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二十三章女暴徒(下)

    时维和安语晨扶着乔梦媛来到隔壁休息室。乔梦媛哭得好不伤心,一直以来她对许嘉勇都是一往情深,早已抱定非他不嫁的念头,可没想到他会这样对待自己。

    时维愤愤然道:“表姐,他不是人,是个畜生,报警抓他!”

    安语晨不清楚情况,可是看到刚才的一幕也是愤愤不平:“这种垃圾,你还这么喜欢他,跟他解除婚约。”

    乔梦媛的情绪终于平复下来,她红着眼睛道:“算了!让他走吧,这件事不要声张出去!”

    时维怒道:“便宜了那个混账!”她起身去隔壁办公室。

    许嘉勇已经醒来,整好了衣服,下面被时维踢过的地方已经肿了起来,好不疼痛。他低着头,没法不低头,今天这事情太丢人了。

    张扬坐在办公桌上,抱着膀子冷冷看着他:“许嘉勇啊许嘉勇,真是有出息!”

    许嘉勇靠着墙边坐着,哆哆嗦嗦从衣袋中找出一盒烟,抽出一支点燃。他也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会如此疯狂,是张扬,是张扬把他刺激成这个样子。

    张扬道:“抽吧!要是进了监狱就没得抽了!”

    许嘉勇望着张扬:“你恨我?”

    张扬道:“值得吗?说实话,我没把你看在眼里!”

    许嘉勇唇角的肌肉痛苦的抽搐了一下。

    张扬有些莫名奇妙的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张扬道:“你还真够仗义,我这边刚出了点事儿,马上你就主动犯罪来陪我,冲着你这份精神,等你入狱之后,我会经常去看你的。”

    此时时维走了进来,她冷冷扫了许嘉勇一眼,目光中充满了鄙夷:“我姐让你滚!”乔梦媛明明是让许嘉勇走的。

    张扬有些诧异的看了看时维道:“不报警了?”

    时维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许嘉勇艰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缓慢的向门外走去,经过时维身边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帮我跟梦媛说一声对不起!”

    许嘉勇走后,张扬忍不住问:“搞什么?真打算这么放过他?”

    时维道:“我又不是我姐,我哪知道?你们这些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干我屁事啊!”

    

    安语晨这次过来是想告诉乔梦媛,南林寺商业广唱发权不会转让,以后她们仍将保持合作,可发生了这件事,自然就没办法提起了。

    乔梦媛还算坚强,洗澡换衣之后,重新走了出来,张扬、安语晨、时维都在办公室等她,其实谁都明白这也不算什么大事儿,乔梦媛和许嘉勇是未婚夫妻,两人已经订婚,就算许嘉勇真的得逞了。估计乔梦媛也不会告他,可这件事被张扬撞破,以后事情发展的轨迹必然完全改变,这厮借着这件事把许嘉勇给悄悄处理了一下,许嘉勇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变化。不过就算以后意识到,这笔帐十有也会算在时维的头上。

    乔梦媛此时颇有些万念俱灰的感觉,她对许嘉勇的感情是真挚的,在许嘉勇最需要她的时候,来到他的身边,顶住家庭的压力,勇敢的和他订婚,许嘉勇对此也很感动,甚至表示要到结婚之日才要她,乔梦媛为他的这份尊重还深深感动,可今天发生的事情,已经完完全全把乔梦媛的幻梦击碎,她看到了许嘉勇疯狂无情的一面。在内心深处,第一次产生了恐惧。

    乔梦媛表面上虽然镇静,可内心却是极其复杂,她不知道这件事发生之后,自己应该怎样和许嘉勇相处。她轻声道:“张扬、安小姐。今天的事儿”

    不等她说完,张扬就笑道:“什么事儿?我们刚到什么都不知道!”

    乔梦媛的心中感到一丝温暖,张扬这个人绝非表现出的那样嚣张蛮横,他很会体察别人的心理。

    安语晨看到乔梦媛的情绪已经基本稳定了下来,起身告辞道:“那我们先走了!”

