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二十四章处罚决定(下)

    听他这么一分析。杜宇峰也跟着点头道:“我看也是好事儿!”

    姜亮道:“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牛文强抢着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姜亮向他竖起了拇指:“有学问,真是有学问啊!”

    牛文强满脸放光道:“那是,我现在是江城师范学院中文系的函授生!”

    赵新伟阴阳怪气道:“文青啊!”

    牛文强沾沾自喜的点了点头道:“我不是吹,以往我上中学的时候,写出的作文基本上都是范文,全都是在班级上朗诵的级别。”

    杜宇峰道:“你就吹吧,反正吹牛也不报税,你打着函授的旗号整天往师范学院里钻,该不是看上了那个美女大学生了吧?”一句话说得牛文强脸上一热,这厮掩饰不住得意,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他们这圈人就有三个警察,目光不是一般的犀利,从牛文强的举动中已经看出了蛛丝马迹,姜亮笑眯眯道:“有情况!”

    牛文强点了点头道:“南林寺的高僧说,我今年命犯桃花!”

    赵新伟呸了一声:“就你那熊样,桃花也能落在你头上!”

    牛文强道:“我是狗熊过桃林,桃花朵朵开,人长得帅,真是没办法!”

    杜宇峰道:“做人莫装逼,装逼被雷劈!”

    牛文强是个凡事藏不住的性子,终于还是忍不住拿出一张照片给他们看。照片上的小丫头长得挺清秀,是江城师范学院的大三学生。

    赵新伟道:“小丽呢?”

    牛文强道:“拜拜了,那女人只认得钱,坑了我四万多块,跟金凯越的厨子跑了,麻痹的!”

    张扬笑了起来:“我怎么觉着你这脑袋有点绿呢?”几个人同时点头。

    牛文强收起照片道:“都他嫉妒我!”

    赵新伟道:“看来我也得去师范学院弄个函授上上,不然好白菜全都让猪拱了!”

    牛文强瞪大了眼睛:“靠,你骂谁呢?你才猪呢,嫉妒,赤luo裸的嫉妒!”

    姜亮笑道:“张扬,你好像也在函授吧?有什么艳遇说给大家听听,别让这小子一个人得瑟!”

    张扬的确在函授,他在省党校函授,他笑道:“我那是党校,哪有什么艳遇,在党校乱搞男女关系,性质可不一样。”

    牛文强道:“拉倒吧,你什么事儿不敢干啊?”

    赵新伟建议道:“你还不如去党校转一圈呢,这样也能躲避一下风头啊!”

    他的话提醒了张扬,张扬端起酒杯道:“目前书面处理意见还没出来,我得老实在江城呆着。”说话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电话是顾佳彤打来的,这两天顾佳彤也一直在关注张扬殴打港商事件,甚至为了张扬这件事她专门去找了父亲,顾允知对这件事的态度是不闻不问,在顾允知看来,能够在这件事上起到作用的人很多。但绝不是他。

    张扬不想顾佳彤担心,电话中告诉她,自己已经和安达文达成了谅解,安达文也不会再继续上告,顾佳彤这才稍稍放下心来,她知道张扬要被暂时停职,提出让张扬来东江呆一阵子,最近父亲的身体不太好,顺便让张扬帮他看看。

    张扬答应等到正式处理决定出来,自己就前往东江。

    酒喝到一半的时候,李承乾过来敬酒,他顺便提出想承包汇通公司食堂的事情,最近汇通和蓝星合作,来了不少韩国技术人员,所以汇通专门成立了韩餐部,对外出租,李承乾动了这个心思,他并不知道市里已经决定要拿掉张扬的一切职务。

    张扬也没拒绝,他只要给乔梦媛打个招呼,这个面子,乔梦媛应该给他。

    

    张扬的处罚决定是常务副市长李长宇亲自宣布的。为此招商办和企改办还专门召开了一个会议,连抱病在家的肖桂堂也专门赶过来参加这次会议,他的目的很明显,是来看张扬笑话的。

    李长宇这次没有肯定张扬的工作成绩,只是历数了他最近犯得错误,李长宇道:“经市领导研究决定,张扬同志的行为已经眼中影响到江城市政府在海外投资商心目中的形象,所以对他进行如下处理!”他顿了顿道:“免除张扬同志招商办副主任职务,具体工作由副主任肖桂堂主持,免除张扬同志企改办副主任职务,具体工作安排由马华成同志统一安排,给予张扬同志党内警告处分,并扣发94年度全部职务津贴!”李长宇宣布完处罚决定,抬起头环视众人道:“我希望在场的各位干部,各位同志能够从张扬的事件中吸取教训,认真反思自己的做法,在以后的工作中,要注意工作态度和工作方法,学会如何与投资商搞好关系。这样的错误我们要完全杜绝,决不允许再度发生!”

    肖桂堂此时的心情真可谓是畅快淋漓,他不无得意的向张扬望去,发现张扬神情自若,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意,根本不像被批评的样子,仿佛正在接受表彰,肖桂堂心中暗骂,你他得瑟什么?

