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二十章豪门恩怨(下)

    安达文明显被激怒了。他大声道:“你在胡闹,你能不能够分清轻重?生意和感情怎么可以相提并论?你有没有考虑过公司的形象?”

    安语晨气得脸色煞白,她颤声道:“阿文,你太让我失望,我不会让你得逞!”

    安达文怒吼道:“我才是公司董事长,你搞清楚!爷爷将安家交给我们,不是让你去意气用事,不是让你去恣意挥霍!我受够你的自以为是,如果你再敢率性而为,我会提请将你清出公司董事会!”

    安语晨实在想不到这个被自己视为至亲的堂弟竟然会如此绝情,她咬了咬嘴唇,想说什么,却忽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双腿一软,娇躯直挺挺向地上倒去。

    会场风云变幻,记者们对这些事情的兴趣最大,一个个围着劈里啪啦的狂拍。

    安语晨的突然昏迷,让形势又出现了变化,张扬一个箭步就窜了上去,他了解安语晨的身体状况,看到她情绪如此激动已经意识到不妙。可终究还是没能阻止。

    安达文看到安语晨昏倒在地,也是一愣,他凑上去:“姐”

    张扬一把将他推开:“滚蛋!”

    安达文怒视张扬:“你说话最好注意点!”

    张扬怒道:“你他什么东西?给你脸你不要脸!我就骂你怎么着?要是小妖出了什么差池,我饶不了你!”

    安达文冷笑道:“她本来就有病,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又算哪根葱?充什么大佬?”

    围观众人也是纷纷摇头,心说这安达文也太冷酷了一点,昏倒的毕竟是他的堂姐,他竟然说出这番绝情的话,张扬早就窝了一肚子的火,听到安达文这样说,忍无可忍,甩手就给了他一个耳光,这巴掌打得清脆响亮,竟然将大厅内嘈杂的声音全都压了下去。

    所有人都愣了,短暂的停顿之后,照相机按动快门的声音纷纷响了起来。

    安达文一张清秀的面孔顿时多了五个指印,他羞愤交加,怒吼一声向张扬冲去,以他的身手根本无法和张大官人相提并论,张扬一只手抓住他的手腕,扬手又是一拳,将安达文打得向后倒去,幸亏有人将他扶住。

    场面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副市长严新建大叫道:“把他们分开,分开!”

    

    张扬抱起安语晨来到隔壁的休息室,那边已经有人打电话叫了120,乔梦媛跟了进去,看到张扬如此紧张安语晨。已经猜测到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不仅仅是对外宣称的师徒那么简单。

    张扬转身向乔梦媛看了看,沉声道:“把门关上!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乔梦媛叹了口气,居然按照他的吩咐把房门关好。

    张扬让乔梦媛帮忙扶着安语晨坐在地毯之上,自己盘膝坐在安语晨身后,双掌抵在安语晨香肩之上,内息源源不断的注入安语晨体内,张扬很快就探查到安语晨昏迷的真正原因,她是因为情绪过于激动,而导致体内真气走岔,所以才造成了这种情况,治疗的方法就是利用自身真气将安语晨体内走岔的真气理顺,倘若是面对一个正常经脉的人,张扬自然不需要花费太多的精力,可他面对的是安语晨,她体内的经脉原本就紊乱之极,去年发生危险的时候,张扬利用自身霸道的内力强行在她体内搭起临时循环的途径,这也只能解决一时之急。

    乔梦媛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张扬救人,上次时维溺水,张扬就是利用这样的方法救治,不过当时他把时维脱了个干干净净。今天却没有脱安语晨的衣服,乔梦媛禁不住想到,这厮该不会是故意脱时维衣服的吧?

    随着张扬内力的注入,安语晨的俏脸恢复了些许的血色,她缓缓睁开美眸,听到张扬沉稳的声音道:“不要说话,要心无旁骛!”

    此时门外响起敲门声,乔梦媛走过去,听到外面叫道:“我们是120急救人员,快开门!”

    乔梦媛看了看正在运功救人的张扬,拉开一条门缝,轻声道:“人没事了,你们不需要进来!”

    不多时又传来严新建关切的声音:“乔总,安小姐怎么样了?”严新建从人群中挤了过来。

    乔梦媛笑道:“已经苏醒了,她不想外人打扰,让她休息一会儿,我陪着她呢,你们放心!”

    十分钟之后,张扬的双手离开了安语晨的后背,他长舒了一口气,脸上身上都已经被汗水湿透。

    安语晨转过身,望着张扬疲惫的面庞,芳心中忽然感到一阵说不出的温暖,在她最需要关怀的时候,仍然是张扬第一个出现在她的身边。

    张扬略带嗔怪的笑道:“小妖,你这身子骨可是越来越弱了,以后千万别说是我徒弟,我丢不起这人!”

    安语晨被他这么一说,心中的不快减轻了许多。禁不住笑道:“你当我想做你徒弟啊?这可是你说的,以后我还是教你张扬,乔小姐,你帮我作证,从今天起我跟他解除师徒关系!”

