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三十七章主动袭警(上)

    三宝和尚惊魂未定的站在那里。望着身后捂着屁股哀嚎的朱红星,他指着朱红星道:“恶徒,朱小桥村的罪孽全都是你这恶徒引起!”

    张扬悠闲自得的将气枪收好,给三宝和尚投过去鼓励的目光。

    三宝和尚重新走向朱小桥村的村民,他朗声道:“你们想不想自己的亲人眷好起来?想不想化去这场灾劫?”

    “想!”朱明川带头大声响应道,其实这朱小桥村的所有村民中,最心明眼亮的就是他,他明白了,不管这件事是不是报应,张扬已经插手了,想想温泉度假村事件的场面,张扬的战斗力在当日已经被所有人认识到了,更何况朱明川还有无数把柄捏在他的手上。

    周围村民纷纷点头,有人道:“大师,只要你能救我们村子,您说什么我们就听什么!”

    三宝和尚道:“把灵棚拆了,联系火葬场,把朱红卫给送过去火化了!”

    朱红星忍着痛嚎叫道:“我看谁他敢!”

    朱明川大手一挥:“乡亲们,咱们朱小桥村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我们的父母兄弟,我们的姐妹儿女随时随刻都面临着一场灭顶之灾。我们没做坏事!我们为什么要为了他们的恶行负责!小伙子们,跟我来!把灵棚给拆了!”朱明川毕竟是干过党支书的人,煽动和动员能力还是有的。

    在他的鼓动下,几十名小伙子跟着他向灵棚冲去。

    朱红星握着杀猪刀想要站起来,三宝和尚眼疾脚快,狠狠一脚踩在朱红星握着杀猪刀的手上,因为刚才朱红星追得他魂飞魄散好不狼狈,所以三宝和尚这一脚压根没有留情,只听到咔啪一声,竟然将朱红星的腕骨给踩断了,朱红星疼得哇哇大叫。

    三宝和尚收回脚去:“阿弥陀佛!”装成没事人一样走开。

    张扬看得真真切切,这和尚下脚可够黑的,他当然不会说破,现在三宝是他的亲密战友,包括朱明川、包括恶名昭彰的史家三兄弟全都是他的统一战线,那啥哪位伟人不是说过,我们的人民战争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吗?

    人在遇到危机的时候首先想到的都是自己,朱小桥村的这些村民已经被接连发生的事情吓得六神无主,现在三宝和尚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再加上朱明川这个前支书的鼓动,什么一致对外,什么同气连枝早就扔到了一边,几十名壮小伙子冲上灵棚,没多久就把灵棚拆了个干干净净,朱红卫的老爷子上来想要阻拦,不知让谁给撂到在地上。还挨了不少拳脚。

    老头子看着原来搭灵棚的地方已经夷为平地,火葬场的运尸车也已经到了,谁也没细想这运尸车怎么到的这么快,其实张大官人早就联系好了,让他们在村子外面等着,这边一打电话就开进来了。

    朱红卫的老爹哭号着不让人拉走尸体,朱红军和朱红星两兄弟也相互搀扶着上来阻拦,可他们爷三个在几百名村民的面前,力量太薄弱了,朱明川号召道:“你们家把村子都坑成这个样子了,还嫌不够啊?现在我们就是要把晦气送走,让我们的村子恢复宁静!”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把这家丧门星从村子里赶出去!免得坏了我们村子里的风水!”这种群情激动的时候,很容易就产生一呼百应的效果,村民们把朱家父子抬了起来,一直把他们架出了村子扔在了村口。

    整个过程中张扬和三宝和尚全都作壁上观,导火索已经点燃,局面就不用他们控制了,什么事情都是水到渠成。

    三宝和尚装腔作势道:“善哉!善哉!张主任,我看这家人也蛮可怜的!”

    张大官人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刚才朱红星握刀追杀你的时候,你也觉着他可怜吗?”

    三宝和尚道:“阿弥陀佛。我乃佛门中人,这种事我是不会记在心里的!”

    张扬笑道:“你真是慈悲为怀啊!那啥朱红星的手腕断了,我给你点金创药,你追上去给他治治!”

