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二十九章蹭饭(下)

    张扬道:“不是我说你。送礼有你这么送的吗?怎么也得给我带一瓶,真他抠门,你活该!”他把饭碗一丢:“刷干净!”

    “凭什么是我啊?”

    张扬道:“你白吃白喝,刷碗都便宜你了!”

    陈绍斌嘟嘟囔囔的把碗刷完,来到张扬的宿舍,发现梁成龙的宝马车开了过来,梁成龙因为黎姗姗的事情和陈绍斌有些不快,他停下车,落下车窗主动招呼道:“绍斌,你也来找张扬啊!”陈绍斌冷冷看了他一眼:“就你能来啊!”

    梁成龙笑了笑,他锁好车,张扬在楼上向他们两人招手道:“上来吧,我给你们泡茶喝!”

    陈绍斌把饭碗塞到梁成龙手里:“带上去吧,我还得上班!”

    张扬看到梁成龙一个人上来,猜到陈绍斌仍然在生他的气,不禁笑道:“你们俩还没把事情说开?”

    梁成龙把饭碗放在桌上,又递给张扬一个纸袋:“清红从法国带来的香水,我给你留的最多,二十瓶女士香水,够你分的吧?”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梁成龙倒是知道自己的心思。他把香水放好。

    梁成龙在床边坐下道:“我和绍斌没啥事,其实他也明白黎姗姗那事儿真不赖我,当初跟何长安吃饭,是白燕把黎姗姗叫过去的,我也没想到,他们吃一顿饭就勾搭上了。这种女人不要也罢,我给绍斌赔了许多次不是,这小子爱面子,总觉着我坑了他,你想想,我跟他从小到大这么多年,我坑谁也不会坑他啊!”

    张扬双手向后撑在床上:“今儿怎么想起来找我?”

    梁成龙道:“何长安来了,他知道你在东江,指名道姓的要见你,所以我过来请你!”

    因为秦萌萌的事情,张扬对何长安没有什么好印象,不过他也没到对此人深恶痛绝的地步,心底深处对何长安还是很好奇的。何长安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的内情,这个人究竟抱有什么目的?

    梁成龙道:“金粉世家天字号房间,晚上六点半!”

    张扬点了点头道:“放心吧,我准时到!”

    梁成龙道:“要不要我派车来接你?”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用,我有车!”

    梁成龙忍不住笑了起来:“去金粉世家,你不会还骑着你的那辆老幸福吧?”

    “幸福怎么了?我还不信了,骑着幸福摩托车就不让我进门了?”

    梁成龙知道这厮的脾气,笑着站起身道:“我还有事,晚上再说!”走到门口又想起一件事:“对了,带女伴过来。晚上白燕和黎姗姗都去!”

    张扬点了点头。

    梁成龙前脚刚走,常海心就过来拿碗,生气归生气,晚饭还得帮张扬去买,她发现自己已经适应这个丫鬟的角色了。

    张扬看到她进来,想起晚上吃饭的事情,笑道:“晚上咱们不用吃食堂了!”

    常海心道:“你要出去喝酒?”

    张扬道:“还有你啊,今晚梁成龙在金粉世家请客,咱们去吃鲍鱼鱼翅!”

    常海心笑道:“我也听说了,金粉世家号称东江第一奢华,我还没有见识过呢!”

    张扬道:“梁成龙请客,咱们不用客气!”他拿了一瓶香水给常海心:“送给你的!”

    常海心以为陈绍斌通过张扬手送给他的,摇了摇头道:“陈绍斌的东西我不要!”

    张扬笑道:“梁成龙给我的,我借花献佛,你不要就算了!”

    常海心接过去道:“我凭什么不要啊,给你当了这么多天的丫鬟,拿点辛苦费也是天经地义。”

    

    当晚张扬还是开了他那辆幸福摩托车去了金粉世家,现在天气已经日趋变暖,骑摩托车吹吹风还是很享受的,不过常海心穿着长裙就只能侧身坐着了。

    张扬闻到了她身上的香水味儿,不禁笑道:“还别说。挺好闻的!”

