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三十三章杀鸡焉用宰牛刀(下)

    张扬看到宋怀明突然沉默了下去。也不敢打扰,打开眼镜盒,取出宋怀明送给他的墨镜戴上,苦于没有镜子,看不到自己的模样。

    透过墨镜室内的光线黯淡了许多,宋怀明的脸上并没有笑容,从这样的角度看上去显得有些阴沉,看得出他的心思也很重。张扬静静审视着这位未来的岳父,忽然感觉到省长也不是这么好当的,压力很大。还有一百天不到的样子顾允知即将离休,看老顾的样子是要彻彻底底的退下来,平海省委书记如无意外将会由宋怀明接任,张扬曾经目睹过李长宇和左援朝的权力之争,在这一点上宋怀明无疑是幸运的,他似乎没有竞争者的存在,然而一切真的像他想象中那样吗?

    宋怀明陷入沉思之中足足有五分钟,他甚至忘了张扬的存在,直到他再度想起顾允知的那句话,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这次掀起风浪的显然另有其人,顾允知可以稳坐钓鱼台。他不能,可他又不能表现出太大的关注,在这种敏感时刻,他必须要眷的掌控局面,两军相逢勇者胜,在看不清这幕后推手究竟是谁的时候,自己无疑不适合做出太大的动作。杀鸡焉用牛刀,杜天野过多的关注械斗事件原本就进入了一个误区,想解决这一问题就必须从源头入手。宋怀明右手的拇指和中指搓了搓下颌,他的目光投向张扬:“你对春阳的情况很熟悉吧?”

    张扬忙不迭的点头,这厮已经买好了火车票,准备今天就返回,杜天野不但是他的领导,还是他的哥们,目前可谓是杜天野人生的低潮期,他理应回去一趟,哪怕帮不上什么忙,问候一声也是应该的。

    宋怀明道:“你回去一趟吧,了解了解情况!”

    张扬遇到能提条件的时候从不含糊,他意识到宋怀明想让自己去帮忙解决这件事,心中乐开了花,可表面上还装出有些为难的样子:“我现在还是戴罪之身,我回去能干啥?我就算想了解情况,就我这身份,谁愿意搭理我?”

    宋怀明一眼就看穿了这小子的目的,他笑道:“这样吧,你去江城和纪委副书记刘艳红联系一下。让她跟你们江城组织部说一声,暂时把你借调到省纪委工作,刘艳红毕竟对春阳的情况不了解,工作不好开展!”

    张扬乐不可支的点了点头,有了省纪委的光环,自己岂不是厉害大了,想调查谁就调查谁?几个老家伙不是合伙坑我吗?老子回去第一个就去找你们算账。

    宋怀明当着张扬的面给刘艳红打了个电话,把派张扬过去的事情说了,刘艳红一听张扬要来,有些不明白宋怀明的意思,张扬是宋怀明的未来女婿她知道,可张扬更是江城政坛中有名的惹祸精,这次他之所以去东江党校学习就是因为他打了投资商,所以官职被撸了个干干净净。想不到这一转眼的功夫,宋怀明又启用了他,真是举贤不避亲啊!

    刘艳红心里念叨着,可这些话她没有说出来,她对宋怀明很了解,知道宋怀明做任何事轻易不打无把握之仗,他既然派张扬过来,就有他的用意。

    刘艳红道:“宋省长。这次顾书记派我和田副厅长过来,目的是了解情况,并不是解决问题。”

    宋怀明道:“能解决当然最好,你对春阳的情况并不熟悉,张扬过去在黑山子乡工作过,对基层的情况很熟悉,让他回去协助你们,应该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刘艳红道:“就按照你的意思,让他加入工作组,不过你可得把纪律给他交代清楚!”

    宋怀明笑道:“这些小事还用得上我说?你跟他当面说!”说完宋怀明就挂上了电话。

    刘艳红那边拿着电话愣了好半天,一旁田成龙道:“怎么回事?省长大人有什么指示?”

    刘艳红道:“看来要热闹了,张扬回来了!”

