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一十五章宁可错杀不可放过(下)

    张扬返回江城之后。很快就恢复了昔日的生活,周六下午,例行来到体育场拳击馆和荣鹏飞、杜宇峰他们一起运动,张大官人在运动上的天赋得到每个人的认同,现在少有人愿意跟他交手了,他出拳不但速度快,而且力量大,没人是他的对手。没有对手的时候也是一种悲哀,所以张扬很快就把兴趣转移到了其他地方,比如乒乓球,又比如网球。

    在这个时代,中国网球运动远不如羽毛球乒乓球普及,张扬打网球是陪安语晨,虽然安语晨叫他师父,可是在网球方面,安语晨比他要厉害一些,不过张扬凭借着发球的优势也能和安语晨打个基本平手。

    两人打了几局,安语晨摆了摆手道:“热死了,休息一会儿!”

    张扬体力充沛,他没觉着累,笑道:“你歇着。我去拳击馆玩玩,好久没跟老杜他们过招了。”

    安语晨道:“真不知道你哪来这么大的精力。”说话的时候,看到乔梦媛、时维和许嘉勇拿着球拍过来,他们也经常来这里运动。

    许嘉勇看到张扬内心咯噔一下,上次张扬借着发球的机会差点没把他砸个半死,许嘉勇仍然记忆犹新。

    乔梦媛和时维也记得,乔梦媛首先想到的就是,今天说什么不能让张扬跟许嘉勇打网球。

    乔梦媛和安语晨打招呼的时候,张扬乐呵呵向许嘉勇走了过去:“来打网球啊!一起玩吧!”

    许嘉勇知道他在挑衅,心里不服输,可想起上次张扬发球的速度,仍然心有余悸,在几位女孩面前怎么都不能示弱,许嘉勇硬着头皮道:“好啊!”

    乔梦媛道:“咱们打循环赛吧,我先和嘉勇打!你和时维打!”乔梦媛十分的聪颖,她害怕张扬又借着打网球的机会偷袭许嘉勇,所以提出循环赛,由自己对许嘉勇,这样她只要留意张扬和时维的战局,就能避免许嘉勇和张扬直接对阵。

    乔梦媛的如意算盘每个人都看出来了,她是对许嘉勇好,可许嘉勇感觉很不舒服,乔梦媛这么做,摆明了是说他不是张扬的对手,把他置于一个弱者的位置,许嘉勇感到被侮辱了,他淡然笑道:“我和张扬打吧!”

    时维道:“我来吧。都说他发球厉害,我试试!”关键时刻她也想帮许嘉勇解围。

    张扬心中暗笑,打网球都把许嘉勇吓成这样,这厮凭什么跟自己斗?其实他这次不会用网球袭击许嘉勇了,同样的事情干一次那叫偶然,干第二次就是存心了,张大官人不屑用重复的手段。他揶揄时维道:“你那水平不行,我还是跟乔总打吧!”

    乔梦媛巴不得他挑选自己当对手,反正只要他不盯着许嘉勇就行。

    安语晨打累了,坐在一旁休息,他们四个分成两对,同时比赛。

    张扬和乔梦媛打网球的时候,当然不会像对许嘉勇这么野蛮,几乎没有什么大力扣杀,场面很平和,平和的甚至有些温柔。

    乔梦媛很快就后悔了,她发现了张扬越来越无耻了,对M是无耻,大力扣杀之前,这厮还要装腔作势的叫一声:“乔小姐,小心了!”脸上拿捏出关切万分的表情。

    许嘉勇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他知道张扬是故意叫给自己听的,这厮在故意气自己。

    时维被张扬夸张的声音叫得心烦,怒道:“你不会好好打球啊,叫得跟个娘们似的!”

    张扬笑了起来,果然一个大力的扣杀回敬了过去,乔梦媛救球的时候不慎摔倒在了地上,球拍甩到一边,秀眉已经颦在一起,好半天没从地上站起来。

    许嘉勇和时维都跑了过去,许嘉勇扶住乔梦媛的手臂道:“梦媛,你没事吧?”

