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三十章愈演愈烈(上)

    何长安笑道:“是啊。越是这样的人越是有风骨,我现在越来越相信际遇和造化,人生中太多的事情勉强不得,随遇而安才是正道。“

    张扬哈哈大笑道:“难怪白燕说见你一次就有了一份看破红尘的念想,何总说话越来越像一个世外高人!”

    “高人谈不上,经过的事情多了,受得挫折多了,心中自然而然会有一些感悟。”何长安端起张扬给他倒得那杯茶,抿了一口道:“我给你带了茶叶,回头让司机给你送上来。”

    张扬也不跟他客气,点了点头:“何总见过文浩南吗?”他是故意将话题引到这上面。

    何长安叹了口气,满怀歉意道:“张扬,提起这件事我真是惭愧,原本无心的一句话,给你增添了这么多的麻烦。”

    张扬心中暗道:“装,让你装!”整件事由始至终都是何长安挑起来的,现在他又在自己面前扮无辜状,这厮真是个老狐狸。

    何长安道:“无论你相信与否,我和文、秦两家的关系都很好,我不方便出头说这件事,现在两家既然都已经知道了。文浩南和秦萌萌也已经分手,也省却了以后许多的麻烦和误会。”他停顿了一下又道:“秦萌萌已经抛下北京的一切,听说她要带秦欢去美国做康复治疗。”

    张扬并不隐瞒:“这件事是我安排的,秦萌萌认我妈当了干妈,现在是我的干妹妹!”

    何长安笑道:“我听说了,你还认了欢当干儿子呢!”

    张扬道:“秦欢挺可爱的,和我有缘,我很喜欢他。”

    何长安道:“这件事盖不住,京城传得沸沸扬扬,秦家被搞得很难看,老秦这个人又是极爱面子,气得要和秦萌萌断绝父女关系。”

    张扬道:“我看他父女之间的感情不怎么样,秦欢都这么大了,难道他们家就一无所知?”

    何长安道:“人家的事情轮不到咱们管,不过秦萌萌的性子倒是倔强的很,我很欣赏她。”

    张扬心中暗道:“你欣赏个屁,把秦萌萌私生子事件捅出来的就是你,现在反倒装起了好人,不过想想何长安这次虽然抱着坑秦萌萌的心思,却间接等于帮助了她,如果不是他把这件事告诉自己,自己怎么会激起好奇心去一探究竟,如果自己不去北京,又怎么会和秦萌萌母子相识,而秦欢的病情又怎能得到救治?”

    何长安道:“对秦萌萌的事情我还是有些歉疚,张扬,我想求你帮我一个忙!”

    张扬点了点头道:“何总请说!”

    何长安拿出一张五十万的支票:“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帮我想办法给秦萌萌,只说是捐款,千万不要提我的名字。”

    张扬笑眯眯看着何长安,心说何长安啊何长安,你是典型的既想当子又想立牌坊,这钱不拿白不拿,张扬接了过来,故意道:“假如她不要怎么办?”

    何长安笑道:“她不要你就想办法把钱花在她娘俩的身上,我相信你一定有办法!”

    张扬把支票收好:“何总有没有想过去江城投资?”

    何长安笑道:“据我说知,你现在已经不是江城招商办主任了?还这么敬业,就算把我拉过去投资,政绩也得算别人的!”

    张扬道:“何总把我的胸襟看得太狭隘了,我当官又不是为了政绩,我是想切切实实帮助老百姓做点事,想帮助家乡改变落后的面貌,这点大局观我还是有的。”

    何长安道:“我接触过的官员很多,可是真正拥有这样境界的人却很少。”

    张扬道:“照何总的话来说,我在官场上岂不是一个异类?”

