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四十一章你不是对手!(上)

    别人或许认同张扬这句话。可苏小红对他十分了解,他二十二岁就混上了副处级干部,现在居然发出这样的感慨,纯粹是故意做戏。

    苏小红道:“我认识不少官员,他们无一不是带着假面生活,在这么多人中,我真正认同的朋友只有你!”

    张扬嬉皮笑脸道:“如果我没理解错,红姐在夸我真实!”

    苏小红点了点头:“真的,我希望你以后无论做多大的官,这一点不要变,正如你写得那三个字——真、善、美,一个人连真都做不到,其他的两个字不提也罢!”

    张扬喝了口酒道:“其实杜天野也蛮真的!你怎么不把他当成朋友?”

    苏小红轻声道:“杜书记对我而言如天上星辰,遥不可及!”

    张大官人品味着苏小红的这句话:“那啥,红姐,你啥时候成了文艺女青年!”

    “夸我有知性美?”

    “酸,忒酸,我牙都快被酸掉了!”

    

    张扬回去取车的时候感觉有一双眼睛在远处看着他,张扬回过头去,正看到许嘉勇身穿灰色风衣,站在远处的路灯下。目光冷酷而阴森的看着他。

    张扬笑了笑,重新将车门关上,缓步走向许嘉勇:“真巧,大半夜的,许总来皇家假日消费啊?”

    许嘉勇双手抄在风衣的衣兜里:“等你!”

    “等我?”

    许嘉勇点了点头:“我想跟你谈谈!”

    张扬道:“找个地儿?”

    许嘉勇摇了摇头道:“就在这儿!”

    路灯下,两个男人面对面站着,许嘉勇虽然刻意收藏自己的仇恨,可他的目光仍然暴露了他的内心,他对张扬的仇恨已经无可掩饰。

    张扬笑得很开心,在两人交手的过程中,他无疑占据了上风,位置不同,自然心态不同。

    许嘉勇道:“一直以来,你都在试图破坏我和梦媛之间的感情。”

    张扬道:“你高看了自己,却写了我的胸怀!我不认为一个下作到去的男人会有什么真正的感情!我无意破坏你们之间的感情,但是我不允许这种禽兽行径在我的眼前发生。”

    许嘉勇道:“张扬,你不会永远都走运!”

    张扬点了点头道:“其实我最近都不是太走运,我鲁莽冲动,我犯了许多错,给了别人好多好多的机会,许总,这可是落井下石的大好机会,为什么你不加紧利用?还是你利用了却没有达到想要的效果?”

    许嘉勇并没有生气:“我会让你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张扬笑道:“这才像个男人说话,许嘉勇,你是不是很恨我?”

    许嘉勇毫不掩饰的点了点头。

    “终于承认了?”

    许嘉勇道:“你害死了我父亲,夺去了我心爱的女人,如今又破坏我和未婚妻的感情。我怎能不恨你?”

    张扬道:“让我告诉你,你父亲死是他咎由自取,他的事情你不该找我,应该去找中纪委问清楚,就算没有我的出现,晓晴也不会喜欢你,你太自私,心胸太狭隘!乔梦媛是你的未婚妻不错,可是你连起码的尊重都不懂,你摸摸自己的良心,你爱的究竟是她,还是她的家世?你只不过把她当成一个工具,一个可以帮你达成目的的工具!”

    许嘉勇彻底被激怒了,他像一头暴怒的雄狮一样向张扬冲了过去,一拳向张扬的面部打来。

    不等他的拳头接触到张扬,张扬已经一拳击中他的下颌,张扬的这一拳并不重,已经让许嘉勇踉踉跄跄摔倒在地上。

    张扬大声道:“像个男人,来!你不是想报仇吗?拿出你的勇气,堂堂正正的跟我打一场!”