    乔梦媛咬住嘴唇做痛苦状,其实她压根没事,刚才跌倒是她故意伪装,她不想许嘉勇因为张扬而生气,更不想被张扬利用。

    张扬最后一个走过来:“怎么了?”

    时维瞪了他一眼道:“你还好意思问?怎么谁跟你打球都得受伤啊?”

    乔梦媛摇了摇头道:“算了,是我自己不小心,你们别怪张扬!”

    安语晨道:“要不要去医院?”

    乔梦媛心里清楚没事,轻声道:“我休息一下就好!”

    时维和许嘉勇一起扶着她来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张扬的目光何其敏锐,从刚才乔梦媛跌倒的动作上已经看出了一些端倪,猜到乔梦媛一定是不甘被自己利用,害怕造成许嘉勇误会,所以才这样做,心中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乔梦媛没得罪自己,他只想着刺激许嘉勇,把乔梦媛也拉进来了。

    张扬道:“不好意思,我这人出手没轻没重的,要不我送你去医院看看。”

    乔梦媛道:“不用,真不用。我歇歇就没事了,你们接着玩!”

    时维道:“谁还敢跟他打球啊,我还想多活两年呢!”

    张扬道:“得,我看出来了,我成全民公敌了,算了,我还是走吧,你们玩,回头再跟你们联系,晚上我请吃饭M当给我个赔罪的机会,好不好?”

    乔梦媛笑道:“我可不给你这个机会,晚上我有事!”

    “那就改天!”张扬很友善的拍了拍许嘉勇的肩膀道:“我走了!”

    许嘉勇笑着点了点头,可张扬离去之后,他一张面孔顿时又阴沉起来。

    乔梦媛以为他担心自己,小声道:“我没事,好了,脚一点都不疼了!”她站起身,原地转了一个圈。

    许嘉勇冷哼了一声:“演得真好,我还以为你是真的!”

    乔梦媛听出他语气有些怪怪的,轻声道:“我怕你多想所以才”

    乔梦媛无心的一句话却触到了许嘉勇敏感的神经,他突然大吼道:“我为什么要多想?在你眼里我心胸就是那么狭窄吗?”

    乔梦媛愣在那里。

    许嘉勇的面庞因为激动而变得通红,他点了点头道:“我先走了,你们自己回去吧!”

    望着许嘉勇生硬的轮廓。乔梦媛一双美眸之中闪烁着清冷的泪光,她随即仰起头,抑制淄要流下的泪水,时维看不过去了,她叫道:“许嘉勇,你是不是男人?你凭什么对我表姐吼叫?”

    乔梦媛厉声道:“时维,你给我回来!”

    时维来到表姐身边,有些心疼的看着她苍白的俏脸,轻声道:“表姐,你对他这么好,他有什么资格对你大吼大叫?”

    乔梦媛伸出手握住时维的手。她的手异常冰冷,正如她此刻的心情,乔梦媛低声道:“我们回去吧!”

    

    安语晨很不屑的看着张扬,张扬被她的目光刺激的很不自然,咳嗽了一声道:“干嘛这么看着我?”

    安语晨道:“你挺让我失望的!”

    张扬道:“失望什么?”

    “过去我以为你这个人虽然没什么文化,做事鲁莽冲动,不过好在人还算得上正直,可今天我才发现,你和很多人一样,很虚伪很阴险。”

    “丫头,我是你师父,你就这么说我?”

    安语晨道:“我不知道你和许嘉勇之间有什么恩怨,可是利用一个女人去打击别人是不是很卑鄙?谁都看得出,你再利用乔梦媛!”

    张扬淡然笑道:“既然你看得出,许嘉勇一样可以看得出,如果他的心胸足够宽广,应该一笑置之。”

    安语晨道:“无论怎样,你利用乔梦媛都是不对的,你和许嘉勇之间的事情,不应该牵涉到她,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别人对付你的时候,利用你的亲人,你的爱人来刺激你,你会怎么想?”

    张扬忽然踩下刹车,他盯住安语晨道:“他这个人很不简单,做很多事都抱有目的,我就是要刺激他,让他露出马脚。”

    “可你有没有想过,这对乔梦媛是一种伤害?”

