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三十二章火上浇油(下)

    当天下午江城市委召开了常委会。今天到得很齐,每人都从杜天野阴郁的脸色中看出市委书记的心情很差,会议从荣鹏飞汇报昨晚发生在朱小桥村的警民冲突开始,荣鹏飞道:“昨晚的冲突中一共造成了六名警员受伤,不过都是轻伤,三辆警车损毁,好在整个冲突过程中,我们的警察保持了相当的克制,所以现场并无任何百姓受伤。”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当时有记者在朱小桥村采访,正巧拍下了警民冲突的场面。”

    常务副市长李长宇皱了皱眉头:“正巧?天下间哪有那么多凑巧的事情?这朱小桥村的老百姓还真是不简单!闹县里,闹市里,闹省里,居然还能把这件事捅到京城,我在春阳干了这么多年,怎么就没发现他们这么厉害?”

    人大主任赵洋林道:“现在的老百姓和过去不同了,通过报纸电视他们可以了解很多事,他们都有了法律意识!”

    组织部长徐彪抓住了赵洋林这句话的语病,冷笑道:“有了法律意识?有法律意识还会这么干?抢夺国家财物,私自械斗,围堵国家机关。抗拒警察执法,这叫有法律意识?真是笑话!”

    赵洋林老脸一红,这句话说得的确有毛病,难怪要落人口舌,他咳嗽了一声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他们比过去要有见识得多!”

    杜天野道:“清台山械斗事件已经发生好几天了,事件非但没有平息,反而有越演越烈的趋势,一件很明朗的事情,为什么会搞得这么复杂?为什么会搞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我想我们都有必要反思一下。我们在关注改革开放的同时,忽视了精神文明的建设,所以才会发生清台山的哄抢财物事件,才会发生流血械斗事件!”

    赵洋林慢条斯理道:“现在问题的关键在于陈崇山是不是正当防卫!”

    杜天野冷冷望着赵洋林,他一字一句道:“当时我在场,陈崇山如果不开那一枪,我就会死在朱红卫的铁锹之下,我可以替他证明,他是为了我才开那一枪。”

    政协主席马益民道:“杜书记,我们相信你所说的事实,可现在的问题是老百姓并不理解,他们认为陈崇山杀了人,朱红卫犯了法自然有法律制裁,在法律上他不会被枪毙吧?陈崇山杀了他,老百姓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也是正常的。”

    副市长袁成锡道:“不知道是谁散播出去的消息,说陈崇山要无罪释放,所以才激化了矛盾,老百姓的感受我们还是要照顾到的。”

    杜天野怒道:“什么叫照顾老百姓的感受?难道为了照顾他们的感受就要把一个无辜的老人送入监狱吗?法律就是法律。没什么人的感受需要照顾!”

    没有人说话,所有常委都感觉到杜天野已经失去了冷静。

    杜天野道:“做任何事都要遵循国家的法律,没有人情可讲,我之所以坚持陈崇山无罪,并不是因为他救了我,而是因为,在那种情况下,我看得清清楚楚,我可以帮他作证!我可以证明他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开的枪!”

    郭亮咳嗽了一声道:“谁允许那些记者去采访的?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犯罪和执法的问题,和记者有什么关系?”

    宣传部长杨庆生道:“现在讲究言论自由,新闻媒体方面不好控制,如果得罪了他们,事情会朝着更不利的方向发展。”

    郭亮道:“我看这次事件从开始处理就有问题,执法的力度不够强硬,所以才会出现一而再再而三的对抗政府事件!”他之所以说这番话,是楚镇南起到了作用,过去郭亮对地方事务很少插话,可老司令为了这件事亲自跑到江城督阵,郭亮的表现自然要主动一些。

    郭亮突然积极主动的态度引起了常委们的注意,赵洋林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道:“现在事情已经闹到这种地步了,难道要实行军管?”

    这句话让郭亮很是不爽,他大声道:“如果地方上处理不了这件事,我们绝对可以帮忙维持国家的正常秩序!”

