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一十八章人真TM虚伪(下)

    乔梦媛看到张扬抱着一坛酒走进来也是微微一怔。她诧异道:“张扬,我们把酒准备好了!”

    张扬看了桌上的茅台一眼,笑道:“茅台酒可不成,我这酒是解放前就窖藏的,有四十多年了,特地带过来给乔叔叔尝尝!”他一口一个乔叔叔叫得倒是亲切。

    许嘉勇望着张扬笑mimi的,可笑容背后藏着刻骨铭心的仇恨,他当初之所以决定追求乔梦媛,和乔梦媛订婚,其目的就是想得到乔家这个巨大的靠山,乔振梁夫妇从一开始对他们之间的来往就持有坚决反对的态度,如果不是乔老发话,他和乔梦媛是不可能订婚的。他察觉到张扬身上的变化,自从这次张扬从北京返回之后,这厮就变得咄咄逼人,在对自己的关系上,处处采取攻势,甚至利用乔梦媛来刺激自己。

    许嘉勇道:“乔叔叔有糖尿病,再好的酒也不能多喝!”

    乔振梁笑道:“小许啊,别总是提醒我,我身体好得很。无非是血糖高了点!”

    乔梦媛道:“爸!嘉勇是关心你身体嘛!”

    乔振梁笑着点了点头:“其实任何治疗的关键都在于心理,我虽然身体有些问题,不过我首先要拥有一个降的心理,只有拥有乐观向上的心理,我才能活得更加降。”

    张扬道:“乔叔叔说得对,糖尿病本来就不算啥大事儿,只要控制得当,就是一正常人!”

    孟传美道:“老乔啊,你就是改不了喝酒的毛病,反正你向我保证过,最多半斤酒,多一点都不能喝!”

    张扬拍开了酒坛的泥封,一时间酒香四溢,整个房间内充满了沁人肺腑的酒香。乔振梁用力吸了吸鼻子,他赞道:“果然好酒!”

    张扬给他倒满一杯,又给孟传美倒了半杯,许嘉勇那里,他也帮着倒上,给许嘉勇倒酒,张扬有些心不甘情不愿,今天许嘉勇算是沾光了,如果不是乔振梁夫妇,张扬才不肯给他倒酒呢。

    许嘉勇举杯道:“咱们一家人好不容易聚在一起,欢迎乔叔叔、孟阿姨到江城来,大家干杯!”

    孟传美并没有响应淡然道:“还不是一家人!”

    许嘉勇端着酒杯的手僵在那里,他想不到未来岳母大人当中就让他下不来台。

    时维及时为他解围道:“是啊,不是一家人。有人明明不是这家里的,非得凑进来!”说话的时候,她朝张扬递眼色,目的是让张扬配合。

    张扬笑眯眯道:“任何事情都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乔叔叔、孟阿姨,我谨代表我自己这个外人敬你一杯,欢迎你们到江城来,我和梦媛、时维都是好朋友,你们千万别拿我当外人,需要我做什么,只管吩咐!”

    孟传美居然端起了酒杯,和善的笑道:“张扬,我可没说你,我当你是自己的孩子一样,真没拿你当外人!”

    这句话一说,张扬明白了,孟传美是没拿自己当外人,她拿自己当枪使呢,利用自己刺激许嘉勇,张大官人不喜欢被人利用,可这次不一样。利用他打击许嘉勇,这是大好事啊,他喜欢,他甘心被利用。

    许嘉勇虽然竭力控制情绪,可脸上仍然不免流露出尴尬,未来岳母大人根本就没打算给他面子,他现在也明白乔振梁夫妇邀请张扬前来参加家宴的目的了,他们要利用张扬敲打自己。许嘉勇笑了笑道:“我们一起敬乔叔叔、孟阿姨!”他转的很快,只当没有觉察到孟传美在打击自己。

    乔梦媛及时道:“爸、妈、我们几个小辈一起敬你们!”望着母亲的目光中不免带有几分幽怨。

    孟传美看在眼里,心中产生了些许的恻隐,她端起酒杯,乔振梁笑道:“好,我们干了这一杯!”

