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二十九章蹭饭(上)

    此时三辆警车驶入了春阳县委大院。带队的是江城市公安局长荣鹏飞,他听说杜天野在清台山遭到攻击,马上就带领手下的精英骨干赶赴了春阳。

    看到杜天野鼻青脸肿的模样,荣鹏飞意识到这件事麻烦了,发生在农村的械斗并不少见,可械斗中把市委书记牵涉进去的闻所未闻,这次杜天野不但被牵涉进去了,而且还受了伤,荣鹏飞来到杜天野面前关切的问候道:“杜书记,怎么样?”

    杜天野苦笑道:“还能怎么样?你都看到了。”

    他走入县委临时为他安排的休息室,荣鹏飞跟了进去。

    杜天野坐在沙发上,叹了口气。

    荣鹏飞已经了解了一些情况,他低声道:“杜书记,根据现潮查,这件事极有可能是一帮盗墓者所为,他们盗掘了藏宝洞之后,然后将消息散布出去,留下部分财物,吸引乡民过来,这样可以破坏现场,转移警方的注意力。”

    杜天野道:“他们得逞了。老百姓一窝蜂的冲去抢东西,还发生了械斗。”

    荣鹏飞叹了口气道:“最麻烦的是死了一个人!”

    杜天野道:“当时那个村民在我身后想用铁锹攻击我,陈叔是迫不得已才开枪的,如果他不开枪,死的那个人可能就是我!老荣,这件事你一定要处理好,不可以让陈崇山背黑锅!”

    荣鹏飞道:“放心吧,这件案子我会亲自跟进,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陈崇山应该没什么大事!杜书记,我想了解一下情况,你怎么会到他那里?”

    杜天野这才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告诉了荣鹏飞,当然他和陈崇山之间的关系不会说出来,荣鹏飞得知陈崇山是杜天野父亲的战友之后,心中的疑团也解开了,杜天野拜访世叔并不奇怪,不过还有一件事让荣鹏飞如鲠在喉不吐不快,他鼓足勇气道:“杜书记,苏媛媛的事情”

    如果不是荣鹏飞提起,杜天野几乎把苏媛媛这茬事给忘了,他皱了皱眉头道:“怎么了?我约她同游清台山的。”

    荣鹏飞摇了摇头,他压低声音道:“我听说你们是在上山途中遇到的!”

    杜天野内心一怔,随即明白荣鹏飞在提醒自己,一男一女同游清台山本没有什么,可一个市委书记和一个市政府一招的明星服务员同游,就不能不让人产生一些想法。

    荣鹏飞是出于好意,毕竟苏媛媛在这件案子中扮演的是无关紧要的角色。她只是一个无辜被卷入这一事件的旁观者,别人很少留意到她,但是如果进入司法程序,她就会被许许多多的政客注意到,她和杜天野的关系就会成为政客们所津津乐道。

    杜天野点了点头道:“不错,凑巧遇到的!”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又感到一些莫名的悲哀,自己身为一个市委书记,连和别人同游的自由都没有。

    荣鹏飞道:“邵卫江这个人还是有些办案能力的,今天的事情并不复杂,可真要处理起来也不是那么的简单,涉及到械斗的人员一共有三百三十多个,这还不包括已经逃走的,重伤的那几个也没有什么生命危险,所有矛盾都集中在朱红卫的死亡上,这件事必须眷处理。”

    杜天野仍然有些担心的问道:“陈崇山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荣鹏飞道:“不会,他是救人心切!”

    “我想去看看他!”

    荣鹏飞犹豫了一下,低声道:“杜书记,这个时候好像不是太合适”

    杜天野怒道:“有什么不合适?这就给我安排!”

