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二十章豪门恩怨(上)

    水满则溢,月满则亏。创业难守业更难

    豪门之争,谁才是那中流砥柱,力挽狂澜?

    红三代的奋斗不亚于小人物的挣扎。

    推荐温顺善良猪作品《豪门》http:///Book/1736660.aspx

    http:///Book/1736660.aspx

    

    乔梦媛道:“他的确没有转让土地的权利,不过他开发到中途,可以转让他手头开发的项目,还有,我发现他并不急于用钱,这次内地撤资是不是另有目的?”

    常凌峰道:“乔总是不是怀疑他在搞手段,利用这件事夺去安语晨在内地的权力?”

    乔梦媛点了点头,从种种迹象来看,的确有这种可能,安达文虽然年龄不大,可是这个人很鬼,很有手段。

    张扬道:“安语晨根本就不是经商的料,安达文是安家的掌舵,当初安老死前曾经专门交代过,内地的事务交给安语晨,海外的业务交给安达文。”

    常凌峰笑道:“张主任,看来你对这些家族企业的内部结构并不清楚,安老的出发点虽然是好的,可是在实际的执行中。未必能够如他所愿,安达文这个人我虽然没有接触过,可是我也听说过他的一些事情,安家血案之后,世纪安泰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稳定下来,那帮老臣子对他俯首帖耳,单从这一点来看,他的确有着非同一般的手腕。在商言商,安小姐不适合经商,我实在不明白安老为什么要将内地的业务交给她负责,估计老爷子临终之时有些糊涂,所以,没有考虑到这样的做法将来会引起争端。”

    乔梦媛道:“从公平的角度来看,安达文是公司的董事长,他有权做出这样的决定,内地的业务也需要服从他的统筹管理。”

    张扬道:“你们都不了解安老爷子,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看出安达文这个孙子对家乡没有什么感情,所以才会将内地的事情交给安语晨,从清台山旅游项目开发,安语晨就全程参予,她对内地的感情十分深厚,再加上,她和爷爷的感情很深,肯定会尊重老人家的遗愿,所以安老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常凌峰道:“现在看来,这样的决定并不明智。反而为他们的姐弟感情买下了隐患。”

    张扬道:“如果安达文是为公司的发展考虑,还情有可原,如果他是为了排挤安语晨谋夺家产,这小子就太不是东西了。”

    常凌峰道:“我调查过,安语晨在公司内占有百分之五的股份!”

    张扬道:“并不多啊!”

    常凌峰道:“作为一个女孩子,已经很不少了,她和安家男丁拥有相同的继承权,还有,安老将香港的两处豪宅都留给了安语晨,足见对她的关爱。”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安达文表面上和安语晨的关系还不错,不知为什么会突然做出这样的事情?”

    常凌峰笑道:“在金钱和权力面前,感情这个词很脆弱,豪门之中因为谋夺家产发生的悲剧实在数不胜数,安家之前的那场血案据说也和钱有关系。”

    乔梦媛对常凌峰的话深表赞同,她低声道:“安家的内部事务我不想管,南林寺商业广场项目,他想撤出,我愿意接盘,不过安达文狮子大开口的价格我不能同意。”

    张扬笑道:“你来找我,目的就是让我给他施压,把他的转让价格压下来?”

    乔梦媛点了点头:“我翻看过市里当初和他签订的开发合同。上面并没有明确规定好不可以转让,真是一个巨大的漏洞,想必安达文也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搞出这件事!”

    常凌峰忽然道:“乔总以为你能够以两个亿的价格拿下吗?”

    乔梦媛秀眉微颦:“我可以多给他一个亿,我找过一些关系,有把握在一周内筹措到这笔资金!”

    张扬对乔梦媛的认识又加深了一层,看似柔弱的乔梦媛的确很有本事,一周之内筹集到三个亿的资金,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办成的。

    张扬道:“好吧,我就当一次恶人,我告诉安达文,这南林寺商业广场的开发权,不可以转让!”

