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三十六章惊艳一枪

    面对普遍文化水平偏低的朱小桥村村民。如果跟他们讲马列主义思想这么高深的东西估计他们很难理解,而且之前春阳县各级干部也做了不少的思想工作,收效甚微,张大官人吸拳验,采用另外一种方式,他专程把南林寺的佛门精英三宝和尚给请了过来,请他去朱小桥村普度众生,结果三宝和尚不出意外的被打了。

    但是三宝和尚对张扬的方针政策贯彻的还是很成功,他唱了这么一出戏,朱小桥村的所有人都知道了,都知道村里来了个和尚,这和尚危言耸听,说死去的朱红卫是个妖孽,这妖孽触怒了上天,也触怒了清台山的神灵,朱小桥村就要大难临头了。

    张扬有一点计算的很准,对朱小桥村的村民来说,跟他们讲因果报应,要比跟他们讲马列主义有用的多。

    

    朱红军、朱红星弟俩把和尚打走之后,村里还是有人犯起了嘀咕,朱小桥人心很齐。可任何地方都有人会有私心杂念,村里也有人自始至终没有参予过这次的闹事行为,前村支书朱明川就是一个。

    听说朱家兄弟把一个外来和尚给打了,朱明川禁不住冷笑,从这件事情开始,他就冷眼旁观,上次春熙谷温泉事件对他的影响很大,因为那件事他被史家兄弟恐吓了一通,最后还被乡里处分,连支书的职位也没保住,现在的朱明川就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什么事情都和他无关。

    可这只是朱明川自己这样想,朱家兄弟打三宝和尚的当天晚上,史大柱来到了他家里。

    朱明川看到史大柱吓得心里直打鼓,虽然自己已经不干党支书了,可上次被史大柱逼着收下了三千块钱,还在他的威逼下写了个收条,只要史大柱不高兴,随时就能把自己给送进去,朱明川赔着笑把史大柱让了进去:“大柱,找我有事啊?”

    史大柱笑了笑,他认为自己笑得很和善,可在朱明川看来却显得说不出的恐怖,黑山子乡谁不知道史家兄弟的凶狠彪悍,虽然说他们现在都走了正途,当了温泉度假村的保安顾问,可朱明川见到他仍然打心底发憷。

    朱明川把史大柱请到屋里。他老婆冷冷看着史大柱,心里很不明白自己男人怎么跟这个臭名昭著的恶棍混在了一起?朱明川把老婆给支走了,关上房门,笑眯眯掏出一包红塔山给史大柱上烟。

    史大柱接过香烟凑在朱明川的打火机上点燃,美美的抽了一口道:“朱支书,有日子没见了!”

    朱明川把自己的烟点上:“我现在已经不是支书了,跟你一样都是普通老百姓!”

    史大柱道:“没有谁生来就是支书,你现在不是未必以后不是,我看这朱小桥村也就你有能力担当这个位置!”

    朱明川看着史大柱那副得瑟的摸样,心中暗骂:“你什么东西?一个臭流氓而已,居然坐在这里像个上级领导一样跟我说话!你十八代祖宗!”可他只敢在肚子里骂两句,这种话说什么也不敢说出口,他陪着笑道:“我早就看透了,现在就想老老实实的过日子!”

    史大柱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大信封,啪!地一声拍在桌子上,把朱明川吓了一跳。

    送礼送的这么张扬的也只有史大柱了,他拍了拍牛皮纸信封道:“一万块!”

    朱明川摇了摇头,可没等他说话,史大柱道:“你必须收!”他又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用力栽入桌面上,匕首的把柄在桌面上不断颤抖。朱明川望着明晃晃的刀刃,倒吸了一口凉气。

    史大柱道:“又不是做不到!又不是逼你犯罪,只要你做好了做到了,这些钱是你的,村支书也是你的!”

    朱明川咽了口唾沫:“你到底让我干啥?”

    史大柱道:“我听说你们把一个和尚给打了!”

    朱明川点了点头:“是朱红军兄弟俩干得,我没参与!”他说完又补充道:“村里这段时间的事情,我一样都没参与!”

    史大柱道:“知道你们打的是谁吗?”

