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一十七章只缘身在此山中(下)

    推荐紫钗恨后宫仙侠《仙铃》http:///Book/1713450.aspx

    http:///Book/1713450.aspx

    莫笑我弱。咱的小妾都是元婴真妃;

    别看我小,暖床丫头也是金丹玉仙;

    一个练气期的小修士,却让绝顶的仙子垂青,这是为何?

    一个修真界的小菜鸟,却享尽了仙皇至尊也梦寐以求的艳福!

    看完简介就知道这货是写啥的了,大家去支持支持!

    

    张扬心说你装啥?你也是安家人,安家的那点事你不清楚啊?可转念一想,李信义从型和安志远失散,和安家人也没有什么联系,安家的那些事他自然不会知道,张扬于是将安家女性往往活不到二十的事情说了。

    李信义听得眉头紧锁,他对安语晨这个孙女儿感觉也是很不错的,虽然他是个出家人,可亲情毕竟没有放下,想想安语晨这么年轻就要面临死亡,心中也不好受。

    陈崇山做了个笋烧肉,菜端上来的时候,那位姓乔的中年人也和老婆一起来到了峰顶,站在不远处向这边张望着,张扬看到他,笑着挥手道:“老乔。过来啊!”

    老乔带着妻子一起溜达了过来,他对陈崇山的石屋很感兴趣,想在这儿拍几张照片。

    张扬拉着他坐下来,给他倒了杯酒:“既然来了就喝两杯!”

    老乔倒也爽快,点了点头道:“那就喝两杯!”他妻子提醒道:“老乔,你有糖尿病,医生都不让你喝酒!”

    老乔笑道:“人生在世不过短短几十年,我连这么点爱好都没有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糖尿病不能喝破,谁说不能喝白酒啊?”

    他妻子叹了口气:“你啊!”

    李信义道:“这位施主说话很有道理,我看你有些道缘!”

    老乔笑道:“能跟道长遇到就是有缘!”他拿起个窝头咬了一口:“真香!老婆,你尝尝!”他递了个窝头给妻子。

    陈崇山道:“喜欢吃就多吃点,回头我再贴一锅!”

    老乔点了点头,随即又叹了口气道:“喜欢吃,可惜也不敢多吃,这糖尿病除不了根,离不开药,我这饭量本来就大,每天都处于饥饿状态中。”

    常海龙笑道:“我看过一篇国外的报道,饥饿状态才是人生存的最佳状态。”

    老乔道:“我宁愿撑着不愿饿着!”他端起酒杯道:“今朝有酒今朝醉,来,咱们干上一杯!”

    虽然说着今朝有酒今朝醉,老乔还是很注意的,喝了二两酒就适可而止,糖尿病主要是饮食控制,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他围着石屋拍了几张照片。听说陈崇山写得一手好字,欣赏了陈崇山的几幅墨宝,很喜欢,不过他和陈崇山只是萍水相逢,自然不好意思找人家讨要。

    老乔的目光望着墙角旮旯处的那堆废纸,那都是陈崇山丢弃的墨迹,他走过去,捡起了一张:“这幅字写的不错,陈先生也不要了?”

    陈崇山焉能看不出他的意图,哈哈笑道:“你喜欢啊?”

    老乔点点头,上面是一行字——只缘身在此山中。笔力苍劲,力透纸背,他非常喜欢,纸张都烂了,上面沾了不少的污渍,老乔心中暗自惋惜,这么好的字居然被扔在垃圾堆里。

    陈崇山道:“你喜欢,我就给你写一幅!”

    老乔以为自己听错了:“真的?”

    陈崇山笑道:“你是张扬的朋友嘛,我送你幅字又有什么?”他当即取出笔墨纸砚,现场挥毫给老乔写了幅只缘身在此山中。

    老乔得了这幅字,如获至宝。左看右看,欣喜非常。

    张扬一旁道:“老乔,看来你也懂得书法,要不露两手给我们看看!”

