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五十一章过程(上)

    想到顾佳彤可能因此要承受的非议和压力。张扬内心中不免有些感动,可他同时又想起这件事可能引发的震动。

    张德放看到张扬呆呆出神,忍不住拍了他肩膀一下:“怎么了?你傻了?”

    张扬笑了笑。

    张德放道:“我这个舅舅对你真是不错,身为省委书记居然主动为你做不在场的证人,你厉害大发了!”

    “什么?”张扬如同坠入云里雾里,这到底是哪一出?顾允知为他做不在场证人,可他昨晚分明是和顾佳彤在一起,不过张扬很快就悟了,十有这次是顾佳彤向父亲坦承了昨晚发生的事情,并取得了他的信任,顾书记权衡利弊,既要把他从困境中救出来,又不能让顾佳彤和张扬的事情暴露于人前,所以他才会果断站出来。

    顾允知这个证人可谓是份量极重,没有人怀疑他证词的真实性,确切地说是没人敢怀疑,甚至连进一步的调查都没人敢去做。这就是威信,顾书记在平海拥有至高无上的威信,至少在他没离开这个岗位之前,没有人敢去质疑他。

    张德放笑道:“还不走?难不成你在这里呆出感情来了?”

    张扬道:“傻子才愿意呆在这里!”

    张德放道:“其实你开始的时候就把昨晚住在顾书记家里的事情说出来,也不会搞得这么麻烦!”

    张扬道:“我害怕影响不好!”

    张德放笑了笑。张扬的这句话让他想到了别的事情,关于张扬和顾佳彤的事情,他不敢说,可是没人规定他不能想。张德放道:“这下好了,有顾书记作证,你没事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赵国梁的那两个助手为什么说是我?”

    张德放道:“这件事的确存在着很大的疑点,按照他们所说的情况,当时车速至少在五十公里左右,吉普车没开车灯,但是车厢内很黑,在这样的速度下,他们能够看清驾驶者的容貌才怪!”

    张扬道:“你这会儿开始搞刑侦分析了,把我弄进来那时候怎么不说?”

    张德放嘿嘿笑道:“总得有个思想过程!”

    赵国强听闻张扬洗清嫌疑被释放的消息,他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怒,大叫道:“搞什么?他们为什么要将杀人嫌疑犯放走?我去找他们理论!”

    泰鸿集团董事长赵永福制止了儿子,他的声音沙哑而低沉:“平海省委书记是他不在场的证人!”

    “顾允知作证又怎么样?省委书记就不会作伪证了?这件事只要去查查就能知道,进出省委家属院的都会有严格的登记制度,我不信张扬整晚呆在顾允知家里。”

    赵永福咬了咬干涸的嘴唇:“国强,现在最紧要的事情是把你弟弟的后事办好,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爸,我弟弟不能这么白白死了,我要为他讨还公道!”

    赵永福道:“我们要相信平海公安的办案能力,既然顾允知为张扬作证,我相信,他不会说谎!”

    “爸,我要去趟广盛分局。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赵永福道:“明天火化,火化后,我们就带着国梁的骨灰返回云安。”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我还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你妈!”

    

    李成站在广盛区公安分局前面道路上,他不知道警察为什么要把他带到这里来,此时天色已经暗淡下来,夜幕即将降临,李成向身边的张德放道:“你们让我到这儿干什么?”

    张德放拍了拍他的肩头,这时候一辆吉普车从停车场内高速驶出,向他们所在的位置直冲过来,李成吓得惨叫了一声,双目瞪得滚圆,流露出无限惊恐的神情。

    吉普车行驶到他身前五米左右的时候,一个灵活的转向,绕过他们,兜了一个圈绕了回来。

    张德放蒙住李成的眼睛,等到车内的两名警员都走下来,方才放开手,两名警察并没有穿警服,一个穿着红色的夹克,一个穿着黑色的西服,很好分辨。

    张德放笑眯眯道:“李成。刚才开车的是哪一个?”

    李成愣了,因为发生的太突然,他根本没有看清车内的情景,他忽然明白张德放布这个局的目的,他看着面前的两名警察,过了好半天,方才用手指了指那个穿黑色西服的:“是他!”

    张德放哈哈大笑起来,他招了招手,吉普车从远处慢慢驶了过来,开车的是一个身穿警服的女警察。张德放道:“现在的天还不怎么黑,车速在四十以下,你都没有看清车内是男是女,我真是奇怪,你在凌晨一点半的时候,是怎么看清驾驶室内的情况的?”

    李成满头大汗,他不断地擦汗。

    张德放道:“李成,昨晚吉普车冲向你们的时候,你根本没有看清是谁开车,你在诬陷张扬!”

    李成用力摇了摇头道:“我没有,我”

    张德放厉声道:“你现在对我说实话,你到底有没有看清司机是谁?”

    李成表情显得有些惶恐:“张扬说过要弄死杨先生,那车就是他的,我认得车牌,司机肯定是他!”

    张德放道:“你仔细回忆一下昨晚的情况,吉普车属于张扬,车牌也没错,所以你就凭借经验,得出推论,车内就是张扬。是不是?”

    李成的脸色变了,他并不是故意诬陷张扬,可从事情发生他就认为开车的人是张扬,正如张德方所说,经验不但支配了他的大脑还支配了他的眼睛,内心有种潜意识在提醒他,开车的就是张扬,事实上他根本没有看清司机是谁。

    张德放步步紧逼道:“当时司机穿的什么衣服?”

    李成有些痛苦的摇了摇头,他揉了揉眉头道:“我我没看清我以为里面是张扬”

    张德放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他向助手道:“帮他重新录一份口供!”

