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二十二章因果(上)

    在杜天野为了张扬的事情四处奔走的时候。张大官人却和安语晨一起带着秦欢在雅云湖泛舟,仿佛这件事根本和他无关。秦欢刚刚恢复降,趴在船舷上拨弄着湖水,发出一串串欢快的笑声。

    安语晨一手揽着秦欢,生怕这孩子一不小心落到湖里。

    张扬闭着眼睛,头仰靠在椅背上,唇角带着淡淡的笑容,任凭阳光直射在他的脸上。

    安语晨终于忍不住道:“再晒,你那张脸油都要晒出来了。”

    张扬笑了一声,却仍然没有睁开双目:“真舒服,清风明月,凉风习习!”

    “明月你个大头鬼,你睁开眼睛看看,现在是大中午,红日高悬!”

    秦欢呵呵笑了起来:“爸,你连白天黑夜都分不清楚了!”

    张扬坐直了身子,睁开双目,强烈的阳光让他眯起了双眼:“知不知道什么叫无官一身轻?这就是我现在的感觉!”

    安语晨凝望张扬,她当然知道张扬现在所承受的压力,而这一切正是因为自己而起,她咬了咬嘴唇。展露出一个快乐而明朗的笑容:“市里又没有处理你,你还是招商办主任!”

    张扬道:“我才想起来,今天我旷工了!”

    秦欢道:“爸,旷工是什么?”

    张扬道:“旷工就是跟你们学生逃学一样!”

    “逃学不是好孩子!”秦欢认真地说。

    安语晨笑道:“你爸本来就不是好孩子!”

    秦欢抗议道:“姐,我爸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是大英雄!”

    安语晨这个郁闷啊:“我说你这孩子,你凭什么叫我姐啊?”

    张扬道:“我让他叫的,你是我徒弟,他是我儿子,他不叫你姐叫你什么?”

    安语晨道:“不成,我不当他姐,他这么小一孩子,叫我姐我不是亏大了!”

    张扬笑道:“不当姐啊?”

    安语晨认真的点了点头。

    “真不当?”

    “不当,坚决不当!”

    张扬道:“儿子,以后叫她干妈!”

    “干妈!”

    安语晨一张俏脸红到了耳根,脸上的表情似笑似颦,愣了好半天方才猛地推了张扬一把:“流氓师父!”

    坐在船舷上的张大官人猝不及防,被她推得一个倒栽葱落入了湖水里。

    吓得秦欢尖叫起来,可随即又看到张扬水淋淋的爬了上来,不禁格格欢笑:“我就说了,我爸最厉害!”

    安语晨搂着秦欢笑得就要直不起腰来,望着张扬水淋淋狼狈不堪的样子,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在此时才是最幸福的,她的快乐她的幸福全都因为一个人。

    

    安达文脸上的淤青仍然没能褪去,他望着从门外走入的安语晨,安达文早已料到她会来,微笑招呼道:“姐!来了!”

    安语晨来到安达文面前。很平静的看着他:“阿文,你到底想要什么?”

    安达文双手交叉在一起,向后靠在椅背上,他是个阴谋论者,即使昨天安语晨当场昏倒,他也存在怀疑,他怀疑安语晨是故意伪装,利用昏倒来破坏签约,不过张扬的举动,让他占据了主动,安达文没有说话,望着安语晨只是微笑,他笑得很阳光,单纯的就像一个高中生,可单纯的表象后却藏着深不可测的心机。

    安语晨道:“收手吧,不要继续追究张扬的事情,内地投资我不管了,全都交给你,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安达文道:“张扬对你很重要啊!”

    安语晨怒道:“阿文,我警告你。最好不要伤害张扬,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安达文哈哈大笑,他指着自己的脸:“姐,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被人打过脸,他张扬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了我一巴掌,还打了我一拳,很痛快是不是?我安达文这么好欺负?”

    安语晨道:“打都打过了,你想怎样?有本事,你跟他单挑,一对一打回去啊?”

    安达文摇了摇头道:“我打不过他,但是我不会放过他,我要让他身败名裂,我要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安语晨道:“阿文,你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变得毫无亲情可言,变得如此冷酷,如此不通情理,张扬对我们安家有恩,就算他打了你,你也不能这样对他!”

    安达文冷笑道:“对你有恩才是,你喜欢他,所以你不惜一切的维护他,甚至可以牺牲家族利益,为的是帮他增添政绩!”

    “你给我住嘴!”安语晨愤然斥责道。

    安达文道:“你不想我说,可都是事实!”

    “事实是你违背爷爷的遗愿!”

    安达文道:“爷爷的遗愿是广大安家的门楣,让我们安家重振雄风,你懂吗?”

    安语晨道:“我不懂。我也不想懂,我来找你是为了张扬,如果你还念着我们姐弟间的情分,我希望这次你能够到此为止,放过张扬,不要追究那件事。”

    安达文道:“让我放过他,仅仅放弃内地投资管理权是不够的!”

    安语晨美眸圆睁,她开始意识到这个弟弟早就是有备而来,搞出这一系列的事情,他全都是计划好的。安语晨道:“你说,你到底想要什么?”

    安达文拉开抽屉,取出早已准备好的股权转让书,此时他的表情冷静到了极致,他的最终目的是拿下安语晨手头的所有股权,这样他就将整个家族企业牢牢握在手中,即便他的大伯手中还有些股份,此消彼长,谁也无法和他相比。安达文道:“我们是姐弟,我不会在这件事上占你便宜,我给你一个相当公道的价格,我要你把手头上所有的股权都转让给我!”

