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一十七章只缘身在此山中(上)

    徐立华的新家已经建好了。不过方子还没有装修,暂时无法入住,距离明珠宾馆不过五百多米,张扬顺路去新家看了看,然后才把母亲送回了农机厂宿舍。

    当晚张扬并没有在春阳停留,而是驱车去了上清河村,牛文强从上清河村买下了那片度假屋,装修一新后对外营业,还专门起了一个很拉风的名字——英雄会馆。

    因为已经到了春季,已经有不少游客前来踏青,山庄的入住率也达到了一半,张扬事先打过电话,让牛文强给他留好了房间,牛文强把事情交给了赵立武安排,如今赵立武已经成为山庄的经理,这都是牛文强看在张扬的面子上。

    张扬他们到达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赵立武接到张扬的电话之后就站在山庄外等着,他如今也混上了大哥大,西服笔挺的站在门外,手里拿着大哥大。看到张扬的吉普车,笑着迎了过来。

    张扬推开车门,笑道:“二哥,成啊!当了经理这派头就是不一样!”

    赵立武笑道:“还不是沾了我兄弟的光!”

    张扬把常家三兄妹介绍给赵立武认识,赵立武相当的热情,跟他们握手之后,恭恭敬敬送上了自己的名片。

    张扬道:“房间准备好了吗?”

    赵立武点了点头道:“最好的几间房都给你们留着了,我让刘大柱杀了头羊,正准备全羊宴呢!”

    张扬有些诧异道:“刘大柱回来了?”在他的印象中,刘大柱已经去了春阳县城开了羊肉馆。

    赵立武道:“他的羊肉馆拆迁了,暂时没找到合适的地方,刘支书过来找我,我和牛总商量了一下,就把山庄的厨房包给他了!”

    两人说话的时候,刘大柱乐呵呵迎了上来:“张主任,您来了!我喊我爹去!”

    张扬笑道:“大柱,你可又胖了!”

    刘大柱道:“没啥心思,吃了睡睡了吃,能不胖吗?我爹听说你要来,乐坏了,正在家里给你准备些春笋让你带走呢。你们先歇着,我马上把我爹叫来!”

    常海龙笑道:“张扬,你跟这里很熟啊!”

    张扬感叹道:“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我最初混体制的时候就在黑山子乡当计生办主任!”

    常海心不禁笑了起来:“你一个大男人居然管计生工作?”

    张扬笑眯眯道:“想想那时候好像就在昨天!”这厮藏不住得意之色,两年,他从一个没编制的衅员,混到了正儿八经的副处级。这就是能耐。

    刘传魁给张扬准备了两麻袋春笋冬菇,老支书最高兴的事情就是得了个孙子,刘大柱终于生了个大胖小子,这件事在黑山子乡被当成反面典型曝光了,不过老支书不怕,罚,他认了,支书他也不干了,这是因为他到了年龄,老支书也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给年轻人让路。通过张扬的关系,他在春熙谷温泉度假村担任保安顾问,每月都有固定工资,日子过得悠哉游哉。

    当晚刘大柱拿足功夫,给客人们做了全羊宴。

    提起儿子羊肉馆拆迁的事情,刘传魁仍然有些义愤填膺:“这个朱恒简直是胡搞八搞,好好的春阳县城被他搞得乌烟瘴气,一片狼藉,县里不少老百姓都去市里,去告他!”

    常海天道:“我们刚才从春阳过来,城区情况真的很差。我看到不少路段都停工了。”

    赵立武道:“断断续续修了大半年,县政府没多少钱,听牛总说财政方面很紧张,所以县里只能向企业摊派,企业这钱也拿得心不甘情不愿。”

    刘传魁骂道:“我看这个朱恒就是个只懂得捞取政绩的贪官,比起秦书记不知要差上多少倍。”秦清在春阳主政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口碑很好,老百姓对现任县委书记朱恒不满,所以更加怀念前任。

    张扬道:“有机会,我向市里反映反映。”

    刘传魁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道:“最近清台山的开发项目基本上停了,市里是不是忘了咱们这块地方了?”

    张扬当然清楚得很,这是安家答应的投资迟迟没有给付的缘故,这其中的原因他是不能说给其他人听的,张扬笑道:“这么大的清台山,搞开发哪有那么容易,慢慢来吧!”

    刘传魁道:“我们听说安家不愿意再往清台山花钱了,这件事究竟是真还是假?”

    张扬道:“老支书,我现在负责招商办,旅游方面的事情我不清楚。”

    在刘传魁这些老百姓的眼里,张扬如今已经是了不起的大官,可张扬却明白,自己在市里也不过是个小虾米,他的权力还是太小,有些事并不是他能够过问的。更何况他这次前来清台山的主要目的是陪着常家三兄妹旅游,是私事不是公事。

    

    第二天一早,张扬陪着常海天三兄妹上山,清台山张扬已经爬了无数次,是个相当称职的导游。

    春日的清台山美不胜收,晨曦之中。山峰苍翠,处处花香鸟语,宛如人间仙境。常海龙是个摄影爱好者,这次专门带了专业器材过来拍照。

    来到方正石前,张扬又向他们介绍了一遍这方正石的经历,他介绍方正石的时候,有一群游客走了过来,也围在周围听得津津有味,清台山作为旅游区配套设施很不完善,这里基本上没有专职导游,这群游客也是自行上山,听到张扬说起方正石的来历一个个听得津津有味。

    张扬说完听到人群中有一个声音道:“搞了半天,这方正石是顾书记提名的!”

    张扬听到那声音十分的熟悉,举目望去,却见说话的竟然是昨天帮着自己修车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显然早就认出了张扬,他乐呵呵点了点头道:“人生何处不相逢,小张,我们又见面了!”

