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五十六章求教(下)

    推荐《炼星之旅》http:///Book/1783890.aspx

    http:///Book/1783890.aspx

    一种叫“驭光术”的神秘技能。洞悉人体二十八条星脉的秘密,使人类身体直接吸收光能,以光能不断强化肉身,使得地球人类不再需要氧气,只要能吸收太阳、月亮等星球的光芒,就可以不吃不喝活上千年,理论上甚至可以长生不死。

    一种叫“炼星术”的技术,能轻易将一颗恒星炼成蚕豆大小的星石,为人类提供强大无匹的动力来源。

    

    乔梦媛看着张扬,明眸之中颇有深意。

    张扬道:“干嘛这么看着我?”

    乔梦媛道:“你跟他们有仇啊?目光跟刀子似的!”

    张扬笑了笑:“还是你厉害,那啥晚上就咱俩吃饭?烛光晚餐?挺浪漫!”这厮从不放过调戏乔梦媛的机会。

    乔梦媛笑道:“到了你就知道了!”

    张扬跟着乔梦媛来到南海厅,发现时维、苏小红、常海天全都来了,张扬不禁笑道:“高朋满座啊!我还以为就我们两个人吃饭呢!”

    时维瞪大了眼睛道:“你想得美!”最近这丫头说话特喜欢瞪眼睛,看到张扬就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张扬道:“今儿安语晨不在,女暴徒只有两个!”

    苏小红笑道:“我勉强算一个,我提醒你,我要是喝醉了,暴力倾向也很明显的!”

    张扬缩了缩脖子:“危险啊,早知道这样,我多叫俩帮手过来!”

    乔梦媛道:“我都让你多叫几个朋友一起过来了,大家热闹热闹。给你送送行!”

    张扬道:“我以为你想跟我单独吃饭呢,所以没叫人,来到了才知道已经有三个电灯泡了!”

    常海天笑着抗议道:“张扬,没你这么埋汰人的,我可是好心好意的过来给你送行!”

    张扬看了看这一大桌子菜,做出一副很感动的样子:“我怎么觉着你们这么开心呢?是不是感觉我走了跟送走瘟神一样?”

    时维笑道:“你总算说对了一件事,我们就是要送走你这个大瘟神!”

    张扬道:“得,既然这么诚心送我,我也不客气,我多叫几个弟兄来,狠狠吃你们一顿!”张扬拿起电话,把姜亮、杜宇峰、苏强、江乐都叫了过来,这几个家伙憋足劲都想请他呢,张扬不好推,要是一个个去吃,又嫌麻烦,干脆借着这个场合一次都聚齐了,反正大家都是年轻人相互间也好交流。

    因为是给张扬的送行宴,所以张大官人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众人关注的中心,酒自然是少不了的。

    轮番敬酒之后,姜亮代为总结道:“大家朋友一场,看到张扬政治上取得了这么大的进步,我们都感到由衷的高兴,希望张扬能够在新的工作岗位上,做出成绩,力争在仕途上更进一步!”大家一起鼓掌。

    张扬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哥们今天有种被你们给推出去的感觉,我啥也不说了,希望大家千万别把我忘了!”张大官人拿起面前的那一玻璃杯白酒,咕嘟一口给干了。

    众人齐声喝彩。

    时维道:“你真能喝啊F不是你花钱买的!”

    张扬笑道:“三十年茅台,一口一百多,我今儿赚大发了!”

    乔梦媛道:“你喝这么多,回头就别开车了!”

    张扬道:“我哪还有车开啊,打车来的!”

    杜宇峰道:“你那辆吉普车报废了也好,不吉利!”

    江乐道:“张主任马上就是张市长了,到了丰泽,出门有专车接送,用不着你自己开车了!”

    张扬笑道:“什么市长,就是一副县长,你们别把我给捧晕了,我这人容易得瑟,一得瑟要是从高处摔下来,谁接着我啊?”

    苏强道:“你要是摔下来,我去垫着你,能给张市长垫背也是我的荣幸!”