    安语晨摇了摇头,内心中冷得就像冰,仅存的一点亲情已经被安达文击打的支离破碎。她黯然道:“阿文。我有病,我不知道还能活多久,也许明年,也许明天,我就会永远离开这个世界,钱对我没有任何的意义。”

    安达文没说话,却把股权转让书向前推了一些。

    安语晨道:“其实我已经跟律师签署过一份遗嘱,如果我离开人世,世纪安泰的股权全部归你!”

    安达文微微一怔。

    安语晨拿起笔,看着那份合同,充满嘲讽的笑道:“五亿港币。阿文,你还真舍得,我们家族的股权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值钱了?如果是市价十五亿没问题吧?”

    安达文道:“我要考虑很多因素的!”

    安语晨叹了口气道:“阿文,您真的很聪明,机关算尽,目的无非是将我清出董事局,我对生意不懂,一点都不懂,你既然这么急于得到股权,跟我说一声就是,何必费尽心机,搞出那么多的事端?”

    安达文望着安语晨拿起笔,一颗心怦怦直跳,安语晨只要签下她的名字,就意味着这百分之五的股权落入他的囊袋之中。

    安语晨毫不犹豫的落笔,可是房门却被人蓬地一声给踹开了。

    安德渊还是那身黑色风衣,满头银发,戴着墨镜,脸上的表情紧绷,线条宛如大理石雕塑一般坚硬。

    安语晨和安达文都是一怔,谁都没想到安德渊是怎么突然来到江城的。可当他们看清安德渊身边笑嘻嘻的张扬时,顿时明白了,一定是张扬把发生的事情捅给了安德渊,安德渊这才从台湾来到了江城。

    张扬并非没有考虑到后果,想要摆平安达文,就必须出动他老子,张扬估计安达文做的这些事情,安德渊未必知道,所以张扬绕过安语晨将这件事告诉了安德渊。安德渊给他的印象虽然是个江湖人,不过此人还算讲究信义,恩怨分明,从他舍生忘死回香港为父复仇,就能够看出他家族观念极重,应该不会让儿子任意胡为。

    安达文脸色变了,他万万没想到张扬竟然把父亲给请到江城来了,他低声道:“爹哋!”

    安语晨叫了声四叔,安德渊嗯了一声。他伸手把那份转让合同要了过来,看完之后,点了点头,语气平静道:“门外有车,都跟我走!”

    跟他走的是安语晨和安达文,张扬这个外人当然不会包括在内。

    张扬微笑望着他们上车,向安德渊挥了挥手道:“安先生,晚上我在水上人家给你接风洗尘!”

    “不用!”安德渊冷冷答道。

    

    安德渊带着儿子和侄女来到了青云峰,来到了父亲的墓前,他向儿子厉声喝道:“给我跪下!”

    安达文犹豫了一下,没有马上跪下去,却被安德渊一脚狠狠踹在膝弯,安达文重重跪倒在地上,被坚硬的石板磕得好不疼痛。

    安德渊抓起安达文的头发,逼迫他抬起头来:“你给我仔细看清楚,这是你爷爷,那边是你曾祖父!你现在所有的一切是谁给的?是他们!没有他们就没有我,没有我就没有你,告诉我,你姓什么?”

    安达文没说话。

    安德渊气得狠狠在他后脑上打了一记:“回答我!”

    “安!”

    “大声点!”

    “我姓安!”

    安德渊点了点头道:“你总算还知道自己姓安!你爷爷尸骨未寒,你就想方设法把你姐赶出公司,你做的好事啊!”

    安达文道:“爸,我这样做是为了公司未来发展,我没有其他的意思”

    “还敢狡辩?”安德渊怒吼道:“你爷爷说过,大陆的事情不用你过问!你这样做就是忤逆,就是不孝!”

    安达文无言以对。

    安语晨叹了口气道:“四叔,算了,阿文也是为了公司的前景考虑,我本来就不懂经商,公司的那些股权,我也不想要!”

    “是你的就是你的!谁也争不走,谁也不能争!”

    安语晨淡然笑道:“四叔,爷爷生前曾经说过,这世上什么都可以看轻,唯有亲情不能看轻,我当时以为他是劝我和我爸和好的,可现在看来,可能他老人家预见到了今天发生的事情。”

    安德渊静静看着侄女。

    安语晨道:“我刚才对阿文说过,那些股权对我并不重要,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是爷爷,如今他老人家已经走了,我不久以后就会去见他的,所以钱对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可是我在想,只要我活着,我就要帮助爷爷完成他的心愿,他想投资家乡,他想开发清台山,如果我们安家撤资了,家乡的父老乡亲不仅仅会说我们安家,还会说他老人家,爷爷埋在这里,我想他要是听到家乡人的非议,心里一定不会好过。”安语晨说到这里,眼圈不禁红了。

    安达文此时内心中第一次生出些许的歉疚。

    安语晨道:“股权我可以转让给你,我不要你的钱,我要内地的投资仍然继续进行,南林寺商业广场不能停,清台山开发欠的那笔钱,你也要及时到账,我想我的要求并不高!”

    安德渊道:“不可以!我不能让这小子占你的便宜!”

    安语晨笑道:“四叔,当我求你,我真的不想因为家产的事情发生任何的不快,阿文很能干,我相信他能够光大安家的门楣,他有这个本事,至于内地的投资,既然你不看好,就全部转给我,这两天我们回香港,我会在公司董事会上宣布我的决定,眷把手续办完,你看行吗?”

    安达文想不到这件事会如此顺利,内心之中欣喜若狂,表面上却装出有些惭愧的样子:“姐,对不起!”

    安语晨道:“不用说对不起,要说对不起,你跟爷爷说,我想去紫霞观上香,先走了!”

    安德渊望着侄女离去的背影,不禁叹了口气,转过身在安达文的屁股上踹了一脚道:“起来吧!”

上一篇:第三百二十一章 明白也得打!(下) 下一篇:第三百二十二章 因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