    三宝和尚被张扬说中短处,再厚的脸皮也不禁有些发热,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看来我和朱小桥村人有缘,这场灾劫,我要帮他们化去!”

    张扬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这次解救朱小桥村这么多人,造下功德无量,好好干,我看好你,以后提个方丈啥的没问题!”

    三宝和尚眉开眼笑:“谢张主任吉言!”

    张扬道:“当圣人的机会留给你,我出去看看!”

    三宝和尚上前一步,低声道:“张主任,那药管用吗?”

    张扬笑道:“放心吧,我绝不会害你!”

    朱家父子被赶出了朱小桥村,这时候围上来五名记者,他们都是最近常驻黑山子乡采访清台山械斗事件的,还有两人就在朱小桥村,昨天朱小桥村发生所谓的瘟疫之后,他们也被吓走了。听说朱小桥村又闹事了,他们马上就从乡里开车赶了过来,拿出相机摄像机对着现唱始拍摄。

    朱明川指着那几名记者道:“不许拍!”

    又有人道:“谁敢拍就揍谁!”

    几十名精壮的小伙子冲了上去,那些记者看出苗头不对,吓得掉头就跑。

    朱明川道:“给我追!这帮狗日的就想把咱们村的丑事往外宣扬,一个不许走!”

    记者们惊慌失措的上了汽车,开着车就往乡里跑,可后面朱小桥村的汉子也追了出来。人家也有交通工具,五辆手扶拖拉机跟在车后穷追不舍,如果在正常情况下手扶拖拉机无论如何也跑不过汽车,可这是在山里,道路迂曲,再加上汽车司机对路况的熟悉程度远远不如朱小桥村的村民,始终无法将他们摆脱开来。

    到了黑山子乡实在没办法了,他们一车就开进了黑山子乡派出所。

    派出所还没来得及问明情况,朱小桥的几十名汉子也乘坐着手扶拖拉机来到了派出所内。

    警员们都慌了神,急忙去请示所长周良顺。

    周良顺来到外面,看到群情汹涌的局面也有些头大,他先把那些情绪激动的村民安抚了一下,然后回到派出所内,五名记者都吓得面无人色,颤抖着声音要求派出所保护他们。

    周良顺道:“谁让你们去拍人家?山里人都不喜欢抛头露面,你们这么干,叫侵犯人家的权,幸亏你们跑得快,不然只怕他们就乱棍把你们给打死了!”

    记者们吓得六神无主:“警察同志,我们怎么办?你帮我们去解释解释!”

    周良顺道:“解释有什么用?现在他们口口声声说你们侵害了他们的肖像权,要把你们的相机录影机全都砸烂!还要把你们往死里打,这山里人来了脾气,真不好办!”

    “那怎么办?你们是警察。你们有责任保护我们的安全!”

    周良顺道:“我只能保证你们在派出所内安全,出了门我也无法保证!”

    “那我们就呆在这里!”

    周良顺道:“你们又没犯法,我也不可能把你们留在这儿啊!”

    “我们哪儿也不去,就呆在派出所里!”几名记者被吓得胆寒,现在出去肯定要被暴怒的村民痛揍一顿。

    周良顺有些鄙夷的看了看那帮记者:“你们爱呆不呆!”

    

    朱红军父子被赶出了朱小桥村,朱红卫的尸体被火葬场拉走了,朱红军跟老爹商量了一下,爷俩先用农用三轮把朱红卫送到了县人民医院,然后朱红军去报案,没等他离开急诊室,已经有警察找上门来了。

    朱红军认得其中一位警察。过去曾经在黑山子乡干过副所长的杜宇峰,不过听说他已经上调到了江城,却不知怎么又来到了春阳。

    杜宇峰道:“朱红军,你弟弟呢?”

    朱红军道:“在急救室抢救呢!”

    杜宇峰冷笑道:“屁股上挨了颗气枪子弹就要抢救?真会夸张!”

    朱红军道:“杜警官,我们要报案,我们要告状!”