    

    陈崇山暂时被羁押在春阳县公安招待所内,因为杜天野事先交代过,邵卫江对陈崇山也是相当的礼遇。没有对他像其他嫌犯一样拘留起来,让他住进了县公安招待所,好吃好喝招待着,还派了两名特警负责照顾陈崇山的生活,名为照顾,实际上是监视。

    杜天野走入陈崇山被羁押的房间,看了看房间内的设施,心中稍稍舒服了一点,邵卫江这个人果然还是有些眼色。

    洗澡间内传来哗哗的水声,陈崇山正在洗澡,老爷子的心理素质超乎寻常,即使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仍然镇定自若。

    荣鹏飞和邵卫江两人陪着杜天野过来的,杜天野道:“你们都出去,我和老人家说几句话。”

    邵卫江使了个眼色,两名特警知趣的离开了,他和荣鹏飞也退了出去,反手把门给带上。

    陈崇山洪亮的声音响起:“李警官,麻烦你递给我一条干毛巾!”

    杜天野拿起毛巾送了进去,陈崇山没想到进来的是儿子,不禁笑了笑,伸手去接毛巾。

    杜天野道:“我帮您擦!”他拿着毛巾为父亲小心擦去背脊上的水渍!父亲的背上布满了伤痕,这是今天为了保护他,被人围殴所致,杜天野感到一种难言的感觉涌上心头,冲击着他的鼻翼和眼眶,素来坚强的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陈崇山道:“杜书记,你不该来!”

    杜天野咬了咬嘴唇,压低声音道:“爸”

    陈崇山坚实的背脊僵直在那里。过了好半天,他方才强忍住内心的激动,低声道:“你出去等我,我就来!”

    陈崇山穿好衣服来到房内,看到杜天野已经为他倒好了茶,望着儿子脸上淤青的印记,陈崇山感到有些心疼:“身上的伤还疼吗?”

    杜天野摇了摇头。

    陈崇山道:“刚才邵局长送来了一瓶红花油,你帮我擦擦!”

    “嗳!”

    杜天野为父亲擦着红花油,望着父亲花白的头颅,如果不是为了救自己,父亲也不会卷入这场灾祸之中,他小声道:“您老放心,这次不会有什么事情!”

    陈崇山道:“你不要因为我的事情影响到对事情的判断和处理,我是陈崇山,我就是清台山的一个普通猎户,我不想杀他,那一枪我没瞄准他的要害,可是年纪大了,枪法不行了,仍然伤了他的性命,我触犯了法律!”

    杜天野大声道:“不,你没有!”

    陈崇山穿上上衣,他转过脸来。深邃的双目充满慈爱的望着自己的儿子,他压低声音道:“你是市委书记,你是江城的最高领导,你看问题不能夹杂太多感情的因素,事情是怎样,就是怎样,不能因为我们之间的关系,而去改变它,从现在起,我希望你不要再来看我,至于我有没有犯罪。应该得到怎样的惩罚,自然会有法律作出公判,我相信国家的法律公平公正。”

    杜天野抿起嘴唇。

    陈崇山道:“你是男人,应该坚强,不要因为我而影响到你对事情的处理和判断,去做该做的事情!”

    杜天野重重点了点头。

    陈崇山又道:“还有,永远不要那样称呼我”

    

    张扬在党校的学习生活还算顺利,他听从顾佳彤的劝告,老老实实低调做人,时间可以让一切变淡,在东江没有多少人会关注他殴打安达文的事情,新闻时空的报道已经为他的行为做出了一个最好的解释,可张扬还必须冷静低调一段时间,这就是所谓的沉淀,如果他现在返回江城,就算杜天野启用他,势必还会引起一场不小的风浪,暂时远离江城那个是非圈,避免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才是最好的选择。

    顾佳彤前往北京参加药品推介会,本来张扬想跟着同去,可顾佳彤让他老老实实呆在东江,在党校接受再教育。

    这段时间张扬和常海心走得很近,两人上课时坐同桌,中午一起吃食堂,别人眼中俨然成了一对情侣。

    张大官人是在修心养性,常海心也没往别的地方想,她清楚的很,张扬是把自己当丫鬟使唤呢,他住校这几天,常海心都帮他事先把饭打好,这大爷坐到就吃,吃饱把碗一丢就走,不过张扬这次的确改变了很多,很少出去应酬。

    党校食堂的饭菜还算不错,常海心打好了饭菜,那边张扬插着衣兜晃了过来,来到常海心对面坐下。拿起筷子。

    常海心禁不坠议道:“我说你好厚的脸皮,每天都让我这个女孩子排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你把我当成丫鬟使唤啊!”