    乔梦媛淡淡笑了笑,今天的转让签约一转眼变成了一场闹剧,对她来说是一个遗憾,然而安语晨的突然杀出让这件事变得扑朔迷离,乔梦媛也想搞清这件事,作为一个旁观者,她亲眼见证了今天事情发生的全过程,安家的内部纷争她不想参与,和她也没有任何的关系,而张扬不同,他坚定地站在了安语晨的立场上,在众目睽睽之下,张扬打了安达文。

    乔梦媛意识到张扬惹下了一个烦,如果张扬只是一个普通人这件事或许并不严重,可张扬今天代表着江城招商办,他是江城招商办副主任,而安达文也不是普通人,人家是江城投资商,是港商。刚才有市领导在场,有这么多的记者在场,张扬给了安达文一记耳光,这么多的人证物证,如果安达文不追究还好,倘若安达文追究,这件事麻烦大了。

    张扬并没有想这么多,他刚才打安达文只是一时义愤,他和安家的关系,说白了就是和安老和安语晨两人,如今安老去世了。他也就是和安语晨关系密切,看到安达文这小子把安语晨气得昏了过去,张扬岂能忍耐?当师父的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徒弟受欺负?

    

    事情的发展要比乔梦媛预想的还要严重,安达文被打之后,江城市方面反应还算及时,副市长严新建当即示意把记者请出去,又将安达文请到一边休息,还装模作样的让人去请医生过来给安达文检查。

    安达文用手帕擦着鼻子,他被张扬一拳砸在了鼻子上,流了不少的血,原本雪白的手帕已经染成了红色。

    副市长严新建劝道:“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安达文摇了摇头:“严市长,我没事,我只是很失望,很伤心,你们江城市府,就是这么对待投资商的?”

    严新建哑口无言,心中暗骂张扬混蛋,这小子出手,严新建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了,可这次性质格外恶劣,他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在这么多媒体记者在场的情况下打了安达文,而且是工作期间,不用想,张扬这次又成功把自己送上了风头浪尖,别说江城,只怕整个平海都要知道他了,招商办主任打投资商耳光,人家请都请不来,都把投资商当爷一样供着,你小子可真胆大,真有种。严新建心里这么嘀咕着,可嘴上却还得替张扬解释:“安先生,你和张扬都是老朋友了”

    安达文冷冷道:“我和他可不是什么老朋友,甚至连朋友都谈不上,严市长,我在江城连最基本的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你让我们港商怎么有信心在江城投资?”

    严新建心中暗叹,他对安达文这小子也没什么好印象,安达文可不是投资,他这次是撤资来了,眼看就要和乔梦媛把开发权转让协议签了,谁曾想安语晨半路杀了出来,他们安家内部的矛盾让他们自己闹去呗,谁想到张扬冲上去跟着添乱,原本这件事怎么都不会牵涉到江城市府,这下好了,张扬的一巴掌把江城整个市政府弄得被动起来。

    严新建道:“安先生,你放心,市里一定会严肃处理他,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让他给你道歉!”

    安达文摇了摇头,捂着嘴唇站起身来:“严市长,这件事我不会算了,我会将我在江城受到殴打的事情向相关部门反应,至于张扬,让他等着收律师信吧!”他走了两步,停下脚步转过身道:“还有,鉴于我的人身安全受到极大威胁,我决定,世纪安泰集团暂停在江城的一切投资!”

    张扬当众殴打安达文的事件很快就传到了市委书记杜天野的耳朵里,常务副市长李长宇,副市长严新建都在他的办公室里,这件事影响太大,用不了多久,就会传遍江城,传遍平海,严新建去请示李长宇,李长宇本想去找左援朝,可市长左援朝去丰泽视察,后来想想就算找左援朝这件事也不好办,还是直接汇报给市委书记杜天野,谁都知道杜天野和张扬的关系,这件事必须看江城老大的态度。

    杜天野听说张扬打了港商,顿时火就来了,他怒道:“这混账东西怎么尽给我捅漏子?”他瞪着严新建道:“你怎么回事?你当时在场?为什么不控制好局面,怎么能让事情激化到这种地步?”

    严新建心里这个憋屈,这他干我屁事?张扬那身手,说出手人家就出手,我倒是想拦,可我拦得住吗?可他也明白杜天野不会平白无故说这句话的,细细这么一品,不由得暗自吸了口冷气,我x,这是要往我身上分担责任呢,杜天野果然不一般,他和张扬的关系情同手足,不管事情的细节,先想着把一部分责任分担出来,严新建暗叫倒霉,还是人家李长宇精明,签个转让合约,自己凑什么热闹,这下好了,风头没出成,反而要帮着分担责任,杜书记已经给他定了性,身为现场最高领导,没有控制好局面,任由矛盾激化,严新建欲哭无泪,这次自己是跑不了了。

    李长宇道:“杜书记,这件事我看没那么简单!”

    杜天野随着在市委书记位置上坐久,他已经很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刚才还是雷霆万钧,转眼之间又变得风平浪静,他坐在椅子上,淡淡点了点头道:“说来听听!”

    李长宇道:“安达文这个人虽然年轻,可是很有心计,是个典型的商人,我不喜欢,他的为人和安老没办法比,和安小姐也很有差距,就说清台山旅游开发的事情,安老生前答应的事情,签好的合约,他居然能够推翻!这次他来江城根本不是为了投资,我敢保证,来江城之前,这小子已经算计好了,要从南林寺商业广场撤资。”

    严新建道:“我也看出来了,无论张扬打不打他,他都算计好了要终止在江城的投资!”

    杜天野道:“话虽然这么说,可道理本来在我们这一边,张扬的这一巴掌,把道理全都打到了人家那边,现在人家占理,口口声声在我们江城市得到了不公平待遇,人身安全都没有保障,这件事你们说该怎么办?”

    

    先送上四千字更新,求保底月票!

上一篇:第三百二十章 豪门恩怨(上) 下一篇:第三百二十一章 明白也得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