    朱明川摇了摇头。

    史大柱道:“江城南林寺的高僧三宝,南林寺之所以能够顺利修建就是他广募善缘,佛祖舍利也是他发现的,你想想,佛祖舍利那是圣物啊,为什么要让他发现,因为三宝大师有缘!他是佛祖选中的有缘人,这样的高僧你们都敢打,我看这朱小桥村要倒霉了!”

    朱明川是个员,他也不信这个,脸上的表情很奇怪。

    史大柱道:“你也别不信,反正你们朱小桥村这次是劫数难逃!”

    朱明川道:“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

    史大柱道:“就是做做宣传工作!”他附在朱明川的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朱明川的表情显得颇为为难,可看到史大柱凶狠的眼神,终于还是点了点头:“如果真的有事情发生,我可以帮忙制造制造气氛,不过,要是没啥事,没有你说的什么劫数”

    史大柱道:“你放一百个心,你们这次真的是触怒了老天爷!”他看了看桌上的钱道:“那啥给我写个收条吧!”

    朱明川早就猜到他会来这套,这次他没犹豫,写了个收条给史大柱,反正过去写过了,这叫虱多不痒债多不愁。收一次也是受贿,收两次还是受贿,你他我收的,我也不打算花,以后你告我,老子把钱交出去就是。

    史大柱等他写完,起身就走。

    朱明川送他出了大门,慌忙把门给插上,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靠在大门之上,望着阴沉沉的天空,只觉着一颗心宛如灌铅般难受,一直往下坠,仿佛随时都要坠出他的胸膛,揪心的难受。

    

    张大官人此时正在四季香,黑山子乡乡党委书记祝庆民和他对面坐着,祝庆民浓眉紧锁,最近一段时间他是过的最郁闷的一个,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和问诘让他承受着空前的压力,朱小桥村的事情越闹越大,他这个乡党委书记压不住场面,肯定要承担主要的责任。

    祝庆民喝了口酒道:“情况基本上就是这个样子!”

    张扬道:“祝书记,咱们是老同事。我跟你说话也不藏着掖着!”

    祝庆民道:“张主任有什么只管说!”

    张扬道:“朱小桥村的事情闹这么大,将来肯定要追究责任,你心里应该有个准备!”

    祝庆民点了点头。

    张扬又道:“这段时间,黑山子乡里里外外来了不少记者,这次的事情被搞得沸沸扬扬,和这帮人有关系!”

    祝庆民道:“我知道,现在还有不少记者就住在乡里,他们等着看热闹的,可县里都不敢怎么着人家,我们也没办法!”

    张扬道:“有他们求你的时候,假如这些记者落在你手上。你怎么办?”

    祝庆民一脸迷惘的看着张扬,张扬附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祝庆民瞪大了眼睛:“这”

    张扬道:“你听我的,就这么办!”

    祝庆民点了点头。

    张扬又道:“朱小桥村的这场风波过去之后,我要你重点查他们村的计生工作,据我说知朱红卫家就有三个孩子,超生两个,他大哥二哥家里全都是超生,这次必须把政策贯彻执行到底。”

    祝庆民实在不明白这当口儿张扬怎么又把超生跟这件事联系在一起了,他叹了口气道:“张主任,可现在朱小桥村的村民都在火头上,去执行计生工作可不是时候!”

    张扬道:“计划生育是我们的基本国策,他们敢超生就是违法,必要的时候可以让警方配合行动。”

    祝庆民心中暗叫不妙,看来张扬这次过来是要大闹一场了。

    张扬却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端起酒杯道:“希望黑山子乡能够眷平静下去!”

    祝庆民跟他碰了碰杯子,却不这么想,只希望这厮不要把事情闹得更大才好。

    两人喝完这杯酒,酒杯还没有放下,就听到外面响起敲门声,然后一个声音道:“张主任在吗?”

    张扬从声音已经听出是黑山子乡办公室主任耿秀菊,他笑道:“耿大姐,我在里面呢!”

    耿秀菊走了进来,她新烫了头发,显得比过去还俏丽一些,耿秀菊先向祝庆民打了个招呼,张扬请她坐下,帮她倒了杯酒。

    耿秀菊也不隐瞒自己的来意,她叹了口气道:“张主任、祝乡长,实不相瞒,我过来是想问问我公公的事情!”

    张扬道:“耿大姐,你放心,陈老伯没什么事情!”

