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四十七章立场(上)

    顾允知低声道:“这件事查清楚了吗?”

    刘艳红忽然明白了。顾允知接连强调球迷冲突的事情,却不是偶然,省委书记显然对来自云安方面的压力和问诘大为不满,工程质量固然存在问题,可正是大量的球迷冲上看台,超过了看台的承载能力,所以才引发了这场惨剧。顾允知并非要推卸责任,他是想证明,责任不仅仅在于平海,云安方面也存在着一定的责任。

    张扬也明白了,顾书记不想公众视线全都集中在平海的身上,他的意思是要借着球迷骚乱的事情把云安拖下水来,张扬暗赞顾允知高明。

    顾允知这样做并不是推卸责任,他是想在舆论一边倒,所有人都对平海领导层口诛笔伐的时候,分散一下大家的注意力,让自己,让平海的整个领导班子缓一口气。也让咄咄逼人的云安省领导层明白,造成这场惨剧并非是单方面的原因,大家要从自身上找问题。并希望通过这样的敲打,能够让云安方面冷静下来。本着实事求是互相谅解的原则处理好这次的事件。

    刘艳红道:“泰鸿俱乐部方面暂时没有离开,今晚他们会去体育场现场,和云安省球迷一起举行一个哀悼仪式,我估计,云安省前来处理这件事的领导也会参加。”

    顾允知冷冷道:“胡闹,这种时候搞追悼仪式,根本是往火上浇油!”他的目光转向张扬道:“张扬,纪委这么重视你,你要好好表现,彻底查清这件事,让整起事件早日浮出水面!”

    张扬点了点头:“放心吧顾书记!”他又想起一件事,请示道:“顾书记,我怀疑这场球赛有问题,如果调查势必涉及到泰鸿俱乐部,要不要和云安省方面通个气!”这厮是故意这么说,此前他已经了解到泰鸿俱乐部的总经理赵国梁,是前副总理江达洋的外孙,其父赵永福是国内最大钢铁企业的掌门人,副省级干部,这小子的背景很深,如果自己查,势必会查到他的头上,张扬必须先搞清楚顾允知的态度,换句话来说,他要清楚顾允知会不会顶他。

    顾允知道:“我早就告诉过你们,不管涉及这件事的是谁?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什么背景,都要给我一查到底!你们放心大胆的去查。出了任何问题我来负责。”

    张扬和刘艳红都在等着他的这句话,张扬笑道:“明白了!”

    两人走出省委书记的办公室,刘艳红忍不住向张扬竖起了拇指。

    张扬笑道:“您别夸我,我这人容易得瑟!”

    刘艳红道:“我马上给齐波联系,让他把那场比赛的主裁边裁全都提过来!”

    张扬点了点头道:“这才是重点,那帮家伙绝对有问题!”

    齐波工作效率还是很高的,当然在此之前他们已经对负责当场比赛的那些裁判员进行了重点监控,刘艳红一声令下,马上就开始收网。

    负责执法当场比赛的主裁判叫朱毅,在国内裁判界很有地位,是国际级裁判员,他对调查组找他表现出极大地抗拒和反感,嚷嚷道:“你们叫我来做什么?我只是一个裁判员,我和体育场坍塌又没关系?你们让我来什么意思?”

    刘艳红和张扬对望了一眼,她示意张扬发问,张扬道:“朱毅,你是国际级裁判?国家一级裁判?”

    朱毅望着这个毛头小伙子,瞪着眼睛道:“是!那是我裁判水平的体现,是公众给我的荣誉!”

    张扬不屑的笑了笑道:“我看你水平也不怎么样啊!”

    “水平怎么样不需要你来说,我们有专门的评判机构!跟你这种外行没法说,说了你也不懂!”

    张扬啪!地拍了一下桌子。怒喝道:“朱毅,你什么态度?给我老实点!认真点!”