    老乔实话实说道:“我从小练过字,可惜始终都写不好,为了这件事,我老爷子没少揍我I能我没那种天份,挨了这么多顿打,到现在字写得还是丑的很,没办法见人!”

    他妻子笑道:“你还算有些自知之明。”

    老乔将字收好,向陈崇山他们告辞,陈崇山送了他一些晒干的冬菇,说是对糖尿病有好处,老乔连声道谢,他找出一个打火机送给陈崇山,来而不往非礼也,陈崇山也只能收了。

    

    因为常海龙要留在山上拍日落的景色,张扬他们只能在山上多留一会儿,等常海龙拍完,夜幕已经降临,陈崇山担心他们摸黑下山会遇到危险,建议他们当晚就在山上留宿,他的石屋当然住不下这么多人,不过李信义的紫霞观房间多得很。

    李信义把偏殿打开,几个人一起动手打扫,足足弄了近两个小时,这间屋子方才干净,床铺就是门板。

    常家三兄妹吃过晚饭就撑不住了,毕竟他们的体力无法和张扬相比。他们先回去休息。

    李信义和张扬、陈崇山一起在院子里饮茶赏月,在青云峰之上,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混淆古今的感觉。李信义道:“上次那些拍电影的掏钱帮我修了一部分,可紫霞观的多数建筑都没有修缮,再不维护,我看大殿都要塌了。”

    陈崇山道:“县里不出钱,咱们自己弄吧,修修补补应该还能撑些日子。”

    张扬道:“你们别发愁,这件事我来解决,如果县里不愿意拨款,我让市财政拨款!”

    李信义知道他有的是办法,笑道:“其实我就是说给你听的!”

    张扬道:“你用不着说给我听,只要把这件事跟安家说一声,准保他们掏钱帮你把道观翻修一遍。”

    李信义瞪了张扬一眼,他可不想向安家的那些晚辈开口。

    陈崇山道:“其实紫霞观有不少的古迹,建筑、木雕、石雕、还有藏经洞中的壁画!”

    李信义叹了口气道:“藏经洞中的壁画损毁的相当严重,现在连颜色都看不出来了。”

    这句话刚好被起来去厕所的常海龙听到,他学艺术出身,对这些事情很感兴趣,凑了过来道:“李道长,你这紫霞观里还有壁画?”

    李信义道:“后院藏经洞里,想看,我带你过去!”

    常海龙和张扬对此都很有兴趣。常海龙是抱着欣赏艺术的目的,张扬纯粹就是好奇心作祟,李信义取了提灯带着他们来到藏经洞前,藏经洞入口处过去有一间房,后来因为年久失修而坍塌,李信义为了保护洞口,在外面临时搭起了一个草棚。常海龙看到眼前状况不由得感叹,这春阳的文物保护工作实在太差了。

    李信义举着提灯走在最前面,常海龙紧跟了上去,打开手电筒,这手电虽然不大。可是亮度很强,李信义好奇的看着常海龙手中的电筒:“这么杏然这么亮?”

    常海龙道:“美光牌的!”

    李信义道:“现在高科技的东西太多了!”他提醒张扬他们留意脚下,藏经洞内路面凸凹不平。

    走了十多米,前方就宽阔起来,李信义举起提灯,两侧的墙壁上可以看到一些壁画,常海龙搞艺术出身,他仔细观赏着墙上的壁画,从艺术的角度来看,这些壁画的价值应该不高。

    陈崇山已经来过藏经洞多次,自然不会感到什么稀奇。张扬却对这些壁画产生了兴趣,他发现这壁画绘制的竟然是一套打坐吐纳的内功心法。张扬不由得想起陈雪修炼的精纯内功,她曾经说过,她修行的内功就是得自于李信义,看来老道士的藏经洞里还是有不少的好东西。

    只可惜藏经洞的壁画残缺不全,他们四人在里面呆了半个小时后,就出来了,常海龙道:“壁画虽然有些历史,不过绘画的工匠水平应该很普通,实际的价值并不高。”

