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一十六章时过境迁(上)

    章睿融笑道:“张扬已经代表招商办挽留过我了!”

    常凌峰停顿了一下:“我不是代表招商办!”不是代表招商办就是代表他自己。常凌峰说出这番话的确经过了相当的努力。

    章睿融美眸之中倏然亮了一下,可随即又如天际流星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她柔和的唇角露出一丝温馨的笑意:“我不适合留在这里,勉强留下来,只会给你们惹更多的麻烦,我这次离开,也并不代表我和江城就中断了联系,以后我还会回来。”

    这句话让常凌峰多少感到了一些希望。

    汽车已经行驶到火车站停车场,外面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章睿融轻声道:“我下车了,你不要送了,下雨天送人挺伤感的!”

    常凌峰笑了笑,心头忽然感觉到难以言喻的不舍滋味。

    章睿融推门下了车,发现常凌峰已经撑着伞跑了过来,为她挡住头顶的风雨,她的心中涤荡着温暖,此时方才意识到,江城也有她留恋的地方。

    常凌峰为了避免风雨淋到她,尽量把雨煽到她的那一边,自己的半边身子都被雨水打湿,章睿融道:“不要只顾我。你自己都淋湿了。”

    常凌峰道:“你路程远,我回家可以换!”

    章睿融听他这样说,只能由着他。

    两人并肩在风雨中走着,他们都想说些什么,可是又不知该说什么?来到候车室门前,章睿融看了看常凌峰:“我走了!”

    常凌峰点点头:“以后有机会,常回来看看!”

    章睿融笑道:“一定会的,你要是去了北京,也要和我联系!”她心中却明白,自己这次前往北京还不知道要被派到什么地方,按照她隶属四局的情况来看,她十有会被派往港台。章睿融再次道:“别送了!”

    常凌峰停下脚步,看着章睿融慢慢走入候车室内。

    章睿融走了几步,回过头去,看到常凌峰仍然站在外面,她咬了咬嘴唇,挤出一个笑容,向他挥了挥手,此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章睿融拿起电话,电话中传来一个沉稳的男声:“章睿融,我是四局局长邢朝晖,根据我们研究后决定,你暂时留在江城!”

    常凌峰满怀失落的启动了引擎,车窗被轻轻敲响了,章睿融被雨水淋得有些苍白的俏脸出现在他的面前。常凌峰又惊又喜:“小章!”

    章睿融可怜兮兮道:“北京的工作黄了,常主任,招商办还有我的位置吗?”

    常凌峰重重点了点头道:“只要我在。位置永远为你保留着!”

    

    张扬早就接到了邢朝晖的电话,他首先想到的是便宜常凌峰了,这下这小子得偿所愿,然后想到的是,国安对自己仍然没死心,仍然阴魂不散的缠着他,虽然邢朝晖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声明,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可张大官人信他才怪。

    招商办多章睿融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可是章睿融现在回来,还是让张大官人有些为难的,毕竟这丫头打了肖桂堂,肖桂堂目前病假之中,章睿融堂而皇之的回来,等于追上去又给了肖桂堂一记耳光,这次不是别人打的,是他张扬张大官人,张扬望着常凌峰,苦笑道:“我说你怎么尽给我出难题?章睿融当招商办是旅店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常凌峰道:“你心里明白的,反正你不让她回来。我也撂挑子不干了!”

    张扬瞪大了眼睛:“常凌峰啊常凌峰,你居然敢威胁我!”

    常凌峰笑道:“我这要求也不算过分啊,再说了,肖桂堂被你搞到这步田地了,你还打算放他回来?”

    张扬道:“我是想让他安安心心在家里养老,让他回来,不是给我添堵吗?”他想了想道:“让章睿融先休个病假,现在就让她上班等于公然挑战,好不容易才把这件事情给压下去,我暂时不想再起什么波澜。”

    常凌峰道:“你考虑事情越来越周全了!”

    张扬道:“你少拍我马屁,想把我给拍晕了,让你的小情人回招商办是不是?”

    常凌峰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我还得去办事,先告辞了!”

    秦欢的情况一天好似一天,他的身体机能在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张扬探望他的时候,秦萌萌、徐立华都守在他的身边,三个人正在打着扑克。

    看到张扬进来,秦欢高兴地叫了一声爸。

    张扬笑道:“行啊,玩上了,谁赢了?”

    胡茵茹道:“小欢!”

    秦欢虽然小,倒是明白得很:“大家都让我,所以我每次都赢!”

    秦萌萌把自己的凳子让给张扬,张扬也没跟她客气,坐下之后道:“嫣然又打电话过来了,那边康复医院已经联系好了!”

    秦萌萌点了点头道:“我退伍手续这两天就办下来了,可能还要回一趟北京。”随着秦欢的康复,秦萌萌整个人的情绪也平静了下来,看得出她现在的精神状态很好。

    张扬向母亲道:“妈,嫣然也请你过去玩!”

    徐立华慌忙摇头道:“我不去,我什么都不懂。一句英文不会说,我去干什么?”

    秦萌萌温婉笑道:“阿姨,一起去吧,跟我做个伴,小欢这么粘着你!”

    秦欢道:“奶奶,我就要你一起去!”

