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四十八章攻防转换(上)

    一洲大酒店1818套房。赵国梁和父亲赵永福并肩站在露台之上。

    赵国梁一边揉着仍在酸痛的手臂一边道:“爸,平海这帮官僚实在太过分了,他们不想着调查体育场工程质量问题,不想着如何向云安省方面交代这次的事情,反而将精力集中在调查比赛上,他们根本就是想转移公众视线,想推卸责任。”

    赵永福抽了口烟,目光投向灯火辉煌的东江城,他是中国最大钢铁企业的掌门人,不但懂得企业经营,也深谙政治之道,他同意儿子对这件事的看法,但是他比儿子看得更加深远,黑暗中烟火明灭,一阵夜风吹过,烟灰随风飘散。

    赵永福将烟蒂摁灭在身后玻璃桌上的烟灰缸内,然后在椅子上坐下,低声道:“泰鸿和七星的那场比赛我没来及到现场来,不过我看过电视直播。”

    赵国梁望着父亲,静静等待着他的下文。

    赵永福道:“朱毅主宰了那场比赛,判罚中存在巨大的失误!”

    赵国梁道:“他也不是神。误判在所难免!”

    赵永福笑了笑,知子莫若父,他太了解儿子的性情,他低声道:“你对足球的兴趣是我培养的,86年的时候,你跟着我看世界杯,从那时起你对足球的热爱一发而不可收,我是个资深球迷,也是个业余球员,以我半专业的眼光,球场上的事情我看得很明白。”

    赵永福抽出一支香烟,赵国梁慌忙给父亲点上。

    赵永福抽了一口烟又道:“作为一个国际级裁判,朱毅的表现和他的水准大不相符,如果说第一次是误判,第二次的漏判就是存心故意了,你能告诉我是为什么吗?”

    赵国梁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

    赵永福深邃的目光打量着儿子:“朱毅只是一个裁判,能驱使他做出这样判罚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利益,他做出了有利于泰鸿的判罚,这件事不难推论出,是我们俱乐部内部有些人很可能做了工作。”

    赵国梁默不作声的垂下头去。

    赵永福道:“你看着我,老老实实对我说,朱毅在这场比赛中的判罚和你到底有没有关系?”

    赵国梁咬了咬嘴唇,终于重重点了点头道:“爸,昨天是你的生日,所以我想献给你一份生日贺礼,于是我我让副总经理高勇给朱毅联系了下!”

    赵永福的目光阴沉无比:“给了他多少钱?”

    “十万!”

    赵永福的手指急促的在座椅扶手上敲击了两下,两道浓眉凝结在一起。才抽两口的香烟熄灭在烟灰缸内,他站起身向前走去,扶住露台的凭栏,静静想了两分钟左右,果断道:“你去找高勇,让他把这件事担下来!”

    “什么?”赵国梁瞪大了眼睛。

    赵永福道:“给他一个足以感动他的数字,让他把所有事情一力承担下来,这件事绝不可以涉及到你,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赵国梁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他低声道:“爸,这件事不会有问题,只要朱毅咬死口是误判,谁拿他也没有办法!”

    赵永福冷冷道:“朱毅既然敢拿你的钱,就敢拿别人的钱,这种人吃浮食吃惯了,让他老老实实根本没有任何可能!”他叹了口气,拍了拍儿子的肩膀道:“国梁,你很聪明,很有商业头脑,可商业头脑并不等同于政治素养,相信我。平海方面一定会针对球场黑哨事件重锤出击,这不仅仅是为了转移视线,也是为了控制局面,让云安省领导层不好应对这件事。”

    赵国梁道:“我就不信,他们能够将这么大的伤亡事件一手给抹煞了!”

    赵永福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人家根本没有想过要抹煞这件事!”他并不想就这个问题继续深入下去,低声道:“你马上去找高勇,我敢保证,这件事用不了太久的时间就会查到你们的身上,俱乐部方面必须要有人出去担待!”

