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二十五章病症所在(上)

    杜天野又道:“招商办那边怎么回事?常凌峰辞职了?这个人可是个难得的人才。跟你有没有关系?”

    张扬道:“绝对没有,他辞职跟我绝对没关系!”

    杜天野皱了皱眉头道:“你帮忙劝劝他,不能因为对你的处理影响到工作嘛!”

    张扬道:“算了,他那人脾气倔得很,未必肯听我的。”

    杜天野道:“你一定要从这次的事情中吸取教训,人不可能永远都走运。”

    张扬道:“这次我出事,赵洋林那帮人跳的很凶,你有什么想法?”

    杜天野道:“跟你有关系吗?”

    张扬道:“杜书记,你这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太厚道了,对那帮老狐狸,该出手时还是应该出手,抓不住老狐狸的尾巴,就抓小狐狸!”

    杜天野双目一亮,张扬的这句话让他豁然开朗。

    张扬这次前往东江学习很低调,他选择乘坐火车前往东江,秦欢知道他要走,自然依依不舍,张扬好不容易才哄好了秦欢,打车来到火车站,在候车室遇到了同样前往东江办事的方文东。

    自从方文南入狱之后,盛世集团的效益一落千丈。现在旗下只剩下餐饮和旅馆生意,规模比原来缩减了一半都不止。

    张扬对方文南如今的境况十分同情,他提起方文南前些日子自杀的事情。

    方文东叹道:“只是一时想不开,我大哥经过那件事后,整个人都变了,现在整天看的都是一些佛经,他说出狱之后就出家礼佛!”

    张扬道:“凭着他的能力,出来之后一定可以东山再起。”

    方文东感慨道:“自从海涛死后,我大哥再没有什么雄心壮志了,有时候我在想,我是不是害了他?”方文南铤而走险谋杀田斌,正是他向警方告密。

    张扬道:“人一辈子,起起伏伏,究竟谁能说清呢?”他问起盛世集团的经营状况。

    方文东叹了口气道:“每况愈下,我已经将岚山和南锡的分店盘了出去,这次前往东江是去商谈融资的!”

    张扬对生意没什么兴趣,没有继续问下去,方文东也知道最近张扬遇到了麻烦,也没有细说。

    

    火车抵达东江已经是晚上八点,天空之中细雨绵绵,张扬走下火车,看到顾佳彤在站台处等着自己,心中一阵温暖。

    顾佳彤身穿蓝色风衣,腰身纤细,肤色洁白细腻,仿佛蒙着一层淡淡的光晕,秀眉弯弯。黑长的睫毛上沾着水汽,让她的一双美眸显得如梦似幻。

    张扬的目光落在她粉红色的柔唇之上,下意识的抿了抿嘴唇,心中忽然生出强烈冲动,想要亲吻顾佳彤的柔唇,可这里毕竟是人来人往的站台,张大官人要有所顾忌,要低调!

    顾佳彤从他灼热的眼神中已经识破了他心中的想法,浅浅一笑,俏脸之上露出两个醉人的梨涡:“上车再说!”

    张扬撑起雨伞,将顾佳彤笼罩在这方寸天空之下,夜雨很好的掩护了他们,他的手落在顾佳彤的纤腰之上,顾佳彤顺势靠在了他的怀中,仰起俏脸,张扬迅速而有力的在她的嘴唇上吻了一下,顾佳彤的手臂圈紧了张扬的身体,这种滋味让她沉醉,让她,她想要永久的留住这种感觉。

    张扬附在她耳边道:“我想那啥”

    顾佳彤红着俏脸在他身上打了一下,两人偎依着走入风雨之中。脑海中不由得想起在北京的那个雨夜,那条街,那场雨,那座漏点四射的电话亭。

    来到地下停车场,进入顾佳彤的奔驰车,顾佳彤不顾一切的扑了上来,爬到张扬的怀中,搂着他的脖子,用力亲吻他的唇。张扬漏点回应着,车内的空气突然变得温馨而暧昧,一切都在无声之中默默进行,车头的奔驰标志宛如风中的花瓣,快速而细微的颤抖着

    顾佳彤宛如脱力的羔羊,静静趴在张扬的怀中,张扬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一刻,两人还在地下停车场内,张扬伸出大手抚摸了一下顾佳彤的秀发,柔声道:“饿不饿?”

