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一十五章宁可错杀不可放过(上)

    张扬可没觉着自己过份。就算过份也是你肖桂堂过份在先,你居然敢抢我的政绩,胆子真是大啊!肖金山没有得罪自己,当儿子的但凡有点血性,也不能看到老子受辱坐视不理,张扬也明白肖金山带人来招商办的目的是为了找章睿融算账,而不是冲击政府机关,更不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可谁让你是肖桂堂的儿子,整你也不为别的,都是你爹惹得祸。

    肖桂堂脸色铁青道:“张主任,你是不给我面子了?”他气急败坏之下率先撕破了脸皮。

    张扬笑眯眯道:“脸是自己给自己的,跟别人有什么关系?”

    肖桂堂霍然站起,他恨恨点了点头道:“算你狠!”

    张扬已经端起茶盏,慢条斯理的饮了起来,对于肖桂堂这种级数的对手,他连眼皮都不屑抬一下,对方根本没有资格跟自己对阵。

    肖桂堂又去了市政府,这次不仅仅是他,连其他几位副主任都跟了过去,他知道严新建拿张扬没辙。这次找得是市长左援朝,这帮老同志一起过来向左市长反映,招商办干不下去了,这位小张主任根本没有容人之量。

    肖桂堂充满悲愤道:“左市长,现在不是文革吧?怎么还有这种人存在,他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在工作中处处刁难我们这帮老同志,还鼓动其他人对付我们,章睿融打我就是受了他的指使。”

    左援朝也听说了发生在招商办的事情,心说这张扬可真不省心,回到工作岗位没几天,屁股还没擦干净又开始生事儿,左援朝知道肖桂堂这帮老人和张扬的矛盾由来已久,不过这次矛盾突然激化,搞得整个江城体制内人尽皆知,一个招聘的普通科员把肖桂堂给打了,肖桂堂的儿子带领一帮人去给老爹出气,结果气没出成,自己又让派出所给扣了。

    左援朝道:“老肖啊,这件事是严市长负责吧!”到这种时候,左援朝还想推出去。

    肖桂堂道:“左市长,我知道您忙,可严市长那边我找过了,他张扬是什么人?您应该清楚,整个江城他还把谁放在眼里?严市长说的话他根本不听,我也是没法子了。我肖桂堂是个老党员,从二十岁参加工作,我一直兢兢业业,我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我的为人对得起天地良心,我知道现在提倡干部队伍年轻化,年轻人有他们的长处,从他张扬来到招商办,我就真心配合他工作,可他干了什么?他向社会招聘一帮闲杂人员,为的就是排挤我们这些老同志,那个章睿融连个正式编制都没有,他竟然可以带着她出国,还不是因为他们之间有暧昧关系?他病假期间,我们这几个老同志好不容易把招商办的工作理顺,没想到这也得罪了他,章睿融当众殴打我就是受了他的蛊惑。”人一旦识破了脸皮就什么也不顾忌了。

    左援朝皱了皱眉头,他听出肖桂堂的话中有夸张的成分在内,不过有些事肯定还是靠谱的,在左援朝看来。这件事并不算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干部内部矛盾还是内部解决,闹得整个江城体制内沸沸扬扬人尽皆知就没有什么必要了,他先把肖桂堂一帮老干部安抚了一下,让他们先回去。

    左援朝考虑了一下,还是没有直接找张扬,他给副市长严新建打了个电话,让严新建眷处理好这件事,招商办既然已经交给了严新建分管,出了任何事当然要找他,左援朝作为江城市市长没有这么多精力管这些小事。

    严新建听说这件事闹到了左援朝那里,的确有些头疼了,他明明给张扬打过招呼了,可这小子根本不吃自己那套,严新建心里不免有些不爽,给张扬再打电话的时候,自然流露出埋怨之意:“小张啊,差不多就行了,事情闹大了对谁都不好,现在老肖那帮人已经告到了左市长那里,如果这件事得不到解决,他们肯定会继续上告。”

    张扬明白肯定是左援朝给严新建施压了,他笑道:“严市长,其实我要求并不过分啊,让肖桂堂在招商办全体工作人员面前表个态,他儿子带人打到招商办门上来了,现在江城体制内谁不在看我们的笑话?”

    严新建心说现在被看笑话的是人家肖桂堂父子,老子白白挨了顿揍,儿子又被你给弄派出所里呆着了。现在你还得理不饶人,严新建道:“张扬,我看算了,老肖年纪这么大了,抹不开这张面子,你就看在我的情面上,这件事到此为止。”

    严新建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张扬也只能点头,不过张扬也有个条件,你肖桂堂不公开道歉也可以,老老实实在家里歇几天病假吧。

    

    肖桂堂把儿子从派出所领出来,他已经接到了严新建的电话,让他好好休息一下,肖桂堂明白上头的意思,领导们在搞平衡,他更清楚张扬的意思,张扬是趁着这个机会把自己从招商办踢出去,张扬病假的这段日子,他肖桂堂很风光,抢了不少的政绩,现在是吃了多少让他吐出来多少。肖桂堂很郁闷,他并不是个输不起的人,可这件事败得实在窝囊。自己被一个黄毛丫头打了不算,连儿子也被弄进了派出所,差点被扣上反党反社会主义,冲击政府机关的帽子。

    张大官人召开了他重新走上工作岗位的第一次会议,几位副主任都不说话了,前一阵子,张扬病假的时候,他们着实风光了两天,可那种好光景没持续多久,又让人家一杆子给打回了原形。肖桂堂的下场每个人都看得清楚,感叹之余。不得不重新估量张扬的实力,眼前的招商办、企改办,人家大权在握,颇有点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味道。

