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二十五章病症所在(下)

    顾佳彤敏锐的觉察到了父亲的变化。轻声道:“你们聊,我去泡茶!”

    张扬道:“人在面临巨大变更的时候,心理上的变化会反应到生理上,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正常的!”

    顾允知拿起一个软垫靠在后腰,寻找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仰靠在沙发上:“你这个时候来东江干什么?”

    张扬大言不惭道:“政治避难!”

    顾允知也不禁莞尔:“这么严重?不怕被遣送回去?”

    张扬道:“不怕,我就是被驱逐出境的!”

    顾允知听女儿提过张扬的事情,他并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一方面在他看来这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还有一方面的原因,张扬是宋怀明的未来女婿,又是文副总理的干儿子,这件事轮不到他管。

    张扬道:“我被免职了,市里让我到省党校来参加青年干部培训班!”

    顾允知道:“抽空学习一下也不是什么坏事!”

    顾佳彤端着泡好的新茶走了过来,给父亲面前放了一杯,给张扬来了一杯。

    顾允知道:“佳彤,你不是学茶道了吗?也不让我们见识见识?”

    顾佳彤笑道:“太麻烦了,我耐不住性子!”

    顾允知哈哈笑道:“说到耐不住性子,张扬才是,你一个招商办主任把投资商给打了,真是天大的笑话。”

    张扬掀开茶杯盖闻了闻茶香,抿了一口道:“这次我给杜书记惹麻烦了。一帮常委跳出来趁机发难。”

    顾允知唇角露出淡淡的笑意,他听出张扬正在试图给自己传递信号,有常委向杜天野发难,这件事的确有些奇怪,杜天野刚刚到任,任期还有很久,在这四年多的时间中,杜天野无疑是江城的第一领导人,此前顾允知也了解过,杜天野有能力有魄力,上任伊始便展露出他的强硬,把一帮常委弄得服服帖帖的,可张扬这边一出事,江城常委中就有人跳出来,这件事很不寻常,要知道杜天野有背景,而且他空降江城,文副总理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在平海,顾允知和宋怀明都是很欣赏杜天野的。有了这么深厚的根基,江城的这帮常委怎么敢公然和他唱反调?顾允知的政治嗅觉高人一筹,他忽然意识到江城政坛的变化绝非偶然。

    每逢暴风雨来临之前,可以看到蜻蜓低飞,可以看到燕子盘旋,可以看到蚂蚁搬家,这些寻常不能再寻常的现象,却预示着一场改变的发生。政治上也是这样,顾允知沉默良久。要说到平海政坛最大的变化就是自己,再过几个月他就要离任,他向上级推荐了宋怀明,通过这段时间他对宋怀明的观察,发现宋怀明是个有抱负有能力的人,虽然在某些观点上和自己有所分歧,可并不影响他对宋怀明的欣赏。文国权对宋怀明的力挺也是显而易见的,顾允知一直以为宋怀明会顺理成章的接替自己的工作,可张扬的这番话,让他警觉了起来。

    顾佳彤看到父亲沉默不语,知道他在考虑事情,悄悄来到他身后,为他按摩着双肩。

    顾允知闭上双眼道:“离休之后,我打算去南锡住!”

    顾佳彤微微一怔,不知道父亲为什么会突然说起离休后的事情。

    张扬道:“离休了还得发挥余热啊,这是我党特色!”

    顾允知笑道:“在仕途中走了这么多年,我累了也厌了,南锡是我的老家,我准备去那边住!”他的头随着顾佳彤按摩的节奏微微晃动着:“佳彤,我记得你在南锡有房产吧?”

    顾佳彤道:“什么房产啊,西樵古镇的老宅子。还是我爷爷留下的呢,前两年西桥镇政府找上门来,说那片宅子是我爷爷的,你不要,他们找到我,我看到手续什么都齐全,的确是我们家的地方,就要了下来,一共一间半房子,当时抽空去了一趟,凑巧旁边的几套宅子都出让,我买了下来,让人修整了下,有两年没去了。”

    顾允知道:“抽空收拾收拾!”

    顾佳彤道:“您还真想去那小镇上住?”

    顾允知道:“不知怎么,最近经常梦到家乡的景物,梦到儿时的事情!”

    张扬道:“可能做官做到您这境界,就开始返璞归真了!”说到这里,他不由得想起了乔振梁,不禁笑道:“前些日子,我去清台山的路上车坏了,刚巧碰到了一个中年人,穿的跟个车间主任似的,帮我修好了车,事后我才知道,人家居然是个大干部!”

    顾允知饶有兴趣道:“谁?说出来,我说不定认识呢!”

    张扬道:“云安省省委书记乔振梁!”

    顾允知猛然睁开双目,他意识到了什么,虽然心中对一些事无法确定,可是他知道乔振梁不会平白无故的跑到江城去。一个接着一个的信号传到他的耳中。他已经初步断定了这件事未来的走向。

    顾佳彤道:“他是去探望乔梦媛的?”

    张扬点了点头道:“乔振梁夫妇看来对许嘉勇很不爽!”

    顾允知打了哈欠道:“老咯,还不到九点,我居然犯困了!”

    张扬听出顾书记在下逐客令了,马上起身告辞。

    顾佳彤装模作样的把张扬送到门外,小声道:“你先回去,我晚会儿在过去!”

    张扬笑了笑道:“时间还早,我去袁波那里转转,有日子没见了!”

    顾佳彤柔声道:“待会儿我给你电话。”

    张扬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袁波自从接手望江楼之后,生意是出奇的火爆,如今他又在普宁区开了一家分店。张扬来找他的时候,袁波正在办公室摆弄他的那台刚买的386呢。

    看到张扬进来,袁波又惊又喜:“张扬!你什么时候到的?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声,吃饭没有?”

