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一十八章人真TM虚伪(上)

    推荐浮沉新书《天下政道》。强推中,够肥,可杀!喜欢官场文的兄弟姐妹可以去捧场!http:///Book/1716853.aspx

    http:///Book/1716853.aspx

    

    自从佛祖舍利在南林寺地宫内被发现之后,南林寺的香火已经是越发兴旺,下午五点钟的时候南林寺内的香客还是络绎不绝,常海龙的目的是参拜佛祖舍利,佛祖舍利被收藏在地宫之中,寻常香客是无缘参拜的。

    张扬在南林寺绝对属于贵宾级别,按照三宝和尚的说法,张大官人就是南林寺的大救星,如果不是张大官人发现了南林寺地宫,寺院也不会有今日兴旺的局面。

    张扬找到三宝和尚,参拜佛祖舍利的事情三宝和尚就能搞定,没必要去麻烦普源方丈了,可三宝听说是这件事,颇为为难道:“今天不行,地宫有人参观,明天吧!”

    张扬一听就有些火了,他不止一次带客人来南林寺,哪一次都是随到随看,怎么今天反倒不行了。他瞪大眼睛冷冷看着三宝和尚道:“我说大师,今天晚上我朋友就离开江城了!”

    三宝和尚道:“实不相瞒,这会儿方丈正陪着几位贵客在参观呢,他专门嘱咐过,今天任何人都不可以接待。”

    张扬道:“什么人这么厉害啊?”心中已经猜到能让普源方丈亲自陪同的人,肯定身份不同寻常。

    三宝和尚道:“汇通的乔总和许总!”

    张扬愣了一下,没想到许嘉勇和乔梦媛也到南林寺上香了,难道他们是来求姻缘的?

    常海龙心很诚,他微笑道:“这样吧,我可以等他们离开后再去上香,还望大师行个方便,今晚我就要返回岚山了。”

    三宝面露难色道:“许总捐了十万块善款,他的条件是今天佛祖舍利只能让他们参观,张主任,咱们这关系还用说吗?实在是不好意思,既然答应了他,我们这些佛门弟子不可以反悔的。”

    张扬不屑道:“不就衬俩臭钱吗?至于这么大排场吗?有种他就把南林寺给包下来,每天都捐十万善款。”

    三宝和尚心说,要是许嘉勇每天捐十万,我们肯定拍手欢庆,可人家又不是傻子,捐善款也有个限度。不可能把身家全都捐给佛门。

    常海天看到三宝和尚为难,向常海龙道:“海龙,其实上香这种事主要是心诚,未必一定要去佛祖舍利跟前去进香,你去大殿还不是一样?”

    常海龙点了点头,他去了大殿。

    张扬指了指三宝和尚。这厮心里的确有些不爽,常海龙大老远来了,就这个小小的要求,自己都不能满足,感觉很没面子。

    常海心轻声道:“张扬,你就别为难这位师傅了,既然不方便,何必强人所难呢。”

    三宝和尚陪着笑道:“我这儿有刚刚开光的上好紫檀,我送给几位施主一些。”

    张扬没好气道:“不要!”

    三宝和尚看到张扬真生气了,心中不免有些忐忑,小心翼翼道:“那我去跟方丈商量商量”

    

    张扬正想说不用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招呼道:“小张,没想到在这里又遇到你了!”

    张扬转过身去,看到那位姓乔的中年人正挂着个照相机笑眯眯望着自己。

    张扬乐道:“老乔,还别说,咱俩真是有缘,从春阳到江城,哪儿都能遇到你,你是不是一直在跟踪我啊?”

    老乔笑道:“没有,绝对没有,我陪我家那口子过来上香的。她去上香,我随便走走,拍几张照片,这南林寺的古迹还真多!”

    张扬走过去和老乔握了握手:“怎么样,在我们江城玩得还开心吧?”

    老乔点了点头道:“江城比我想象中好多了!”