    杜宇峰笑道:“苏强,我过去怎么不知道你这么会拍马屁,就你这伶牙俐齿的。经商多可惜啊,干脆去混官场,跟着张市长拎包得了!”

    苏强道:“我倒是想去,就不知道张市长要我不!”

    张扬乐呵呵道:“一边玩儿去,少跟我添乱!要不我把朱晓云调到丰泽给我当秘书吧!”

    苏强紧张道:“那哪成啊!”说完就意识到张扬是不允许用女秘书的,人家是故意逗自己呢。

    张扬揶揄他道:“你紧张什么?”

    时维道:“你是恶名在外,谁不防着你啊!”

    “我什么恶名?”

    “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时维这张嘴可真敢说。

    好在张扬也不跟她一般计较:“我说时维同志,说话要注意影响,随便诋毁一个党的干部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乔梦媛笑道:“你少打官腔,张市长,你这次高升之后,别忘了我们这些朋友!”

    张扬道:“忘不了,在资本主义社会,每个政客的身后都有一帮资本家在支持,我也需要你们这帮资本家的支持,以后有用钱的地方,我还得张口求你呢!”

    乔梦媛爽快的点了点头道:“只要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我都会帮忙!”

    喝到中途,张扬想起去赵洋林和肖鸣那里转转,自从知道肖鸣在常委会上没有旗帜鲜明的支持自己,提出了投票表决这件事后,张扬就开始对他不爽,今天看到赵洋林和他一起,更感觉到肖鸣有可能倒向了赵洋林的阵营。他前去敬酒的时候,发现赵洋林那桌已经散了。

    乔梦媛他们看到张扬去而复返,都有些奇怪,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回来了。

    张扬道:“估计人家是吃工作餐,已经散了!”

    赵洋林这帮人在乔梦媛眼里并不是那么的重要。以她的身份背景,无需照顾他们的情绪。

    此时姜亮接到了局里的电话,说是有紧急任务,他和杜宇峰率先告辞离去。

    苏小红也起身告辞,她和弟弟要回店里看看。

    这样一来送行宴会就等于散场了,时维建议去皇家假日唱歌,可张大官人的心思不在这上头,摇了摇头道:“我得回去休息了,这两天好好蓄精养锐,为上任做好准备。”

    乔梦媛道:“我送你吧!”

    张扬本想搭江乐的车走的,可没想到乔梦媛会主动请缨,他颇有些受宠若惊,点了点头道:“好!”

    乔梦媛刚买了一辆宝马MINI,红色的,很惹眼,张大官人坐进车内,微笑道:“女孩子还是开小车好看!”

    乔梦媛淡然一笑,启动汽车:“去哪儿?”

    张扬本想说小南湖别墅,可话到唇边又转了念头,那栋别墅是在胡茵茹的名下,如果让乔梦媛知道,肯定会产生其他的想法,张扬道:“送我到市政府就行!”

    乔梦媛之所以提出送张扬是有话想对他说。汽车驶入滨湖路,乔梦媛道:“张扬,我爸要来平海了!”

    张扬点了点头:“听说了!”

    乔梦媛道:“他蛮欣赏你的!”

    张扬笑了起来:“有机会带着我跟他见见面,让我有个亲近领导人的机会!”

    乔梦媛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方向盘:“听说嘉勇离开江城之前和你见过面,我想知道,你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张扬落下了车窗,所答非所问道:“雅云湖的夜景不错!”

    乔梦媛咬了咬嘴唇:“他失踪了,一点消息都没有,将汇通就这么扔了”

    张扬淡然道:“他扔下的不止是汇通,还有你!”

    乔梦媛感觉到内心中一阵委屈,泪水几乎要夺眶而出。前方忽然闪过一个骑车人的身影,乔梦媛吓得尖叫起来,幸亏张扬一把抓住方向盘,汽车偏离了方向,乔梦媛用力踩住刹车,轮胎在地上摩擦出刺耳的声响。

    骑车人也被吓了一跳,骂咧咧的走了。

    张扬打开了顶棚灯,望着花容失色的乔梦媛,安慰她道:“没事,虚惊一场!”