    

    安达文对张扬打这个电话过来并不意外,他很冷静的告诉张扬,现在世纪安泰的资金链出现了问题,没有钱继续投资于南林寺商业广场,如果江城市府坚持开发权不可转让,那么他只能任由商业广场成为烂尾工程,到时候受损失的不仅仅是他一个人。

    张扬当然能够听出这厮话语中威胁的意思,他冷笑道:“安先生,你在威胁我?”

    安达文笑道:“张主任,我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港商,又怎么会威胁你呢?合同上并没有明确我不可以转让开发权,现在我们集团资金上出现了问题,我们的确没有能力继续在江城的投资开发,所以我才会做出转让开发权的决定,这也是为了家乡着想,以免影响到南林寺商业广场的开发进度,张主任。难道你不觉着,由更有能力的开发商接替我们集团,对江城的未来更有好处吗?”

    张扬有些不耐烦道:“合同上明明白白写着,你们在江城的投资两亿港币,事实上,你们到位的资金不过是一亿七千万,现在你抓让开发权竟然叫出了五亿的天价,安先生真是敢要啊!”

    安达文笑道:“张主任的招商办主任当得果然是尽职尽责,如果我没猜错,乔总找过你吧?”安达文从张扬的这句话中推测到乔梦媛肯定找了张扬。

    张扬道:“这件事传得沸沸扬扬,谁不知道啊?”

    安达文道:“生意场上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讨价还价,我开出价格,又没说不允许别人还价,只是没想到会惊动张主任,哈哈4来张主任和乔总的关系不错!”

    张扬心中暗骂这小滑头当真是油滑之至,既然被安达文窥破了自己的目的,张扬干脆也不隐藏了,他发出一声爽朗的大笑道:“那你看看这件事怎么办?”

    安达文笑道:“张主任,我爷爷生前最欣赏的就是你,你和我们家的关系一直都很好,你既然出面,说什么我都得买你这个人情!”

    一番话说得张扬心中还是很舒服的,他气顺了不少。

    安达文道:“张主任。我们家的资金的确遇到了难处,否则也不会舍得放弃内地的投资。”

    张扬道:“你也别觉着过意不去,没事儿,想在江城投资的排长队,你也看到了,你这边要转让,人家乔总那边就接盘。”

    安达文道:“是啊,我心中也替江城高兴!”

    张扬也没耐心跟他绕下去,他说给自己面子,可到现在没个实数,我张扬这张面子到底值多少钱?张扬道:“转让的事情究竟怎么说?”

    安达文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考虑,然后方才用低沉的声音道:“两亿五千万港币,低于这个价格,我宁愿让工程烂尾。”

    张扬听到这价格也是一怔,他是真没想到自己这张脸能值两亿五,要知道安达文一开始叫价五亿,自己一出面,安达文主动让了一半的价格,这可了不得,自己的面子够大!不过张大官人向来喜欢得寸进尺的性子还是表现了出来:“那啥你们一共投资不过两亿,我看”

    安达文道:“张主任,我已经做了最大的让步,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低于这个价格,一切免谈!”说完安达文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被安达文挂了电话,也有些灰溜溜的,他实在不擅长这种商场上的谈判,他找到常凌峰,把这件事向他说了一遍。

    常凌峰笑道:“还算合理,安家前前后后在南林寺商业广场投了差不多两个亿,想拿回去一些利息也是应该的。”

    张扬道:“这利息未免有些高了,刚开始我觉着还行,可仔细一琢磨,这小子等于从工程中拿走了八千万!”

    常凌峰道:“帐不能这么算,你还要把货币贬值的因素算在其中,建筑材料在这两年上涨了不少,把这些因素计算在内,他也没拿走多少钱。”

    张扬道:“我现在算是明白了,无商不奸,果然是无商不奸!”

    常凌峰道:“我相信乔梦媛对这个价格会满意的,不过”

    张扬道:“不过什么?”

    常凌峰道:“我总感觉安达文做出这样的让步,急于从南林寺商业广场的事情中退出来,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是他们安家的经营状况出现了问题,急于用钱,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想把属于安语晨的股权吞掉!”

