎王易见,小鬼难缠,就怕他一上台,围绕在他身边的一帮虾兵蟹将全都威风了起来,到时候就算他不动你,自然有一些小人惦记你。”

    张扬知道胡茵茹所说的很有道理,不屑道:“我会怕吗?想找我晦气,让他们只管放马来试试!”

    胡茵茹的指尖在张扬的胸膛上划着圈儿,柔声道:“去做丰泽副市长虽说是好事。可以后出来进去的就没有那么方便了,肯定会惹人注目,我们见面的机会岂不是少了?”

    张扬笑道:“怕什么?想我的时候只管来找我,再说了,丰泽离江城也不是多远,九十多公里,开车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大不了我经常回来就是!”

    胡茵茹道:“上任伊始,还是给老百姓留个好印象,千万不要因为这些事影响到你的官声。”

    张扬道:“男未婚女未嫁的,我怕什么?做官跟这件事有关系吗?”

    胡茵茹低下身去:“让我好好伺候伺候你,嘴唇轻吻在张扬的胸膛之上,柔嫩的舌尖**着张扬的肌肤,痒痒的,舒服到了极点,张扬的某处又如雨后春笋般迅速成长了起来……

    ********************************************************************************************************

    张扬这次前往丰泽上任,由江城市组织部长徐彪亲自陪同,和他们一起前往的还有市公安局局长荣鹏飞,荣鹏飞同行纯属巧合,新近丰泽出了一件打劫金店的案子,荣鹏飞这次前去是为了了解办案情况,听说张扬要前往上任。刚好同行。

    三人乘坐着徐彪的红旗车,路途之中说说笑笑倒也其乐融融,到了三环路收费站那儿遇到了一件事,却是一辆大货车强行闯出卡口,把路障给撞了,一名试图拦车的收费员也被汽车拖出了十多米,虽然没有重伤,也被拖得全身多处擦伤。

    荣鹏飞听说这件事之后,问明白那货车刚刚过去,二话没说就让司机追了上去。

    根据收费站人员提供的线索,他们在杨固镇追上了那辆蓝色东风大卡。看到车牌能够对上,荣鹏飞让司机切到东风大卡车前方,逼迫对方停下车来。

    大卡车上下来了三名男子,一个个都是身高体壮,长得颇为凶悍,为首的那个板寸头瞪大眼睛向荣鹏飞吼道:“干什么?好好的拦我车干什么?”

    荣鹏飞怒道:“没看到我是警察?”

    “警察了不起啊?警察也不能随便拦车!”

    张扬怕荣鹏飞落单吃亏,也跟着下了车。看这三人的样子也都是些没文化的大老粗,稍有见识的人就会从红旗车的车牌号上能够看出这车人身份不凡,再者,荣鹏飞还穿着警服,从警衔上也能够看出他的身份,到了这种程度还敢跟荣鹏飞大吵死扛,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荣鹏飞闻到三人身上浓烈的酒气,马上推测到他们是醉酒驾驶,光天化日之下醉酒驾驶,而且强闯卡口,这伙人的胆子也太大了,荣鹏飞怒吼道:“全都给我转过身去,趴在车上!”

    板寸头瞪大眼睛。凶神恶煞般道:“你他**谁啊?知道我是谁吗?”

    这时候远处响起警车的声音,却是杨固镇支队的交通警赶到了,从一辆小面包上下来了两名警察,两人看到红旗车的牌号都吃了一惊,再看到荣鹏飞的警衔,虽然他们没见过荣鹏飞,可报纸上内部刊物上早就认了个脸熟,马上将他的身份对上了,两人顾不上处理事情,慌忙敬礼道:“荣局长!”

    荣鹏飞冷冷看了他们一眼,充满不悦道:“怎么出警这么慢?”

    其中一名交通警解释道:“警车太旧了,中途熄火了!”

    荣鹏飞懒得跟他们废话:“他们三个,涉嫌醉酒驾驶,强闯卡口,拖伤收费站工作人员,连人带车都给我带回去,明天让你们的头儿来市局向我汇报处理结果!”

    “是!是!”两名交通警鸡啄米般点头,对他们而言荣鹏飞的话那就是圣旨。

    ********************************************************************************************************

    中途发生的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的心情,重新上车前往丰泽市,途中经过丰泽湖的时候,张扬发现湖面水位很低,多处已经干涸,龟裂的湖底到处都是白花花的东西。那是死鱼的肚皮,湖边有不少孩子正在捡拾着搁浅的鱼儿,徐彪指着远方的湖面道:“今年水位退得很厉害!往年水一直都到路边的大堤,现在退出了近一里地。”

    张扬道:“前些日子才下了雨啊!”