    许嘉勇爬起来,他疯了一样向张扬再次冲去。这次张扬不等他近身,又是一拳击中了许嘉勇的小腹,打得许嘉勇痛苦的躬下了身躯,大声咳嗽起来。

    张扬伸手摁住他的前额,轻轻一推,许嘉勇就坐倒在地上。

    张扬道:“你凭什么跟我斗?除了阴谋诡计,你还有什么本事?我看不起你,你在武力上战胜我,我死在你手下绝无怨言,你在政治上击倒我,我对你竖起拇指,会败得心悦诚服,可惜你只会用那些不入流的小伎俩,许嘉勇,我看不起你!”

    许嘉勇抹干唇角的鲜血,他忽然笑了起来,向张扬点了点头道:“我承认,你的确很有一套,在你的面前,我毫无优势可言,张扬,你不会永远都走运,我会让你一无所有!”

    张扬笑道:“许嘉勇,我会记住你这句话!我给你一个堂堂正正战胜我的机会!”

    

    直到张扬的吉普车走远,许嘉勇仍然坐在地上,他忽然感觉到自己仿佛被这个世界抛弃了,一切都开始远离了自己,脸上忽然感到有些凉凉的东西滑过,他伸手摸去。竟然是自己的泪水。街灯拉长了许嘉勇的身影,他的双手抱起双膝,身体蜷曲在午夜的风中,如此潦倒如此落寞,过了许久,他终于拿起了电话,拨通了乔梦媛的号码。

    乔梦媛的声音透着不悦:“有事明天再说好吗?”

    许嘉勇握着电话的手微微颤抖着:“梦媛,对不起!”

    乔梦媛对许嘉勇的道歉已经麻木:“我真的很累,明天再说!”

    “明天明天我会离开江城”

    乔梦媛并没有等许嘉勇说完这番话就挂断了电话,许嘉勇听着电话中传来的嘟嘟声,脸上露出凄凉而奇怪的笑意,他站起身,扬起手用力将手机扔了出去,手机落在马路中心摔得四分五裂,可信号灯仍然在闪烁,一辆汽车从手机的残骸上碾过,灯光熄灭了,正如许嘉勇心中的希望

    他从衣袋中掏出车匙,扔到身边的垃圾桶中,然后朝着风衣口袋,一步步走向黑暗,走入无边的夜色之中。

    许嘉勇的离去毫无征兆,乔梦媛也是在第二天上午才知道许嘉勇已经走了。原定的公司高层会议他也没有出现,秘书发现办公室内有他留给乔梦媛的一封信。

    乔梦媛匆匆赶到汇通,拆开许嘉勇的那封信,信上只有四个字:“我会回来!”

    乔梦媛品味着这四个字的意义,她给许嘉勇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处于无人接听状态中。乔梦媛让秘书把公司财务总监叫了过来,财务上也没有任何异常的调动。

    乔梦媛听完财务总监的汇报,有些疲惫的摆了摆手道:“你去吧!”

    乔梦媛呆呆望着桌上的那张纸,许嘉勇留下这封信,显然已经离开了江城,他去了哪里?为什么要走?从目前公司安排的情况来看。他这次的出走应该早有准备,公司所有的事情都安排的井井有条。

    乔梦媛内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她想要找人倾诉这件事,想来想去,想到了苏小红,把这件事告诉了她。

    苏小红也感到有些吃惊,其实昨晚她在皇家假日看到了张扬和许嘉勇发生冲突的一幕,她想了想,并没有将这件事告诉乔梦媛。

    乔梦媛道:“他只留下了这封信,什么都没说就走了!昨晚他给我打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想说什么,可是被我挂断了!”乔梦媛此时心中忽然想起许嘉勇的好处来。

    苏小红道:“梦媛,男人都是自卑和自负的矛盾体,你不必管他,也许他遇到了解不开的心结,也许他想证明自己离开你一样能行,都说女人需要哄,其实男人更需要哄,无论他们在外面多风光,多强悍,回到家里一样像个小孩子。”

    乔梦媛并没有将许嘉勇意图自己的事情告诉苏小红,她叹了口气道:“也许你说得对,他在我面前始终表现的有些抬不起头来。”

    苏小红道:“任何人做你的男朋友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梦媛,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是说你的条件太好,男人在你的面前想要保持他的本色,不作伪很难!”

