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二十一章明白也得打!(上)

    李长宇和严新建对望了一眼。杜天野让他们说处理意见,这分明在难为他们。

    杜天野当然知道他们为难,他低声道:“安达文那边还是要尽量安抚一下,希望他能够顾及张扬和安家的关系,不要把事情闹得无法收拾!”

    严新建摇了摇头道:“我看这件事很麻烦,事情发生之后,我第一时间就劝安达文了,可是安达文的态度很坚决,大有要把这件事追究到底的势头。”

    杜天野道:“李市长,安达文那边你去探望一下,无论他以后投资与否,我们都要拿出一个态度,不能让江城因为这件事成为一个反面典型。”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张扬身为招商办主任,竟然当众殴打投资商,这件事的性质极其恶劣,先让他把手头的工作放下来,好好反省两天,至于怎么处理,等等再说。”杜天野之所以等等再说是满怀深意的,到现在为止,他仍然无法确定安达文方面的反应。如果安达文执意要把这件事闹大,他必须要对张扬进行处理,不可能流于表面,做做样子就完了。如果安达文能够私下协商解决,低调处理这件事,对张扬的相应处理也会轻一些。

    李长宇和严新建两人走出书记办公室之后,同时叹了一口气,严新建苦笑道:“这次我也要跟着背黑锅了!”

    李长宇道:“事情有点麻烦,安达文那个人不是个善类!”

    严新建道:“他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家是香港投资商,这下好了,人家有了充分的理由,招商办主任把他打了,这件事捅出去,搞不好都能上新闻联播!”

    李长宇笑道:“哪有那么夸张!”

    

    张扬打安达文的时候只是一时气愤,他并没有想到这件事的后果,来到医院探望秦欢的时候,连秦萌萌都已经听说了这件事,秦萌萌把张扬叫到外面,她并不想让小孩子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关切道:“张扬,你打人了?”

    张扬有些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秦萌萌小声道:“我刚刚看新闻!”

    张扬微微一怔:“新闻?电视台居然播出这件事?”,对张扬而言这种事情实在太不可思议了,以他在江城今时今日的地位,就算是有关他的新闻,也都是正面的,电视台犯得上跟他过不去吗?今天的事情十分敏感。市委宣传部长杨庆生那个人虽然和他没多少交情,可和他也没仇没恨。

    秦萌萌道:“殴打港商,影响很坏的,这件事很麻烦!”

    张扬笑了笑道:“没事,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说的虽然轻松,可此时头脑已经开始慢慢冷静下来了,他意识到这件事正在往对自己不利的一面发展,安达文似乎要把这件事闹大,按理说自己和安达文之间没有这么深的仇怨,就为了这一巴掌,这厮就要跟自己势不两立吗?

    秦萌萌道:“哥,妈什么时候回江城?”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用哥来称呼张扬。

    张扬笑道:“明天下午吧,怎么?是不是北京那边催得紧?”

    秦萌萌点了点头道:“我今晚必须得过去,小欢的情况已经越来越好了,我也能放心离开两天。”

    张扬道:“你放心吧,有我呢,回头我问问医生,如果没事,今晚我带他回家去住!”

    两人这边说这话,外面有人过来探望,却是乔梦媛和她的表妹时维。两人和秦萌萌的关系一直都不错,原本早就想过来探望秦欢,可是当时秦欢的病情并不明朗,张扬的一番话让她们打消了念头,直到秦萌萌和时维在街头遇到,她们姐妹俩这才过来。

    乔梦媛看到张扬也在,向他笑了笑,目光中多少流露出几分同情的成分。张扬今天为了安语晨,一怒出拳的场面还是很男人的,不过在旁观者看来,张扬这个人太冲动,不顾及后果,出拳的时候没有考虑到有可能招惹的麻烦和后续的恶劣影响。

    时维也听说张扬打港商的事情了,她乐呵呵道:“张扬,你快成江城第一明星了,我敢保证,明天报纸的头版头条全都是你的照片,我跟公司门口报亭老板说好了,明天凡是有你的报纸我全部买一份,作为收藏留念。”

    张扬眯起眼睛看着她:“这话我怎么听着那么刺耳呢?”

