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二十一章明白也得打!(下)

    张扬道:“简单啊。人是我打的,当然要有我来承担这个责任,他安达文冲着我来的,我既然敢打他,就不怕后果。至于借着这件事跳出来的那帮小丑,他们的用意,你比我还要清楚,怎么办,你应该知道。”

    杜天野道:“我就不明白了,既然能把事情看透,为什么非要采取这样的极端手段,非要把自己搞得没有退路?”

    张扬道:“假如你被人欺负了,我仍然作壁上观,毫无反应,等事后再帮你出气,你心里会不会舒服?”

    杜天野微微一怔道:“成大事者必须能忍一时之气,如果你这样做,我一定会理解!”

    张扬道:“因为你是爷们,可安语晨是个女孩子,一个孤苦无依的女孩子,我忍不了。我就得跳出来M算知道这件事的后果,就算明白安达文设个套坑我,我还是咽不下这口气,明白也得打!”

    杜天野道:“她真是你女徒弟?”

    “怎么了?”

    “我怎么觉着你们之间有点不正常呢?”

    张扬道:“我说杜书记,你能不能别抹黑我们纯洁的师徒感情!”

    杜天野的脸上难得的出现了一丝笑意:“你别跟我油腔滑调,这事可不小,招商办主任殴打投资商,够上新闻联播的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明白,省委宣传部那边我已经打了招呼,我可以保证省里不会报道这件事!”

    杜天野道:“不能掉以轻心,安达文那边你该低头还是去低头,毕竟你和安家的关系一直都不错,如果他能放弃追究你的责任,这件事就好办多了。”

    张扬不屑道:“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而已,我会向他低头?你就别管了,大不了我不干这个招商办主任,士可杀不可辱!”

    杜天野心中暗自感叹,张扬说得轻松,这一关未必好过,这次搞不好这小子的仕途真的要遭受重创,杜天野现在还想着自己应该可以保住张扬,他提醒张扬道:“你最好有个思想准备,这次一定会处分你!”

    

    赵洋林有句话并没说错,最难管的就是舆论,虽然张扬给省委宣传部打了招呼,虽然杜天野拍案怒起,把江城市委宣传部长杨庆生骂了个狗血喷头。可这件事仍然控制不住,招商办主任暴打香港投资商太有新闻点,第二天一早,中央台华夏时空的记者就来到了江城,人家这次是专门为了调查这一事件。

    新闻记者最想采访到的就是打人者张扬,可是张扬这会儿神奇的失踪了,去招商办找不到人,打他电话关机。于是他们又去采访受害者安达文,安达文那边明显是希望声势做得越大越好,安达文也有些奇怪,这件事怎么会在一夜之间惊动中央台,事情虽然是他挑起的,可他并没有想到影响居然会这么大。

    这次负责采访的记者是新闻时空的专栏记者马常青,巧的是,他和杜天野还是中学同学,如今杜天野已经是江城市市委书记,马常青在央视这个新兴栏目中刚刚混上了副主任,上级对这个新闻很重视,所以由他亲自带队进行采访,他们提出采访市委书记的时候被拒绝。马常青这才亮出老同学的关系,杜天野听说是他这才同意见他。不过有个条件,不许采访,只能以私人关系拜访。

    马常青走入杜天野的办公室,一个年轻人迎了上来,笑道:“您是马记者吧!”

    马常青点了点头,对方跟他握了握手道:“我是杜书记的秘书江乐,杜书记的条件你知道吧?”

    马常青道:“知道,知道!”

    “知道就好!”江乐上上下下把马常青搜了一遍,马常青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苦笑道:“搜身啊,有这必要吗?”

    江乐确信他身上没带微型摄像机,录音笔之类的东西,这才拍了拍他的手臂道:“不好意思,以防万一!”他带着马常青来到里面。

    杜天野笑着迎了出来,双手很热情的握住马常青:“老同学,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过来找我晦气来了!欢迎,欢迎!”

    马常青和他的关系一直都很好,有些生气道:“杜天野啊杜天野,你当了市委书记果然和过去不一样了嘛,派头大了,架子也大了,见你还得先搜身,就算是去见国家主席也没有这个样子嘛!”

    杜天野知道马常青身上有些文人气,拍了拍他的肩膀,故意瞪了江乐一眼道:“小江,你怎么搞的?这么没礼貌?这是我老同学,别把他当记者看!他跟别的记者不一样,人很厚道,道德操守很高!”

    江乐一边道歉一边退了出去。其实搜身就是杜天野交代的,杜天野对这帮记者的手段可谓心知肚明,就算是老同学也不能掉以轻心。

    马常青当然明白杜天野在惺惺作态,叹了口气道:“你也别拐着弯儿的骂我,我们记者怎么不厚道了?道德操守哪里差了?”

    杜天野笑道:“现在时兴一句话,防火防盗防记者,你说你们的口碑能好到哪里去?”他乐呵呵把马常青请到沙发上坐下,亲自给马常青泡了杯茶送到他手里。

    马常青道:“能让你市委书记给我倒茶真是诚惶诚恐!”

    杜天野道:“我是书记,你是无冕之王,你比我大!”

    马常青忍不住笑道:“你不把我当贼防就行了!”

    杜天野道:“老同学,咱们丑话说在前头,你来我江城旅游观光,叙叙旧情,我是双手欢迎,可你要是来我这里捕风捉影,搬弄是非,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马常青道:“哟嗬,这就开始威胁我了,我既然敢来江城,我还怕你威胁啊?”

    杜天野道:“你是新闻时空的采编部副主任,这件事你看在我面子上别折腾了!”