    耿秀菊道:“我公公年龄大了,这次无端端招惹了这门官司,我也不认识什么人,只能依靠党和政府了。”

    张扬笑道:“你不用担心,陈老伯是正当防卫。这一点毫无疑义!”

    耿秀菊道:“朱小桥村的那些人不停的闹,死者家属还跑到乡里恐吓我,我这些天时刻都心惊肉跳的,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啥时候才是个头!”

    张扬安慰她道:“放心吧,很快就结束了!”他想起在北京上学的陈雪,关切道:“陈雪知不知道这件事?”

    耿秀菊道:“她和爷爷感情很深,我害怕这件事影响到她的学业,没告诉她,而且现在黑山子乡情况很差,我也不敢让她回来!”

    张扬道:“这样最好,陈雪回来也帮不上什么忙!”

    耿秀菊点了点头道:“张主任,既然我公公是正当防卫,为什么现在还不放他出来?”

    张扬道:“这是为了陈老伯的安全起见,耿大姐,你就别担心了,我向你保证,这件事很快就会过去的!”

    祝庆民望着张扬,心中暗自奇怪,不知道他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把握?难道他真的有解决这件事的方法?

    

    这天晚上朱小桥村发生了三件大事,一是村口的两尊石狮子眼眶中流出了鲜血,二是村子里到处飘满了传单,上面用鲜血写着触怒神灵必遭报应!三是朱家祠堂失火了。

    这三件事都发生在半夜时分,村民们是在救火的时候发现了另外两件事,一时间人心惶惶,山村里迷信的人很多。联想起昨天和尚说过的话,不由得都害怕了起来。

    到了第二天上午开始有人生病了,上吐下泻,到黄昏时分村里病倒的已经有近二十人,有流言传了出来,说这些全都是报应,村民们去找村支书反映情况,现在的村支书叫朱明强,他在发生械斗事件之后就已经被免职,知道村民们来找他,干脆把门关上闭门不出。

    于是村民们去找前支书朱明川,朱明川在村里还是很有些威信的,他跟几个村委会干部见面后,叹了口气道:“我看这次村子里是真遭报应了!”

    几名村委会干部面面相觑,村会计朱亮道:“三叔,咱们是员,都是无神论者,哪有啥报应之说?”

    朱明川冷笑道:“那你跟我说说为啥咱们朱家祠堂会莫名奇妙的起火?为啥石狮子眼眶里会流血?又为啥出现这么多的传单?”

    几个村委都不说话了。

    朱亮憋不住道:“起火可能是有人纵火,石狮子眼眶里流血也是人涂上去的,传单是有人趁着夜深人静散发的!”

    “那你给我解释解释,为啥一下子病倒了这么多人?”

    朱亮不说话了,他老婆也病了。

    朱明川道:“我刚刚去了乡医院,医生说这病发的奇怪,查不出原因,请了县医院的医生会诊也没查出原因!”

    朱亮道:“三叔,这么下去可不好,咱们村里老百姓都慌神了!”

    朱明川道:“慌神有啥用?我早就劝过你们,不要跟政府作对,不要做违法乱纪的事情,可你们偏偏不听,现在好了,出事情了,遭报应了!”

    村卫生员朱明忠道:“老支书,现在人心惶惶的,朱明强又躲了起来,咱们村得有个主心骨,所以”

    朱明川瞪大了眼睛:“别找我!谁让你们去抢国家财物?谁让你们去打群架?闹事了,出事了,要承担责任了,你们找到我了,我他是冤大头吗?”

    没人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朱亮道:“朱红卫不能白死了!”

    朱明川道:“他是不是白死,我说了不算,你们说了不算,法律说了算,你们跟着闹腾个啥?麻痹的,搞得朱小桥村全世界都知道了,你们当是什么好事啊?我们村被抓了这么多人,可放回来的只有朱红星一个,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朱明忠的儿子也被抓进去了,听到这话,不仅愤愤然道:“麻痹的,我早就怀疑这件事有问题,事情是他们兄弟俩带头闹得,凭啥把他放了,我儿子跟着也就是瞎起哄,为啥到现在还被关着?”

    这时候听到门外传来惊呼声:“不好了不好了!”

    朱明川的儿子朱红键满头大汗的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道:“爹,咱们村的两口井全都变成了血水,太吓人了!”