    一杯酒喝完,许嘉勇抢先起来去倒酒,乔振梁让他满上,可给孟传美倒酒的时候,孟传美用手掌挡住杯口道:“我不喝了,再喝就醉了!”

    许嘉勇笑着劝道:“孟阿姨,再喝一杯吧,好事成双!”

    孟传美冷淡道:“成双的未必都是好事儿!”

    时维道:“舅妈,虽说成双的不是好事儿,我看表姐和表姐夫成双成对的就挺幸福的!”

    乔梦媛慌忙咳嗽,这个表妹是想帮他们,可她说话实在有欠考虑。

    孟传美道:“幸不幸福只有自己才知道!”

    许嘉勇慌忙表决心:“孟阿姨,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对待梦媛!”

    张扬也跟着来了一句:“是啊,孟阿姨你只管放心吧,我们都会好好照顾她的,谁欺负她我首先就不乐意!”

    乔梦媛瞪了这厮一眼。心说张扬啊张扬你可真不是什么好东西,今天过来就是添乱的。

    时维首先看不过眼了:“张扬,我表姐他们两人的事儿碍你什么事了?你跟着瞎参合什么?”

    张扬笑道:“咱们不都是朋友吗?朋友间相互照顾一下也是应该的。”

    乔振梁微笑道:“是啊,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梦媛一个人在江城是得靠这些朋友多帮忙,小张啊,你和梦媛是朋友,以后可得帮我多照顾照顾她。”

    许嘉勇一张脸涨得通红,乔振梁两口子摆明了不待见他,一点面子都没给他留。

    张扬心中暗乐,他知道乔梦媛夫妇拿自己当枪使,利用自己敲打许嘉勇,可有生以来,头一次被人利用的这么爽。

    乔梦媛道:“我和张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我刚来江城那会儿,他可没少给我出难题。”乔梦媛极其聪颖,看出许嘉勇的尴尬处境,她刻意将矛盾引向张扬,转移父母的注意力,从而化解许嘉勇的困境。

    乔振梁笑道:“做任何事都不会一帆风顺的,你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江城站稳脚跟,证明我的女儿还是很厉害的。”他这句话等于抹煞了许嘉勇的全部功劳。

    许嘉勇是个心高气傲的人物。乔振梁夫妇今晚对他的态度让他感到一种被侮辱的感觉,一个人如果极度自尊往往他的内心深处又是极度自卑,这并不矛盾,在乔家的背景面前,许嘉勇始终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他之所以改变念头追求乔梦媛,根本的原因就是想借用乔家的力量,他要报仇,他要为父亲讨还公道。

    可从一开始起,乔振梁夫妇就不喜欢许嘉勇,乔振梁对许常德的事情是清楚的。在许常德出事后不久,许嘉勇就和乔梦媛订婚,以乔振梁的头脑,肯会仔细考虑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他认为许嘉勇在追求女儿的事情上抱有很强的目的性,所以他坚决反对女儿和许嘉勇来往。许嘉勇最终和乔梦媛订婚成功,得益于乔老的首肯,乔老对这个孙女儿是相当关爱的,他认为在儿女感情上要开明,许常德的错误不该延续到他儿子的身上,许嘉勇的个人条件很出色,是个不错的年轻人,最关键的是孙女儿喜欢他。乔振梁在这个问题上和老爷子甚至发生了一些争执,可是他至多表现出不满,在乔家,父亲的决定是不可更改的。

    这顿饭吃得很不开心,许嘉勇几度尝试缓和关系,可是都被乔振梁夫妇的冷淡给挡了回去,相比张扬的谈笑风生,许嘉勇这个夜晚是郁闷和愤怒的。

    晚宴结束之后,时维跟着张扬一直来到停车场,张扬这边拉开车门,她也钻到了张扬的吉普车内。

    张扬笑道:“这么晚了,你跟着我不怕人说闲话?我可提醒你,我最近名声可不怎么好!”

    时维怒道:“张扬,你真不是个好东西,是不是非得把我表姐他们拆散了你才高兴?”

    张扬道:“时维,你什么意思?我张扬是那种人吗?”

