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二十六章老乡见老乡(上)

    张扬道:“回来干什么?”

    周云帆道:“投资!”

    张扬道:“真有你的。遇到麻烦,拍屁股走人,现在风头过去了,又回来投资?怎么?想弄个爱国商人当当?”

    周云帆听出张扬对自己有些成见,应该是胡茵茹因为他入狱的事情,周云帆解释道:“我一直都把茵茹当成我的女儿看待,上次的事情实非我愿,我如果是个不仁不义的奸商,也不会将罚款补齐!”这一点上周云帆做得还算仁义,当初胡茵茹身陷囫囵之时,这厮提供了一份龙翔商贸的购销记录,正是那份记录才让胡茵茹得以解脱。不过由此张扬也看出了周云帆的为人,此人做事不择手段,处处留有后招,跟他相处必须小心。

    张扬道:“茵茹在香港注册了一家广告公司。”

    周云帆道:“我从事的是文化交流行业,我和印度宝莱坞有着不错的关系,以后要大力加强中印交流。”

    张扬对这个老狐狸没多少好感,敷衍道:“有机会去江城投资吧!”

    周云帆道:“一定!”身边的小女友嗲声嗲气道:“拉兹,你不是说要要为我量身打造一部歌舞片吗?”

    周云帆哈哈笑道:“已经在筹划中,过两天,宝莱坞的导演就会前来中国寻!”

    张扬和顾佳彤都受不了这个老骗子。两人起身告辞,周云帆把张扬送到门外,低声强调道:“张主任,以后印度方面有什么需要,只管找我拉兹!”

    张扬咧开嘴笑道:“拉兹先生只管放心,我没见过周云帆!”

    

    两人上了车,顾佳彤不禁皱了皱眉头道:“这个周云帆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离他远点儿!”

    张扬道:“还算有些良心吧,茵茹的事情他花了不少钱!”

    顾佳彤道:“那是没到关键时候,真要是到了那种时候,他连亲爹亲娘都能出卖!”

    张扬笑道:“不聊他了,这种人自然有他自己的生存空间。”他一边开车一边道:“你爸怎么说?”

    顾佳彤道:“什么也没说,你走后,他就去了书房!”

    张扬道:“你说咱俩的事儿,他老人家会不会有所觉察?”

    “我不知道!”

    张扬道:“我总觉着顾书记明察秋毫,什么事都瞒不过他!”

    顾佳彤道:“你今晚说那些话什么意思?”

    张扬道:“杜天野最近在江城也不顺利,一帮老家伙跳出来跟他死磕,我这不是想顾书记帮忙敲打敲打那帮家伙嘛!”

    顾佳彤笑道:“公报私仇才对!杜天野身为市委书记,如果连这点能力都没有也没必要干下去了。”

    张扬道:“我就奇怪了,这帮老家伙跳什么?明明知道宋省长是支持杜天野的。”

    顾佳彤有些不满的看了张扬一眼:“你什么意思啊?难道你觉着他们搞杜天野是我爸在背后撑腰?”

    张扬道:“我可没这么说,我就是奇怪,这帮老家伙全都是人精,明哲保身那一套他们玩得炉火纯青,可这次一个个都他都变得英勇无畏,前仆后继的跟杜天野对着干,如果没人在背后支持,他们这不是找死吗?”

    顾佳彤道:“所以你就怀疑我爸!”

    张扬道:“我真没怀疑你爸。你爸一直都很欣赏杜天野,他做事光明磊落的,绝不会干这种事儿。”

    顾佳彤听他这样说才气顺了一些:“我爸最近改变了许多,工作上的事情他开始放手了!”

    张扬道:“人到了这种时候,心里总是会有些变化,你爸也是人不是神,他也得面临这道坎儿,其实他的身体根本就没有任何问题,就是因为马上要退下来了,所以有种失落感。”

    顾佳彤笑道:“想不到你还是个心理学家。”

    张扬道:“这并不难分析!”

    顾佳彤道:“你还是少管那些勾心斗角的事儿,好不容易能够休息一阵子,权当放个大假,老老实实的在东江呆着。”

    张扬道:“我这人精力过剩,闲不住!”