    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恐怖离奇的事件一件接着一件,这些村民的神经已经开始变得敏感而脆弱。

    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咱们赶紧去请那位高僧吧!”

    朱亮道:“昨天把人家打成那副模样,咱们去请,人家肯定不会来!”

    朱明川道:“都什么时候了,还顾得上考虑这些,人家是得道高僧,肯定不会跟我们这些俗人一般计较,红键,你去打听打听,那位高僧去了哪里?咱们一起去请,哪怕多捐点香火,也得把他请回来!”

    几名村委虽然觉着去请和尚有些不妥,可眼下的确也没有什么办法,村里发生的怪事太恐怖了。

    朱红键很快就打听到了三宝和尚的下落,目前三宝和尚正在温泉度假村做佛事呢。

    朱明川和几位村干部商量了一下,就开着三辆农用三轮车前往春熙谷温泉度假村去请人。

    三宝和尚听说朱小桥村来人了,心中对张扬的安排暗暗佩服,望着朱小桥村的这几名干部,三宝和尚神情淡漠道:“几位施主找贫僧有什么事?”

    朱明川赔着笑脸道:“大师,我们这次过来是专程给你道歉的!”

    三宝和尚道:“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也没受什么重伤,这件事我不会追究,你们可以回去了。”

    朱明川道:“大师心胸宽广,慈悲为怀,让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惭愧啊!”

    三宝和尚眯起眼睛,手里不停的转动着佛珠,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朱明川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还是由朱明川说话,他咳嗽了一声道:“大师!”

    三宝和尚淡然道:“还有什么事情吗?”

    朱明川将村里昨晚发生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跟他一起过来的几名村委成员也跟着帮衬。

    三宝和尚叹了口气道:“我早就说过,触怒上天,罪无可恕!”

    朱明川道:“大师,我们这次来一是为了给您道歉,二是来请您指点一下,帮我们化解这场灾劫!”

    三宝和尚心中暗乐,心说你们也有今天?昨天打我的时候可没人愿意听我说话,他干脆来了个沉默是金,无论朱明川怎么说话,他就是一言不发。

    朱明川软磨硬泡了半天,看到没有什么效果,他向朱亮递了个眼色,朱亮明白他的意思,走上前去将一个信封放在三宝和尚身边:“大师,这是给您的医药费,只要您帮忙化解这次灾劫,我们村愿意给南林寺捐一座佛像!”

    三宝和尚的手慢慢搭在信封上,他有个最大的本事,只要是手往上一搭,马上就能猜到其中准确的数额,信封里装着一千块,看来朱小桥的这帮老百姓心很诚,这些山里的百姓来钱可不容易。

    三宝和尚道:“不是我不愿帮你们,而是你们村里人的做法的确触怒了上天,逆天而行必遭报应。”

    朱明川道:“不做也做了,事情已经发生了,还望大师点化!”

    三宝和尚道:“我看昨晚发生的灾劫只不过是一个警告,如果你们不眷洗清自身的罪孽,更惨痛的事情还在后面呢。”

    如果这话在昨天说,三宝和尚少不得又要被痛殴一场,可今天他的很多话已经得到了验证,这帮老百姓已经对他信了七分。

    朱明川道:“还请大师慈悲为怀,帮我们村里这几百口子人一次。”

    三宝和尚闭上双目,做出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朱明川一干人等老老实实垂手而立,谁也不敢打扰这位显得高深莫测的大和尚。

    足足静默了五分钟,三宝和尚方才开口道:“你们村里人抢走的那些财物,全都是当年安大胡子抢劫所得,乃是极其不祥之物,这些东西上面沾染着无数冤魂,带到村子里自然将冤魂和噩运一起带了回去。”

    朱明川道:“我回村就动员大家把东西交出来!”朱明川心知肚明,三宝和尚十有也是和自己一样,动机都是解决朱小桥村的事情,自己只需要好好配合。

    三宝道:“我昨日经过灵棚之时,发现灵棚周围厉鬼萦绕,死者生前做尽了坏事,他的尸身一日不去,这些冤魂就会常驻朱小桥村!”说到这里三宝停顿了一下,低声道:“话我只能说到这里了,至于怎么做要看你们自己了!朱小桥村实则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若是你们依然固我,不听劝阻,真正的灾祸马上就要落在您们的头上。”

    朱明川这帮人连连称谢,离开了温泉度假村,朱明川在农用三轮上坐稳了,他挥了挥手道:“回村动员那些私藏国家财物的村民把所有东西都缴上来,还有,让朱家兄弟把朱红卫给火化了!”