    徐彪道:“跟过去相比,今年江城的雨量并不丰富,老百姓靠天吃饭,无论是旱还是涝,倒霉的都是老百姓啊!”

    荣鹏飞道:“丰泽的治安不好,最近抢劫案发生了好几起,都不知道这个赵国栋是管什么吃的,一个月内。同一家金店连续被大劫了两次,他居然一点线索都没有。”

    张扬笑道:“让他立军令状,限期内破不了案,就撤他的职!”

    荣鹏飞笑道:“都像你说的这样,警察也没人敢干了,不是所有的案子都能破,一味的给下属压力对破案是没有帮助的。”

    徐彪道:“这就是工作方式问题,张弛有度,软硬兼施才能够干好工作。”

    张扬在一旁静静听着,总觉着徐彪这句话是说给自己听的。

    他们先把荣鹏飞送到丰泽市公安局,然后徐彪和张扬一起前往丰泽市政府。

    张扬还从没到丰泽市委市政府来过,这里给他的第一印象就是寒酸,院子很大,里面有两栋筒子楼,东边的是市政府办公楼,西边的是市委办公楼。

    两栋建筑物上都没有贴外墙砖,灰溜溜的竖立在市委市政府大院里,让人感觉有些压抑,只有院内的绿色植被为这座大院增添了一些生机。

    院子里很静,无论经过的行人还是车辆都显得悄无声息,就算是并肩行走的路人也不说话,脸上的表情都显得严肃庄重,不苟言笑。

    张扬看到眼前的情景,明朗的心情也受到了些许的影响,他向徐彪道:“怎么感觉跟到了殡仪馆似的?”

    徐彪笑了一声:“胡说八道!”他最近一次来这里还是五年前,就连孙东强过来担任市长,他都没有陪同前来,由此可见他对张扬的重视。

    徐彪的汽车进入大院,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他们虽然不喜欢多说话,可眼睛是闲不住的,在机关中混日子的人,没点眼头活根本呆不下去。

    很快就有人迎了上来,前来迎接的是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张登高,他听到动静,认出来得是市委组织部长徐彪,慌忙让人去通知市领导和组织部。自己慌慌张张迎了出来,来到徐彪的面前,双手伸了出去:“徐部长,您怎么突然来了,也没提前通知一声。”

    张扬这才知道徐彪和自己过来没事先通知丰泽方面,不知徐彪是有意这样做还是无心疏漏,徐彪笑着和张登高握了握手:’“小张,又胖了啊!”

    张登高满月脸上荡漾着浓浓的笑意,张扬发现这厮是目前遇到的机关人员中最会笑的一个。

    徐彪准备把张扬介绍给张登高,张登高不等他说话,就抢上前一步握住张扬的手道:“这位是新来的张市长吧C仰大名,如雷贯耳!”

    张扬拿捏出很有亲和力的微笑,和张登高恰到好处的握了握手,张登高自我介绍道:“我叫张登高,是市政府办公室主任!”

    张扬微笑道:“张主任好!原来咱们是本家,以后要多亲近亲近!”一句话瞬间拉近了张登高和他的距离。

    这时候市长孙东强和丰泽市组织部长朱从军都迎了出来,他们迎接的不是张扬,而是江城市常委,组织部长徐彪。看到徐彪亲自把张扬给送了过来,孙东强内心中是很不爽的,想当初自己这个市长上任,都不见他陪同前来,张扬只不过是个副市长,常委都挂不上,徐彪居然亲自把他送了过来,厚此薄彼的做法,怎能不让人生出想法?

    徐彪把张扬介绍给朱从军,笑道:“从军,张市长我就交给你了!”

    朱从军是徐彪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算是他的门生,可徐彪今天这一手让朱从军也吃了一惊,按理说怎么都通知他一声,让组织部有些准备,可徐彪偏偏不给他们准备的机会。

    张扬主动向孙东强走去,伸出手,热情洋溢道:“孙市长,以后要在您的指导下工作了,还望孙市长多多关照!”

    孙东强笑着跟他握了握手:“小张的工作能力有目共睹,来到丰泽,肯定会有表现的机会!”

    张扬捕捉到他笑容背后的戒心和防范,心中暗道:“真他**假,只怕你现在都烦死我了!”