    父亲凝重的表情让赵国梁开始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他隐约觉着,这件事不单单是体育炒台塌陷造成的惨剧,还是一场双方高层之间的悄无声息的一场博弈。

    

    赵永福没有猜错,朱毅在一件又一件的证据面前终于一步步败退下来,在张扬的威胁利诱之下,朱毅终于垂下头,他低声道:“我我收了钱”

    张扬和联审的许良对望了一眼,彼此都露出一份欣喜的笑容。

    张扬道:“朱毅,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证据,已经足够用受贿罪起诉你,现在摆在你面前还有机会!”

    许良道:“我们的政策向来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如果表现足够积极地话,我们会向法院求情,把你立功的表现作为日后判决的一个重要参照之一。”

    朱毅感觉喉头有些发干,他低声道:“我想喝口水!”

    张扬点了点头,让负责记录的同志去给朱毅倒了杯水。

    朱毅大口大口的将水喝完,喉结动了动,抿了抿嘴唇道:“我承认,我贪财,我对金钱的太强烈。我忘记了一个裁判员最起码的公平原则。”

    张扬道:“现在不是听你检讨的时候,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收了多少钱,这笔钱是谁送给你的?”

    朱毅咬了咬嘴唇,终于下定决心道:“泰鸿俱乐部的副总经理高勇在赛前找到我,他答应给我十万块,比赛前五万,等比赛胜利之后再付给我五万,让我吹罚这场比赛的时候掌握好尺度,确保泰鸿俱乐部获胜!”

    张扬大声道:“我再问你一遍,跟你接触的是谁?”

    “泰鸿俱乐部副总经理高勇!”

    许良已经站起身来,他向张扬道:“我马上去通报齐厅长!”

    张扬点了点头,案情审讯到现在,终于将事情牵涉到泰鸿俱乐部,这件事的真正意义在于让云安省某些人也要承担一部分的责任。

    许良走后,朱毅有些胆怯的望着张扬道:“张主任我已经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都交代了,你们应该会遵守承诺吧?”

    张扬道:“朱毅,你知道伸手必备捉的道理吗?”

    朱毅道:“我很后悔!我很惭愧!”

    张扬不屑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平海公安厅副厅长齐波听闻这件事已经查到泰鸿俱乐部,这件事虽然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可真正掌握证据的时候,他也不得不考虑后果,毕竟涉及到两省之间的事情,在这种时候将矛头指向泰鸿俱乐部势必会引起一场轩然大。齐波做事素来稳重。一个人如果过度稳重就会有保守之嫌,他首先给调查组组长刘艳红打了个电话,案情已经牵涉到泰鸿俱乐部副总经理高勇,抓还是不抓?

    刘艳红几乎没有做任何的考虑,斩钉截铁道:“抓!”

    刘艳红的这番话仍然没有让齐波下定决心,他又请示了公安厅厅长王伯行,王伯行处事极其老道,他淡然道:“顾书记既然将这件事交给你们,你们就大胆去做!有顾书记撑腰,你们怕什么?”这件事反正和他无关,他怎么说都行。

    齐波本想再去请示顾允知。可犹豫再三没敢打这个电话,顾允知的脾气他是有所了解的,如果这种事情请示他,顾书记肯定会责怪他办事不力,反正自己只是调查组副组长,上面还有刘艳红顶着,她既然说抓,就按照她的意思办!