    两人正聊得热闹,张扬看到普源方丈陪同许嘉勇、乔梦媛从远处走来,许嘉勇看到张扬,一双眼睛不由得瞪得滚圆,充满了惊诧莫名的表情,乔梦媛脸上的惊奇也比他少不到哪里去,嘴巴张开形成了个O形状,好半天都没有合拢。

    张扬笑道:“乔总、许总,你们也来上香啊!”

    乔梦媛笑了笑,目光却落在那中年人的身上,轻声道:“爸,你认得他?”

    许嘉勇也叫了声:“乔叔叔!”他此时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他从来都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一幕,张扬和自己未来的岳父大人,云安省省委书记乔振梁言谈甚欢,乔振梁这次来江城很突然,原本他做好了准备,却没有想到乔振梁竟然会自己开车过来,而且来江城之前,已经去清台山游玩过了。他虽然和乔梦媛已经订婚,可是他对未来的岳父岳母缺乏了解,可以说如果不是乔老干涉,他和乔梦媛现在不可能订婚,乔振梁夫妇都不赞同他和女儿交往,岳母孟传美把这种不愉快写在脸上。到现在都没有搭理过他。岳父乔振梁虽然表面上一团和气,可他心里也对这门亲事十分反感。

    许嘉勇知道岳母信佛,所以特地安排了在佛祖舍利前上香,岳母孟传美此时仍在地宫诵经,乔梦媛的表妹时维陪着她。乔振梁是个彻头彻尾的员,他不信这些,所以连地宫都没进,一个人在外面寻拍照片,乔梦媛和许嘉勇担心他寂寞,所以上来陪他。

    两人都没有想到张扬居然也在南林寺,更没有想到张扬还和乔振梁在一起,两人聊得热火朝天。

    张扬听到两人对老乔的称呼,这才明白了,搞了半天,这个脸上一团和气,淳朴憨厚的中年人就是乔梦媛的老爹,云安省省委书记乔振梁,在张扬的概念中,省委书记这级别的官员少有乔振梁这样的,此人的身上并没有多少的官气,与其说他是省委书记还不如说他更像个普普通通的车间主任。

    乔振梁笑道:“原来你们都认识啊!”

    乔梦媛微笑道:“认识,他是江城招商办主任张扬,我们是老朋友了。”

    乔振梁看了张扬一眼。笑道:“国权同志的干儿子吧?年轻有为啊!”

    张扬笑了笑道:“乔书记,我这人不禁夸!”知道乔振梁的身份之后,他自然不敢老乔老乔的叫了。

    乔振梁哈哈大笑道:“我是云安的书记,可不是平海的书记,你别这么叫我,还是叫我老乔更顺耳一些。”

    乔梦媛狠狠瞪了张扬一眼,心说这厮可够无礼的,居然称呼父亲为老乔。

    张扬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道:“您别怪罪啊,那啥我也不知道您是乔总的父亲!”

    乔振梁笑道:“既然你们都是朋友,叫我乔叔吧,我跟你干爹也是好朋友!”

    张扬恭恭敬敬叫了声乔叔叔。他心里清楚得很,眼前这位是乔老的儿子,也是乔家在政坛上最为突出的一位,乔振梁今年不过五十二岁,前景还是很光明的,从古到今,政治都是少数人的玩物,越往上走,你的出身背景就变得越来越重要。张扬对乔振梁其人并不了解,可是有一点他知道,乔振梁搞经济很有一套,自从他前往云安之后,云安省的经济连年增长,过去平海在各方面都远超云安,可是近近年来云安发展的速度极其迅猛,俨然可以和平海并驾齐驱。

    这时候孟传美诵完经,在时维和普源方丈的陪伴下离开了地宫,看到张扬,她也笑着打了个招呼:“小张,又遇到你了!”

    张扬恭敬道:“孟阿姨好!”