    马常青叹了口气道:“天野,咱们这么多年同学,你也别防着我。我也不想坑你,这事情是你们江城内部给捅上去的,我跟你实话实说,你们那个招商办主任殴打香港投资商的照片、录音、录像全都在我们的手上,我们来不是为了取证,只是为了丰富材料,这件事是我们台重点关注的新闻,台长都发了话,我是个执行者,说穿了就是个跑腿的。”

    杜天野咬了咬嘴唇,这件事越来越不妙了。如果张扬打安达文的事情上了新闻时空,影响范围就扩大到全国,谁也把握不住事情的发展。

    马常青道:“你们这个招商办主任也够牛的,放眼整个中国,找不出第二个。”

    杜天野道:“你想了解什么?”

    马常青道:“我们采访了一些在场的群众,还有安达文,目前找不到肇事者!天野,我来找你不是为了别的,我是好意,我想你在新闻里表个态,趁机撇清关系,免得舆论对你造成什么不良的影响。”马常青这句话倒是真的,他不想陷老同学于囫囵之中。这种事情很常见,只要杜天野在新闻中表个态,表明要严肃处理肇事者之类的话,撇清自身关系,马常青是好意。

    杜天野并不领情:“听你这意思,这新闻你们是一定要播了?”

    马常青点了点头。

    杜天野道:“事情的真相并不是这样!”

    “那是怎样?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杜天野道:“我正在调查,在情况没有明朗之前,我希望你们不要报道这件事,否则我一定会追究当事人的责任!”

    马常青道:“你又威胁我!”

    杜天野道:“你要是觉着咱们还有同学情分,你就帮我尽量拖延这件事,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马常青明白了他的意思,低声道:“你在京城这么多的关系,还是动用一下,我是个跑腿的,只要上头说话,什么都好办。”

    

    马常青走后,杜天野把江乐叫了进来。

    江乐道:“杜书记,你放心,我仔细搜过了,他没带录音装置!”

    杜天野瞪了他一眼道:“下次做的隐蔽点!”

    江乐红着脸垂下头去。

    杜天野又道:“你去肖副市长那里去一趟,让他出面,好好招待这帮中央台的记者!”

    江乐微微一怔:“什么?”

    杜天野道:“记住,要用最高规格的标准招待他们,让他们吃好喝好住好,总之给我记住。尽量多留他们一些时间,这些事肖副市长很在行,你跟他说,他会明白。”

    江乐匆匆去了。

    杜天野拨打张扬的手机,果然是关机状态,杜天野咬牙切齿骂道:“混账东西,搞什么?当缩头乌龟吗?”他想了想,中央台来人的事情必须马上解决,如果晚了,就无法控制住了,慎重考虑之后,杜天野拨通了罗慧宁的电话,杜天野对张扬的性情很了解,这厮轻易不开口求人,还是由自己告诉罗慧宁这件事更好一些。

    罗慧宁听说这件事也吃了一惊,她吃惊的并不是张扬打人,而是央视新闻时空介入这件事,罗慧宁明白杜天野打电话来的目的,这件事已经让杜天野无能为力了,他必须求助于自己。

    张扬的事情,罗慧宁当然不会袖手旁观,她暗骂这小子鲁莽。

    杜天野道:“罗阿姨,目前央视的几个记者都在江城,我先把他们稳住了,带队的是我的老同学,听他说,这次是上面发话,要做这个新闻,所以”

    罗慧宁道:“你放心吧,没事儿!”她的话虽然不多,可是杜天野听到之后,心底的一块石头顿时落地,罗慧宁说没事就一定没事。

    罗慧宁停顿了一下又道:“天野,你们打算怎么处理张扬?”她对事情看得很清楚,这次张扬捅了一个大漏子。

    杜天野道:“肯定要处理的,现在就要看那个港商的态度,这件事盖不住,我估计省里已经知道了。”

    罗慧宁道:“宋怀明怎么说?”

    杜天野道:“我不知道!”

    罗慧宁道:“天野,遇到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应该先向长辈请教,就算长辈没有能力帮你解决问题,至少他们有经验,知道应该怎样做!”

    杜天野沉默下去,罗慧宁的意思他明白。可自从他和文玲之间发生了那件事之后,他和文家之间已经产生了隔阂,他们的关系永远不可能恢复到以前那样了。

    罗慧宁道:“张扬是宋怀明的未来女婿,女婿犯了错,他应该知道!”

    罗慧宁挂上电话,一旁正在品茶的文国权转过头来:“张扬惹事了?”

    罗慧宁叹了口气道:“把一个香港投资商给打了!如今有人把录像材料都递到央视了,央视派出一个采访组,要报道这件事,江城电视台也播出了这件事!”

    文国权皱了皱眉头,在他看来张扬打人算不上什么大事,可在江城打人,江城电视台居然敢迅速播出这一事件,证明江城的领导层内存在相当大的问题,从这件事他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杜天野是江城市委书记,连电视台都控制不住,究竟是他的能力有问题,还是有人在公然挑战他的权威呢?

    罗慧宁道:“张扬这孩子就是不省心,这才回江城几天,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文国权笑道:“小小江城能有几只苍蝇?不闹动静,怎么能把这些苍蝇轰出来?”他捻起茶盏,一饮而尽。

    罗慧宁并不明白他的意思:“国权,你看这件事怎么办?我给韩台长打个招呼行吗?”罗慧宁在征求丈夫的意见,其实无论文国权同不同意,这个招呼她是一定要打的。

    文国权笑道:“让他播!辛辛苦苦搜集了这么多的素材,不播多可惜啊!这个电话我来打!”

    

    先更四千字,求保底月票!

上一篇:第三百二十一章 明白也得打!(上) 下一篇:第三百二十二章 因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