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三十三章杀鸡焉用宰牛刀(上)

    苏媛媛的话宛如惊雷般在荣鹏飞的耳边炸响。他充满错愕的看着这个女孩,忽然意识到事情已经变得不受控制了,苏媛媛的这番话无疑会将杜天野推向一个相当不利的境地,更会让陈崇山的前景蒙上一层阴影,最麻烦的是,陈崇山开枪射杀朱红卫的第一证人就是苏媛媛,苏媛媛提供了相关有利证词,原本杜天野也是证人之一,可田庆龙和他的谈话之后,证明杜天野并非是目击证人,所以证人就只剩下苏媛媛和李信义,她推翻了证供,等于无法证明朱红卫当时对杜天野的生命造成了威胁,而陈崇山的这一枪的性质就充满了不确定性。

    田庆龙道:“苏媛媛,我看过之前的证供,你不是这样说的,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苏媛媛含泪道:“我害怕,当时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事后,杜书记告诉我,让我说”

    “让你说什么?”

    苏媛媛道:“他让我说和我是凑巧遇到的。还让我帮着证明朱红卫当时对他的生命造成了威胁!”

    荣鹏飞再也忍不住了,他怒吼道:“苏媛媛,我必须提醒你,如果作伪证,你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苏媛媛道:“我没有撒谎,我说的都是实话!”

    田庆龙掏出烟盒,抽出一支香烟点燃,抽了一口,然后合上卷宗,轻声道:“好了,我问完了,你可以出去了!”

    苏媛媛离去之后,荣鹏飞愤然道:“她在撒谎!”

    田庆龙道:“作为警察我们要尊重事实证据,苏媛媛毕竟是个女孩子,在那种情况下,恐慌害怕难以避免,前后所说的话不一致也很正常。”

    荣鹏飞道:“她为什么要说杜天野让她说的?分明是想把杜天野拉下泥潭!”

    田庆龙叹了口气道:“江城的事情真是没完没了,一场械斗竟然能够闹得人尽皆知,究竟是江城的领导层能力有问题,还是有人在背后故意捣蛋?”

    荣鹏飞道:“原本很简单的一个问题,怎么越搞越复杂?”

    田庆龙道:“看来人家想搞的是杜天野!”

    

    宋怀明下飞机之后,在从机场返回东江的道路上,就已经听秘书汇报了新近发生在江城的这一事件,宋怀明觉着这件事很荒唐,一起发生在山区乡村里的械斗事件竟然闹得沸沸扬扬,他落下窗户,望着车窗外的景物。司机马上会心的放慢了车速。

    宋怀明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东江的空气明显要比静安来的湿润,在政坛走了这么多年,宋怀明得出了一个结论,无风不起浪,政坛之上的任何一个波澜,背后都可以找到推动力。宋怀明虽然还没有搞清这件事的起因,可他仍然确信,这一事件肯定有人在推动。

    宋怀明给省纪委副书记刘艳红打了一个电话,从秘书口中知道刘艳红目前正在江城。

    刘艳红在电话中笑了起来:“宋省长,你下飞机不先去给嫂夫人报到,居然给我打起了电话,不怕嫂夫人知道吃醋?”

    宋怀明呵呵笑道:“老同学,咱们这些人全都是身不由己,工作始终要放在第一位,家庭只能靠后了。”

    刘艳红道:“这么急找我是为了江城的事情吧?”

    宋怀明嗯了一声,在刘艳红面前用不着隐瞒什么。

    刘艳红把已经了解到的情况粗略的汇报了一下,然后道:“杜天野在这件事的处理上很不明智,他身为市委书记不该在事情的处理上掺杂太多的个人感情!“

    宋怀明道:“陈崇山救了他的命,他现在的做法倒也无可厚非。”

    刘艳红道:“清台山械斗的事情连香港电视台都报道了,影响很坏。”

    宋怀明淡然笑道:“香港媒体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事情反正已经发生了,我们又管不住人家的嘴巴!”