    朱亮小声道:“我看收缴那些东西容易,可火化朱红卫很难,朱家兄弟也不是吃素的!”

    朱明川大吼道:“他兄弟俩算个球,跟全村的生死存亡比起来,他们连球毛都算不上!”

    三宝和尚哄走了朱明川那帮人,拿起信封塞到袖口里,他去温泉区找到了张扬,张大官人正忙里偷闲,舒舒服服的在温泉池子里泡着。

    三宝和尚拉了张椅子在池边坐下。

    张扬微微仰起头,他带着宋怀明送给他的墨镜,刚好遮住有些刺眼的阳光:“怎么说的?”

    三宝和尚笑道:“按照你说的,顺便加了点材料!”

    张扬道:“他们相信你吗?”

    三宝道:“送来了一千块医药费!我正准备上缴呢!”三宝和尚说着,可并没有把钱拿出来的意思。

    张扬道:“你留着用吧!算是对你的一点补偿!”

    三宝和尚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道:“张主任,你答应捐的香火钱”

    张扬道:“我看你真不该当和尚!”

    三宝和尚笑道:“张主任骂我呢?”

    张扬道:“我犯得着骂你一个出家人吗?我就是感觉你这种人才不去招商办当干部真是可惜了!”

    三宝和尚脸皮够厚,仍然笑嘻嘻的:“如果张主任真的有需要,我可以考虑还俗!”

    张扬在温泉中舒展了一下手臂,枕在脑后:“你饶了我吧,朱小桥村是不是病了很多人?”

    三宝和尚道:“我正想说这件事呢,真是奇怪啊,一夜之间病倒了这么多人,难道说真得是报应?”

    张扬道:“又到你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三宝和尚对张扬的这一手法并不陌生,想当初他和张扬刚刚认识,那时候张扬还是旅游局市唱发处的一个衅长,就是利用这种方法把劳动路的一帮摊贩赶走。如今张扬故技重施,三宝和尚几乎能够断定朱小桥村的事情是他做的,可实在想不通张扬是怎么做到的?他也不敢问,只能将满怀的迷惑憋在心里。

    对这件事充满迷惑的不只是三宝和尚一个,林秀也十分的奇怪,她把张扬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低声问道:“朱小桥村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张扬懒洋洋道:“林阿姨,你没听三宝大师说,那是他们的报应!”

    林秀当然不会相信什么报应的说法,她轻声笑道:“我就是想满足一下好奇心,石狮子眼眶流血肯定是人涂抹上去的,朱家祠堂的火也是人为的,散发传单也很简单,不过同时有这么多人得餐解释不通了?难道有人在他们饮用的水里下毒?”

    张扬道:“林阿姨的想象力真是丰富,可这种事情却不能胡乱联想,纵火、投毒可都是违法乱纪的事情,那啥我好歹也是一员,一堂堂正正的国家干部,这样的事情我不会做!”

    林秀半信半疑的看着张扬,心中已经料定这件事和他有关系,就算不是他干得也一定是他策划主使,不然他何以会把三宝和尚弄来,就是为了配合他演好这出戏。

    林秀笑道:“我才懒得管呢,我只希望这次风波眷过去,让春熙谷眷恢复昔日的平静。”

    张扬笑眯眯道:“快了!原本就不是什么大事儿!三天之内应该云开雾散!”

    

    朱小桥村的疫情仍然在迅速扩展着,县疾控中心都来人了,在村里检查一遍之后,怀疑这次的集体发病是投毒事件,取了一些井水样本,井水仍然是血红色,几名工作人员没费太多功夫就辨认出里面投放了高锰酸钾,这才是井水发红的原因。

    可他们的解释无法去除朱小桥村人的恐怖心理,相反,他们因为村民们一个接一个的病倒而变得越发惊恐,前村支书朱明川只不过号召了一声,村里人马上就开始上缴械斗当天抢走并私藏的赃物。