    乔梦媛不想他和时维再发生争执,轻声道:“张扬,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张扬和乔梦媛来到走廊上,乔梦媛叹了口气道:“刚才我去问候了一下安达文!”

    张扬冷笑道:“问候他做什么?他算什么东西?一个六亲不认的二世祖。”

    乔梦媛道:“当初安老临终前真的将旗下的业务分成两部分,明确指定由安语晨负责内地部分吗?”

    张扬道:“千真万确!”

    乔梦媛秀眉微颦道:“安老做了一辈子生意,没理由会有这么大的疏忽,既然他指明安语晨负责内地的投资,应该会有相关的法律程序。”

    张扬道:“那又怎样?安达文是董事长,还不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乔梦媛道:“张扬。今天我始终在场,看到了整件事的全部,你仔细想一想,有没有觉得这件事十分的蹊跷,安达文对待安语晨的时候有些一反常态,他对你说那番话的时候,好像在故意刺激你!”

    经乔梦媛提醒,张扬方才仔细回忆自己打安达文的情景,正是安达文的那句,她本来就有病,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的话把自己刺激到了,所以张扬才会义愤填膺,才会给了这厮一巴掌,现在冷静想想,一直以来,安达文和安语晨的关系还算不错,安达文没理由说出这么绝情的话。如果他真的是趁机刺激自己,这小子就太阴险了。张扬剑眉紧锁道:“我和他无怨无仇的,他害我做什么?”

    乔梦媛道:“我们先做个假设,如果安老真的在家族内部,公司内部,明确了内地海外事务分开管理,那么安达文就没有权力处理内地投资的事情。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安达文急需用钱,他想要撤回内地的投资,安语晨在这件事情上坚持立场,寸步不让,这就导致他们姐弟俩的矛盾不断加深,最终走向激化,安语晨提请召开董事会,无论从她所持有的股权,还是她在家族中的身份而言,安达文都无法阻止。所以才上演了今天的一幕。”

    张扬道:“你既然看出安达文有问题,为什么要和他签约?”

    乔梦媛看了张扬一眼道:“你不要忘了,我是一个商人,无论安达文有什么问题,南林寺商业广场的开发项目是干干净净的,面对利益,难道你让我选择放弃?”

    张扬暗自叹了一口气,换成谁也不会放弃眼看就到嘴的肥肉。他低声道:“看来安达文未必像他自己所说的独揽大权,安语晨的意见在集团内仍然有相当重要的作用,他利用内地的事情做文章,其用意可能是要削弱安语晨的权力,甚至清除她在公司内的影响,”当然这也和安达文本身不看好内地投资有着密切的关系。在签约现场,他和安语晨矛盾爆发之后,接下来的那番绝情言辞十有是为了刺激自己,张扬已经意识到,安达文必然会利用今天自己打他的事情制造事端,将自己陷于困境之中。

    乔梦媛道:“江城的新闻媒体反应之快前所未见,今天的事情十分的敏感,按理说电视台对此应当十分谨慎,至少要通报宣传部,才能定下来是不是播出,可事情还没超过五个小时,新闻上已经曝光了你打安达文的事情,对江城来说,这叫自爆家丑,市委宣传部方面似乎存心在搞你!”

    张扬咬了咬嘴唇,冷笑道:“杨庆生这个老混蛋,我倒要看看他敢跳到什么程度!”

    乔梦媛见惯了官场上的事情,她小声提醒张扬道:“这件事务必要控制住影响,江城这边已经盖不住了,你必须抢在省新闻部门做出反应之前将这件事盖住。”

    张扬点了点头,省委宣传部部长陈平潮是陈绍斌的父亲,陈绍斌是他的铁哥们,这件事陈平潮应该会给他面子。他实在想不透,杨庆生胆子这么大?难道他就丝毫不顾忌自己方方面面的关系?

    

    市委书记杜天野在常委会上发火了,他也看到了那则新闻。当着众常委的面,他拍了桌子,指着杨庆生的鼻子吼道:“杨庆生,你搞什么?唯恐天下不乱是不是?身为市委宣传部部长,你连把握正确舆论导向都不懂吗?一起普普通通的纠纷,你非要搞到人尽皆知,你居心何在?”