    时维指着张扬的鼻子骂道:“过去我以为你人虽然混蛋了点,可心地还是很善良的,还算有些正义感,可现在我算看透你了,你就是一个流氓一个无赖!你看不得别人幸福!”

    张扬笑道:“我不跟你这丫头一般见识,说完了吗?说完就下车,我明天还有工作!”他想要启动汽车,却被时维一把将车钥匙抢在手里,然后她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张扬叫道:“钥匙给我!”

    时维晃了晃,然后一扬手。钥匙在夜空中划出一道晶亮的弧线,消失在不远处的湖面。

    

    许嘉勇阴沉着脸启动了汽车,乔梦媛追了出来:“嘉勇,你别生气”

    许嘉勇冷冷看着乔梦媛:“我没生气,我有什么资格生气?你是乔大小姐,我怎么敢生你的气!”

    “嘉勇!”乔梦媛的美眸中荡漾着泪光。

    许嘉勇低声道:“让开,让我好好静一静!”

    乔振梁站在新帝豪的观景平台之上,望着许嘉勇驱车远去,不禁发出一声叹息。

    孟传美的目光始终望着远处形只影单的女儿,她轻声道:“老乔,女儿看来是真的喜欢他!”

    乔振梁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简单。”

    孟传美不知丈夫为何会突然说出这句话?

    乔振梁道:“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反对女儿和许嘉勇来往?”

    孟传美道:“是不是因为他的父亲?”

    乔振梁道:“我很小的时候,我父亲就告诉我一句话,英雄不问出处,绝不可以有门楣的观念,许嘉勇无论长相学识都算得上出类拔萃,可我还是不喜欢他。”

    孟传美道:“女儿喜欢他很久了,当初从美国突然回来也是为了他!”

    乔振梁点了点头道:“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们这次的订婚太突然,让我不能不怀疑他的目的。他可以不爱我的女儿,但是绝不可以利用我的女儿!”说这句话的时候,乔振梁一向温暖敦厚的脸上闪过一丝戾气,连站在身边的妻子也不由得内心一颤。

    孟传美道:“看到女儿这么痛苦,我有些于心不忍了。”

    乔振梁道:“痛苦有很多种,感情上的困扰不会影响她一生,可是婚姻的不幸却会让一个人痛苦终生。”他轻声道:“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邀请张扬过来?”

    孟传美道:“你想用张扬来刺激许嘉勇。”

    乔振梁的唇角露出讳莫如深的笑意:“许嘉勇恨他,这种仇恨不仅仅因为嫉妒,今晚这顿饭让我看清一件事,许嘉勇的心胸并不广阔。”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一个心胸狭窄的男人绝不会是一个好男人!”

    孟传美叹了口气道:“可老爷子已经首肯了!”

    乔振梁道:“老爷子尊重梦媛的决定,如果梦媛提出和他分手,老爷子一样会站在梦媛身边。”

    许嘉勇看到了正在路边等车的张扬,他猛然踩下油门,落下车窗。

    张扬也看到了他,笑了笑。

    如果许嘉勇的目光就是利剑,那么此刻张扬已经被他戳得千疮百孔,可许嘉勇明明憎恨张扬到了极点,脸上却非得要挤出一丝笑容:“没开车?”

    张扬笑着往前凑了凑:“开了,钥匙被时维给扔湖里了!”

    许嘉勇居然开心的笑了起来,露出一口雪白而整齐的牙齿,然后他很清楚的说:“活该!”

    张扬毫不客气的拉开了车门,一屁股坐了进去:“送我一程吧!”

    “西边吗?”许嘉勇一语双关道,他心里巴不得把张扬给送上西天。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送我到市政府,我住在那儿附近!”

    许嘉勇点了点头,开动了汽车。人是这世上最虚伪的动物,两人明明彼此都把对方恨得不得了,可表面上还要装出笑mimi的样子,乍看上去,他们就像是一对相交莫逆的朋友。

    

    继续码字中周六章鱼还在努力码字,这么辛苦,大家还是点点兜里的月票,全都投过来吧!

上一篇:第三百一十八章 人真TM虚伪(上) 下一篇:第三百一十九章 大笔如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