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一十四章依法压人(下)

    推荐兄弟小刀锋利最新大作《唯我独尊》http:///Book/1743644.aspx

    http:///Book/1743644.aspx

    刀剑与生死的天元大陆。至尊巅峰的天阶强者,千年不见终境!

    这是天元大陆强者辈出的时代,穿越重生究竟是平庸的生存,还是至尊的崛起?

    浩渺苍穹,无尽海深处,漏点澎湃的征战。

    拳震天,脚慑地,唯我独尊。

    质量数量双重保障,玄幻大作,请各位书友不要错过!

    

    肖桂堂原本是打算在医院好好装病,把这件事闹大,可没想到儿子竟然带人到招商办闹事,根据刚刚得到的消息,儿子和带去的那帮人被派出所带走了不少,肖桂堂暗暗叫苦,他这个儿子可真不省心,明明今天道理攥在他的手里,经儿子这么一闹,反而让别人得了理去,可想想这件事也难怪儿子冲动,自己这个当爹的被人在工作单位打了耳光。做儿子的能不为老爹争口气吗?

    肖桂堂也顾不上装病了,他先去了派出所,见到儿子之后,才知道性质有些严重,派出所所长告诉他,肖金山一帮人带着凶器去老市委闹事,这件事性质很严重,张主任已经表示要追究到底。

    肖桂堂稍稍一想就知道了,张扬这次是抓住了把柄,他要借着这件事好好闹上一场,事情的发展让肖桂堂很窝火,他挨打的时候,派出所半天不见出警,儿子去帮他讨回公道,这帮警察倒是勤力。

    肖金山见到父亲也是一肚子的委屈,他被张扬揍了一顿,两只眼睛都变成了熊猫眼,他带去的那帮人只是为了壮壮声威,真正出手的并没有几个,他也没想到有人会带着一把刀过去,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肖桂堂埋怨了儿子两句,爷俩相对叹了一口气。

    肖金山道:“爸,我只是想为你出气,根本没想冲击什么政府机关,是张扬诬陷我!”

    肖桂堂还能不明白吗?他叹了口气道:“行了,事情我清楚,你也别害怕。爸保证你没事!”说这话的时候肖桂堂还是没多少把握的,可他能够看出儿子已经害怕了,在这种时候,作为父亲他必须要给孩子信心,给儿子鼓励。

    肖桂堂离开派出所之后,直接前往了市政府,他没有去找张扬,他认为在这件事情上,自己不应该妥协,如果去找张扬,就意味着妥协,就意味着低头,肖桂堂有自尊,这样的事情他不会去做。所以肖桂堂选择去市政府,他去找上级领导反映情况。

    最近一直都是由副市长严新建分管招商办的工作,肖桂堂见严新建要比见左援朝容易得多。

    严新建和肖桂堂的关系一直都还不错,对肖桂堂这种老同志,严新建还是很客气的。老市委大院发生的事情还没有传到他的耳朵里,严新建看到肖桂堂肿着脸走了进来,不由得微微一怔,肖桂堂脸上明显有五个手指印子。他满面悲愤的说:“严市长,这次你一定要给我做主啊!”

    严新建看到他的摸样,心中一沉,产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张扬又惹祸了,这厮肯定把肖桂堂给打了。严新建装出一副同情关切的摸样:“哟,老肖,怎么回事啊?先坐下,说给我听听!”

    肖桂堂满腔悲愤的将章睿融打他耳光的事情说了,严新建这才搞明白,弄了半天,是个黄毛丫头把肖桂堂给打了,心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看到肖桂堂的狼狈模样,强忍住笑,严新建道:“老肖啊,这小丫头怎么胆子这么大?”

    肖桂堂道:“严市长,你也觉着有问题对不对?如果没有人给她撑腰她敢这么干?”

    严新建何其的老道,他稍稍一品就觉察到肖桂堂正在把矛头指向张扬,严新建道:“这样吧,我来过问这件事,对于这种目无领导的年轻人,一定要严肃处理x不姑息!”

    肖桂堂心说章睿融都辞职了,你处理再重又能怎样?他这次来找严新建的主要目的也不是为了处理章睿融,他叹了口气道:“严市长,我儿子听说章睿融打我,于是叫了一帮朋友去找她理论,可到了招商办,和张扬言语上发生了点冲突,结果张扬把我儿子打了一顿。还报警把他给抓了,说我儿子带人冲击政府机关。”

    严新建看了肖桂堂一眼,搞了半天这才是他来的主要目的,张扬这手也够毒的,原本章睿融打人理亏,肖金山给他老子出气也没什么不对,可肖金山错就错在带人去闹事,招商办虽然不在市政府,可那也是政府机关,你带领一帮社会青年去闹事,不是等于主动给人家送上把柄吗?严新建清楚了这件事之后,心中暗道:“肖桂堂啊肖桂堂,你也别埋怨了,这次是你儿子不争气,中了人家的圈套,你这顿打十有是白挨了。”

    肖桂堂看到严新建不说话,只能拿捏出越发委屈的腔调:“我那个儿子一直都是老老实实的,他怎么会干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事情?严市长,当爹的受了委屈,谁家的儿子也受不了这个气啊,年轻人冲动之下干出一些出格的事情也正常,这怎么是冲击政府机关呢?他又没造成任何的恶果,被打的还是他。严市长,你帮我评评这个理!”