    张扬拿起讲演稿,目光扫视了一下与会人员,今天常凌峰也特地过来捧场,他本来就没什么病,一直都在关注招商办的情况,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当然逃不过他的眼睛。

    张扬道:“我回来了!”言简意赅,我张扬又回来了,从今天起,这招商办还是我说了算。

    马德华率先鼓起掌来,其余人员也跟着一起鼓掌。马德华也不知道为啥要鼓掌,不不过他认为只要张主任说话,就有鼓掌的道理。

    张扬对热烈的掌声还是很满意的,他清了清嗓子道:“自从我主持招商办工作以来,大家的工作成绩还是值得肯定的,你们的努力我是看得到的,可以说,我们基本是在良性发展的道路上前进,可是,我病假期间,发生了一些让人不愉快的事情,我们的工作因为某些人别有用心的行为,而出现了停滞不前,这让我很是痛心!”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拿起茶杯,这厮在官场中混久了,也琢磨出来一些门道,开会的时候,茶杯是必不可少的道具之一,适当的停顿可以起到吸引群众眼光的作用。

    张扬过去对开会很反感,不过那时候是坐在台下,当他真正坐在主席台上,方才知道为什么领导都喜欢开会。当你成为全场的焦点,当你的一举一动可以牵引别人的目光,当你可以掌控别人情绪,当周围人的心情随着你的喜怒哀乐而起伏的时候,那种满足感是无法言喻的。

    张扬说完之后,把话语权交给常凌峰,具体的工作还是由常凌峰负责,张大官人的任务是统筹全局。

    常凌峰布置细节工作的时候,张扬坐在一旁,可脑子里却已经飞到了会场外,想不到这次把肖桂堂踢出去这么容易,原指望着等一段时间,找到他的毛病再对付他,没想到他自己主动送上来这个机会,追溯根源,还要感谢章睿融,如果不是她的那两巴掌,也不会把肖金山激到老市委来,自己也就没有对付肖桂堂的理由。

    直到常凌峰征求他意见的时候,张扬方才从胡思乱想中清醒过来,他梦醒般道:“啊?”

    常凌峰知道他开了小差,不禁笑道:“张主任,你看咱们最近的工作这样安排行不?”

    “行,很好!”张扬压根没听到他说啥,不过答应的很痛快,无条件赞同常凌峰的说法。

    

    会议结束之后,常凌峰跟着张扬来到他的办公室:“张主任,德国那边来了消息,海德集团已经决定投资江城了,这个月他们会过来签合同。”

    张扬笑道:“也就是说,蓝星和海德都搞定了?”

    常凌峰点了点头道:“没问题了,张主任真是政绩显赫啊!”

    张大官人满面喜色:“全都是你的功劳!”

    常凌峰笑道:“我可没那本事,蓝星是你搞定的,海德上次的食物中毒事件,如果不是你,别说签约了,人家说不定要告到上头,张主任厉害啊!”

    张扬道:“你少拍我马屁,我有些晕了。”

    常凌峰道:“我是实话实说!”

    张扬向后靠在椅背上:“说实话,这次如果不是小章打了肖桂堂两巴掌,招商办的事情还真不好解决。”

    提起章睿融,常凌峰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些不舍之意,他在内心深处对章睿融产生了情愫,可以说招商办里,他是最不想章睿融离开的一个。

    张扬意味深长的看着常凌峰:“既然不想人家走,为什么不亲口对她说?”

    常凌峰道:“都跟你说过了,我不想耽误人家的前程。”

    张扬道:“我就纳闷了,你这么聪明一个人,在这种事情上怎么这么迷糊?”

    常凌峰微笑道:“那你帮我指点指点迷津!”

    张扬道:“你觉着章睿融算不算一个出色的女孩子?”

    常凌峰想了想,点了点头:“是挺不错的!”

    张扬道:“这个世界,女人很多,可出类拔萃的女孩子确实有数的,正所谓咱们常说的那句话,狼多肉少,你惦记上了,别人也会惦记上,你不下手,自然会有胆大的先出手,等人家出手了,万一得手了,你就追悔莫及了。”

    常凌峰听着张扬的逻辑,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他摇着头道:“按照你的逻辑,看到出色的女孩子就要毫不犹豫的出手,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张扬笑道:“错杀了你还可以补偿,要是错过了,你只能遗憾了!”

    常凌峰叹了口气道:“你的这种境界我永远也不会达到,也不能理解。”

    张扬道:“趁着章睿融还没有离开江城,你还有机会,就算你不舍得出手,也得让她明白。”

    “明白什么?”

    “明白你心里惦记着她,明白你喜欢她!”

    常凌峰的目光充满了犹豫。

    张扬道:“在经济上我赶不上你,可在感情问题上,你拍马也赶不上我。听我的,去找章睿融,你心里想什么,就对她说什么。要不要我给你创造一个机会,摆个送行宴啥的?”

    常凌峰摇了摇头,他站起身:“张主任,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张扬望着他的背影不由得摇了摇头,大声道:“常凌峰,别怪哥们没提醒你,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现在不下手,将来后悔都晚了!”

    常凌峰没说话,唇角却露出一丝微笑。

    

    今天周一,求点推荐票,实在太惨淡了点,大家推荐票想必不缺,请支持下,第二章仍然在码,争取十一点前放出!

上一篇:第三百一十四章 依法压人(下) 下一篇:第三百一十五章 宁可错杀不可放过(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