    常凌峰一提醒。张扬不禁皱了皱眉头,在安家,他和安语晨之间的关系无疑是最密切的,两人是师徒关系,安老生前还多次嘱托他要善待安语晨,要照顾安语晨,张扬是不能眼睁睁看着安语晨受欺负的,虽然欺负她的是他们安家自己人。

    安语晨现在是最需要安慰的时候,张扬给她打了几个电话,可安语晨的手机始终都在关机状态。

    

    月华满天,空谷幽寂,安语晨独自跪在爷爷的坟前,一边烧纸一边落泪,望着爷爷的照片,安语晨忆起他的音容笑貌,一切仿佛就在昨日,可是心中却明白,如今和爷爷已经天人相隔,永无相见之日了。

    安语晨含泪道:“爷爷,我好挂念你!你为什么不疼我,一个人走了,留下我孤零零一个”

    安语晨的哭泣之声惊动了一个人,紫霞观的老道士李信义,李信义几乎每天都要来安家的陵园前看一看,除一除杂草,平一平路石,听到有人在哭,仔细一看,竟然是孙女儿安语晨,李信义虽然遁入空门多年,可这老道士还是尘缘未了,始终想着家人,看到晚辈哭得如此伤心,他怎能忍心不闻不问。

    李信义来到安语晨身边,轻声道:“这不是安家小姐吗?”

    安语晨哭得伤心,此时方知有人到来,慌忙抹掉眼泪,红着眼睛望去,她是认得李信义的,对这个老道士印象十分深刻,爷爷临死之前,还专门和老道士单独相谈。

    安语晨道:“李道长好”心中抑制不住委屈,又抽噎了两声。

    李信义充满怜惜道:“安小姐,你怎么一个人上山?山里野兽众多,要是遇到了什么危险该如何是好,走!去我道观里歇息!”

    安语晨摇了摇头,在爷爷坟前坐下道:“我哪儿都不去,就想在这里陪爷爷!”

    李信义看得心酸,他转身走了。

    过了不多时,老道士扛着大衣被褥来到山下,手中还拎着一个食盒,里面装着饭菜,他是专门下来相陪的,深更半夜的,谁也不放心让一个小丫头在山林中过夜。

    安语晨看到这位老人家如此关心自己,心中感动无比,一双美眸顿时湿润起来。

    李信义让她穿上大衣,又在空旷地方升起了一堆火,让安语晨坐了过去,微笑道:“说起来,我和你爷爷也算有缘,今晚陪你在这里唠嗑好不好?”

    安语晨点了点头,李信义把食盒递给她:“先吃饭,吃饱了肚子,咱们才有力气聊天!”

    安语晨在山上呆了这么久的确有些饿了,她没有和李信义客气,很快就将他带来的饭菜吃完,笑道:“道长,您做得饭菜很香嗳!”

    李信义哈哈笑道:“是吗?想吃以后经常到我这里来吃,我随时都欢迎你!”

    安语晨吃完,将食盒放在一边,双手抱膝坐在篝火前,感觉身上温暖了许多,她轻声道:“道长,您觉着这世上什么最重要?”

    李信义转身看了看安志远的坟冢,低声道:“亲情!这世上最重要的就是亲情!”

    安语晨道:“道长是世外高人,早已斩断了尘缘,又怎会认为亲情重要?”

    李信义道:“我遁入道门完全是生活所迫,我幼年的时候,父亲死了,我和母亲逃了出去,兵荒马乱的,那年月,孤儿寡母的在乱世之中根本活不下去,我娘不久得餐死了,我一个人孤苦无依的,逃到了这紫霞观,主持把我收留下来,我原没想当道士,只是为了能有口饭吃。”

    安语晨点了点头:“时代造就了许多这样的事情,我曾爷爷是马匪,其实他也是为了讨口饭吃!”

    李信义道:“安小姐突然跑到这山里来,莫不是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愿意说给我听吗?”

    安语晨道:“我和弟弟产生了矛盾!”

    李信义有些诧异的哦了一声。

    安语晨也不知道为了什么,见到这位老道长心中感觉特别的亲切,将这两日发生的事情,心中的委屈全都说了出来。李信义一边听一边点头,老道士不懂得什么生意,他义愤填膺道:“真是岂有此理?你爷爷当初的遗愿就是投资江城,开发清台山,这小子这么干根本就是违背了安老爷子的遗愿,这就是忤逆,这就是不孝!”