    张扬笑道:“我懒惰才能衬出你勤快,我无耻才能衬托你高尚,我牺牲人格来当你的陪衬,你应该感谢我啊!”他夹了块红烧排骨:“香!最近我吃食堂都吃上瘾了!”

    常海心白了他一眼:“你连作业都让我帮你做!”

    “我都理解了,我都会了,我怕你记不住,让你多做一遍加深印象!”

    “嗬!你就会狡辩!从今天起我不帮你做作业了!”

    常海心看到一个人出现在食堂外,有些痛苦的皱了皱眉头:“又来了个吃白饭的!”

    张扬转过身去,看到陈绍斌嬉皮笑脸的走了过来,这厮自从见过常海心之后一颗心就惦记上了,他工作单位距离党校不远,每天中午过来蹭饭几乎成了他的必修课,他发现没给他买饭,厚着脸皮道:“海心啊,怎么没我的饭?”

    常海心没好气道:“你哪儿的?谁认识你啊?都蹭了快一个星期的白饭了,我不说你,你还真不自觉了!”

    陈绍斌呵呵笑道:“我倒是想买饭票,人家不卖给我,党校的饭真好吃,我都怀疑这里面放大烟了,吃一口想两口!”

    常海心掏出饭票扔给他:“少废话,自己买去!”

    陈绍斌喜滋滋的拿着饭票去了。

    常海心看到张扬边吃边笑,心中有些着恼,抬腿在他小腿上踢了一脚:“你看你这帮狐朋狗友,一个比一个脸皮厚!”

    张扬笑道:“他可跟我没关系,又不是冲着我来的!”他早看出来陈绍斌在打常海心的主意。

    常海心道:“就当我求求你了,你跟他说,让他别来了,笑得跟个猪油糕似的,我看到他就吃不下饭去!”

    张扬忍不住笑道:“陈绍斌也没那么恶心啊!”

    这时候陈绍斌也端着饭过来了,把彩票还给常海心,在张扬身边坐下,屁股挪了挪,把张扬挤到一边去了,脸上挤出甜的腻人的笑容,的确让人腻歪,张扬这才明白常海心何以会用猪油糕来形容他。

    常海心这个无语,埋头只顾吃自己的饭。

    张扬闻到一股香味儿,吸了吸鼻子道:“啥味儿?”他在陈绍斌身上闻了闻:“我x,你居然搽香水?大老爷们的,你真够变态的啊!”

    陈绍斌叹了口气道:“你懂什么?所以说你这种从乡镇出来的干部就是没品位,我用的是男士香水,好几百块一瓶呢,这叫档次,你懂不?”

    张扬摇了摇头。

    陈绍斌道:“梁成龙送给我的,法国高档货,你想用,找他要啊!”

    张扬道:“我没那爱好!”

    陈绍斌变魔法一样拿出了一盒包装精美的香水,递给常海心道:“海心,这瓶香水你拿去用!”

    常海心看了看香水,是香奈儿的,却没有伸手去接:“无功不受禄,我不要!”

    陈绍斌仍然没有灰心,他笑道:“我白吃了这么多天,怎么都要有所表示。”

    张扬道:“收下呗!”

    常海心冷冷道:“说过不要就不要!”她起身道:“今儿碗你们自己刷!”转身就走出了食堂。

    张扬和陈绍斌面面相觑,谁也想不透常海心为啥会突然发这么大的火,张扬叹了口气道:“你就是一祸害,到哪儿都讨人嫌!”

    陈绍斌道:“你才祸害呢,我送礼招谁惹谁了?”

    

    吃饭多了点,女人多了点,那啥,食色性也,这就是生活!

上一篇:第三百二十八章 一枪飙血(下) 下一篇:第三百二十九章 蹭饭(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