    “不饿好饱”

    张大官人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顾佳彤俏脸一热,起身拧住他的耳朵:“你这个坏蛋!”

    张扬道:“再不走,停车场该收过夜费了!”

    顾佳彤在黑暗中整理着自己的衣服,打开遮光板上的化妆镜,看到自己蓬乱的秀发,潮红的双颊。转身望去,张扬笑得很暧昧很无耻。可是在顾佳彤看来,却有种说不出的可爱。

    也许是为了转移注意力,顾佳彤伸手打开了收音机,此时正在播报新闻——昨晚明南小区车库一辆桑塔纳轿车内发现两具尸首。死者是一男一女,两人死时全身赤luo,根据初步调查显示,两人系窒息而亡

    顾佳彤听到这里慌忙打开车窗,张扬哈哈大笑起来。

    顾佳彤啐道:“还笑!”

    张扬启动汽车在笑声中驶离了停车场。

    秋霞湖的雨夜极其静谧,张扬和顾佳彤坐在二层的阳光房内,虽然没有阳光的沐浴,不过可以听到雨点敲击玻璃的声音,可以看到远处朦胧的夜景。

    张扬端起红酒和顾佳彤碰了碰酒杯:“为我们躲过一劫干杯!”

    顾佳彤知道他说的是那则新闻,红着俏脸啐道:“你就不能说点好话?”

    张扬道:“我是个实干家!”

    顾佳彤妩媚之极的白了他一眼,柔声道:“安达文的那件事情处理完了?”

    张扬点了点头:“没多大事,他已经表示不追究了,市里也给了我处分,我这一个月的党校学习就是劳动改造!”

    顾佳彤道:“我本来想去江城看你的,可我爸最近身体一直不好,今天上午我陪他去医院体检,医生让他多休息!”

    张扬道:“明天我去看他!”

    顾佳彤道:“明晚吧,明天晚上我爸在家!”她放下酒杯道:“多亏你给我推荐了常海天,这个人真的很有能力,能够独当一面,不然茵茹走了,我不知道要忙成什么样子。”

    张扬道:“茵茹去了香港,去注册广告公司的牌照!”

    顾佳彤点了点头道:“我知道。我们之间一直都有联系,她有什么事情总会第一时间告诉我。”顾佳彤停顿了一下又道:“包括你的事情。”

    张扬哈哈笑道:“早就知道她是你安插在我身边的眼线!”

    顾佳彤啐道:“她心底还是和你亲近!”

    张扬被顾佳彤的这句话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和胡茵茹的暧昧关系,顾佳彤心知肚明,不过一直都没有点破,在这一点上顾佳彤做得很好,胡茵茹做的也很好,她明白自己的位置,从来不和顾佳彤争宠。

    顾佳彤并不想触及这个敏感的话题,她轻声道:“听说你认了个干儿子?”

    张扬道:“叫秦欢,挺可爱的。也是你干儿子,见了他你一定会喜欢。”

    顾佳彤笑了笑,轻声道:“像我这样的年龄多数已经做了母亲。”

    张扬内心一怔,随即升起一缕歉疚,顾佳彤已经二十七岁了,的确到了应该做母亲的年龄,可是她的家庭和身份决定,她无法如愿。

    张扬伸出手,握住顾佳彤的柔荑,望着她凄迷的美眸,轻声道:“相信我,不久以后,我们就能拥有自己的孩子。”

    顾佳彤红着脸挣脱开他的手掌,啐道:“谁要给你生孩子,美得你!”芳心之中却是千般情,万般愿。可她也明白现实,自己和张扬无法走到一起,在她心中已经接受了成为张扬情人的事实,她不敢想以后,现在已经很满足。

    顾佳彤道:“你在北京是不是遇到了养养?”