    张扬却道:“该吃饭了,我请大家晚上一起去吃一顿,然后去皇家假日唱歌怎么样?”

    时维心想这张扬可真没眼色,发生了这种事情,表姐哪有心情,她并不知道,张扬知道乔梦媛这个时候是心绪最为烦乱的时候,大家在一起放纵发泄一下对她反而有好处。

    连安语晨也以为乔梦媛肯定会拒绝,可乔梦媛居然就点了点头道:“新帝豪吧,我让他们准备!”

    张扬摇了摇头道:“大酒店的套菜早吃腻歪了,那啥,我知道新开了家泥鳅馆,专做泥鳅的,咱们去尝尝!”

    张扬所说的泥鳅馆在老街附近,他是听杜宇峰说的,杜宇峰新分了房子就在这里不远,邀请张扬几次了,可张扬一直都有事,没顾得上过来。

    张扬带着她们三个来到了泥鳅馆,乔梦媛虽然表面上一切如常,可从她的目光中仍然可以轻易就找到落寞和痛楚。

    虽然还不到五点,包间已经订满了,他们只能在大厅坐下。

    张扬拿起菜单递给乔梦媛让她点菜,乔梦媛道:“随便,选特色的来两样。”

    时维毫不客气的把菜单拿了过去。点了四凉四烧两炒,她点菜也有个特点,只点贵的,反正是张扬请客,可不能给他省钱。

    张扬笑道:“贵的未必好吃!”

    时维道:“最贵的一个菜才58,你可真会挑地方!”

    张扬道:“没办法,我马上成无业游民了,今年的职务津贴全都被扣了,穷啊!”说这话的时候他看着乔梦媛。

    乔梦媛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别在我面前哭穷,大不了我请客!”

    时维道:“那可不成,我们三位大美女陪你吃饭,你赏心悦目的,没找你要陪护费都不错了,还要我们倒贴请客?没门!”

    张扬嬉皮笑脸道:“小声点,最近严打,是不合法的!”

    时维怒道:“你才呢,什么鬼话!”她一咋呼,周围的食客都向他们看来,其中不乏有猥琐的眼光,乔梦媛跟着出来只是想排遣一下心中的苦闷,有些心不在焉,自然不会在意这些目光,安语晨和时维都是大咧咧的性子有人看她们。她们便用凶狠的眼光回敬过去。

    张扬提醒她们两个道:“出门在外,低调做人,千万别惹事!”

    时维笑道:“你也配说低调这两个字?”

    张扬道:“没办法,最近走背字,我不低调也不行啊!”

    菜上来之后,张扬叫了一瓶清江特供,时维酒量不行,张扬担心安语晨的身体,没让她喝,乔梦媛自己倒了一玻璃杯:“我陪你喝!”

    张扬笑道:“成,咱们认识这么久。我还真没领教过你的酒量!”

    乔梦媛的酒量很不错,这一斤酒基本上都进了她和张扬的肚子,乔梦媛居然没有任何的醉意。她很痛苦的发现了一件事,越是自己想麻醉自己的时候,头脑反倒越清醒。

    每个人都看出了乔梦媛的企图,安语晨道:“别喝了!”

    乔梦媛笑道:“我没事,张扬,你行吗?再干一瓶?”

    张扬笑道:“我一大老爷们有什么不行的?干就干!”

    乔梦媛听出了这厮话里的暧昧含义,不知为何心中却没有反感,反而感觉到舒服了一些,连乔梦媛都无法解释。

    时维骂了一句:“流氓成性!”她的这句话把乔梦媛的脸给说红了。

    张扬笑道:“我就流氓怎么着?你这么晚跟我出来不害怕啊?”

    时维瞪大眼睛道:“你敢!”她发觉一旁有个流里流气的小子看着自己,怒道:“看什么看?”