    徐立华笑着捏着秦欢的小脸蛋道:“好,好,好!”她嘴上答应着,可心里还是惦记春阳那边,自从来照顾秦欢之后,她还没有回过春阳呢。

    张扬听说母亲想家了,准备周六带她回去。

    徐立华和秦萌萌相处的很融洽,这些日子,通过秦欢这个纽带,她们之间已经产生了近乎于母女般的感情,徐立华提出要认秦萌萌当干女儿,秦萌萌心中对张扬一家十分的感谢,正不知如何报答人家,认徐立华当干妈,以后就可以理所当然的孝敬人家,她自然心甘情愿。

    徐立华将自己认秦萌萌当干女儿的事情向张扬说了,张扬也是开心无比,此时他才知道秦萌萌的年龄。秦萌萌和他同年,月份上比他还要小一个月,也就是说秦萌萌才二十二岁,这么推算一下,她怀秦欢的时候不过才十六岁。

    秦欢听说奶奶要回春阳,也闹着要一起回去,张扬道:“你不行,得等身体再稳固稳固,你奶奶回去只呆两天,下周还会过来。”

    这时候,常海天打电话过来。却是他弟弟常海龙,妹妹常海心从岚山过来了,两人这次前来是看看哥哥在江城发展的怎么样,是不是能适应这里的工作环境,其实也是老爷子常颂的意思,张扬和常家三姐妹的关系很好,听说他们过来,马上提出要请客吃饭。

    常海天告诉他,酒店已经订好了,就在水上人家,晚上张扬准时过去就行。

    张扬放下电话,看到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是时候离开了,他向母亲和胡茵茹说了一声,离开的时候,秦萌萌把他送出门外。

    张扬看出秦萌萌有话想单独对自己说,和秦萌萌来到医院花园内,两人找了张连椅坐下。

    秦萌萌道:“张扬,我下周要回北京一趟,小欢就交给你照顾了!”

    张扬笑道:“再叫我张扬,我可不答应了,你是我干妹妹,就得有个妹妹的样子。”

    秦萌萌俏脸一热,人世间的事情真是匪夷所思,张扬可能真是她命中注定遇到的贵人,如果不是张扬,秦欢又怎会获救?自己也不会重新感受到人世间的温情,她轻轻点了点头,小声叫了声哥。

    张扬道:“是不是回去办复员手续?”

    秦萌萌道:“不是复员,我想退伍了,在军校这么多年,我有些厌烦了,我想好好休息一下,陪着小欢康复,工作的事情,等小欢彻底康复之后再说。”

    “也好,换个环境对你和小欢都有好处。”张扬笑道:“可以考虑一下来江城招商办工作。我说了算!”

    秦萌萌难得的露出笑靥道:“我可没那个本事,一直都在研究所呆着,我和外面的世界都有些格格不入了。”

    

    张扬来到水上人家的时候,人都已经到齐了,除了常家三兄妹之外,水上人家的经理彭军祥,胡茵茹都到了。

    常海心新剪了短发,多了几分职场女性的干练,张扬笑道:“常秘书,越来越漂亮了,你来到江城,我们江城的美丽指数能跃升一个台阶。”

    这厮的一句话让常海心听得很舒服,明知他是恭维话儿,可那个女孩子不喜欢人家夸自己漂亮呢?常海心道:“你啊,就是没一句实话,我看江城美女多得是,我过来恐怕把你们的平均指数给拉低了。”

    满桌人都笑了起来。

    张扬在常海龙和胡茵茹之间坐下,拍了拍常海龙的肩膀道:“怎么没带女朋友过来啊?”

    常海龙道:“她上课忙着呢,再说了,两人整天呆在一起腻得慌,还是自己一个人出来透气自在。”

    常海心提醒常海龙道:“二哥,你可不能学某些人三心二意啊,人家薛燕对你多好!”

    张扬听着有些不顺耳:“我说常秘书,你这话啥意思?什么三心二意?你不是说我吧?”

    胡茵茹笑道:“说谁谁明白,张主任,咱们是不是开始喝酒啊,朋友大老远过来了,也不能只聊天不吃饭!”

    张扬笑道:“我倒忘了,上菜,上菜,今天我买单!谁都别跟我抢!”

    彭军祥坐了没一会儿就出去了,到外面晃了一圈回来,在张扬的耳边小声道:“左市长一家在天水阁吃饭呢,您要不要过去招呼一下?”

    张扬微微一怔,想不到左援朝也在水上人家,自己不知道就算了,既然知道,怎么都要过去打个招呼的。他跟常家三兄妹说了一声,起身去了天水阁,彭军祥很有眼色,派了一名服务员跟着,还给张扬专门开了瓶三十年的茅台。

    张扬进了包间才知道,左援朝今晚来水上人家是家族聚会,他一家三口,左拥军两口子,还有田庆龙一家三口。

    左援朝他们并不知道张扬也在,看到张扬走进来,左援朝有些惊奇。

    张扬笑道:“不好意思,我还真不知道是你们一家人吃团圆饭,打扰了,打扰了,左市长、左院长、田厅长,你们别见怪,就当我没有出现,我这就走!”这厮装模作样的转过身去。

    田庆龙笑骂道:“你个混小子,闯进来想这么就走?给我站住!”

    左援朝也笑道:“你敢走进来就没把自己当外人,赶紧坐下敬酒!”

    张扬这才嬉皮笑脸的转过身来:“这酒我得敬,可坐下我不敢,我还是站着敬吧!”

    田斌乐呵呵走了过来把他拉到自己身边按在了椅子上:“我说你现在哪有那么多废话,坐下,喝酒!”

    满桌人中除了左拥军的妻子蒋心慧和张扬过去有些不快,不过时过境迁,现在她女儿左晓晴身在美国,张扬也已经成了省长女婿,又是国务院副总理的干儿子,蒋心慧看张扬也没有了昔日的歧视,她又怎能想到短短的两年,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变化,看张扬谈笑风生的样子,举手抬足之间的确充满了吸引力,难怪女儿当初会对喜欢上他,想起女儿,蒋心慧竟然生出一些悔意。

    

    第一更,求月票!

上一篇:第三百一十五章 宁可错杀不可放过(下) 下一篇:第三百一十六章 时过境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