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三十四章抽丝剥茧(上)

    张扬心说这杜天野也是。约她一起出门又怎样?有什么好怕,男未婚女未嫁,还怕别人说什么?这倒好,越是想避嫌越是被别人抓住了把柄,苏媛媛借着这件事把他坑得可不轻。张扬道:“陈崇山开枪的时候,这么多人在场,不可能只有苏媛媛一个证人。”

    刘艳红道:“杜天野开始也是证人之一,可他说了谎话,他根本就没有看清陈崇山开枪的细节!”

    张扬道:“你们不是说老道士李信义也在场吗?”

    田庆龙道:“李信义和陈崇山相交多年,两人友情深笃,他的话在法庭上缺乏说服力!”

    张扬道:“何着只有苏媛媛说话你们相信了?”

    田庆龙道:“不是我信不信的问题,而是法官相不相信!”

    张扬道:“现场几百口子人,我还就不信了,没有人站出来作证!”

    刘艳红道:“我们也想找出证人,可当时朱小桥村的人多,很多人都忙于械斗,真正看到陈崇山开枪的恐怕没几个,就算有人看到了,也不会站出来为他说话,死者朱红卫是朱小桥村人,谁站出来等于得罪了全村人。”她停顿了一下又道:“而且朱红卫当时到底有没有对杜天野的生命造成威胁还很难说。陈崇山是不是过于紧张杜天野,而在判断上出现了错误。”

    张扬有些反感的皱了皱眉头道:“刘书记,我怎么觉着你一心想把陈崇山给弄进去呢?”

    刘艳红道:“你少冤枉我,我是在说事实。杜天野过去就是搞纪委工作的,制度他比谁都明白,可这次为什么会方寸大乱,犯了许多低级错误?”

    张扬当然知道这其中的道理,不过他是不会说出来的,装模作样道:“你分析分析!”

    刘艳红道:“张扬,纪委的保密工作你知道吗?”

    张扬点了点头。

    刘艳红道:“有人寄匿名信过来,说杜天野和陈崇山之间其实是亲生父子关系!”

    张扬内心剧震,我x,不会吧!这件事少有人知道,怎么刘艳红会这么清楚,究竟是谁这么神通广大,能够查清陈崇山和杜天野的关系,并将之举报给纪委部门。

    田庆龙道:“杜天野在陈崇山一事上表现出的状态的确有些失常,有道是关心则乱,我看这件事也不是没有可能。”

    张扬笑道:“怎么可能,一个北京,一个平海,一个姓杜,一个姓李,他们之间的确有些关系,杜书记的父亲和陈崇山是老战友,这谁啊?居然能捏造出这样的谎言。”

    刘艳红提醒张扬道:“你加入工作组就要以公平的心态去面对问题,在处理这些事情上保持不偏不倚。无论对方是你的仇人还是你的朋友,你都要做到一视同仁,听到了没有?”

    “刘书记你放心,那啥,宋省长让我服从您的工作安排,您打算让我干点什么?”

    刘艳红道:“你熟悉春阳的情况,那么春阳那边的事情就由你负责,行事尽量要低调,不要影响到春阳县领导的正常工作!”

    张扬有点不明白,这厮过去没干过纪委工作,不知道具体让他干啥:“刘书记,我去春阳负责什么?”

    刘艳红道:“这件事源于春阳,你主要负责调查一下,这一事件的处理过程中,春阳县干部的工作是否称职,存在什么缺陷?这一事件为什么会越演越烈?有困难吗?”

    张扬明白了,这是让他去挑毛病啊,他心中大喜过望:“那啥这件事对我来说没什么困难,可我去找人家谈话,人家未必搭理我,毕竟我现在什么职位都没有。谁把我放在眼里啊?”