    朱毅吓了一跳,随即又迅速镇定下来:“你别冲我吼,以为这样我就害怕了?我是国际级裁判,我见过的风浪多了,我没犯法,你没资格向我问话!”

    “裁判员了不起?我告诉你朱毅,就你那级别,根本不够格让我们省纪委问话,知道为什么把你叫来?因为这次的事情后果太严重,没关系我们干嘛找上你?你配吗?”

    刘艳红皱了皱眉头,这小子问话的确江湖气太重,可对朱毅这种人也的确用不着客气。

    张扬示意记录员将电视机打开,画面中播放的是朱毅判罚第一个点球的场面。

    朱毅看了看电视屏幕,表情不变。

    张扬不无嘲讽道:“现在以你专业的眼光,国际级裁判的水准来告诉我,这个点球究竟应不应该判?”

    朱毅道:“误判,但是裁判员在赛场上和场下不同,当时的情况瞬息万变,我不可能看到球场的每一个角落,哪怕是这世界上最优秀的裁判也不可能确保一生之中不出现一次失误,我承认这个点球是误判!”

    张扬冷笑了一声,示意继续播放下一个画面,七星队的9号被对方球员拉倒在地,但是朱毅置若罔闻,非但没有判罚点球,却给了9号一个黄牌。

    张扬道:“这起判罚是怎么回事?”

    朱毅道:“我认为这次的判罚并没有任何的错误,录像只能反应一个角度,却无法反应现场全部的情况。当时9号球员有一个推人动作,虽然做得很隐蔽,但是他的确犯规在先。”

    张扬发现朱毅不是一般的狡猾,他点了点头,录像继续播放,从几个不同的角度播放了当时的情况,没有任何证据表明9号球员有手上动作,每一个画面都证明是泰鸿队犯规。张扬道:“我怎么看不出9号有犯规的地方?”

    “你不是专业人员,你不懂!”

    张扬笑道:“我的确不是专业人员,但是我因为这件事专门请教了不少专业人士,他们一致认为,你的两个判罚,全都是误判!正是你的判罚,让这场比赛出现了这样的结果!”

    朱毅道:“我是国际级裁判不假,但是我也是人,是人就会有缺点,就有可能产生失误。”

    张扬怒道:“朱毅,你觉着你是人,你摸摸自己的良心,如果不是你这两个连续有争议的吹罚,现场球员的情绪怎么会控制不住?又怎么会影响到现场球迷,引起大规模的球迷骚乱,正是因为这场骚乱。才导致了西看台坍塌事件,31条鲜活的生命,就这么没了!你亲眼看到这幕人间惨剧,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惭愧吗?”

    朱毅内心颤抖了一下,他仍然嘴硬道:“我只是一个裁判,我的责任是吹罚比赛,而不是控制观众的情绪!”

    张扬怒道:“就凭你这句话,你也不配国际级裁判的称号,场外的骚乱,完全是因为赛场内局面的失控而引起,你现在居然这样说。你有没有人性?”

    朱毅道:“你什么意思?想要把看台坍塌的事件算到我的头上吗?可笑I笑!”

    张扬心说,笑你麻痹!他起身指着朱毅的鼻子道:“现在七星俱乐部方面指责你在当场比赛中吹了黑哨,你作何感想?”

    “我问心无愧!”

    “好,我姑且相信你问心无愧!朱毅,你每月的工资是多少,你吹罚比赛的收入是多少,你照最多数目自己算一遍,然后给我一个年收入数字!”

    朱毅道:“这是我个人的,我无需向你说明!”

    张扬暗骂,这厮真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不给他点真格的,这厮是不会老实。张扬抛出一份资料:“根据我们的调查,你在北京有两套三室一厅的住房,在你的老家广州拥有三套住房,你儿子在荷兰的一所足球学校踢球,你们夫妇拥有两辆汽车,总价超过七十万,就算我们不去调查你的存款数目,单单这些固定资产的累加已经超过了二百万。你可以解释一下,以你的工资收入是怎样做到的?