    顾佳彤瞪了他一眼:“你倒是有自知自明!”

    “要不我把精和力都在你身上多消耗消耗,这样我就能安安稳稳呆在东江了。”

    顾佳彤笑骂道:“流氓!”

    “我流氓你还这么高兴?”

    “滚!”

    

    张大官人在东江要呆不是一天两天,袁波帮他找了辆六成新的幸福摩托车,手上也不是找不到好车,主要是人家张大官人现在想低调了,再说了,党校那种地方精英荟萃,开着辆好车招摇。保不准又碍了谁的眼,生出什么事端来。

    张扬开着幸福摩托车来到党校停车场,到了那里才感觉到自己有点太低调了,放眼停车场内,最破的一辆车就是自己的,人往往就是这样,越是想低调,越是与众不同,张大官人又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了,别人忍不住要想,这谁啊?开着个破破烂烂的摩托车来党校上课?丢人?是哪个乡里来的吧?

    其中还是有不少人认识张扬的,常海心就是其中一个,她现在是岚山重点培养的年轻女干部,省委党校搞干部培训,基本上少不了她,这就是朝里有人好做官,谁也别觉着不服气,如今这年月都是这样。

    常海心是开着桑塔纳过来的,她刚刚停好车,就听到突突突的摩托车响,看到张扬骑着摩托车过来,这厮似乎没有察觉到已经成为众人关注的目标,找了个车位把他的摩托车停下。

    常海心正准备过去跟张扬打招呼,却见门卫已经向张扬走了过去:“你!这么把车停这儿啊?”

    张扬道:“这不是停车场吗?我不把车停这儿我停哪儿?”

    “这是汽车车位,你推走,停后面车棚去!”门卫的口气很横。

    如果这厮好说,张扬也就认了,可这门卫不但语气蛮横,脸上的表情也是极其傲慢。张大官人虽然最近走背字儿。可虎落平阳也不能被犬欺啊!他根本没理会那门卫,转身就走。

    门卫急了,上前抓住他的胳膊:“说你呢!”

    张扬一抖手将那门卫摔了个屁墩儿,抬脚就要踹他:“麻痹的,你什么玩意儿,也他跟我耍横!”脚还没踢上去呢,就被常海心给拦住了:“张扬,你干嘛这是?”

    张扬看到常海心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收回脚:“我最讨厌这帮狗眼看人低的!”

    那门卫也是个欺软怕硬的角色,看到张扬这么蛮横,爬起来之后,连声都没吭,灰溜溜走了。

    常海心看到有不少人向这边凑了过来,慌忙催促张扬快走。

    张扬拿了公文包,跟着常海心向前方走去。

    两人同时道:“你也来党校学习?”

    张扬笑道:“你先说!”

    常海心道:“这里是党校,别动不动就出手,影响不好。”她也听说了张扬被免职的事情,知道他心情不好,轻笑道:“你现在的样子就像个怨妇!”

    张扬道:“别把我胸襟想得这么小!”

    常海心道:“我看还不如我这个女孩子!”

    张扬接了一句:“我当然比不上你胸襟大!”

    常海心被他一句话弄得俏脸通红,不无埋怨的看了他一眼,却发现张大官人浑然未觉,原来人家并没有往那方面想,根本是自己想多了。

    两人去报到之后。又去后勤部领了宿舍的钥匙,张扬是没打算住在党校,不过也拿了钥匙,中午有个休息的地方。他帮着常海心把车里的行李搬到了宿舍里,和常海心同宿舍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妇女干部,居然是从江城丰泽过来的,是丰泽市宣传部的,张扬虽然不认识她,她却认识张扬,笑着伸出手去:“张主任您好,我是丰泽市宣传部副部长梁艳!”

    张扬一听是丰泽的。也笑着跟她握了握手道:“老乡啊!”

    梁艳笑道:“是啊,张主任可是我们江城的名人!”

    张扬道:“名声也有好坏啊,你也别叫我张主任,现在我就是一政治白丁!”