    田成龙哈哈大笑道:“他回来好啊!江城这团乱麻就需要一个快刀手!”

    刘艳红道:“省长大人的意思是让他参加咱们的联合工作小组,田厅长,干脆你们公安厅把他给收编了吧,出了事你负责。”

    田成龙道:“凭什么是我负责啊?您是组长,我只是个副职,出什么事理你都是第一责任人!”

    

    张扬的走出江城火车站,宋怀明让他不要过于声张,所以他回江城的事情只有刘艳红和田成龙知道,谁知道走出火车站就遇到了一场大雨,张大官人纵然有一身盖世武功,遇到大雨还真没有什么办法,于是很自然的变成了一只落汤鸡,他好不容易才拦了辆出租车,来到车内,掏出手包内的手机给刘艳红打了个电话,张扬的态度还是很恭敬的:“刘书记,我张扬啊,您在哪儿?我到江城了!”

    刘艳红刚刚从金盾宾馆内出来。她和田庆龙两人一起找陈崇山了解了一下当天的情况,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了,刘秋红道:“这么快就回来了?”

    “归心似箭,我等着戴罪立功呢!”

    刘艳红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小子一张嘴巴真是能说,她看了看车窗外的瓢泼大雨:“我和田厅长还没吃饭呢,你打算请我们去哪儿吃?”

    张大官人这个瀑布汗,这可是省纪委副书记,自己的临时新上司,怎么还没见面就开始敲起了自己的竹杠。

    张扬道:“您住哪儿?”

    刘艳红道:“二招!”

    “就二招吧,二招的全鱼宴还是很有特色的,我八点到!”

    因为回家换衣服取车的缘故,张扬晚了十分钟到达,他一直把吉普车开到二招的餐厅门口,推开车门走了下去,看到田庆龙和刘艳红仍然坐在大厅等着。

    张扬不禁笑道:“两位领导,怎么不上去坐!”

    田庆龙道:“请客的不来,我们不敢上去!”

    刘艳红道:“我正担心你害怕请客放我们鸽子呢!”

    张扬笑道:“谁不知道咱们刘书记是平海体制内的首富!”他之所以是这样说,是因为刘艳红在离婚的时候从丈夫的手里分得了一大笔财产。

    刘艳红啐道:“你这小子就会听人胡说八道!”她和宋怀明是老同学,关系很好,所以把张扬当成子侄看待。

    这时候二招的餐厅经理权银燕走了过来,看到张扬慌忙笑着迎了上来:“张主任,您来了!”张大官人经常出入于官方招待机构之中。几乎所有人都认识他。

    张扬笑道:“权经理,给我们安排个小房间!”

    “红梅厅!”

    权银燕殷勤的把他们引领到房间内,张扬拿菜单给刘艳红点。

    刘艳红道:“咱们就三个人吃饭,别铺张了,两凉两烧两炒,再烧个汤就行了!”

    张扬合上菜单递给权银燕道:“让厨师挑选特色菜做吧,这两位都是省里的领导,吃得不满意,小心炒你鱿鱼!”

    权银燕笑了笑:“放心吧,一定让领导满意!”

    田庆龙摸出烟盒,刘艳红一把给他抢了过去:“别抽了。在车上就抽了你一路的二手烟!”

    田庆龙无奈的笑了笑:“刘书记,就抽一支!”

    刘艳红这才把烟盒扔给他,转向张扬道:“你看人家张扬多好,年轻人不抽烟,没有那么多的恶习!”

    张扬道:“抽烟也不是啥恶习,我倒是想抽,可一抽就咳嗽,降不了那玩意儿!”

    刘艳红道:“不抽烟好!”

    服务员把凉菜端了上来,一碟调鱼皮,一碟白莲藕,张扬道:“刘书记,我刚刚加入工作组,咱们怎么也得庆祝一下吧,喝点?”

    刘艳红的性情颇为豪爽,她笑道:“喝点就喝点,来瓶地产酒吧!浓香型的,茅台那种酱香型的我喝不惯!”

    张扬道:“清江特供,二十年窖藏的!”