    朱毅道:“我工资虽然不高,可是我妻子一都在做生意”

    张扬毫不客气的打断他的话:“新光体育用品商店,从开业以来的经营记录全都在这里,这三年商店究竟是赚是赔,你心知肚明!”

    朱毅道:“我买了不少的股票!”

    张扬已经没兴趣继续跟他纠缠下去:“朱毅,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一条路,老老实实交代这场比赛究竟有什么内幕?我们的时间很宝贵,你最好不要让我们失去耐性!”

    朱毅是典型的不见棺材不掉泪,他平静道:“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是个有体育道德的人,我不会违背公平公正的精神!”

    张扬点了点头:“朱毅,我代表调查组通知你一件事,在体育场坍塌事件没有完全调查清楚之前,你不可以离开东江!”

    “你们凭什么限制我的自由?”

    张扬道:“你不是说自己不存在任何问题吗?我真希望你像自己表白的那样干净,但是我警告你,只要你身上有一丁点的毛病,我都会查出来!”

    朱毅望着张扬,他的目光中流露出难以抑制的恐惧:“你为什么要这样针对我?”

    张扬道:“因为。我要给31名死者一个交代,我要让每一个有责任的人无法逃脱他的责罚!”

    

    晚上八点的时候,东江体育场南侧的草地上,泰鸿俱乐部的全体球员、教练员以及俱乐部官员站在这里,他们点燃了31盏白色的蜡烛,默默寄托着对遇难死者的哀思。

    五百多名没有离开东江的云安省球迷也来到了这里,闻讯赶来的还有不少云安省企业驻东江办事处的工作人员,现驰集了一千多人,其中有部分是死者家属,他们在现场点燃纸钱,哭得愁云惨淡。

    哀悼仪式正在进行的时候,云安省副省长洪伟基带着部分省政府工作人员来到了现场,他向死者的遗像献上了鲜花,并神情凝重的鞠躬哀悼。

    死者家属见到副省长来了,一个个都围了上来,他们哭喊着道:“洪省长,你要为我们做主啊!我们的家人死的太惨了!”

    洪伟基眼圈有些红了,他双手下压示意周围群众控制住情绪,充满感情道:“大家好,我是云安省副省长洪伟基,今天来到这里,特地参加这个追思亲人的哀悼会,我的心情无比沉重”他停顿了一下,拿捏出低沉而痛苦的腔调:“31条生命,25个云安省的同胞,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走了,医院里仍然躺着113名伤员,造成了多少家庭的不幸和痛苦。”

    现场响起无可抑制的抽噎声。

    洪伟基道:“我知道今天在场的人中,有不少都是死者或者是伤者的亲人,我理解你们此刻的心情,我在此向大家做出保证,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调查清楚这件事的,会督促平海省管理方交出相关责任人,早日给死伤者一个交代,给云安省八千万老百姓一个交代!”

    洪伟基的话音刚落,就有群众代表走了过来,他是代表死伤者过来提出要求的,他情绪激动道:“洪省长,我代表死伤者家属提几个问题,我们知道东江体育场刚刚翻修不久,工程方面通过国家相关单位严格的监测,这才能通过验收,可为什么会出现坍塌事故?现在事故已经发生了近三十个小时,无论平海方面还是东江市方面都没有给我们一个明确的说法,除了道歉就是遗憾,他们什么意思?是不是想无限期的拖延下去?还有,死伤的大多数都是我们云安省人,据我们了解,西看台的球票多数都卖给了我们云安省球迷,体育场这么大,为什么他们把位置最不好,质量最差的地方留给我们?同样是球迷为什么要厚此薄彼?”他的这些抗议有合理的,也有不合理的,可是作为死伤者一方,任何可以想到的事情都会成为理由,他们感觉受到了伤害,他们感觉痛苦委屈不幸,他们想要一个公道。

    

    刚到家,累得不行,今天只能四千字了,望大家理解!

上一篇:第三百四十四章 人祸 下一篇:第三百四十六章 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