    梁艳还兼着丰泽市电视台副台长,她当然知道新近发生在张扬身上的事情,笑而不语。

    张扬帮着常海心收拾的时候,又有一个男子推门走了进来,来人是梁艳的丈夫,丰泽市柳集镇的镇长杨峰,他的官要比老婆小,在家里也是阴盛阳衰,平时梁艳就对他颐指气使的。

    杨峰刚进门,梁艳就道:“你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会儿才来?”

    杨峰道:“党校有我一位老同学,我去他办公室跟他聊了一会儿。”

    梁艳瞪了丈夫一眼,这才把张扬和常海心介绍给她,杨峰也听说过张扬的大名,很热情的跟张扬握了握手:“张主任,久仰,久仰!”

    张扬觉着这两口子有些俗气,聊了两句就借口有事,和常海心离开了宿舍。

    张扬和常海心刚走,杨峰低声对梁艳道:“他就是那个打投资商的招商办主任?”

    梁艳点了点头。

    杨峰道:“过时的凤凰不如鸡,你对他这么客气干什么?”

    梁艳一把就揪住杨峰的耳朵:“难怪你始终升不上去,一点政治嗅觉都没有,你也不动脑子想想,他犯了这么大的错误,换成一般人早就开除了,而人家居然还被派到省党校学习,知道这叫什么?这叫镀金,我敢保证,只要他培训结束,返回江城,马上就会升官。”

    杨峰挣脱了妻子的魔爪,揉着有些发红的耳朵道:“你怎么能这么肯定?”

    梁艳道:“市委为了他的事情还专门下发了通知,严令禁止江城各县市新闻媒体播报他殴打港商的事件,听说市委宣传部张杨庆生因为这事儿都被杜书记骂了!”

    杨峰道:“那又怎样?”

    梁艳怒其不争的骂道:“真是个废柴!”她刚刚找常海心要了手机号,微笑道:“多好的机会。跟人家套套近乎,拉拉关系,说不定哪天就能用上!”

    张扬和常海心刚走出宿舍楼就接到了梁艳的电话。

    梁艳的热情让常海心不好拒绝,没等常海心做出表态,梁艳就道:“就这么说定了,你们等着啊,我和我家那口子这就下来。”

    常海心挂上电话,向张扬有些无奈的笑道:“梁大姐非得要请我们吃饭!”

    张扬笑道:“都不熟,客气个啥?”

    两人说话的功夫,杨峰已经气喘吁吁的追了出来:“张主任常主任,等等,等等!”

    常海心笑道:“我可不是啥主任,就是一个小秘书!”

    杨峰人本来就有点胖,这一路小跑的确够强,没多远的距离已经跑出了一头的汗,他一边擦汗一边道:“都都中午了,一起吃饭”

    张扬笑了笑,本来还准备谢绝的,可看到人家都累成这个样子了,真是不容易,反正到中午了,怎么都得吃饭。常海心面子薄,而且以后这近一个月的时间都要和梁艳共处一室,当然不好拒绝人家的邀请。

    于是四人来到党校对面的工农兵饭店,这饭店的老板也算有创意,饭店起名工农兵,里面也是红旗招展,服务员全都穿着军装,扎着武装带,怎么看都像是文革时候的红卫兵,包间名诸如、上山厅、下乡厅、生产厅、劳动厅

    他们进的包间名叫生产厅,杨峰拣饭店的特色菜点了几道。

    张扬客气地说,他们人不多,不要点太多菜,以免浪费。

    酒是杨峰从车里拿的,居然也是清江特供,张扬前所未有的摆了摆手道:“我不喝酒!”,连常海心都感到诧异,其实张扬不喝酒的原因是他和梁艳两口子不熟,还有,他晚上还要在望江楼请客,招呼东江的这帮哥们。

    

    还是正常更新,就不等到十二点了,月票榜越来越激烈了,章鱼还得求援,有月票的支持月票,没月票的支持推荐票,众人拾柴火焰高!

上一篇:第三百二十五章 病症所在(下) 下一篇:第三百二十六章 老乡见老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