    许嘉勇听在耳朵里,心里实在不是滋味,自从他和乔梦媛订婚之后,孟传美连一句话都没跟他说过,这次来江城也不搭理他,本来许嘉勇也没什么,毕竟未来岳母大人一直都反对他和乔梦媛的亲事,从没喜欢过他,可看到孟传美对张扬如此和蔼,许嘉勇的内心深处顿时失衡起来,他张扬凭什么?

    乔梦媛从许嘉勇的眼神中意识到了什么,她挽住父亲的手臂道:“爸,咱们该走了!”

    许嘉勇殷勤道:“乔叔叔,我在新帝豪准备了酒宴为您接风洗尘!”

    乔振梁点点头,转向张扬道:“小张,一起去吧!”

    张扬笑道:“算了,你们一家人吃饭,我就别跟着凑热闹了!”

    乔振梁道:“又没什么外人。一起来吧!”他邀请的很诚恳,乔梦媛也跟着说道:“张扬,我爸可是真心实意的请你啊!”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许嘉勇心中宛如打翻了五味瓶,诸般滋味一起涌上心头,他望着张扬,目光中流露出几分嫉意。

    张扬本不想跟着掺和,可是他也留意到许嘉勇的表情,不知为了什么,自从张扬把一系列事情的疑点放在许嘉勇身上之后,他就不由自主的把快乐建立在对方的痛苦之上,你许嘉勇越是不想让我去,我还偏得去,你越是不爽,我越是高兴,有了这样的心理,张扬就点头应承下来。

    乔梦媛其实也不想让张扬去,她最近和许嘉勇之间常闹别扭,究其原因,很多都和张扬有关,她提出邀请也只是客气客气罢了,张扬如果有点眼色应该不会答应前往,可这厮偏偏就答应了,乔梦媛心说,我们是家宴,你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表面上却还要装成很愉快的样子:“这样啊,晚上六点半,新帝豪国宾一号。”

    张扬点了点头道:“放心吧,我准时到!”

    乔梦媛把张扬叫到一边,低声叮嘱道:“我爸这次来江城是私人身份,你不要声张啊!”

    张扬明白乔梦媛的意思,微笑道:“我只当他是老乔,不是乔书记!”

    乔梦媛忍不住又瞪了他一眼。

    

    张扬把常家三兄妹送回制药厂,然后去了皇家假日,他此次前去的目的是找苏小红要酒的,张扬做事有自己的一套,他和乔振梁的相识纯属机缘巧合,就目前的了解而言,乔振梁这个人还算不错,没有太多的官架子,做人一团和气,让人很难相信他出身于官宦之家,自身又身居高位,以乔振梁的身份,能够邀请自己喝酒,已经是很给他张扬面子,作为地主,张扬应该有所表示,新帝豪是乔梦媛的产业,就算张扬想结账,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于是他想着带酒过去。像乔振梁这种级别,什么名酒没见过,张扬想来想去,也就是苏小红窖藏的那几坛酒有特色。

    张扬在酒上做文章,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乔振梁也是好酒之人。张扬开口要酒,苏小红当然不会拒绝。

    张扬准时来到新帝豪,乔家人都已经到齐了,除了乔振梁夫妇以外,就是乔梦媛、许嘉勇和时维,果然没有外人。

    时维站在门外等他,看到张扬抱着一坛酒过来,迎了过去,轻声道:“你怎么才来!架子蛮大啊!”

    张扬道:“我准点过来的,再说了,我是贵客,来早了岂不是很没面子?”

    时维白了他一眼道:“你还真拿自己不当外人!”

    张扬笑眯眯道:“说实话,我是冲你来的!”

    时维俏脸一热,虽然知道这厮在胡说八道,可心里还是暖融融的,她小声叮嘱道:“你今晚别胡说八道啊,我舅舅、舅妈一直对表姐的事情不怎么赞同。”

    张扬道:“干我屁事,是老乔找我过来喝酒的!”

    “你”时维想发作几句,张扬却已经大步走入了国宾一号。

    

    推荐票,月票!

上一篇:第三百一十七章 只缘身在此山中(下) 下一篇:第三百一十八章 人真TM虚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