    田庆龙见怪不怪,知道这厮趁机要条件呢,心中暗乐。

    刘艳红对张扬还是很不错的,毕竟宋怀明那层关系摆在那儿呢,她知道宋怀明之所以把张扬派来,一定有他的用意,自己只需要配合好老同学的工作,给张扬以最大的便利,当然,万一出了什么事情,还得帮着他背黑锅,这事摆明了。刘艳红从公文包中取出一张证明信,上面有省纪委的大红戳:“你是我们借调过来的,谁不信你只管让他打电话去省纪委证实,还有,江城市组织部那边我马上打个招呼。”

    张扬笑眯眯把证明信收好了,随即就给市委组织部长徐彪打了个电话,把手机递给刘艳红道:“徐部长的电话!”

    刘艳红瞪了他一眼,这小子真够高效的,刘艳红接过电话,把临时借调张扬的事情对徐彪说了,徐彪那边自然没有任何的问题,他笑道:“刘书记,要不要我帮忙下发一个文件?”

    刘艳红道:“暂时保密吧,这件事没什么值得宣扬的,通报你一声就是走个正常手续,免得别人说闲话。”

    徐彪道:“刘书记,您找对人了,我看这春阳的事情。必须得小张出马!”

    

    张扬离开二招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因为刘艳红交代过,让他最近少和杜天野联络,所以他放弃了去杜天野家里的念头,回到车内给杜天野打了个电话。

    杜天野的声音明显有些低沉,看来他的情绪很不好,听说张扬回到江城了,他低声道:“来我家,陪我喝两杯!”

    张大官人清了清嗓子道:“那啥现在有些不合适!”

    杜天野怒道:“给脸不要脸的是不是?”

    张扬道:“我说杜哥,咱心里有火别朝自个兄弟身上发,那啥,我现在可是省纪委工作组成员,你得罪了我,小心我给你小鞋穿!”

    杜天野微微一怔,想不到这厮居然摇身一变,混入了省纪委工作组。他马上就明白了张扬不方便过来的原因,轻声叹了口气道:“过两天再说吧!”

    张扬道:“我主要是想提醒你一件事,有人举报说,你和陈崇山是亲生父子关系!”

    杜天野被张扬的话深深震撼到了,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道:“谁说的?”

    “匿名信,谁知道哪个王八蛋干得?”张扬故意道:“这事儿不会是真的吧?”

    杜天野道:“如果是真的呢?”

    张扬道:“如果是真的,这件事你最好抽身事外。该干啥干啥,陈老伯一定没事,楚司令来了,我也来了,官面上谁都得给楚司令一些面子,这黑山子乡还没有我办不到的事儿!”

    杜天野听到这厮说的信心满满,如果在平时一定会毫不客气的骂他吹牛皮,可这会儿却感到一种友情的温暖涤荡着他的内心,杜天野道:“处理事情要有分寸,千万不要惹火烧身。”

    张扬道:“我这名声早就坏透了,也无所谓再添一笔劣迹!”

    杜天野道:“不要违反原则!”

    “你放心吧。我不担心你还担心自个的仕途呢!”

    杜天野笑了一声道:“知道就好!”

    张扬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现在最好什么都不做,顺其自然!”

    杜天野道:“等这件事过去,我再请你喝酒!”

    

    春阳县的常委们正聚在一起开会,县委书记朱恒刚说了没几句话,秘书就匆匆走了过来,附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朱恒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他马上宣布散会,省纪委工作组来人了,朱恒这个县处级干部可不敢怠慢,朱恒来到接待室一看,心中顿时就火了,他还当真的来了省纪委哪位大干部,想不到居然是张扬。

    张扬身穿黑色风衣,大剌剌的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洋洋自得的品着茶,看到朱恒,他微微抬起下颌:“朱书记,这么久啊!”

    朱恒气不打一处来:“张主任,您有什么事?我正开会呢!”

    张扬道:“开什么会这么重要啊?”

    朱恒道:“县里的事情!”他向秘书道:“小李,帮我招呼张主任!”

    张扬道:“别忙着走啊,我现在也不是什么张主任,我是省纪委工作组副组长!”