    张扬笑道:“吃了,就是到你这儿转转!”

    袁波道:“我让人准备点酒菜,咱哥俩再弄两杯!”

    张扬摇了摇头道:“饱饱的,喝不下去,我来东江学习的,要呆一个月呢,麻烦你的时候多了。”

    袁波笑道:“成,每天我都给你开小灶!”

    张扬凑到他电脑前看了看,袁波玩电脑游戏呢。

    袁波道:“都说要与时俱进,所以我弄了台电脑学学。不学不知道,一学吓一跳,原来我就快成文盲了。”他让服务员送了一壶柠檬水。

    张扬也渴了,接过一杯灌了下去:“袁波,最近得给我准备几桌饭,我宴请亲朋好友!”

    袁波笑道:“没心烦了,望江楼、吴越、还有普宁新开的宝食源,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他也听说了张扬的麻烦事,关切道:“听说你出了点事,最后怎么说的?”

    张扬笑道:“还能怎么说,先吊着呗。让我来省党校接受教育,至于工作问题,以后再安排。”

    袁波道:“干脆你调来省里吧,江城那座小庙容不下你这尊大菩萨。”

    “你高看我了,我就是一副处,到省里能干什么?我这人的原则是宁为鸡首不为牛后,让我跟着那帮厅长处长的后面卑躬屈膝,我可忍不了。”

    袁波笑道:“谁敢让未来省委书记的女婿卑躬屈膝。”

    张扬道:“胡说八道什么?”

    袁波道:“我可没胡说,谁不知道咱们顾书记马上要退了,宋省长接替已经成为定局。”他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你小子眼光够毒啊,宋省长仕途光明,有了这么一位老岳父照顾,你也是前途无量。”

    张扬笑道:“我可不喜欢靠别人!”他来袁波这里一是为了消磨时间,二是为了谈谈方文南的事情,在火车站遇到方文东,让张扬生出一些同情心,袁波和方文南是老同学,如今方文南走背字,张扬希望这个老同学能够拉方文南一把。

    提起方文南的现状,袁波也是感慨不已,他说道:“方文南自杀后不久,我还专程去盐湖监狱探望他,他现在什么都看透了,走到今天这一步,全都怪他自己。盛世集团完了,方文南以后出狱也不可能做生意了。”

    张扬道:“我来得路上遇到方文东,听他说方文南想出家!”

    袁波不屑道:“方文东这个人我不喜欢,我不是指他向警方通风报讯的事情,换成我我也会这么做,不过我认为方文东报警另有动机。”

    张扬道:“你是说他想吞并方文南的家产?”

    袁波道:“现在说这些没什么用处了,反正都已经是事实,方文南不在乎,我们这些外人又何必在意呢?”

    张扬的屁股还没把凳子坐热,顾佳彤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她的汽车就在望江楼外。

    张扬跟袁波告辞之后走出望江楼,钻进了顾佳彤的奔驰车,先搂住顾佳彤亲了个嘴儿。顾佳彤正准备开车的时候,却听张扬道:“等等!”

    顾佳彤微微一怔,顺着张扬的目光望去,却见前面一个身姿窈窕的女郎钻入了一辆黑色奔驰车。顾佳彤啐道:“好色之徒!”

    张扬没跟她解释,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来到那辆奔驰车前,敲了敲车窗笑道:“老周,很久没见了!”

    车窗缓缓落下,露出一个中年男子的笑脸,赫然正是去年因为走私黑车案发从东江逃之夭夭的周云帆。

    周云帆伸出带着钻戒的手,跟张扬握了握:“叫我拉兹,我是印度人!”

    张扬目瞪口呆的望着这厮,我x,周云帆,真是能耐啊,摇身一变竟然成了印度人。还好人家没否认身份,张扬道:“拉兹?”

    周云帆道:“东屏茶社,我请你喝茶!顾小姐一起来吧!”这厮从反光镜中早已看到了顾佳彤的奔驰车。

    张扬和顾佳彤来到东屏茶社,周云帆,不应该说是拉兹带着他的小女友已经在芦雪轩等待。

    顾佳彤听说周云帆变成了印度人也是奇怪得很,周云帆的走私案已经了结,这个人还算是仗义,国家的那大笔罚款,他都承担了下来,在海外把那笔罚款汇了回来,这也是乔梦媛最终能够得到从轻发落的根本原因,不过周云帆本身触犯了国内法律,只要他回来肯定要接受法律的制裁,没想到他不但回来了,而且还大摇大摆的来到了东江。

    等张扬和顾佳彤坐下,周云帆首先做得事情就是递上自己的名片:“张主任、顾总,这是我的名片!”

    张扬接过名片,上面是印度文,他不认识,翻过来才是汉字,上面印着印度新德里东方之珠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拉兹!张扬笑道:“我说周总,什么时候你变成了印度人?”

    周云帆狡黠笑道:“我从型生活在印度,我是印度籍华人,我叫拉兹,看过流浪者没,那主角跟我重名!”

    张扬倒是看过,不无讥讽道:“就是偷看人洗澡那个?”

    周云帆哈哈笑道:“是啊!想不到你也知道。”

    张扬道:“我就是不明白了,好好的中国人不做非得去当印度阿三?”

    周云帆道:“我信佛,印度是个佛教国家,在我眼中众生皆平等!”

    顾佳彤看到周云帆一本正经的样子不禁想笑,她认识周云帆已有很多年,对这厮的为人十分了解,周云帆十分狡猾,没有足够的把握他不会返回国内,看来他的身份已经不存在任何的问题,他现在已经成了印度人拉兹,那个违法乱纪的周云帆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看完请投月票!

上一篇:第三百二十四章 处罚决定(下) 下一篇:第三百二十六章 老乡见老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