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三十七章主动袭警(下)

    身后传来所长周良顺的声音:“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当记者的竟然敢跑到派出所来袭警,好!以为我不敢铐你们?全都给我抓起来,关进去!”

    周良顺让警员们把五名记者给关起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给乡委书记祝庆民打了个电话:“祝书记,那些记者全都在派出所呢!他们袭警,犯法了!”

    电话中传来祝庆民有些兴奋的声音:“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记者怎么了?记者犯法也要抓!”

    人能够走上神坛都有一定的原因,三宝和尚却在没有想透究竟怎么回事的时候,就被推上了神坛,他在朱小桥村装模作样的诵经做法之后,弄了一大缸清水,念珠在里面搅和一通之后,这缸清水就变成了圣水,他向朱明川道:“我以诚心感动佛祖,佛祖赐我一缸甘霖,这一缸净水可以洗去你们全村人身上的罪孽。”

    朱明川恭恭敬敬的点头,其实他对这一套是压根不信的,可这和尚的演技实在是高超,除了今天被朱红星兄弟俩追杀的抱头鼠窜那一幕有失风度之外,其他多数时间都是宝相庄严高深莫测。说起话来也是半文半白,当然单凭说话是不行的,朱小桥村的老百姓也不是好糊弄的,虽然一夜之间接连遭受了这么多的精神打击,可真正摧垮他们意志的还是这场突然来临的瘟疫,瘟疫是他们自己这么认为的,到现在医院也查不出是什么病,疾控中心的技术人员装模作样的又是调查又是取样,在村里绕了一圈也走了,天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调查结果?

    对老百姓来说谁能把他们从困境中解救出来谁就是他们的大救星,三宝和尚就在这危难关头出现了,他用那一缸净水普度众生。

    为了保障现场秩序,朱明川特地组织了八名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守护在水缸前,由三宝和尚和他一起负责分发所谓的甘霖,朱明川也不是想出风头,他是怕三宝和尚一个人忙不过来,可排队的时候,没有一个走向他,宁愿在三宝和尚那边多排一会儿也不愿意从他手里接过净水,还有人生怕朱明川摸过水缸之后影响了效果,提醒他道:“朱支书,您站开点,站开点,别碰到佛门圣物了!”

    朱明川这个郁闷呐,麻痹的,什么佛门圣物,这水缸还是我家的呢!别人不清楚。他可清楚得很,水缸里的水全都是从他家压水井里现打出来的。

    可奇迹在不断上演着,几十名生病的村民在喝了三宝和尚分发的佛门甘霖之后,短时间内就止住了呕吐,症状迅速减轻,这消息宛如插了翅膀一般在一个下午就传遍了整个黑山子乡,这下好了,其他村有些久病缠身的人也过来求医,朱明川让人守住村口,所有外人一概不许入内,朱小桥村的村民一扫昨日的颓丧和郁闷,咱们村来活佛了,搁谁也得觉着荣光,谁也不会提昨天活佛挨打的事情,谁也想不起今天活佛还让朱红星那个杀猪匠追得抱头鼠窜的情景。

    三宝和尚容光焕发神清气爽,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这种被众人景仰的滋味太美妙了,别说是捱了一顿揍,就是多捱两顿也值了,恍惚间。他觉着自己就是拯救众人于水火之中的活菩萨,自己就是朱小桥村百姓的救世主,不禁有些飘飘然起来。

    满满一水缸的佛门甘霖分发的差不多了,朱明川严格管理,不允许村民重复索要,他看了看水缸,估摸着还剩下一脸盆,朝儿子朱红键努了努嘴道:“红键!把水缸扛回家去!”他虽然不信,可也惦记上这剩下的一点佛门甘霖了。

    三宝和尚虽然是个出家人,可轮到脑筋之灵活绝不逊色于任何人,他笑眯眯道:“朱支书,此物你已经捐了功德,岂能随便拿回!”