    为了慎重起见,齐波亲自带队去抓高勇,措辞也很婉转,只是说协助调查情况。让齐波意外的是,泰鸿俱乐部方面表现的相当平静,并没有任何的对抗情绪,高勇也很从容的跟着他们上了车。

    望着高勇被带上警车,泰鸿俱乐部总经理赵国梁一双眼睛几乎要冒出火来,他和高勇是老搭档,在体育炒台坍塌之初,他并没有想到平海方面会将注意力集中在假球黑哨事件之中,而事情的发展正像他父亲预见的那样,平海方面抓住这条线索穷追猛打,大有要将此事掀个底朝天的势头,赵国梁提前和高勇谈过这件事之后,高勇几乎没做任何考虑就答应了下来,高勇头脑很清醒,他知道这件事牵涉的越多越麻烦,虽然赵国梁是事件的筹划者,自己只是一个执行者,但是如果他把赵国梁供出来,就意味着他的前途就此终结,行贿罪,也算不上什么重罪,就算自己进去了,用不了几年就会出来,不但可以得到赵国梁的重用,还可以得到一份数目可观的赔偿。

    高勇想透了这层道理,他表现的相当配合。

    刘艳红还没有来得及发问。

    高勇主动道:“你们不用问了,我全都交代。这样算是投案自首吧?”

    刘艳红道:“你配合的话,我们会酌情处理!”她向身边的张扬看了看,张扬道:“说吧!”

    高勇道:“比赛前我的确给当场的主裁判朱毅送了钱,五万块,我答应给他十万,还有五万没有给付,不但朱毅,两位边裁我也送了钱,每人一万块。我的目的就是想让泰鸿队获胜!”

    张扬道:“谁指使你这么干的?”

    高勇笑道:“我是俱乐部的副总经理,实际上俱乐部都是我在管理,赵总放给我的权力很大,这些事我并不需要向任何人请示,我有财权,低于五十万的财务支出,我无须向上方请示!”

    张扬道:“你只是个副总经理,说穿了也就是一高级管理人员,你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高勇道:“我知道你想干什么!我说的都是实话,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俱乐部成绩太差,再这样下去即将面临降级,我的经济收入和俱乐部的运营状况密切相关,如果我不这么做,球队战绩太差,这个赛季结束后我就会被炒鱿鱼,这个理由够充分吗?”

    刘艳红道:“仅仅是这个理由还不足以说服我!”

    高勇道:“我知道你们平海方面想转移注意力,可是假球黑哨和这次体育场的惨案并没有关系,你们的手段实在不够磊落!”

    张扬冷笑道:“就你也配提磊落这两个字?”

    高勇道:“你们无非是想方设法的把我们俱乐部拖进来,我知道你们的目的,拖进来的人越多,影响越大,就越能分散公众视线,真是打得如意算盘,我明白的告诉你们,事情都是我自己的主意,我也聘请了律师,我对自己做过的一切会承担责任,但是你们想要把看台坍塌事件推到我的身上,我坚决不会答应。”

    张扬道:“看不出你还很有性格!”

    高勇道:“我这人就是这样,爱面子,对自己拥有的一切看得很重,所以做出了糊涂事,你们既然查到了假球黑哨上,我不妨多透信息给你们,我可以负责的说,目前的甲级俱乐部,没有一家是干净的,你只要去调查,里面都有问题,这些裁判的胆子是一点点养大的,胃口也是一天天变大,收钱的不止是朱毅一个,送钱的也不是我一个,就说你们平海七星俱乐部,他曹新元敢说自己的屁股是干净的?我绝不相信!上个月他们对林源队的那场比赛,打了人家一个5:1,明眼人都看出是黑哨,只是没人查,你们如果有这么大的闲情逸致可以去查查,如果曹新元没给执场裁判送钱,我把自己的眼睛抠下来!”

    张扬道:“高勇,你到现在还没搞清楚,我们对你们行贿受贿的兴趣不大,我们真正要查的是制造这场骚乱的原因!”

    

    今天忙了一天拆迁的事情,所以开始码字很晚,先送上四千更新,晚上肯定还会有更新,至少六千字,那些怀疑章鱼存稿啥的读者不用抗议了,真是一个字的存稿没有,不然月初关键时刻我不会傻到不发正文!保底月票希望大家多投一点,今天写到再晚,我都会写出一万字!

上一篇:第三百四十六章 聆讯 下一篇:第三百四十七章 立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