    乔梦媛苦笑道:“红姐,看来我还是适合一个人过!”

    苏小红轻声道:“其实一个人过也有一个人过得好处,至少不因为感情而困扰!”

    乔梦媛心里很乱,她没有心情继续谈下去了,借口公司要开会,结束了通话。

    苏小红挂断电话之后马上就给张扬打了过去。

    张扬此时正在前往东江的路上,听到许嘉勇出走的消息也感到有些意外,他有些诧异道:“不至于吧,我就打了他两拳,就这么把他给打跑了?这小子也太不禁打了!”

    苏小红道:“你跟许嘉勇到底是什么深仇大恨啊。怎么闹成了这个样子?”

    张扬道:“红姐,这事儿跟你没关系,你就别管了,总之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出走也是抱有目的!”

    “什么目的?”

    张扬没说,许嘉勇搞出那出未遂事件,他的形象无疑在乔梦媛心中已经跌倒谷底,这段时间他试图挽回感情,求得乔梦媛的原谅,可看来毫无效果。在和自己撕破脸皮之后,许嘉勇明白,以后将会面对和他的直接交锋,以目前的势头,许嘉勇显然不是他的对手,所以许嘉勇理性的选择了回避。

    张扬对许嘉勇无疑是了解的,他相信许嘉勇不是逃跑,许嘉勇的离去肯定做过了一番深思熟虑,如果他留在江城和乔梦媛之间的感情即将面临分手的危机,可他离开,却让他们的感情出现了一次停摆。在这种时候,许嘉勇无疑得到了一个喘息之机,张扬相信许嘉勇一定会回来,许嘉勇不是一个轻易会在困难面前倒下的人。凭他的本事想要把许嘉勇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轻而易举,可是张大官人不屑于那样做,人活一世,当做任何事都无愧于心,方能快意恩仇!

    挂上电话,张扬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清平湖,已经是正午时分,他想起湖畔人家的几样特色菜,于是驱车向刘家坝方向驶去。

    湖畔人家的生意一如既往的好,室内已经满了,老板临时在外面支起了十多张桌子,张扬寻了个小桌坐下,点了些鱼虾,要了瓶破,一个人喝酒没什么意思,更何况他回头还要赶路。

    张扬正在那儿盘算着今天要不要去见宋怀明,忽然感觉到身后响起脚步声,虽然轻微可是仍然没有逃过他的耳朵,脑后微风轻动,显然有人想要偷袭自己,张扬猛地伸出手去,抓住对方的手腕,握在手中方才感觉到柔润滑腻,却是一个女孩子的手腕,因为张扬力量稍微大了一点,对方发出一声尖叫。

    张扬转过身来,却见常海心站在他的身后,刚才想捂住他的眼睛跟他开个玩笑,想不到被张扬识破。

    张扬诧异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常海心苦着小脸,把手挣脱开来,啐道:“你好大力!”她揉了揉手腕,指向远处,张扬这才看到湖边正有一群人向他们的方向走来,多数都是他党校的同学,丰泽市电视台副台长梁艳也在其中,走在她身后的是他丈夫杨峰,两口子感情不错,杨峰回去没几天又来东江看老婆了,顺便跟党校的同学一起出来踏青。

    张扬笑道:“全都是同学啊!”

    常海心道:“不全是!”

    这时候陈绍斌也出现在张扬的视野中,张扬看了看常海心,常海心慌忙解释道:“我们同学一起春游,他硬要跟着来,还联系了一辆大客车!”

    梁艳笑道:“陈主任还帮忙订了三桌饭呢!”

    张扬当然知道陈绍斌打得什么心事,他笑道:“雷锋啊!”

    

    求推荐票!月票!

上一篇:一岁了 下一篇:第三百四十二章 坚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