    常海心俏脸红了红,坐在他身后,抓住他两侧的衣服,小声道:“你开慢点啊!”

    “放心吧,我这车技现在是炉火纯青了!”

    金粉世家距离党校不到三公里的距离,张扬骑着摩托车来到金粉世家停车场,马上就有保安过来了,指了指左侧:“先生,摩托车请停那边!”

    常海心担心他跟人家发生冲突,牵了牵他的胳膊,张扬笑道:“我什么素质,你只管放心!”自从新闻时空为他正名之后,张大官人的心情出奇的好,脾气也好了许多,他停好摩托车,和常海心走向金粉世家的大门。

    看到黎姗姗从一辆奔驰吉普车上下来,黎姗姗看到张扬,笑着走过来道:“张主任,又来东江了!”

    张扬笑道:“我放不下你们这帮朋友,一阵子不见,心里就惦记得慌!”

    黎姗姗笑道:“张主任一点都没变,还是这么会说话!”

    张扬道:“黎小姐变了,变得越来越漂亮,那啥,好像车也变大了!”

    黎姗姗俏脸一热,她听出张扬在讽刺自己,张扬的厉害她是见识过的,她可不敢得罪张扬,向常海心道:“这位是!”

    常海心矜持笑道:“我叫常海心。是张扬的朋友!”

    黎姗姗娇滴滴道:“张扬的朋友一个比一个漂亮!”

    张扬因为陈绍斌的事情对黎姗姗有些反感,催促道:“我们进去吧,别让客人久等了!”

    等他们来到房间,发现梁成龙和白燕已经到了,不过今天宴请的主宾何长安还没来。

    白燕向黎姗姗道:“姗姗,你怎么没跟何总一起来啊?”因为都不是外人,她一语就道破了黎姗姗跟何长安的关系。

    黎姗姗道:“他下午去市政府办事了,每跟我联系!”

    说话的时候何长安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穿着一身灰色唐装,微笑致歉道:“不好意思,路上塞车,晚了五分钟!”

    张扬笑道:“何总是贵宾,有迟到的资本!”

    何长安哈哈大笑,伸出手去主动和张扬握了握手:“小张啊,咱们有日子没见了,这次来之前,我还和你干妈一起吃饭,她可没少提你!”

    梁成龙邀请何长安坐了上座,黎姗姗坐在何长安身边。

    张扬望着满脸幸福的黎姗姗,心中暗忖,这他世道真是变了,陈绍斌横竖看也比这个何长安年轻英俊,黎姗姗居然喜欢个年近半百的小老头。麻痹的,全都是钱闹的。

    他们在一起酒喝得很少,何长安这个人注重养生,只倒了一杯五粮液,每次举杯也都是略沾一下嘴唇,他微笑道:“我酒量不行,你们只管喝你们的,别让我影响了酒兴。”

    张扬道:“何总懂得珍惜身体,难道我们就不懂得了,哈哈,这酒喝多无益。我也开始控制了。”

    何长安道:“其实何止是酒,任何事都不可以过量,需记得过犹不及这句话!”他说完,趁机向张扬道:“小张啊,我得找你求幅字,把这四个字给我写下来行吗?”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张扬当然不好驳何长安这个面子,淡然一笑道:“好,我抽空写给你!”

    何长安道:“我明天晚上走,明天我让人去党校去!”他对张扬的字是发自内心的喜欢。

    何长安知道常海心的身份之后,笑道:“常小姐,我和常市长打过几次交道,他可是个很有魄力的市长。”

    常海心道:“天都大厦已经成为岚山市的地标,何先生在岚山的名气很大。”常海心并没有夸张,岚山最高的建筑天都大厦68层,就是何长安旗下的建筑公司建设的。

    何长安道:“多数人对我的认识都是从商业开始,其实我不喜欢做生意,我宁愿当个文化人!”

    张扬道:“何总生意做得太成功,所以别人忽略了你其他方面的成就!”

    何长安笑道:“在这个圈子里呆久了,就产生一种厌烦感,越来越想从这个圈子里跳出来,你在官场中有没有这种感觉?”