    

    那小子是这一带的一个混混,诨号就叫泥鳅,也是派出所的常客,今天刚好拘留期满,被放出来,他的几个小兄弟正给他接风呢。这年月,越是这帮社会渣滓,越觉着自己如何如何,仿佛进过局子,自己便多了一道光环是的,他不认识张扬,看到张扬一个人带了三个美女进来,心里早就有些不平衡,时维当着这么多小兄弟的面呵斥他,他脸上可挂不住。

    他拍着桌子站了起来:“臭子,你他说谁的?信不信我干了你?”

    张扬这会儿倒是沉得住气,端起酒杯跟乔梦媛碰了碰,乔梦媛咬了咬嘴唇,忽然站起身,抓起自己面前刚刚倒好的热茶,一下泼在了泥鳅的脸上,她愤然道:“畜生,你懂不懂得尊重女人?”

    张扬、安语晨和时维都愣了,谁都没想到乔大小姐发火了,那杯茶虽然不是滚开,也得有十度。烫得泥鳅捂着脸惨叫了一声,他红了眼,抄起板凳就冲了上来。

    安语晨抬腿踢去,稳准狠,三字要诀掌握的炉火纯青,一脚将泥鳅手中的板凳踹得四分五裂,踢中泥鳅的胸口,泥鳅的身体踉踉跄跄向后退去,撞在后面的桌子上,然后一屁股坐倒在地上,桌面上的菜肴洒了他一身。

    时维上去又补了一脚,踢完之后,才发现自己的运动鞋上沾上了一片油污,气得又冲上去在泥鳅的肚子上踢了一脚。

    跟泥鳅一起喝酒的五个人全都站了起来,事情发生的实在太突然,他们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泥鳅就让三个女孩子给打了。

    张扬原本也没打算出手,虽然他很想出手,可事情是时维挑起来的,第一个出手的是乔梦媛,正面战斗的是安语晨,别的不说,就凭安语晨的武功,对付这帮小混混肯定是绰绰有余。张大官人坐在那里端着酒杯,他现在的任务就是护法,保证没有什么意外发生。

    这饭店本来就很小,混战刚刚开始,整个饭店就乱成了一团。

    泥鳅的五名同伴刚想围上来,安语晨已经冲到他们的身边拳打脚踢,三下五除就将他们全部击倒在地,时维冲上去跟着趁火打劫。乔梦媛也照着倒在自己面前的那混混儿身上狠踢了几脚。

    张扬看得于心不忍,这世道女人还真不能惹。

    打得正热闹的时候,杜宇峰走了进来,他倒不是来喝酒的,下班回家刚好经过这里,听到里面打起来了,所以进来看看,谁想闹事的全都是熟人。

    张扬笑着向他点了点头。

    泥鳅捂着被烫出水泡的脸站了起来,他认识杜宇峰:“杜警官,我们被人打了!”

    “活该!”

    泥鳅愣了:“你怎么说话呢?”

    “赶紧走人,再留在这儿碍眼小心我把你弄进去!”杜宇峰不耐烦道。

    周围人有人认出张扬来了,窃窃私语,泥鳅的几个兄弟叫苦不迭的爬了起来,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快走吧,人家连港商都敢打,别说你们了!”

    张大官人脸上一热,麻痹的,老子这么有名啊!

    泥鳅这帮人才把张扬认出来,一个个悔得恨不能抽自己俩嘴巴子,灰溜溜逃离了饭店。

    杜宇峰叫道:“别走啊,把帐结了!”

    经乔梦媛她们几个这么一闹,这顿饭自然没办法吃下去了,张扬起身去结账,却发现泥鳅那帮人把他的那份钱也给结了,张扬心中暗笑,真是鬼怕恶人,自己在江城真的是恶名在外了。

    离开泥鳅馆,乔梦媛脸儿红红的,美眸异常明亮,拍了拍手道:“真痛快!”人遇到不快之后,就得找个发泄的途径,乔梦媛算是找着了,泼了泥鳅一脸的热茶,还跟着踢了几脚,今天的行为可和她昔日的淑女形象大相径庭。

    

    各位看官,您看爽了别忘了投月票啊!

上一篇:第三百二十四章 处罚决定(上) 下一篇:第三百二十五章 病症所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