    李长宇道:“市里对招商办和企改办的工作十分重视,你们是我们改革开放的前哨站,我希望所有同志都要认识到自己肩头所承担的责任和义务。”李长宇说完这番话。环视了一下会场,两个单位加起来也没多少人,李副市长每个人都能照顾到。李长宇本想问问大家有什么意见,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知道张扬在企改办和招商办中群众基础不错,假如有人当场为他鸣冤反而不好。

    可终究还是有人为张扬说话,第一个跳出来的是朱晓云,她开口道:“李市长,本来我没资格在这样的场合说话,可是我得为张主任鸣句不平,张主任在企改办、招商办领导位置上所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不能因为这一件小事就将他所有的功绩全部抹煞,我认为领导对这件事处理的不公平,我不服!”她一说话,崔杰、陈建、何树雷都跟着说不服,连马华成的儿子马德华也嚷嚷着不服。

    张扬此时说话了:“你们添什么乱啊?领导已经决定的事情,你们嚷嚷什么?都给我闭嘴,老老实实干活!”一句话把所有人都给镇住了。

    李长宇看了看张扬,故意做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张扬,希望你能够从这件事中得到教训,好好改正错误。”

    会议结束之后,李长宇专门把马华成、肖桂堂留下来开了个小会,自然是嘱托他们要好好干。张扬出了事,企改办和招商办的工作不能放松,当然要由他们两个抓起来。

    马华成还有两个月就退休了,他想不到张扬在这当口儿又出了事,他当场虽然没有替张扬说话,可现在却提了点建议:“李市长,我看对小张的处理是不是太重了,他毕竟年轻,性情虽然冲动了一点,可工作能力还是很突出的,再说了。他这次出事和企改办的工作没有关系啊!”马华成的意思很明显,张扬是以招商办副主任的身份打人,在企改办的工作中并没有犯错,何必把他企改办副主任的工作也给撸了?

    李长宇道:“领导指示,对于张扬同志这次的错误绝不能姑息。”

    一旁肖桂堂道:“我看领导的决定是对的,如果犯了错都不罚,那么以后体制内还有什么规矩可言?”

    马华成知道他恨透了张扬,说出这样的话再正常不过,叹了口气道:“我年龄大了,让我来抓企改办的工作有些吃力了。”

    李长宇道:“市里考虑到企改办工作的复杂性,又考虑到你即将面临退休的实际情况,特地给你派了个帮手。”

    马华成微微一怔:“谁?”

    “肖林!”

    张扬听说肖林升任企改办副主任的消息,内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不爽的,肖林是原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现任副市长肖鸣的侄子,当初是张扬帮他弄了个开发区企改办,并让他担任主任,如今自己刚刚被拿下,那边肖鸣就慌忙把侄子提上来顶自己的位置,这多少有些不够厚道。

    李长宇看出他有想法,站在老市委的花园内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啊,还是好好歇歇,暂时别管工作上的事情了,央视的那几个记者刚走,听说你打安达文的那则新闻还要播出,马上你就会变成全国知名的人物。”

    张扬怒道:“这帮记者就是喜欢添乱!”

    李长宇道:“人家干得就是这种工作!”

    张扬道:“肖桂堂这个人不行,又没能力又贪功,他要是担任了招商办主任,招商办工作肯定玩完!”

    李长宇笑道:“哪有那么严重?肖主任是老同志了,政治觉悟还是有的。”

    张扬反问道:“政治觉悟是什么?”

    李长宇微微一怔,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回答张扬这个问题。

    张扬道:“你们把我给免了,不过并没有把我开除,我现在属于什么单位?你总得给我找个地方挂着,不然我工资从哪儿领?”

    李长宇笑道:“我市正在筹建档案馆,你先去那里当顾问吧!”

    “顾问?”张大官人汗都冒出来了,难不成自己因为这事儿面临着提前退休了?

    李长宇道:“没什么具体工作,就是个名目!”

    张扬道:“我说咱们市里还有多少这种吃白食的地方?”

    李长宇不解的看着他。

    张扬道:“改天我把亲戚朋友全都弄进来!”

    

    张扬的离职对招商办产生了极大的影响。首先章睿融因为长期病假被自然辞退,然后副主任常凌峰递了辞呈,肖桂堂马上就批准辞职。对这帮外聘人员根本不用采取什么手续。

    按照张扬的脾气是看不过去的,可常凌峰事先给他打了招呼,既然肖桂堂想跳,就让他自由自在的跳几天。

    新任企改办副主任肖林给张扬打了几个电话,邀请张扬吃饭,他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在这个敏感的时候来到这个敏感的位置可能会引起张扬的不快,所以想当面和张扬解释一下。

    张扬没空赴约,他在江城第一人民医院弄了个病假手续,来到市委书记办公室去找杜天野。

    杜天野扫了一眼张扬递过来的病假:“请个病假也要我批准吗?”

    “你是市委书记,我不找你找谁啊?”

    杜天野拿起病历扔在桌上:“跟我示威是不是?借着这事儿发泄心中的不满是不是?”

    张扬笑道:“那倒没有,我现在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我怕了,我想休息休息,我惹不起,我躲起来还不成吗?”

    杜天野道:“没必要歇病假,省党校有个青年干部进修,已经给你报名了,课程一个月,讲的是如何增强自律性,如何提高领导素养的问题,刚好对你有用,你回头去办手续吧!”

    张扬一听来劲了,嬉皮笑脸的在杜天野身边坐下,拉着转椅靠近了他:“那啥我还算干部啊?”

    杜天野没好气道:“又没把你的副处给免了,你当然算干部!”

    张扬道:“你这么保我是不是顶了很大的压力?真的,我不想连累你,要是你真觉着不好办,就挥泪斩马谡吧,我不想欠你人情!”

    杜天野骂道:“滚蛋!我怎么听你说话那么刺耳?”

    张扬笑道:“我是真感动,发自内心的感动,我犯了这么大的错误,杜书记还肯给我机会,我真是”

    杜天野道:“你少跟我耍贫嘴,央视可能要播你的新闻,你小子还是找个地方凉快去,免得成为千夫所指。”

    “是,是!”张扬连连点头。

    

    月票能不能再给力一点!章鱼诚信求票中!

上一篇:第三百二十五章 病症所在(上) 下一篇:第三百二十五章 病症所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