    杜宇峰道:“我之所以过来就是接到报案了!”他一边说一边走入了急诊室。

    急诊医生已经把朱红星屁股里面的气枪子弹给取了出来,朱红星伤得并不重,门诊手术就解决了问题。

    杜宇峰在急诊手术室门前站着,向跟着他一起过来的助手道:“等朱红星出来就把他给我铐回去!”

    朱红军愣了,他望着杜宇峰一脸悲愤道:“你们警察有没有搞错?凭什么抓我弟弟?是张扬用气枪打了我兄弟!”

    杜宇峰道:“他是正当防卫,现场能够找出几十个证人,当时是朱红星握着杀猪刀追杀南林寺僧人三宝,张扬是见义勇为!”

    朱红军道:“你们官官相护,你们狼狈为奸!”

    杜宇峰冷笑着点了点头道:“追杀三宝和尚你也有份,一样得跟我们走!”

    朱红军红着眼睛道:“我凭啥跟你们走?没有天理了吗?我警告你们,我会把你们的事情捅给新闻界,让他们把你们的恶行曝光,让全江城,不!全平海,全中国都知道你们的,你们的黑暗!”

    杜宇峰指着朱红军的鼻子道:“朱红军,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清楚你?你一个乡村小学教师认识什么新闻界,认识什么媒体?就你这样的,这辈子连乡政府宣传栏都没上过,还跟我谈新闻界!”杜宇峰面孔一沉:“铐起来!”

    手下警员冲上去,拧住朱红军的手臂把他给铐了,朱红军大叫道:“你们算什么警察,你们就是黑社会,你们除了欺负我们老百姓还有什么本事,我要告你们!”

    杜宇峰找了块胶布啪!地一下把朱红军的嘴巴给封了。

    朱红军的老爹在一旁看着被吓得哆哆嗦嗦,杜宇峰道:“老爷子,您儿子今天是杀人未遂,虽然没有构成杀人事实,可性质之恶劣跟杀人罪没啥区别!”

    老头子哆哆嗦嗦道:“明明是姓张的开枪打我儿子”

    杜宇峰道:“您别拿开枪说事儿,如果人家不打他那一枪,阻止他的话。他一刀就把三宝和尚给杀了,怎么着?你们家还准备去告人家啊?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张扬阻止了你儿子的犯罪行为,等于保住了他的性命,人家是你们全家的救命恩人,真不知道你们这一家老小,人心都是肉长的,怎么你们这家人一点良心都没有?”

    朱红星这边包扎好了伤口,就被杜宇峰带来的警察给铐了起来,朱红军被带上警车之前,向老爷子叫道:“去找刘记者!”

    五名记者躲在黑山子乡派出所内面面相觑,他们已经在派出所的小黑屋里呆了一个多小时,一名警察走了过来,向他们道:“我说你们怎么回事啊?我们就快下班了,你们走吧!”

    里面年纪大点的那名记者道:“还有人在外面吗?”

    “早就散了!”

    “真的?”

    “我骗你们干什么?快走,快走,还等着锁门呢!”

    五名记者走出门去,果然看到派出所院子里已经空空荡荡,为了稳妥起见,他们还是先派出一人去看看动静,外面也没人,他们五个人这才离开了派出所,可没等走出几步,就看到朱小桥村的那帮汉子呼喝着向他们冲来。吓得这帮记者掉头就向派出所跑去。

    那警员看到他们去而复返,上前拦住他们的去路道:“干什么?你们当派出所是旅馆吗?”

    几名记者说什么都不愿意出去,那名警员怒了:“你们还赖在这里了,都给我出去!这里是关不法分子的地方!”

    “那你把我们当不法分子关起来吧!”

    警员冷笑道:“你以为这里什么地方?说来就来啊?”

    那名年纪大点的记者转身看了看外面叫嚣的村民,他咬了咬嘴唇,瞬间做了个艰难的决定,他上前一拳打在那警察胸口:“我袭警了!”

    警员满脸错愕,还没回过身来,几名记者都冲上来每人给了他一拳:“我们都袭警了,你把我们抓起来吧!”

上一篇:第三百三十七章 主动袭警(下) 下一篇:第三百三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