    朱明川不敢擅自做主,把这件事上报给乡里,乡党委书记祝庆民又上报给县公安局,公安局联络了县文物局,一起过来交接这些财物。

    不过接受文物的车辆来到村口就不愿进去了,一来前两天朱小桥村村民怒砸警车的事情闹得太大,二来现在到处都流传着朱小桥村发生了瘟疫,谁也不敢拿自己的生命降冒险。

    朱明川带着几名村委干部一起把那些财物缴了上去,

    县文物局的同志在列清单的时候,三宝和尚来了。

    看到三宝和尚,朱明川那帮人谁也顾不上公安局和文物局的这些人,全都迎了上去。在他们眼里现在的三宝和尚就是如来转世,就是他们的救星。

    三宝和尚大袖飘飘的走了过去:“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朱明川让朱亮继续交接财物工作,来到三宝和尚面前,双手合什道:“大师,您无论如何都得救我们,现在村里已经病倒了三十多口子,在这么下去只怕全村人都要病倒!”

    三宝和尚道:“灵棚拆了吗?”

    朱明川叹了口气。

    此时朱红卫的灵棚前局面异常紧张,朱红星手握杀猪刀,气势汹汹的望着周围的村民,怒吼道:“个八字,我看谁敢来我们家惹事?”

    朱红军也抄了根木棍在手中。

    现场气氛剑拔弩张,朱明川和三宝和尚一起过来的时候,正看到这一幕。

    朱明川仰仗着自己在村中的威信,大喝道:“朱红星,你搞什么?我不是跟你说了吗?眷把你弟弟给火化了!不要连累我们村的其他人!”

    朱红军是小学老师,他并不迷信,来到朱明川面前道:“朱支书,你不要听这个和尚妖言惑众,这世上哪有什么妖孽?村里发生的事情跟我们家没关系!”

    朱明川冷冷看了朱红军一眼道:“放屁,你兄弟俩犯浑我不管,可现在村子都被你们一家连累成什么样了?这灵棚马上给我拆了,把朱红卫的尸体即刻送往火葬场!”

    朱红军对朱明川还是有些敬畏的,可朱红星不吃那套,他用明晃晃的尖刀指着朱明川道:“你们别以为我看不出来,都跟这和尚串通一气过来害我们家,谁敢动我弟弟试试,老子一刀捅死他!”

    朱明川望着那寒光凛凛的杀猪刀也有些害怕,三宝和尚口宣佛号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执迷不悔,这朱小桥村,只怕要被你连累了!”

    朱红星急红了眼睛,凶相毕露道:“麻痹的,你个和尚到处乱说,我先弄死你!”,他发了狠,握着杀猪刀就冲了上去。

    三宝和尚也害怕,自己只不过是过来配合张扬的计划,要是把性命糊里糊涂的丢在这里,可就完了,他吓得转身就跑,朱红星握着杀猪刀在后面拼命追赶。

    三宝和尚看到朱红星越追越近,吓得魂飞魄散,什么宝相庄严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吓得他没命的喊:“杀人了!杀人!”

    朱小桥村的那帮村民一看朱红星动了真格的,全都纷纷闪避,谁也不想被误伤啊!

    有一个身穿黑色风衣带着墨镜的年轻男子却大步走出人群,朱明川看得真切,这男子正是张扬。

    张扬手中握着一把气枪,他端起气枪瞄准了朱红星的屁股,手指搭在扳机之上的时候,不忘向朱明川笑了笑:“我可是正当防卫!”,说话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呯!地一声枪响。

    气枪子弹准确无误的射入了朱红星的大屁股,虽然这气枪子弹不会致命,可打到肉里的感觉也是疼痛到了极点,朱红星惨叫一声,捂着屁股趴倒在了地上。

    朱红军看到张扬端枪射击他弟弟的时候已经挺着那根木棍冲了上来,怒吼一声扬起木棍照着张扬的后脑勺就劈了下去。

    张扬看都不看身后,反手一格,儿臂般粗细的木棍被他从中震断,然后一脚踹向后方,正中朱红军的小腹,踢得朱红军身体腾空飞起两丈有余,重重摔倒在地面之上。

    

    九千字更新求推荐票,月票!虽然不多,可对章鱼最近来说已经是很努力的一天了!

上一篇:第三百三十五章 思想工作 下一篇:第三百三十七章 主动袭警(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