    市长左援朝一直沉默到现在,他感觉到自己是时候该说句话了,他清了清嗓子道:“赵主任说得对,矛盾全都聚集在陈崇山的身上,据我说知陈崇山目前暂时羁押在金盾宾馆,这样吧,走正常程序,先将陈崇山收押,一切以法庭宣判为准!”左援朝所说的是常规处理方法,这次在陈崇山事情的处理上,的确回护的成分太多了一点。

    可左援朝并没有想到自己的这句话会激起杜天野强烈的反应,杜天野斩钉截铁道:“不行x对不行!”

    郭亮也笑道:“现在把陈崇山抓起来是什么意思?为了平息死者家属的怨气,还是为了表明我们的公正无私?人家只会觉着我们怕了!”

    荣鹏飞没有说话,在陈崇山的事情上,杜天野的确表现的太过紧张。从他这个旁观者的角度来说,杜天野还是置身事外的好。

    此时杜天野的秘书江乐匆匆走了进来,附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

    杜天野马上宣布散会。

    

    杜天野突然散会的原因是省里来人了,省里派来了工作组,这次的工作组组长由省纪委副书记刘艳红担当,副组长公安厅副长田庆龙,他们这次是省委书记顾允知派来了解情况的。

    杜天野在自己的办公室内招待了两位领导。

    刘艳红面带微笑道:“杜书记,我知道我不受欢迎,可顾书记派我们来了解一些情况,我们只能硬着头皮过来了。”

    杜天野笑道:“欢迎两位领导来江城指导工作!”

    田庆龙道:“我也不是来指导工作的,我这次来是了解案情的!”

    杜天野道:“想不到发生在清台山的械斗事件引起了这么多的关注,我很惭愧。身为江城市市委书记,没有处理好这件事,让领导们操心了。”

    刘艳红笑道:“你别说这么多的官话,你心里肯定对我们有抵触,这么着,咱们就当朋友之间闲聊,我们把情况给你说说,你把具体发生的事情向我们说说,大家把事情说清楚,我们把情况了解清楚,眷返回省里向顾书记汇报。”

    杜天野道:“好!两位请问吧!”

    刘艳红和田庆龙对望了一眼,刘艳红道:“老田,你先来!”

    田庆龙道:“杜书记,我问的事情和当天的案情有关,你可以把当天械斗的详细情况向我说一遍吗?”

    杜天野点了点头,他已经不是第一遍说起这件事,可他仍然耐心详细的说了一遍。

    等杜天野说完,田庆龙问道:“杜书记,当时朱红卫冲向你的时候,你有没有发现?”

    杜天野摇了摇头:“他从背后冲向我,我怎么可能发现!”

    田庆龙道:“陈崇山的一枪从朱红卫的背后射入,也就是说,陈崇山当时的位置也位于你的身后!”

    杜天野点了点头道:“不错!”

    田庆龙道:“你根本没有看到朱红卫袭击你。换句话说,你无法证明陈崇山是在你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开了这一枪!”

    杜天野愣了,田庆龙的这句话切中要害,他也从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杜天野道:“现场很多人,还有人可以作证!紫霞观的道士李信义,还有”他想到了苏媛媛,马上停住。

    刘艳红道:“是不是还有苏媛媛?”

    杜天野过去就是中纪委出身,对纪委无孔不入的工作方式十分了解,自己隐瞒这件事并没有任何的必要,他点了点头。坦然道:“不错!”

    刘艳红道:“苏媛媛为什么会在现场?”

    杜天野道:“我和她在途中遇到!”

    刘艳红笑道:“真是很巧啊!”

    杜天野道:“清台山是风景区,谁也没规定只许我一个人去!”

    刘艳红拿出一叠照片递给杜天野。

    杜天野接过照片,照片上全都是他和苏媛媛的合影,杜天野内心一沉,刘艳红用这样的方式驳斥自己的谎言。

    刘艳红道:“杜书记,你过去在中纪委工作,应该懂得怎样配合我的工作。”

    杜天野把照片扔到一边:“这些照片是别人寄给你们的?”