    朱明川低声道:“大师,回头我去南林寺多捐点功德!”他开始暗示了。

    三宝和尚道:“可惜,我已经答应了人家!”他伸手指着不远处的村卫生院朱明忠。

    朱明忠挤了过来,吆喝他的两个兄弟一起过来把水缸抬起。

    朱明川跟上去一把将朱明忠拉住:“明忠,你干嘛扛我家的水缸啊?”

    朱明忠道:“我们兄弟四个捐了五百块香火钱,大师答应把缸给我们了!”

    朱明川道:“你要这缸干啥?”

    “我儿子还病着呢,我得给他送点甘霖过去!”

    朱明川只能眼巴巴看着朱明忠弟兄几个把水缸扛走了,他算悟了,这和尚绝不是什么济世活佛,丫的钻钱眼里了,空手套白狼,把他家的水缸都给卖了!五百块,我x,他也真敢要。

    佛门甘霖分完了,可三宝和尚受欢迎的程度却丝毫不减,一帮中老年妇女都围在他的身边,成了他最狂热的粉丝。农村妇女不会用签名啥的表达这种仰慕,只是咧着嘴用淳朴而崇敬的眼光望着这位活佛。

    活佛脸上虽然还有被打得伤痕,可人家身上蒙着一层光环,三宝和尚耐心的为她们作答,顺便不忘继续给朱红星一家增添点罪状,让朱小桥村人更加的鄙视这家人,唾弃这家人。三宝和尚舌灿莲花,谎话连篇,不过他这个下午还是做了不少的好事,第一,他驱除了朱小桥村民谈之色变的瘟疫,二,他让所有人意识到,当天去抢劫国家财物是罪孽,是罪过,正是他们的错误行为方才导致了今日的劫难。

    三宝和尚的确很贪财,但是他在原则上还是能把握住的,他教导这帮老百姓向善。

    朱明川自始至终都在旁听着,他不得不佩服,谈到思想工作,三宝和尚要比他这个当村支书的出色的多,如果三宝和尚早来讲两天佛门精义,估计那场抢劫就不会发生。械斗就不会发生。

    在三宝和尚的教导下,又有村民主动上缴了没舍得拿出来的赃物。

    三宝和尚一直讲到日落时分,方才离开了朱小桥村,那帮村民全都依依不舍,一直将他送到村外,村口停着几辆车,警车是协助文物局过来收缴文物的,救护车是随时准备抢救生病村民的。

    张扬的吉普车也停在那里,他整个下午除了打几个电话就没什么事情可做,这会儿躺在这里睡着了。

    三宝和尚踌躇满志的来到吉普车前,敲了敲车窗。惊醒了张扬之后,方才笑眯眯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位置上,张扬没顾得上和他说话呢,这厮落下了车窗,向村民们挥手道别。

    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上来握住三宝和尚的手,激动的涕泪直下:“活菩萨,您真是活菩萨,如果不是您,我们村这次真的完了!”

    三宝和尚很慈祥很温暖的微笑着,拿捏出一副怜悯众生的表情:“女施主,记住我的话,多行善事,为子孙后代积德!”

    “大师!”

    几名中年妇女又冲了上来。

    张大官人看得目瞪口呆,照这样下去,只怕一时半会走不了了,这厮恶作剧的摁了一下喇叭,吓得一帮中老年妇女慌忙让开,张扬大笑着倒车离去。

    那帮村民站在村口,望着吉普车卷起的尘烟,不知有谁叹了一句:“活佛显灵啊!”

    

    三宝和尚对张扬刚才的做法很是不满,气鼓鼓看着他:“你怎么可以这样?万一吓着那些女施主怎么办?”

    张扬哈哈大笑道:“今儿收成不错吧?”

    三宝和尚听他提起这档事顿时沉默了下去。

    张扬瞥了他一眼,讳莫如深的笑了起来。

    三宝和尚道:“阿弥陀佛,朱家父子已经被赶出了村子,你让我做的事情我做完了,明天我就回江城!”