    张扬点了点头:“见过几面,还是在探望明健的时候遇到的,有个男孩子正追她。”

    顾佳彤笑道:“我知道,江光亚,前副总理江达洋的孙子,他父母经商,家庭条件很好。”

    张扬道:“江光亚本身的条件也很优秀,我看挺不错的!”

    顾佳彤端起酒杯抿了一口,一双美眸看着张扬。

    张扬被她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干嘛这么看着我?”

    顾佳彤道:“养养喜欢你!”

    张大官人很尴尬:“那啥你胡说什么?怎么可能,我一直都把她当妹妹!”

    顾佳彤道:“你把她当妹妹看,可她没把你当哥哥,我是她姐姐,我看得出来,她喜欢你!”

    张大官人长出了一口气:“这事儿有点不着调吧?”

    顾佳彤道:“还记得我过去提醒过你,离养养远一点,她对你崇拜到了极点,不但把你当成救命恩人,还把你当成理想情人。小丫头陷得很深。”

    张扬叹了口气道:“她是我小姨子,我对她真没有非分之想!”

    顾佳彤看到他满头大汗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抽出纸巾为张扬擦去额头的汗水:“你看你个熊样,我又没说你什么?反正你给我记住了,以后多留点神,别让这丫头再陷进来了。”

    张扬笑道:“听你这话,我怎么觉着自己跟个大祸害似的?”

    “你就是个大祸害!”

    “那你还对我这么好?”

    顾佳彤幽然叹了一口气道:“我上辈子欠你的,有句话怎么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你想祸害就祸害我吧,我决定自我牺牲了。”

    “这可是你说的,回头可不许反悔!”

    

    张扬这次见到省委书记顾允知,明显感觉到他苍老了许多,走入9号小楼的时候听到顾允知的咳嗽声。

    顾允知已经提前知道张扬会来,在家里他穿得很随意,只穿了一件灰色的中式家居服,带着花镜,坐在客厅中看着报纸。

    张扬是吃过饭来的,他给顾允知带来了一个明朝的瓷盘,是他在古玩市场花了五百块买来的,品相并不怎么好,他知道顾书记的脾气,太珍贵的东西顾允知肯定是不会收的,他并不追求瓷器是否珍贵,他感兴趣的是瓷器背后的历史。

    顾允知拿起瓷盘看了看:“民窑的,应该是明朝,品相不怎样,多少钱?”

    张扬实话实说道:“五百!”

    顾允知摇了摇头道:“不值,最多二百块!”

    张扬笑道:“您留着玩吧!”

    顾允知也没跟他客气,把瓷盘放在茶几上,对顾佳彤道:“回头把钱给他!”

    顾佳彤点了点头,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顾佳彤肯定不会给张扬钱,给了他也不要,可话顾书记得说。

    顾允知取下花镜,揉了揉鼻梁道:“老了!最近精力大不如前了”他又咳嗽了两声。

    张扬示意他伸出手,帮他診了诊脉,发现顾允知的身体并不存在太大的问题,他微笑道:“我教顾书记的那套打坐调息的功夫还常练吗?”

    顾允知道:“每天都练,可身体还是不如以前了。”

    张扬道:“您身体没什么问题,咳嗽好办,回头我帮您写张方子,让佳彤姐抓药回来给您煎服,保管很快就好!”

    顾允知道:“可我最近动不动就犯困,干什么事情都提不起精神。”

    张扬道:“顾书记快退了吧?”

    顾允知深邃的双目闪过一丝失落之色,没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自己的症结所在,张扬的这句话切中要害,他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就到点了,满打满算也就是一百天,过去,他一直都以为自己对离休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可真正快到离休的时候,顾允知发现自己还是有些不舍和眷恋。

上一篇:第三百二十三章 女暴徒(下) 下一篇:第三百二十四章 处罚决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