    何长安笑道:“无论在商场上还是官场上,想要走得更远,就必须比别人看得更远,没有前瞻性。没有大局观,注定无法取得巨大的成就。”

    此时常海心过来喊张扬吃饭,看到何长安在这里,笑着打了个招呼。

    张扬跟何长安客气道:“何总,一起去吃食堂吧!”他只是跟何长安客气客气,以为何长安肯定不会去,却想不到何长安居然点了点头。

    常海心暗道,今儿又多了个吃白饭的。

    人家何长安可不是吃白饭的,送出去五十万跟着吃顿工作餐。这顿饭的价钱忒贵了一点,可他们刚坐下吃饭,陈绍斌也来了,这厮倒是挺准时的,看到何长安,陈绍斌内心中火蹭地就上来了,黎姗姗那件事他一直都耿耿于怀,眼看何长安又跟常海心坐对脸吃饭,这老东西不会惦记上常海心了吧?陈绍斌找张扬要了饭票,打来饭在何长安旁边坐下。

    何长安喝汤的时候,陈绍斌故意扬起手臂,碰在何长安的胳膊上,碗里的鸡蛋汤洒了何长安一身,陈绍斌假惺惺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谁都明白这厮是存心故意,好在何长安也没跟他计较,接过常海心递来的餐巾纸,擦干净身上的汤汁,笑道:“看来党校的饭太好吃了,连我的衣服都想尝上两口。”

    陈绍斌不屑笑了笑,吃了口米饭。然后皱了皱眉头,噗!的一口都吐了出来:“吃饭吃出个臭虫来,恶心死我了!”

    何长安淡然一笑,起身道:“张扬,我先走了,还有些事要办!”

    张扬很礼貌的把何长安送出食堂,虽然他也讨厌何长安,不过他表面文章做得还是很好的,张扬感觉到自己的境界要比陈绍斌高许多,不过陈绍斌是因为黎姗姗被抢走,有道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如果换成自己,恐怕反应会更加激烈。

    回到食堂,却见常海心起身走了。

    张扬有些诧异道:“你又跟她说啥了?惹得人家不高兴?”

    陈绍斌一脸无辜道:“我没说啥,我就是说这老家伙不是个好东西,让她防着他点!千万别上当!”

    “她怎么说?”

    “她说我无聊,说我以为所有人都像我这样!”

    张扬忍不住大笑起来。

    陈绍斌郁闷到了极点:“我说哥们,我是不是缺乏情商啊?”

    张扬道:“跟我毛关系也没有!”

    “我x,你也太没义气了,哥们都惨成这样了你也不出手帮我,难不成你把海心也惦记上了?”

    张扬瞪了他一眼:“放屁吧你就!我说你累不累?有这么大的精力扑在学习和工作上多好?整天情情爱爱的,你烦不烦?”

    陈绍斌道:“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要是像你这么有女人缘。我也好好工作,可我到现在都没有,我急啊!”

    “就你这档次,低,忒低!”

    

    何长安的出现也提醒了张扬,有些事情是不该逃避的,他给干妈罗慧宁打了个电话,向罗慧宁表达了谢意。

    罗慧宁不无嗔怪道:“你这孩子,遇到事情总是想瞒着我,如果不是天野找我,恐怕到现在我还被蒙在鼓里。”

    张扬道:“不会。新闻时空一播您肯定知道。”

    罗慧宁禁不住笑了起来:“你还好意思说,差点没成反面典型!”

    “不会啊,我在新闻中形象挺正面的!”

    罗慧宁道:“别得瑟了,这次的事情你要吸取教训,不然以后还会遇到同样的麻烦。”

    “知道了干妈,谢谢您!”

    罗慧宁笑道:“咱们娘俩还要说这些客气话吗?对了,你让佳彤送来的披肩我很喜欢!”

    张扬微微一怔,随即就明白了,顾佳彤做事考虑的果然周到,张扬心中暖融融的,这就是红颜知己,真贴心啊,他笑道:“干妈喜欢就好!”

    罗慧宁道:“秦欢的病情怎样了?”