    张扬道:“我没有,我感觉很新鲜,而且越干越有劲儿!”

    何长安道:“也许你到了我这种年纪就会看淡一切了!”

    白燕道:“每次听何总聊天总让我有种看破红尘的感觉,坏了,坏了,在这样下去,我岂不是要出家为尼?”

    梁成龙笑道:“你可不能出家,你出家,我可怎么办?”

    周围人都笑了起来。

    晚宴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张扬取了他的摩托车带着常海心离开,常海心很少说话,直到张扬遇到红灯,一个急刹,她下意识的抱住了张扬的腰背,这才道:“开这么快干什么?”

    张扬笑道:“我还以为你吃顿饭变成哑巴了呢!”

    常海心道:“我不喜欢他们!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来了!”白燕和黎姗姗全都是扮演着情人的角色,所以常海心到场之后。心里有些不爽。

    张扬道:“人家都有伴,我一个人过来多孤单啊!”

    常海心有些生气道:“我跟她们不一样!”

    张扬这才明白她生什么气,不禁哈哈大笑道:“当然不一样,你是我哥儿们,你是我妹子,还兼着我的丫鬟,那啥,套用现代点的词儿叫生活秘书。”

    “美得你!我是秦市长的秘书,可不是你的!”

    张扬道:“要不我把你借调过来!”

    常海心格格笑道:“你自己现在连个职位都没有,还想配秘书啊!张扬同学,老老实实学习吧,如果你进步慢,将来谁给谁当秘书还说不定呢。”

    张扬道:“我倒是想给你当秘书,你敢要吗?”

    常海心俏脸微红,好在她坐在张扬身后,羞赧的表情不会被他发现:“要,有什么不敢要的!”

    

    何长安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果然来到张扬的宿舍,他是登门求字来了,张扬昨晚虽然答应了他,可离开后就把这茬事给忘了,看到何长安过来,这才把这件事想起来,有些不好意思道:“你看,我这记性,素耗子的,撂爪就忘!何总,你等等,我这就去买笔墨纸砚。”

    何长安笑道:“不用,我都准备好了!”他让门外的司机进来,把笔墨纸砚全都送上,那司机送完东西又去楼下车内等着了。

    张扬把桌子摆好,在上面铺好毡垫宣纸,何长安已经动手为他磨墨,就凭人家这份诚心,张扬也得给他写。

    张扬道:“我干妈最近怎么样?”这句话是接着昨天何长安说和罗慧宁一起吃饭的事情说得。

    何长安笑道:“她心情不错,说你胡闹来着,出了事情也不知道给她打电话说一声!”

    张扬道:“我这人脾气不好,太冲动,经常惹事,从打完那个投资商,我都不好意思给她电话了。”

    何长安道:“那则新闻我看了,处理的很好嘛,文副总理夫妇对你这个干儿子可真是不错!”

    张扬笑了笑,捻起羊毫,信手在宣纸上写下了过犹不及四个大字。

    何长安暗暗佩服,张扬的书法独具一格,比起天池先生的大巧若拙,浑然天成,张扬的书法更有一种张扬跋扈,漏点飞扬的感觉,何长安仔细品鉴着这四个大字,过了好久方才道:“张扬,你若是潜心修习书法,将来的成就不会在天池先生之下。”

    张扬放下羊毫,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错了,我的心境太过浮躁,生性如此,根本不可能做到你说的境界,所以我在书法上的成就只能到这种程度,不可能再提高了,永远也达不到天池先生的境界,别说天池先生,就是我认识的人中,有不少也比我写得好!”

    何长安悠然神往道:“有机会还请你帮我引见一下。”

    张扬道:“这样的人都很有风骨,脾气都不怎么好,他们未必肯见你!”这句话没有给何长安面子。

    

    这月票争得挺累的,但是还得争,面子上的事儿,你不争,落后了,人家不说你大度,说你不行,做男人的哪能不行?兄弟姐妹们,把月票投过来,只有你们力顶,医道才能坚挺!

上一篇:第三百二十九章 蹭饭(上) 下一篇:第三百三十章 愈演愈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