    陈崇山道:“紫霞观虽然有些历史,可是名气并不算大,清台山又不是道教名山,所以道教文化算不上突出。”

    李信义道:“也不尽然,紫霞观还是出过高人的,传说张天师就在紫霞观中修行过。”

    张扬笑道:“这倒可以做一些文章,在紫霞观前方立一座张天师像,我听说现在很多城市都在修建佛像,一个比一个建得高,一个比一个建得大。”

    常海龙道:“南锡不就搞了个青铜站佛,据说是亚洲最大的青铜站佛,等站佛建好之后,又增添了一个旅游亮点。”

    张扬道:“咱们也搞个亚洲最大的张天师像,不,要搞就搞世界上最大的,顺便把那帮吉尼斯的请过来,弄个吉尼斯人证,保管扬名世界。这样,清台山就可以围绕道教文化做文章!”

    李信义听得直摇头:“紫霞观是清净的地方,你们想用世俗气把我这片净土给沾染了吗?”

    张扬道:“李道长不妨好好考虑一下,财源滚滚哦!”

    李信义道:“钱财乃身外之物,不是为了修缮道观,我才不会去想这些俗物呢!”

    他们走出了藏经洞,夜空一碧如洗,皎洁的月光洒满大地,咋看上去宛如笼上一层银霜,李信义打了个哈欠道:“夜了,我去安歇!”

    常海龙也去了偏殿。

    张扬和陈崇山一起返回他的石屋休息。

    陈崇山道:“听说你前些日子病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在北京养了一段时间,还见到陈雪了!”

    陈崇山关切道:“小雪怎样?”

    “挺好的!”张扬说完顿了一下又道:“她懂得武功!”

    陈崇山笑道:“她小时候跟李道长学过一些基本的东西,应该是道家的养生之术,武功谈不上。”

    张扬点了点头道:“刚才我在藏经洞内看到的壁画好像就是练气吐纳的功夫!”

    陈崇山道:“我听李信义说过,紫霞观的前几任主持都身怀武功!”

    张扬曾经亲眼见识过李信义的武功,他点了点头道:“李道长也是真人不露相,我看他也是一个武林高手。”

    陈崇山笑而不语。

    张扬道:“清台山的开发遇到了点麻烦,这次我回去会向市里面好好反映一下。”

    陈崇山叹了口气道:“旅游开发是好事,不过如果开发受阻,还不如让清台山回归过去的样子,只有自然的东西才是最美的东西,清台山的山水一旦成为商品,就会失去昔日的灵秀。”

    张扬明白陈崇山对清台山的感情,他低声道:“就算安家不愿投资清台山,想要投资清台山的客商还有许多,发展旅游经济已经是大势所趋,需知时代会向前发展,绝不可能回头。”

    陈崇山笑道:“政治上的事情,我不懂,我也不想懂,不过我觉着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要把脚下的这片土地当成捞取政绩的资本,而是要真正热爱她,只有这样,才能让这方山水变得更美!”

    常海龙本想拍摄清台山清晨日出的情景,却没想到清晨上了大雾,整个山岭都笼罩在白茫茫的雾气之中,常海龙的拍摄计划只能告吹。

    张扬本想早点下山,可雾这么大,他害怕迷路,加上身边还有常家三兄妹,万一有什么闪失也不好,于是就选择耐心在山上等着,直到中午雾散了,这才和常家三兄妹告辞离去。

    张扬原定要把母亲接走,回到春阳家里才知道,继父赵铁生因为受凉感冒了,母亲徐立华必须要留下来照顾他,张扬给赵铁生診了诊脉,确信他没什么大事,又去药店抓了药给他送回去,经过连番折腾之后,张扬回到江城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

    途中常海龙就提出去南林寺进香,他每次来江城都忘不了这件事,常海心知道哥哥这是在还愿,上次他在南林寺许下的愿望兑现了。

    

    马上还会有一章!

上一篇:第三百一十七章 只缘身在此山中(上) 下一篇:第三百一十八章 人真TM虚伪(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