    杨庆生被他呵斥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他居然没有辩驳,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

    谁都知道今天的这件事不同寻常,事件的性质变得越发严重了,常委中自然有人高兴,人大主任赵洋林就是其中一个,他第一个开口道:“杜书记,其实最难管的就是舆论,咱们能就算能管住报纸、电视,可管不住老百姓的嘴巴。”

    杜天野道:“赵主任,你有没有意识到这件事带来的影响?”杜天野所指的是电视台报道的事情。

    可赵洋林却很狡猾的将问题转移到张扬的身上,他平静道:“这件事的影响实在恶劣到了极点,张扬出拳打人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过后果?他把我们整个江城市的颜面至于何处?他有没有想过自己代表的是招商办的形象,代表的是江城市的形象,甚至代表整个中国党员干部的形象?”说到这里赵洋林的情绪明显激动了起来,他挥动手臂道:“对这种害群之马,我们绝不能一味的纵容下去,对他的放纵就是对江城市民的不负责,就是对改革开放的不负责,我建议”

    常务副市长李长宇打断赵洋林的话:“赵主任,事情的起因还没有查清楚,现在商量处理意见是不是太早了?”

    赵洋林冷眼看着李长宇,在他看来李长宇活该是个失败者,这种人在选择队伍的时候始终模棱两可,一个搞不清立场的人,怎么会有前途可言,他败给左援朝也是再正常不过的。

    左援朝因为在丰泽视察,并没有出席今天的会议,然而这丝毫没有影响到常委会上的火药味道。

    多数常委都已经看出,人大主任赵洋林开始变得越来越强势,他在主动挑战市委书记杜宇峰的权威,确切地说,不但是他,政协主席马益民,副市长袁成锡,他们旗帜鲜明的站在赵洋林的身边,宣传部长杨庆生虽然保持沉默,可今天杜宇峰的火是他给撩拨起来的。

    杨庆生终于开口解释道:“电视台的事情是我的疏忽,可是我不可能管住每一个记者,控制每条新闻的播出!”

    杜天野冷冷看着杨庆生,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愤怒和不屑,杨庆生在他的逼视下低下头去,然后听到杜天野清晰地说道:“扯淡!”杜天野真的被激怒了,身为市委宣传部长居然说出这种不负责任的话,他明白了,张扬的事件只是一个导火索,这帮跳梁小丑都跟着一个个跳了出来,他们要趁机发难,他们要兴风作浪。

    市委书记当场爆出粗话,让现场出现了一个短时间的沉默,杨庆生一张脸憋得通红,他今天已经成为杜天野首先发泄的目标。

    杜天野道:“我不管什么原因,从现在起,如果我看到电视、报纸上再有关于这件事的报道,你就别干了!”杜天野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霸道之极。

    杨庆生毕竟是副厅级干部,也不是你说撤就撤的,可杜天野就是这么说了,而且看他的势头,大有要这么干的意思,你们这帮老家伙不是要拧成一股绳跟我干吗?我就是要说给你们听,不但如此,我还要做给你们看!

    杜天野的雷霆震怒让会场的气氛更加紧张,所有的焦点矛头都聚集在杨庆生身上,这种时候,没有人主动为他说话。

    杨庆生感觉到自己很悲剧,这件事无论如何都不应该自己成为火力宣泄点的。他的目光看了看人大主任赵洋林,赵洋林嘴唇动了动,却终于还是没有说话。他内心在犹豫着,是继续挑战杜天野的权威,还是暂避锋芒?

    杜天野显然已经没有了继续会议的兴致,起身道:“谁敢往江城的脸上抹黑,我就让他好看!散会!”宣布散会之后,杜天野转身就离开了会议室。

    杜天野的秘书江乐在门外迎了过来,从杜天野的脸色他已经看出这位市委书记的心情很差,他小心翼翼道:“杜书记,张主任来了,在办公室等您呢!“

    杜天野从鼻息中闷哼了一声,江乐已经充分感觉到杜天野身上弥漫的怒气,心中暗叫不妙,看来张扬这次要倒霉了。

    

    张扬对杜天野的了解远超其他人,他清楚自己给杜天野捅了一个大漏子,所以见到杜天野,不等杜天野骂他,他已经主动承认道:“杜书记,我被安达文算计了!”