    张扬笑着走了过去,跟他握了握手:“春阳小的很,最有名的又是清台山,现在清台山开发的就这么大点地方,很容易遇到的。”

    和中年男子一起的还有一位中年美妇。她有些发福,脸上也带着和善的笑意,中年男子道:“这是我太太,她姓孟,我姓乔!”

    张扬这才想起和中年男子之间始终没有相互介绍呢,他笑道:“我叫张扬!”

    中年男子道:“我们两口子听说清台山风光特别美,所以专程来游玩的,可来到才知道,这里的景区还没有完全开发!”

    张扬道:“任何景区一旦开发完善了,就没有了自然的韵味,你还算幸运。现在过来还可以看到原汁原味的清台山。”

    姓乔的中年人哈哈大笑:“你们上山吗?”

    张扬指了指前面道:“前面有两条路,一条前往春熙谷,一条前往青云峰,想去温泉度假村就往春熙谷的方向,如果想去青云竹海,就上青云峰。”

    中年人道:“你们去哪儿?我们不认得路,跟着你们行吗?”

    张扬爽快的点了点头。

    张扬发现这中年人也是个摄影爱好者,他很快就和常海龙找到了共同点,两人相互交流摄影技巧,谈得颇为投契。

    姓孟的那位女士对清台山的植物很感兴趣,不时的停停看看,还采集了不少的标本,因为多了两个摄影爱好者,所以他们上山的速度明显被拖慢了。

    来到青云竹海的时候已经是正午,常海龙和那位姓乔的中年人还兴致盎然的在竹海附近劝。

    常海天已经饿了,苦笑道:“下次我再不跟海龙一起出来了。”

    常海心笑道:“他最喜欢的就是摄影!”

    张扬道:“谁能没点儿爱好!”他看了看时间,照现在的情况来看,爬到山顶可能要一点多了,他原本打算去陈崇山那里吃饭的,看来要错过饭时了。

    姓孟的女士道:“大家都饿了吧,一起吃点!老乔,把包拿来!”

    姓乔的中年人转过身,把身后大大的背囊送了过来,他们两口子带得东西不少,有面包,有饮水,有牛肉。不过张扬这边四个人,两个人的午餐肯定不够六个人分得。

    张扬笑道:“算了,还是到峰顶再吃吧,不然咱们都得饿着!老乔,谢谢你们的好意,我们先上去!”

    老乔乐呵呵点了点头道:“我得等会儿再走,年纪大了腿脚跟不上了!”其实他并不累,主要是看到妻子有些累了。

    张扬指了指紫霞观的方向:“到那儿就是山顶了,你们歇歇往上走,我们在山顶等你们!”

    

    几个人分手之后,张扬和常家三兄妹一口气爬上了青云峰。常海龙还要去紫霞观拍照,发现道观大门关着,老道士李信义跑到陈崇山那里喝酒去了。

    陈崇山看到张扬带了一群人过来,笑着起身道:“怎么这时候才过来?提前打个招呼也好准备饭菜。”

    张扬道:“陈老伯,我们都饿了,随便弄点吃的就行!”

    陈崇山道:“锅里有菜,我去给你们贴点窝头,马上就能吃!”常海心主动请缨去厨房帮忙。

    李信义喝得已经有些半醉,红着鼻子向张扬挥手道:“张扬,过来陪我喝两杯!”

    张扬也不客气,招呼常海天常海龙坐下,找出杯子,倒满酒,这些酒都是老道士自己酿得,常海天尝了一口,感觉辛辣无比,把白酒给了张扬:“这酒太烈,我喝不动!”

    李信义眯起双眼看了看常海天道:“这些酒都是我自酿的,虽然口味不咋样,不过是纯粹的粮食酒,纯天然无污染!”

    常海龙喝了一口道:“仔细品品有些果香味道呢。”

    李信义笑道:“看来你也是酒道中人,张扬,我道观里还有一些,回头我给你带几斤!”

    张扬道:“山高路远的,这酒我怎么带啊,还是多喝点,装在肚子里带走。”

    常海天兄弟俩暗暗佩服,这厮的确非同寻常,和任何人都能打成一片,山里的猎人、老道士也能和他成为朋友,他们并不知道李信义和陈崇山都是拥有非同一般背景的隐者。

    常海心端着一盘刚刚调好的野菜送了过来,张扬道:“你别忙活了,过来坐下吃饭!”

    常海心笑道:“没礼貌,哪能让陈大爷一个人干活呢?”

    陈崇山在厨房里笑道:“没事儿,我把张扬当成自己孩子一样看待!你们都是他的好朋友,来到这里就不用客气。”

    李信义和张扬对干了一杯,砸了砸嘴巴道:“张扬,县里答应维修紫霞观的,怎么还没有动静?你帮我问问!”

    张扬道:“安家投资清台山的后期款项迟迟没有到位,用于清台山旅游开发的资金捉襟见肘,所以你的道观就受到影响了。“

    李信义皱了皱眉头,他是安志远的亲弟弟,当然知道安家签订合同开发清台山的事情,低声道:“这帮小子搞什么?既然答应了政府投资,就要兑现,怎么可以出尔反尔呢?”

    张扬道:“安语晨在江城呢,想不想见见?”

    李信义道:“有什么好见的?我是个出家人,跟他们见什么?”张扬对他的底细很清楚。

    张扬道:“说起来,安家人中最善良的就是安语晨,安老在世的时候最疼的也是她,可惜这丫头命不好!”

    李信义有些诧异道:“怎么了?”

    

    求推荐票,月票!

上一篇:第三百一十六章 时过境迁(下) 下一篇:第三百一十七章 只缘身在此山中(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