    刘艳红道:“械斗的事情虽然不大,可是引发了一连串的后续反应,杜天野有些压不住!”

    宋怀明道:“那是他自身领导能力的问题!”

    挂上电话,宋怀明放弃了先回家的打算,向司机道:“去省委!”

    顾允知对宋怀明的到访并没有感到意外,他让秘书泡好茶送来,微笑道:“你女婿送给我的茶叶,尝尝!”

    宋怀明道“顾书记,江城的事情是不是很麻烦?”

    顾允知笑道:“有什么麻烦的?这种小事每天平海不知道要发生多少,如果每件事都要我们亲自处理,恐怕我们早就累死了!”

    宋怀明道:“可这次的事情不同,听说闹得很大,连京城方面都知道了!香港电视台还专门报道了清台山械斗事件,这对清台山刚刚建立起的形象影响很坏。”

    顾允知一边品茶一边道:“张扬送来的这茶叶真的不错,怀明,你尝尝啊!”

    宋怀明耐下性子品了口茶。

    顾允知微笑道:“感觉这茶叶怎么样啊?”

    宋怀明照实说道:“我对茶不怎么懂!不过喝起来不错!”

    顾允知道:“做了这么多年的官,我最后才悟出来,老子的无为而治并不是没有道理!”

    宋怀明望着顾允知,心中暗自揣摩着顾允知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顾允知道:“我听说一个技术很高明的外科医生,当他去给自己的父亲开刀的时候,还没有拿起手术刀就瘫倒在手术台上,这件事证明,人是感情动物,关心则乱。咱们这些当官的也不例外,想当一个好官,就必须保持无为而治的心态,无为并非是无所作为,而是泰山崩于前而不为所动的境界!”

    宋怀明点了点头:“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

    顾允知微笑道:“风吹浪起。如果无法保持平静的心态,又怎能看清风向?”

    宋怀明道:“这场风浪可不小!”

    顾允知道:“处理的方式不对,有道是杀鸡焉用牛刀!一个市委书记牵涉到械斗事件之中原没有什么,可是他无法摆正心态,因为当局而迷失自我,自然而然就会有人利用这件事大做文章,对这件事越是关切,越是无法从这件事中跳出来,身处局中,他就更看不清应该如何解决这件事。”

    宋怀明道:“我听说顾书记派了一个工作组去了解情况!”

    顾允知道:“我派出工作组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了解杜天野,也是为了了解江城的整个领导层!”

    宋怀明双目一亮,顾允知果然老谋深算。

    顾允知道:“怀明,我相信你能够看出风向!”

    

    离开顾允知的办公室,宋怀明脑海里仍然在回荡着顾允知的那番话,顾允知明显在暗示着什么,杜天野的这一事件看来只是冰山一角,平海政坛暗潮涌动,以杜天野的背景,别人向他发难之前,必然会全盘考虑,而诸般因素考虑过之后,仍然敢对他发难,推动这件事发展的绝非是普通人物。

    宋怀明想得出神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声音道:“宋叔叔!”

    宋怀明抬起头,却见张扬从电梯中出来,满脸笑容的走向他道:“宋叔叔,您什么时候回国的?”

    宋怀明笑道:“刚下飞机就过来了,你来找我?”

    张扬摇了摇头道:“来省委办点事,没想到遇到您了!”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去我办公室坐坐!”

    张扬应了一声,跟着宋怀明去了他的办公室。

    宋怀明让张扬先坐着,他去里面的休息室拿了副墨镜递给张扬:“在法国买的,戴着玩吧!”

    张扬受宠若惊的接了过来:“谢谢宋叔叔!我车里有给您准备的茶叶,回头我给您送过来尝尝!”

    宋怀明笑道:“尝过了!”

    “尝过了?”张大官人满脸的错愕。

    宋怀明补充道:“在顾书记那里尝过了!”