    自从江城酒厂改革之后,张扬帮忙联系把清江特供也订为市政府招待用酒,当然只是之一,平日里用量并不多,招待贵宾的时候最常用的还是茅台五粮液。

    田庆龙自从遇刺案之后,他的酒量节制了不少,倒了二两酒放在面前,笑道:“我就喝这么多!”

    张扬帮刘艳红倒满,自己也倒了一杯。

    刘艳红端起酒杯道:“其实我们这次的工作组本来就我和老田两个人,欢迎张扬加入!”

    田庆龙乐呵呵道:“张扬一加入我们,平均年龄顿时拉了下去!”刘艳红四十四岁,张扬二十二,田庆龙五十六岁,三人加在一起平均年龄四十出头,也算得上是年轻组合。

    刘艳红道:“欢迎新成员加入,咱们干杯!”她说干就干,小三两酒一口就喝了下去。

    张大官人被刘书记的豪情感染,也是一口将酒喝干,田庆龙只是喝了一口,提醒张扬道:“刘书记不但是平海体制内的第一富婆。还是出了名的海量!”

    刘艳红笑道:“田厅长,你这叫捧杀,我知道张扬能喝,拼酒我肯定拼不过他!”

    张扬道:“我酒量其实不咋地,都是外界传言!”

    别人不知道,田庆龙还能不知道,他笑道:“张扬,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谦虚了?”

    刘艳红道:“谦虚容易使人发胖,年轻轻的万一整成了一个大胖子,就没女孩子喜欢了。”

    田庆龙打趣道:“这方面他可不缺!”说完忽然意识到刘艳红和宋怀明的关系,这种话还是不该在她面前说出口的,慌忙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砸吧了一下嘴唇岔开话题道:“宋省长怎么说?”

    张扬道:“就是让我过来协助两位领导工作,我过去在春阳黑山子乡工作过,对那里的情况很熟悉!”

    刘艳红道:“杜天野和苏媛媛是什么关系?”

    张扬笑道:“我发现你们搞纪委工作的,最感兴趣的就是两件事。”

    刘艳红道:“哪两件事?”

    “一是男女关系,而是经济问题!”

    田庆龙忍不住笑了起来。

    刘艳红也露出微笑:“那是因为我们的干部最容易在这两件事上犯错误!”

    张扬回到刚才的问题上:“杜书记和苏媛媛就是上下级关系,杜书记来到江城的时候住在一招,当时苏媛媛负责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后来杜书记搬走,她也常过去帮忙打扫卫生,杜书记对她一直也很关怀”

    刘艳红打断道:“那种关怀?”

    “长辈对晚辈,上级对下级,哥哥对妹妹,总而言之没有你想要的那种关怀!”张扬狡黠的回答道。

    刘艳红道:“你少跟我插科打诨,老老实实回答我问题。”

    张扬道:“刘书记,咱俩是同事,我是你下属不假,可我是宋省长派来协助你工作的,你不能把我当成犯人审!”

    刘艳红啐道:“谁把你当犯人了,我这不是跟你探讨情况吗?”

    张扬道:“探讨得是双方面的,那啥,现在该我问了,你对苏媛媛这么感兴趣,她跟这件案子有什么关系?”

    刘艳红看了看田庆龙,还是将苏媛媛翻供的事情说了出来。

    张扬听完,不由得义愤填膺,怒道:“这女人忒不是东西了,麻痹的,分明是在坑杜书记啊!”

    刘艳红听到这厮满口的粗话不由得脸有些发红,田庆龙慌忙咳嗽了两声示意张扬注意说话方式。

    刘艳红道:“在这个问题上杜天野显然撒了谎,他想让苏媛媛帮忙作证,证实陈崇山无罪,而且在开始的时候,他害怕惹人非议,让苏媛媛说他们并非约好出游,而是偶然遇到,苏媛媛现在突然翻供就让杜天野陷于被动之中。”

    

    这章更得早了点,求周一推荐票!

上一篇:第三百三十三章 杀鸡焉用宰牛刀(上) 下一篇:第三百三十四章 抽丝剥茧(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