    孙东强自然不喜欢张扬,是张扬让他落选了省十佳青年,让他在十佳青年的评选中弄得灰头土脸,想不到自己前脚来到丰泽,这厮后脚就跟了过来,张扬前来担任丰泽副市长的事情,孙东强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他当时就明白,是杜天野故意把张扬放在这里的,岳父赵洋林和杜天野之间的矛盾已经公开化,杜天野让张扬来丰泽就是为了对付自己。有了这样的结论,孙东强怎么会欢迎张扬的到来,从张扬到达丰泽的第一天起就把他划分到了对立面。

    玩政治的人都是口是心非,虽然心里不舒服,可表面上还得做出欢迎之至的样子,孙东强带着张扬来到四楼的办公室,东头的一间是市长办公室,然后从东到西一字排开六间办公室,这六间办公室属于六个副市长的,孙东强让朱从军带着张扬先熟悉熟悉情况,自己则请徐彪去办公室内休息。

    朱从军带着张扬先来到常务副市长陈家年的办公室,走进去才知道陈家年不在,说是去下面视察旱情去了,五名副市长居然有四名都不在家,只有分管旅游、侨务的副市长王华昭在办公室,王华昭的情况有些特殊,他是挂职副市长,王华昭挂职之前是势技厅农牧处的副处长,从没干过基层工作,今年二十九岁,也算得上是年轻有为了,不过比起张扬,他还得自叹弗如。据说王华昭的上头有人,不过他一直掩饰的都很好,没人摸清他的根底,不过谁也没把王华昭这个副市长当成一回事儿,他挂职两年,已经在丰泽呆了一年六个月,再有半年就要期满,政府内都把这位副市长当成过客一名。

    王华昭听说过张扬的名头,他表现的相当客气:“张市长,你可是江城鼎鼎大名的人物啊!”

    张扬笑道:“好名还是恶名?”

    王华昭愣了一下,随即又笑道:“当然是好名!春阳、江城的旅游搞得有声有色,听说全都是你的功劳,以后,我可得向你讨教了!”

    张扬笑道:“没问题,我办公室跟你挨着,没事多串串门儿!”张扬还得跟着去熟悉情况,和王华昭敷衍了两句就离开了。

    朱从军带着张扬看过他的办公室,张扬自然不会有太大的惊喜,办公室够大里外间加起来有四十多平方,可是室内除了两张办公桌就是一个破沙发,连空调都没有。

    朱从军提醒张扬道:“张市长,咱们先去拜会一下沈书记吧?”

    张扬这才想起,今天第一天来,于情于理都应该先去拜会丰泽的大老板沈庆华,想想沈庆华的架子也够大,市组织部长徐彪亲临,他都不过来见面。张扬却不知道,沈庆华虽然级别比徐彪低,可过去沈庆华却是徐彪的上级,不过沈庆华的官运比不上徐彪,如今徐彪已经是江城市市委组织部长,而沈庆华却仍然呆在丰泽,只是把县委书记的名号变成了市委书记。

    ********************************************************************************************************

    张扬跟着朱从军来到了市委办公楼,市委书记沈庆华的办公室也位于四楼的东侧,房门没有关,朱从军叫了声沈书记。

    里面传来一声低沉的回应,张扬走了进去,他的心里顿时平衡了起来,市委书记办公室比起自己那边也强不了多少,除了多了一排书架,两个单人沙发,再看不到其他的东西,让张扬意想不到的是,沈庆华办公室里也没有安装空调,这在县级单位中已经很难见到,就算当初黑山子乡那片穷乡僻壤,如今各大科室也装上了空调,看来这位市委书记的清廉果然不是空来风。

    沈庆华坐在一张破旧的办公桌后,藤椅也用了好些年头了,他身材很高,很瘦,皮肤微黑,头发已经花白,中山装穿的一丝不苟,眼窝很深,很有神,鼻梁很高,嘴唇宽阔却极薄,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只盘踞在山巅的一只雄鹰。

    沈庆华的脸上一丝笑容也看不到,从张扬走入办公室内的那一刻起,他就打量着这位年轻人,他的目光极具威严,平时很少有下属敢跟他直视,可张扬不同,比沈庆华更大的干部他见得多了,他的笑容温和而不失尊敬,礼貌的招呼道:“沈书记,我是张扬!咱们过去见过面的!”

    沈庆华点了点头,他虽然年龄大了,可记忆里却异常出色:“见过,上次江城市十佳青年颁奖典礼上!”