    朱恒才转过身去,听到张扬的这番话,身体的肌肉顿时僵直了,这厮慢慢转过身来,眼睛瞪着,嘴巴张着,脸上的表情错愕到了极点,他实在想不通,张扬刚刚出事,被党内警告处分,怎么一转眼就混进了省纪委。

    张扬掏出那张证明信向他晃了晃,然后笑眯眯道:“坐!”省纪委把他借调过去了不假,可副组长是他自封的。

    朱恒虽然打心底反感这厮,可人家现在的身份可不同往日。省纪委工作组,别说是自己,就是市委书记遇到这样的主儿也得挠头。朱恒老老实实在张扬旁边的沙发坐下。

    张扬噗地一口把嘴里的茶水吐了出来,皱了皱眉头道:“这什么茶叶啊?全是茶叶末,还一股子土腥味!”

    朱恒慌忙道:“小李,去沏壶碧螺春过来!”

    秘书小李慌慌张张去了。

    朱恒估摸着这次张扬来十有和清台山械斗事件有关,他脑子里开始盘算着怎么应对这小子。

    可张扬一开口却把朱恒闹了个措手不及,他压根就从械斗开始,慢条斯理道:“春阳县城交通状况很差啊,城区道路改造施工有多久了?”

    朱恒内心打了一个激灵,他有些发毛,难道这次是为了自己的事情来的?他改造春阳县城区道路的初衷还是好的,谁不想捞点政绩,可道路修到一半财政就出问题了,现在很多工程都半半拉拉的扔在那里,这两天正逢阴雨连绵,整个城区道路泥泞不堪,有的地方都被雨水灌满成了沟壑,朱恒道:“财政上出了点问题,不过已经解决了,最迟秋天城区道路就能全部贯通,到时候春阳会以一个崭新的面貌出现在大家面前。”

    张扬没说话,手指轻轻敲着茶几,双目微微眯着,目光望着远方。

    朱恒感觉到这厮的身上透着一股高傲,这气势居高临下的压榨着自己,让朱恒很不舒服,看到张扬始终不说话,他终于沉不住气了,微笑道:“有道是不破不立,没有决心是改造不出一个新春阳来得,张主任下次来,一定能够发现春阳可喜的变化。”

    张扬充满讥讽道:“我每月都来春阳,可每次来都发现春阳变得大不如前了,刚才开车过来,车在二道街陷入泥坑里了,幸亏是四驱,不然就得趴在那里。”

    朱恒的表情显得十分尴尬。

    张扬又道:“通往县城的四个地下道,有三个全都被水淹了,所有车辆都聚集到北关地下道,这会儿还在堵着呢,春阳在朱书记的手上还真是繁荣兴旺啊!”

    朱恒哪能听不出他在嘲讽自己,他泰然自若道:“做任何事都要有一个过程,我知道因为整修县城道路的事情遭到了不少的非议,可是我问心无愧,身为一个员,身为国家干部,我如果连这么点压力都承受不住还怎么做事?开始的时候的确老百姓会有不理解,所以才出现了一些抗议的不和谐音符,不过通过这段时间的工作,他们也渐渐了解了,我们县委县政府道路改造的工程是造福社会,造福子孙的大好事,从长远来看,会起到改变春阳贫穷落后面貌的作用。”他这番话说得振振有辞,毫不脸红。

    张扬笑道:“朱书记很得民心啊!”

    朱恒道:“还成吧!”

    张扬暗骂他大言不惭,端起秘书小李刚刚换上来的新茶抿了一口道:“朱书记这么得民心,前两天还发生了朱小桥村村民围堵县委县政府大门的事件?”

    

    晨起更新,昨晚喝多了,头昏昏沉沉的,惭愧,对等待的书友说声抱歉!

上一篇:第三百三十三章 杀鸡焉用宰牛刀(下) 下一篇:第三百三十四章 抽丝剥茧(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