    “已经好了,嫣然帮他联系去美国康复,秦萌萌下个月会带他一起过去。”

    罗慧宁轻声道:“这就好!”

    张扬道:“浩南怎么样?”

    罗慧宁道:“表面上还算平静,可我知道他心里一定还在惦记着她,现在他回来的更少了,就算回家也不和我们交流。”罗慧宁提起这件事不免有些感伤。

    张扬道:“时间能够冲淡一切,他会好起来的。”

    罗慧宁道:“你安心学习,工作的事情不要操之过急!”

    “我知道!”

    罗慧宁又道:“五月份我打算去平海散散心!”

    “来江城吧,我安排您到春熙谷温泉度假村好好休养休养。”

    罗慧宁道:“到时候再说!”

    

    江城并没有因为张扬的离开而平静下来,在械斗事件发生的第三天,朱小桥村的村民自发集合起来,七百多人聚集在县委县政府的门口,打起横幅,讨还血债,严惩杀人凶手!

    村民围堵大门的时候,县委书记朱恒正在召开常委会,听到这一消息马上中断了会议,所有县常委都来到窗口向外张望,却见大门已经被堵了个严严实实,几十个白色条幅在外面挥舞,有人喊出了讨还血债,严惩杀人凶手的口号,七百多个老百姓跟着一起喊,震得窗户玻璃都嗡嗡作响。来得人虽然很多,好在现场并没有发生暴力事件。

    这帮常委都是久经风浪的政治老手。可今天这种场面并不多见,几家欢乐几家愁,朱恒在春阳有一段时间,自然建立了自己的一帮班底,可也有人看他不爽,县长沙普源就是如此,沙普源看到此情此境心中暗乐,在他看来,闹得越大越好,这次的械斗事件很复杂,因为市委书记杜天野涉足其中而变得十分敏感,很难处理,如果事情闹大肯定有人要倒霉,在械斗当日杜天野主持的会议上就能够看出,他很窝火。

    朱恒向公安局长邵卫江道:“老邵,怎么回事?不是说已经做好死者家属的安抚工作了吗?”

    邵卫江也有些奇怪,这次的械斗时间,县委县政府从上到下都是相当的重视,对死者家属进行了及时重点的安抚,没想到终究还是出事了。他低声道:“我马上劝他们走!”

    朱恒愤愤然道:“瞎胡闹,都跑到政府门口闹事了,这帮老百姓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县长沙普源道:“朱书记,清台山是什么地方?想当年这里可是绿林好汉响马强盗层出不穷的地儿,民风彪悍,清台山的山民从来都不乏胆色!”

    副县长徐兆斌道:“不好管啊!”

    朱恒听出两个人在说风凉话,怒道:“什么叫不好管?什么叫民风彪悍?现在是九十年代,是社会主义新中国,你们当是旧社会?”

    沙普源也不是吃素的,冷冷道:“我们是分析情况!”

    “分析什么情况?你们平时都干什么去了?现在这帮老百姓闹到门口了,你们开始分析,有用吗?”朱恒一肚子火正找不到发泄的途径,全都宣泄到沙普源的头上。

    沙普源道:“谁也没少干工作,出了事情相互指责有什么用?还是想想怎么解决问题吧!”

    两人的交锋已经摆在了桌面上,一帮县常委看得暗暗摇头。县委书记和县长之间已经是水火不相容,春阳县的领导层如此,工作又怎么好进行下去。

    具体工作还得邵卫江来做,他来到县委大院门口喊话,让这些闹事的老百姓要保持冷静,接到命令的武警也迅速开始向这边集结,那些老百姓目前还算克制,邵卫江发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现象,有记者正在拍摄,警察特有的素质让他警觉了起来,他让手下去将记者赶走,事情如果闹大了,他会首当其冲的承担责任。

    

    求月票!

上一篇:第三百二十九章 蹭饭(下) 下一篇:第三百三十章 愈演愈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