    张扬笑了起来:“前两天我为了杜书记的事情专门去顾书记家里拜访过!”他是想通过这句话把话题扯到杜天野身上。

    其实宋怀明关心的也是这件事,宋怀明道:“杜天野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怎么闹得这么大?”

    张扬道:“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捣鬼!”

    “你好像很清楚内幕的样子!”

    张扬在宋怀明面前说话并没有什么避讳,他笑道:“我在江城工作了这么久,如果这点认识都没有等于这两年白混了。”

    宋怀明笑道:“这个混字对你倒是贴切!”

    张扬道:“宋叔叔,我知道我毛病不少,可您也不能否定我的工作成绩啊!”

    宋怀明道:“工作成绩的确需要肯定,不过你这功过放在一起,成绩就显现不出来了!”

    张扬嘿嘿笑了起来:“我这人脾气急了点,而且正义感有点太强,眼里揉不得沙子!”

    宋怀明哑然失笑:“我没让你做自我批评,可你也别忙着往脸上贴金啊!”

    张扬道:“宋叔叔,我上次打安达文的事情的确有点冲动,为了那事儿我也受到了处理,这不,我所有的职位都被撸掉了,现在就是一挂着副处级的政治白丁。”

    宋怀明道:“你是该反思反思了。”

    张扬道:“不过这次我并不后悔,一来,我给咱们国家相关部门提了个醒,对待这些投资商不能为了吸引他们的投资就牺牲原则,二来,通过我的事情,我把一帮跳梁小丑给吸引了出来!这帮人针对我的事情上蹿下跳,什么嘴脸都暴露出来了,杜天野这次的事情之所以闹得这么大,还是这帮人在捣蛋!”

    宋怀明道:“你有证据吗?身为一个员在没有事实根据之前不要随便乱说。”

    张扬道:“我过去在春阳干过,这样的械斗事件我经历过不止一次,哪次也没闹得这么凶,这边公安采取行动,那边就有记者在蹲点报道,哪有这么多的巧合?我敢断定,江城的领导层内部有问题。”

    宋怀明淡然道:“想当然!”

    张扬道:“我就纳闷了,一件普普通通的小事怎么会闹成这个样子?要是我在江城绝不会出这样的乱子!”

    宋怀明笑道:“你在江城恐怕会把事情闹得更大!”说到这里宋怀明忽然灵机一动,这种时候把张扬放回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这小子最大的本事就是兴风作浪,既然江城的风浪已经掀起来,索性就玩得更大一点,通过和顾允知和张扬的谈话宋怀明心中已经有了回数,这次杜天野的事件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推动。顾允知在这件事上的态度并不积极。这和他即将退下来有关,他所说的无为而治,正是他此时的心态,顾书记显然不想在临退下来之前再介入政治上的事事非非,他想要平稳的把这段时间过渡过去。可宋怀明不同,他的政治道路还有很长,对江城这件事他无法坐视不理,谁都知道杜天野来到江城当市委书记是因为文副总理起到了作用,而他和文家的关系也已经广为人知,在这样的前提下,江城的那帮干部还敢于挑战杜天野的权威,如果不是脑子出了毛病,就是有人在背后支持。

    人站得越高看的就越远,宋怀明能够走到今天的位置绝非偶然,从顾允知的态度,从目前掌握的情况,宋怀明已经有种不祥的预感,杜天野的背后有副总理文国权,敢动杜天野的人在国内政坛中找不出几个,宋怀明联想起之前张扬殴打安达文的事件,发现两起事件有着很多的共同点,张扬和杜天野都与文国权有着密切的关系,而且两起事件都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却被有心人无限放大,宋怀明开始考虑,这一系列的事件和不久以后顾允知的离休有没有关系?这些事将会对自己造成怎样的影响。

    

    阳光总在风雨后,那啥,看书多点耐心!

上一篇:第三百三十二章 火上浇油(下) 下一篇:第三百三十三章 杀鸡焉用宰牛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