    乔梦媛的胸口不断起伏着,过了好一会儿心情方才平复下去:“我爱他!”

    张扬道:“现在还爱吗?”

    这句话问得乔梦媛心乱如麻,她的确很关心许嘉勇的下落,可现在她不知道自己到底爱不爱许嘉勇,因为每次想起他的时候,总会想起那天许嘉勇疯狂的一幕,她至今心有余悸。乔梦媛的思想剧烈挣扎着,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爱!”

    张扬心中泛起一种酸溜溜的感觉,虽然他知道乔梦媛的这句话并非由衷之言,可他仍然感觉不舒服,他意识到自己的占有欲并没有因为穿越而有丝毫的减退。

    乔梦媛道:“我知道嘉勇和你有很深的矛盾!”

    张扬道:“不是矛盾,是仇恨,你应该知道,许嘉勇一直都把我当成他的杀父仇人!他认为是我害死了他的父亲。”

    乔梦媛点了点头:“我试图说服他,许伯伯的事情是他自身的原因,和别人无关!”

    张扬道:“他一直把我当成假想敌,我不喜欢他!很多的事端都是他制造出来的!你想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我可以告诉你,他找到我,说我害死了他的父亲,说我抢走了他心爱的女人,破坏他和你之间的感情,然后他想打我,被我打倒在地!你放心,我没有伤他!”

    乔梦媛道:“他一直都想打败你!”

    张扬道:“可惜他选错了对象!”

    乔梦媛幽然叹了口气。

    张扬道:“他肯定会回来,他恨我,为了仇恨他一定会回来!”

    乔梦媛感到一阵黯然神伤,她对张扬的这句话深表赞同。可想起许嘉勇回来的理由是为了复仇,而不是为了对自己的感情,一种难言的悲伤笼罩着她的内心。

    张扬感觉到乔梦媛的忧伤,他安慰乔梦媛道:“作为一个局外人,我觉着他并不值得你去爱,他接近你,和你订婚,无非是看中了你的家世背景,他想依靠你迅速壮大力量,想利用你的背景和资源对付我!”

    “够了!”乔梦媛尖声叫道。

    张扬想不到素来温柔娴静的乔梦媛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一时间愣在那里。

    乔梦媛含泪看着张扬道:“你以为自己又是什么好东西?你还不是利用我故意刺激许嘉勇,让我成为你们争斗的道具?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人,在争斗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过尊重过我?”

    张扬望着乔梦媛悲痛欲绝的目光,内心中忽然感到有些惭愧:“梦媛”

    “下车!你给我下车!”

    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去,他这边刚下车,乔梦媛就开着MINI风驰电掣的向远处飞驰而去。张大官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女人心海底针,果然是不好琢磨啊!还好滨湖路上出租车不少,他不用辛苦走回去。

    

    张扬打了辆出租车,这下不用担心乔梦媛多想了,他让司机把自己送往小南湖木屋别墅。

    张扬来到别墅前,看到别墅内居然亮着灯,内心又惊又喜,看来应该是胡茵茹回来了,他打开房门,却见胡茵茹身穿白色浴袍,头戴同色浴巾,迎了过来,看到张扬,一张俏脸荡漾起迷人的笑靥,小鸟般冲了过来,扑入张扬的怀中。

    张扬抱紧了胡茵茹,仿佛要把这诱人的榨出水来,胡茵茹闭着眼睛,扬起俏脸,樱红的柔唇等待着他的亲吻。

    张扬的嘴唇轻触到她的嘴唇之上,胡茵茹柔嫩的舌尖便主动奉上。两人吻得热烈缠绵,从门前一直吻到沙发上。

    胡茵茹的浴袍已经解开,晶莹的yu体横陈在沙发之上,张大官人的衣服扔的到处都是,勃发的漏点毫不停歇的深入到伊人的体内。

    胡茵茹一双笔挺修长的先是高举着,然后以一个荡人心魄的姿势缠绕在张扬的身上,鼻息中哼出一个诱人之极的声音:“想死我了”

    

    八千字更新完毕!

上一篇:第三百五十六章 求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