    张扬道:“还有件事!陈崇山开枪射杀朱红卫的事情一定还有证人,你必须帮我找到证人!”

    三宝和尚道:“这些村民虽然把他们一家赶出去了,不过,你让谁站出来作证,恐怕没人愿意。”

    张扬道:“我没这个能力,可你有啊!现在朱小桥村人都把你当活佛一样拜,你说一句话,肯定有人愿意站出来作证。”

    三宝和尚道:“张主任,作为一个佛门弟子,我压力很大!”

    张大官人道:“凡事别太在意过程,想想结果,只要你的用心是好的,最终的结果是好的。佛祖都会赞成你这么做!”

    三宝和尚从张扬的话里似乎悟到了什么,点了点头,合上双目道:“救他们是一回事,让他们开口作证又是另外一回事!”

    张扬道:“我看他们很信任你!”

    三宝和尚道:“还没到盲目崇拜的地步!”

    张大官人狡黠笑道:“要不要我再帮你添一把火!”

    三宝和尚道:“怎么个意思?”

    张扬把车在温泉度假村停车场泊好了,然后附在三宝和尚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三宝瞪大眼睛道:“这也行?”

    张扬笑道:“我说行一定行!”

    三宝有些顾虑道:“可千万不要伤了无辜!”

    “怎么可能?”

    两人在车里交头接耳的时候,林秀和丈夫谢志国正陪着老司令楚镇南从一旁走过,张扬看到楚镇南,慌忙停下和三宝的说话,推门走了下去,亲切道:“首长来了!”

    楚镇南刚刚泡了会温泉,他在江城呆了几天,陈崇山的事情始终没有什么进展,江城军分区司令郭亮再三向他保证,这件事都交给他们负责,老司令这才同意来春熙谷温泉度假村歇两天。

    谢志国向张扬笑了笑,他已经听说张扬用气枪射击朱红星的事情了,枪击事件虽然发生的时间不久,可消息传播的速度很快,连江城方面都已经听说了。陈崇山开枪射杀朱红卫已经引起了这么大的波澜,想不到张扬居然还敢顶风作案,这小子的胆色可真是非同一般。

    楚镇南向张扬竖起了拇指:“小子,好样的,有种!”

    谢志国看了看跟在张扬身后的三宝和尚,饶有兴趣道:“这就是那位活菩萨吧?”

    三宝和尚陪着笑脸走了过来:“阿弥陀佛,贫僧三宝!敢问”这厮看到谢志国的一身装扮,知道他身份非凡,原本想套个近乎。

    楚镇南瞪了他一眼道:“江湖术士,骗骗老百姓可以,休想骗我们这些员!”他对烧香拜佛的事情十分反感,说话又不留情面,搞得三宝和尚好不尴尬。

    林秀替三宝和尚解围道:“三宝大师先去吃饭吧,我已经让人为你准备好了斋饭!”

    三宝点了点头转身去了。

    楚镇南指着张扬道:“你这小子,一个国家干部整天跟和尚混在一起,也不怕别人说你闲话!”

    张扬道:“老首长,话可不能这么说,国家主席还经常和佛学界人士见面呢,人家是正儿八经国家注册的和尚,不是你说的那种江湖骗子!”

    谢志国笑道:“这和尚帮了你不少忙吧?”

    张扬道:“我原本想跟那帮村民讲马列主义来着,可人家听不懂,所以只能把三宝请来给他们讲经,其实信佛也有好处,教人向善!要不然咱们国家也不会提倡!”

    楚镇南道:“我怎么不知道国家提倡这些东西?全都是封建迷信!”

    张扬道:“那谁不是说过,黑猫白猫逮着耗子就是好猫,你管他是和尚还是员,只要人家能够解决朱小桥村发生的问题不就行了!”

    楚镇南笑骂道:“就你小子鬼精灵!”

    

    感谢各位兄弟姐妹月票赞助,第二章火热奉上!

上一篇:第三百三十六章 惊艳一枪 下一篇:第三百三十七章 主动袭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