    刘艳红道:“是!寄给我们的不仅仅是这些照片!”

    杜天野道:“照片说明不了任何的问题,我承认,那天我的确是和苏媛媛约好了一起去爬山,我之所以隐瞒这件事的原因是,我不想有心人利用这件事做文章。械斗这件事和苏媛媛没有关系,她只是无辜被卷进去了。”

    田庆龙说话还算客气:“杜书记,你知道隐瞒这件事等于隐瞒掉一个重要的细节吗?”

    杜天野道:“对不起,我给警方造成了困扰!”其实这件事还是荣鹏飞提醒他这么干的,既然已经被别人发现,杜天野就只能一个人承担下来。

    刘艳红笑道:“可能杜书记纪委工作干得时间久了,所以提防心太重,害怕我们会在这种小事上做文章,害怕群众影响不好。”

    杜天野心中暗道,你们不正是在这些小事上做文章吗?

    刘艳红道:“我还有一个问题,你能说明一下你和陈崇山之间的关系吗?”

    杜天野镇定自若道:“我父亲生前和陈崇山是战友关系,他是我的世叔。”

    刘艳红点了点头:“我们需要了解的情况基本上就是这么多。”

    杜天野道:“请转告顾书记,我会处理好这件事。”

    刘艳红道:“会的!”

    

    苏媛媛垂着头,十指交缠在一起,看得出她很紧张。

    田庆龙和荣鹏飞对望了一眼,荣鹏飞道:“苏媛媛,你不用紧张,我们叫你来只是为了了解一些情况,你照实说!说完就可以回去。”

    苏媛媛点了点头。

    田庆龙道:“清台山发生械斗的那天你在现场对不对?”

    苏媛媛道:“我在!”

    “枪声响起的时候你在干什么?”

    “我当时很害怕,被人推倒在地上!”

    “你有没有听到枪响?”

    苏媛媛点了点头。

    田庆龙又道:“你有没有看到陈崇山开枪的场面?”

    苏媛媛抬起头,她的脸色很苍白,目光中闪烁着惶恐:“我”

    田庆龙笑道:“你不用怕,看到什么就说什么?只要说出你知道的事实就可以。”

    苏媛媛道:“我没看到,我只听到了枪响!”

    “你有没有看到朱红卫手持铁锹从后方攻击杜天野,并对他的人身构成了威胁?”

    苏媛媛咬了咬嘴唇:“我我看到了,我看到朱红卫手持凶器想要攻击杜书记,我看到陈崇山开枪射击”

    田庆龙的声音陡然变得严厉了起来:“可你刚才明明说你没有看到他开枪!”

    苏媛媛捂住面孔。忽然哭了起来:“你不要再问我了,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什么都没看到!”

    荣鹏飞的脸色变了,之前苏媛媛提供的证词是她目睹朱红卫从身后攻击杜天野,对杜天野的生命造成了威胁,这才导致陈崇山一枪将朱红卫击毙,可现在,她却将所有的证词全部推翻,荣鹏飞用力拍了拍桌子道:“苏媛媛,你冷静一些,把那天发生的事情仔细说清楚!你要知道,你的口供关系到这件案子的最终走向,话不可以乱说!”

    田庆龙不无责怪的看了荣鹏飞一眼,他的这句话明显有暗示的成分在内。

    旁听的女警过去为苏媛媛送上纸巾,苏媛媛擦干眼泪,整理了一下情绪道:“我真的没有看到陈崇山开枪,当时朱红卫冲向杜书记!”

    荣鹏飞的语气缓和了一些:“你看到朱红卫拿着铁锹冲向杜书记想要攻击他?”

    苏媛媛想了想,抿起嘴唇:“我看到他冲向杜书记,可是我并没有看到他拿铁锹!”

上一篇:第三百三十二章 火上浇油(上) 下一篇:第三百三十三章 杀鸡焉用宰牛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