    赵国强来到广盛分局的时候,张德放已经完成了对李成的讯问,目前掌握的证据对张扬已经很有利了,这并不是他有心偏袒张扬,以张德放对张扬的理解,张扬是个大事上很少犯糊涂的人,明目张胆的开车去撞赵国梁,显然是一个极其愚蠢的方法,张扬应该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张德放之前和赵国强并没有见过面,赵国强走入他办公室的时候,首先做了一个自我介绍,也许是因为父亲的话起到了作用,赵国强现在已经冷静了许多,理智了许多。

    张德放得悉赵国强的身份之后。对他还是很客气的,一是因为赵国强的身世背景,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们都是公安系统的。

    赵国强道:“张局,我来这里是想问问案情的进展情况!”

    张德放道:“肇事车辆已经找到了,但是车辆被破坏的很厉害,从中找不到太多有价值的线索。”

    “那辆车属于张扬吗?”

    张德放点了点头道:“平A12345,的确是张扬的吉普车!”

    “那你们为什么要把他释放?”

    张德放笑道:“张扬已经找到了不在场的证人,而且通过我们的审讯,发现死者的助手在撒谎!”

    赵国强皱了皱眉头。

    张德放道:“根据他们所描述的情况,当时的车速应该在五十公里左右,这一点在尸体的损伤情况上也得到了验证。当时是凌晨一点半,在那样的车速下,他们根本看不清驾驶室内究竟是谁,换句话来说,他们指认张扬是凶手,只不过是凭经验判断,因为当天下午,张扬和你弟弟发生了肢体上的冲突。”

    赵国强抑制住内心的愤怒道:“张局,我想你们可能搞错了方向,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是查出谁害死了我弟弟,而不是想方设法帮助张扬洗清嫌疑!”

    这句话让张德放十分不爽,他皱了皱眉头道:“赵先生,我想你还没有完全明白我的意思,张扬和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他也是一个受害者!”

    

    张扬犹豫了很久,还是来到顾家,向省委书记顾允知当面道谢,来到顾家,却被告知顾允知已经回房休息了,现在不过是晚上八点,顾允知显然是不愿见他,张扬没奈何,只能告辞离去。

    顾佳彤将他送到门前,小声道:“看到你平安回来,我就放心了!”

    两人四目相对,心中有千言万语想要诉说,可从彼此的眼神中又已经明白了对方的心意,全都融入温暖一笑之中。张扬抬头看了看顾允知书房的灯光,轻声道:“你也早些回去休息,明天我收拾收拾,就回江城了!”经历了赵国梁一事,张扬意识到东江并非久留之地,还是尽早返回江城,远离东江这个是非窝。

    顾佳彤点了点头道:“回去也好,最近我可能没时间过去,等我爸退下来,我还得陪他去西樵安顿下来。”

    张扬道:“你们去西樵的时候。我也过去!”说到这里他又抬头看了看书房的灯光,心中暗道,却不知顾允知答不答应?

    顾佳彤道:“到时候再说,你快回去休息吧!”

    张扬沿着小路慢慢走着,经过宋怀明家门口的时候,停下了脚步,自己明天就要走了,是不是应该进去打个招呼?其实他真正想知道的是宋怀明现在对自己的看法,到了宋怀明这种境界,从任何细微之处都可以找到蛛丝马迹,顾允知这次为自己作证,会不会让他联想到什么?张扬在门口徘徊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没有进去,可当他离开省委家属大院大门口的时候,却遇到了散步归来的宋怀明夫妇。

    柳玉莹看到张扬,惊喜道:“张扬!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事先打个电话?”

    张扬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听到宋怀明道:“他是来向顾书记登门致谢的!”

    张扬被宋怀明一语道破了前来的目的,脸上微微一热,这位岳父大人果然目光如炬,张扬笑了笑道:“这次如果不是顾书记给我做证,恐怕我要被人当成杀人嫌疑犯了。”

    宋怀明道:“事情本来很简单,只不过被你搞复杂了,一开始就把事实说出来不就行了?”

    张扬只是笑:“我怕别人说闲话!”

    宋怀明笑了笑没说话。

    柳玉莹道:“张扬,去家里坐吧!”

    张扬从宋怀明的表现上看出他对自己可能有些不爽,虽然张扬拿不准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可他还是婉言谢绝了柳玉莹的邀请:“太晚了,我不耽误你们休息了!”他想向宋怀明道别,却发现宋怀明已经先行离开了。

    柳玉莹有些歉意的向张扬笑了笑:“你宋叔最近心情不好,东江体育场的事情让他很不好受。”

    张扬道:“柳阿姨,明天我就回江城了!”

    柳玉莹点了点头:“有空常来家坐坐!”

    张扬离开省委家属院,他知道柳玉莹并没有撒谎,宋怀明最近的心情肯定好不到哪里去,在东江体育场事件上,宋怀明身为平海省省长,难辞其咎,现在正是新旧交替的时候,平海政坛面临着巨大的变革,乔振梁的杀出让宋怀明接替顾允知的愿望落空,虽然宋怀明表现的一如既往的淡定,可内心中的失落是在所难免的,东江体育场的事情可以说是宋怀明和乔振梁的一次间接交锋,两人谁都谈不上胜利,可在这件事上起到关键作用的是顾允知,顾允知以其老道的手腕很好的处理了这件事,将东江体育场事件的影响有效地限制在最小范围内,但是隐患依然存在,顾书记虽然控制了局面,却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这个问题宛如一个定时一般埋伏了下来,在乔振梁没来平海之前就已经成为了,他和宋怀明之间的一层障碍。

    

    喝多了,今天半章,不好意思要票了,这个月努力不变,今天欠的章节肯定会补上!

上一篇:第三百五十一章 过程(下) 下一篇:第三百五十二章 学低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