    张扬笑着伸出手去,沈庆华仍然没有从座位上起身,跟张扬握了握手,沈庆华的手掌很大,却瘦骨嶙峋,骨节粗大,手心的温度很凉,让人不禁产生距离感。

    张扬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可表面上却仍然笑得阳光灿烂。

    沈庆华指了指沙发,示意张扬和朱从军坐下。

    朱从军或许是为了缓解气氛,笑道:“既然沈书记和张副市长过去认识,我就不用介绍了!”

    沈庆华道:“没事了,从军同志,听说徐部长来了?”

    朱从军心中暗自苦笑,这位沈书记可真能装,自己刚刚都打电话请示他了,他不愿去见徐彪,现在又问,难道想让市组织部长颠颠的跑来见他?朱从军心理上是偏向徐彪这位恩师的,可嘴上却不能说,他笑道:“正在孙市长办公室聊天呢!”

    沈庆华点了点头道:“你去安排一下,中午我在市政府招待所宴请徐部长,顺便给张副市长接风!”朱从军应了一声,起身去了。

    房间内只剩下张扬和沈庆华两人。

    沈庆华道:“小张啊,你今年多大了?”

    张扬道:“二十五!”

    沈庆华哦了一声,心中有些奇怪,根据他得到的资料,这位新来的副市长才二十二岁,他并不知道张扬在年龄上动了些手脚。

    沈庆华并没有在这件事上继续纠缠下去:“市里让你来主持丰泽市的文教卫生工作,你年轻,有能力,希望你能够把这方面的工作抓起来,好好干,大家对你都抱有很大的期望!”

    张扬像个谨尊教导的学生,他点了点头道:“沈书记放心,我会好好工作的!”

    沈庆华道:“市委市政府的办公条件和江城不能比,你将就一些吧!”

    “沈书记,我也是从乡镇基层干起的,这里的办公条件已经很不错了!”

    沈庆华多看了张扬一眼:“先去其他部门认识一下吧!”他拿起电话把市委秘书长齐国远叫了过来,让齐国远带着张扬熟悉熟悉情况。

    市委秘书长齐国远是丰泽市委常委之一,也是实权人物。事实上丰泽市委市政府的工作划分并不清楚,在市里沈庆华说了算,孙东强是新来的市长,工作还没有完全开展起来。

    齐国远面相有些木讷,不善言辞,也是沈庆华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他的行事做派也有点沈庆华的味道,脸上不苟言笑,带着张扬在市委几个重要科室转了转,然后把他送回了办公室。

    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张登高等齐国远走后,来到张扬的办公室,他告诉张扬,徐彪在孙东强的陪同下去丰泽棋院下棋了,徐彪除了好酒,还喜欢下象棋,丰泽棋院有位高手,徐彪听说后技痒难忍,让孙东强牵头去切磋切磋。

    张扬看了看时间,才上午十点半,距离中午吃饭还早。

    张登高道:“张市长,市里给你安排好了房子,市委市政府家属院,3号楼,咱们要不要趁着现在去看看?”

    张扬点了点头,看得出张登高是个八面玲珑的主儿,应该多拉拢拉拢。

    张登高并没有调车,而是和张扬步行前往市委市政府家属院,还好距离并不远,前后不到一里地,张扬走入家属院之前已经将期望值调低了不少,等到了家属院内,仍然有种失落感,家属院内只有三座破破烂烂的尖顶红楼,都是文革时候建的,院子的最南边,有三排平房。

    张扬好歹被安排在楼房里,他住的3号楼一共三个单元,张扬在中间单元502,对门住着主管旅游的副市长王华昭,五楼已经是顶层,分配给他的房间是两室一过道,卫生间就开在过道上,狭小漆黑。两间房一南一北,天花板上有不少漏雨的痕迹,房间内的家具都是旧的,地面是普通的水泥地,虽然没有整修可是清理的十分干净,房间内没有厨房,做饭就在北边的阳台上。

    卧室内有张一米宽的小木床,床上还没有被褥。

    张登高解释道:“听说你要过来,可不知道具体哪天,没想到这么快!还没有来得及准备被褥,你放心,下午我就让人去准备,肯定不会耽误张市长晚上休息!”

    张扬点了点头,虽然不甚满意,可比起他刚到黑山子乡的时候还是强多了。他又留意到一件事,这房间内居然没有电视,非但没有电视,连固定电话也没有,整个房间内,最贵的电器就是卧室内25w的灯泡,我x,这也太寒酸了点。

 

下一篇:第三百五十七章 初到贵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