    安语晨此时仍然为安达文辩护道:“阿文应该不是这种人,他只是从生意的角度考虑的多一些!”

    李信义道:“那也不能为了生意就把亲情扔在一边,就把爷爷的嘱托扔到一边?金钱果然有这么重要吗?”

    安语晨道:“我不想和他发生冲突,我不想安家再有分裂或不和!”她含泪望着李信义道:“道长,我该怎么做?”

    李信义道:“不用考虑,你爷爷说过内地的投资交给你负责,你就大胆负责,那小子凭什么把手伸到你管辖的范围内?该让得让,不该让的绝不能让,你有没有想过,你爷爷当初为什么把生意分成两部分,肯定是害怕日后内地的投资会发生变化,你不用理他!”

    安语晨望着跳动的篝火,目光渐渐变得坚定了起来。

    

    南林寺商业广唱发权的转让签约仪式在市政府一招会议室举行,合约签署之后,就意味着乔梦媛彻底接手南林寺商业广唱发项目。

    乔梦媛对安达文提出的价格还是满意的,她并没有做任何的犹豫,她有能力拿下这个项目,更看好南林寺商业广场的未来。江城市里方方面面的关系,乔梦媛很容易就能够搞定,对江城方面来说这件事并没有任何的影响,无论是乔梦媛开发,还是安达文开发,只要南林寺商业广场能够顺利开发起来,没有任何的分别。

    这次的签约仪式吸引了不少江城媒体的记者,江城市方面,副市长严新建也出席了签约仪式,本来应该是常务副市长李长宇过来的,可李长宇对安达文很不爽,没给他这个面子。张扬本不想来,可严新建来了,他怎么都得陪着意思意思,等张扬来到会场方才发现安语晨不在现场,他不禁有些担心,从昨天到现在他给安语晨打了无数电话,始终联系不上,不知道这丫头是不是因为这件事受了什么刺激?

    安达文气定神闲,这厮见惯了场面,内地的很多程式喜欢走表面化的套路,一个简单的签约仪式,也可以惊动市政府领导。

    严新建发表了一番热情洋溢的讲话之后,签约仪式正式开始,安达文微笑着拿起笔,此时现场镁光灯闪个不停,记者们都争先恐后的记载着这江城商业史上的重要一刻。

    会议室的大门忽然被推开了,一个坚定而愤怒的声音道:“我不同意转让!”

    所有人都愣了,现场所有的目光都望向门口,安语晨身穿黑色套装,一双美眸有些红肿,她的目光笃信而坚定,一步步走向主席台。

    乔梦媛并没有签署完自己的名字,却放下了钢笔,她敏锐的意识到这件事有些不对。

    安达文微笑望着自己的堂姐,笑容中却带有几分寒意。

    安语晨来到安达文的面前,平静道:“阿文,爷爷生前将内地所有的事务交给我负责,你无权转让南林寺商业广场的开发项目!”

    安达文淡然笑道:“姐,别犯小孩子脾气,这是在谈生意,在为公司的以后着想,你先下去,我回头再跟你解释!”

    他拿起笔想要签下自己的名字,却被安语晨一把将合约扯了过去,安语晨道:“我已经通知了公司所有董事,要求召开董事会,是否转让,必须董事会做出决定!”

    安达文叹了口气道:“姐,难道你不知道世纪安泰的董事长是我?在我前来江城之前,公司已经召开过董事会,与会董事全都同意转让南林寺商业广唱发权,需要我向你强调吗?”

    安语晨眼圈微红:“阿文,难道你不记得,投资江城是爷爷的心愿?”

    安达文道:“生意就是生意!作为公司的董事长,我必须对所有董事负责!所以,请你离开!”

    安语晨用力摇了摇头,安达文的绝情让她肝肠寸断,她毅然决然道:“我不允许!”,然后用力扯碎了那张转让合约,向空中抛去,化成千万只白蝶散落在她的身边

    

    六千字,加上凌晨的,一万五了,不少了!

上一篇:第三百一十九章 大笔如椽(下) 下一篇:第三百二十章 豪门恩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