    杜天野想骂他的话被他给憋了回去,狠狠瞪了张扬一眼,来到椅子上坐下,右手握拳,手指的关节敲了敲桌面道:“我懒得说你,你哪像个国家干部,根本就是一个活土匪,动不动就出手打人?拜托你打人之前看清楚对象好不好?安达文他是港商,你这一巴掌下去有什么后果你不知道?”

    张扬此时居然出奇的平静,他坐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

    杜天野看到这厮的坐姿,内心极其不爽,怒道:“谁让你坐了?”

    张扬道:“我不后悔,就算安达文故意设下圈套让我转,我一样不后悔,任何后果我都承担,敢打人我就敢认!”

    杜天野不无嘲讽道:“行啊,真是英雄!你以为自己很厉害,威风八面,为安语晨出头,痛打香港投资商,是不是觉着有那么点壮我中华国威的意思?”

    张扬道:“那倒没有,安达文也是中国人!换个小日本或许会。”

    杜天野怒道:“混蛋,你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惹了多大的麻烦!”

    张扬道:“我不是傻子,我看得透形势,其实从安达文对安语晨说那些话的时候我就想打他了,可我有些犹豫,毕竟我是江城招商办主任,我代表江城市的形象,我打他不会是普通的纠纷,有可能上升到政治意义上。”

    “知道你还那么干?”

    “我不允许他侮辱安语晨,安老生前把安语晨托付给我,让我照顾她,我不可以让任何人欺负她,打安达文的时候我想得很清楚,就算是拼着被开除,我一样要揍他,我不帮她还有谁帮她?那种时候,我再不出头,我对不住安老,我也对不住安语晨。”

    杜天野看着张扬:“哟嗬,看不出,你还真是个重情重义的真君子!”他的语气稍稍缓和。

    张扬道:“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君子,但是我做人有自己的原则,可能你会认为我蠢,我也知道保持冷静和理智的重要性,但是我要是无动于衷,我就不是张扬,我就是要帮安语晨讨还这个公道。”

    杜天野道:“你多会挑时间挑地点,当着这么多领导的面,当着那么多记者的面,这一巴掌抽得多威风,多响亮,整个江城上上下下没有不知道的了!连电视新闻都把你打人的事情报道了!行啊,你怎会转移视线,现在没人再说你有病的那事儿了!”

    张扬道:“想不到这招转移视线还真有用。”

    “我说你小子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

    张扬道:“有些事儿我不糊涂,江城电视台敢报道这件事,人家不仅仅是给我难堪,我看有些人是想制造事端挑战你杜书记的权威。”

    杜天野怒道:“你还知道,知道还那么干?”

    张扬道:“杜书记觉着矛盾是始终隐匿在身边好呢,还是爆发出来好?”

    杜天野没理他,忽然感觉到这件事闹出来也并不是什么坏事,从赵洋林这帮人最近的做派来看,他们显然有所依仗,通过张扬的这件事可以让矛盾提前激化,在这帮人的实力没有丰满之前,提前将他们的气焰打压下去。正所谓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

    张扬道:“如果不是我闹出这件事,你也不知道杨庆生在背后给你捣蛋吧?通过我这件事,你能够看清很多人和事,这也不算什么坏事吧?”

    杜天野道:“照你这么说,我还应该感谢你,你明明捅了大漏子,我还得把你当成舍身炸碉堡的董存瑞一般供着?”

    张扬微笑道:“那倒不用,不过这次的事情有些邪乎,安达文的目的是想排挤安语晨,市里那帮老家伙想兴风作浪,各有各的心思,各有各的盘算,不过他们共同的目的就是都想看我倒霉。”

    杜天野摇了摇头道:“看不出,你还真是个明白人,你说说,搞到现在这个样子应该怎么办?”

    

    今天万字更新完毕,求月票,推荐票!

上一篇:第三百二十章 豪门恩怨(下) 下一篇:第三百二十一章 明白也得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