    张扬默然无语。

    安语晨凝望张扬道:“既然你不喜欢她,又何必招惹她?你有没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内心没来由一颤,慌忙扭过头去,望着车窗外的风景。

    张扬陷入长久的沉默中,若非安语晨说出这番话,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对许嘉勇的手段有什么不对,自从他开始怀疑自己身边接二连三的事件和许嘉勇有关之后。他就开始有意利用乔梦媛刺激许嘉勇,可安语晨让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这样做对乔梦媛来说的确是有些残忍,无论许嘉勇是好是坏,乔梦媛对他的感情是无可指责的。

    

    感情无法用道理来解释,正如常凌峰也不知道自己因何会喜欢上章睿融,他生性内向,喜怒不行于色,虽然也遭遇过几次感情,可最终都因为他的淡漠而不了了之,这次不同,章睿融的青春活力感染了他,常凌峰真的很希望章睿融留下,在和张扬谈话之后,几经犹豫,常凌峰终于作出决定。

    去找章睿融的时候,她正要出门,手中拎着的行李箱预示着她就要离开江城。

    常凌峰迎上去,轻声道:“小章!”

    章睿融有些诧异的看了看常凌峰,对常凌峰这个人她打心底是敬佩的,常凌峰经商出身,身上却没有商人常见的市侩和俗气,他现在身在官场,却没有官场中的那种圆滑世故,常凌峰博学多才,宛如一个超然的隐者,是章睿融在江城期间唯一尊敬的人。所以章睿融才会听到肖桂堂诋毁常凌峰忍无可忍,一怒出手。

    章睿融微笑道:“常主任,来送我啊?”

    常凌峰看了看她手中的行李箱,心中不免有些失落,低声道:“本想过来请你吃饭,为你送行,却想不到,你走的这么急!”

    章睿融道:“我在江城惹了麻烦,还是走为上策,省得后患无穷!”

    常凌峰天笑道:“也好!”他伸出手,主动接过章睿融手中的行李,章睿融也没有拒绝,看着他把行李放入汽车的后备箱。

    章睿融在副驾坐下:“送我去火车站,还有一个小时就开车了!”

    常凌峰点点头,启动引擎,在任何时候他都表现的从容镇定,即便是此时内心中心潮起伏,可是他的表情却一如往常,古井不波。

    车内陷入短时间的沉默之中,还是章睿融笑着打破沉默道:“谢谢你能来送我啊!”

    常凌峰淡然笑道:“应该说谢谢的是我,这次的麻烦是因我而起!”

    章睿融笑道:“我打肖桂堂是因为他在背后说你坏话,当然,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想着反正已经辞职了,我再不用对他有什么顾忌,有冤的伸冤,有仇的报仇,我就狠狠给了他两巴掌。”

    常凌峰被章睿融的情绪感染了,他哈哈笑了起来:“你这两巴掌打得江城体制内人尽皆知,肖桂堂什么脸面都没有了。”

    章睿融道:“最应该谢我的那个人是张扬,我打了肖桂堂帮他出了气,他又利用肖桂堂儿子上门闹事,把肖桂堂爷俩儿都整了一顿,现在的招商办已经每人敢跟他唱对台戏了。”

    常凌峰微笑道:“其实张扬从来没有把肖桂堂看成对手!”

    章睿融道:“我真是不明白,你就是一个闷葫芦,怎么会和张扬那个混世魔王混在一起?”

    常凌峰笑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和他之间有约定!”

    “什么约定?”

    常凌峰笑而不语。

    章睿融道:“有你帮他,这招商办肯定能红火起来!你们两个一文一武,全都不可多得的人才!”

    常凌峰轻声道:“你也是人才,江城招商办其实很有前途,为什么不留下来发展?”他终于鼓足勇气提出挽留。

    

    第二章送出,求月票,这一周,看看咱们的月票能多涨点不!

上一篇:第三百一十五章 宁可错杀不可放过(上) 下一篇:第三百一十六章 时过境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