    严新建道:“老肖啊,你别急,这样吧,我给张扬联系一下,问问到底怎么回事?事情搞清楚了,眷解决,你看怎么样?”

    肖桂堂点了点头:“谢谢严市长!”他也没有离开的意思。

    严新建看到他赖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不走,明白这厮今天是赖定自己了,想想这件事也不能袖手旁观,于是他拿起电话给张扬打了过去。

    张扬还是很客气的:“严市长。您找我有事啊?”

    严新建道:“你们招商办今天挺热闹啊,看来明天我该把你们的招牌改成武术协会了!”

    张扬听出严新建的言外之意,呵呵笑了一声:“严市长,肖桂堂跑到你那里告状了吧?”

    严新建看了肖桂堂一眼,心说这厮的脑筋是越来越灵光了,他故意装出一副斥责的语气道:“怎么回事嘛?一个年轻科员竟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殴打上级领导,这还像话吗?我们领导的尊严何在?我们体制的纪律何在?啊?”

    张扬道:“严市长,你别听他在哪儿瞎说八道,章睿融那小姑娘你又不是没见过,人家昨天就辞职了,手续也全部办好,可以说她现在跟招商办毫无关系,我是招商办的副主任,我的管辖范围是招商办,招商办以外的人不归我管。”

    严新建当然知道他在狡辩,他语气严厉道:“这件事我先不提,肖主任的儿子又怎么了?年轻人难免有冲动的时候,我看这件事还是算了!”

    张扬笑了起来:“严市长,我还当有什么大事儿,这件事好办,我也正琢磨该怎么处理呢,你说这招商办的事情,我总不能一个人说了算,肖副主任是老同志,这件事又是因他儿子而起,我得跟他商量吧,我得尊重老同志的意见吧,可是从事情发生到现在,我还没跟他见面呢,我还真不知道他是什么态度?看来肖副主任到底是老党员,老同志,人家想大义灭亲呢!”

    严新建暗骂这厮得理不饶人,说了两句挂上了电话,笑眯眯向肖桂堂道:“老肖啊,我跟小张说过了,看来你们之间的沟通不够啊,你还是跟他见个面。事情并不严重,说开了就好!”

    肖桂堂算是明白了,指望严新建给张扬施加压力解决这件事根本是不可能的,绕了一圈,还得去找张扬,找张扬就意味着要向他低头,肖桂堂很不情愿,可为了儿子,他只能选择让步。

    

    肖桂堂来到张扬的办公室的时候,张扬正拿着电话,拉着官腔,声音很大,别说是办公室里,就算整条走廊都听得到:“哦!是啊!太恶劣了,目无法纪,这件事一定要严肃处理,绝不姑息!”说完这厮重重挂上了电话,其实他是听到了肖桂堂的脚步声,对着个话筒装腔作势,这电话根本没拨出去。

    肖桂堂在一边听得心惊肉跳,站在那儿愣是没敢坐下去。

    张扬装出才看到他的样子:“肖副主任,你来了!我听说你伤得很重,正准备去医院看你呢!”

    肖桂堂在心里把张扬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一遍,可脸上还得露出笑容:“张主任,我检查过了,没什么大事”

    “没事就好,您站着干什么?快请坐啊!”

    肖桂堂这才醒悟过来,在张扬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张扬笑眯眯道:“肖副主任找我有事?”

    肖桂堂点了点头,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可恶的是张扬还非得装出一无所知的样子,人做到这个份上,真是无耻透顶,肖桂堂清了清嗓子道:“我这次来,是想谈谈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

    张扬还在装傻:“您儿子?谁啊?”

    肖桂堂暗骂,人装逼装到这份上就没意思了,可现在人家掌握着主动权,张扬根本就是故意在恶心他,肖桂堂抿了抿嘴唇,心中暗道,我他忍了!他叹了口气道:“肖金山啊,就是刚才带人来招商办那个!”

    张扬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是他啊!带人冲击政府机关,肖副主任,您平时没教导他?反党反政府的事情咱可千万不能干!”

    肖桂堂再也忍不住了,他大声道:“什么叫反党反政府,我儿子就是一时气愤不过,才来这里给我出气的,你别往政治上扯!”

    张扬笑道:“咱们招商办不是政府机关?他带着十几二十几个社会混混冲进来,你说说这是什么性质?”

    肖桂堂道:“什么性质你说了不算?”

    张扬道:“你说了也不算,警察说了算,法院说了算,他们中有一个人带着管制刀具,性质很严重啊!”

    肖桂堂道:“你威胁我?”

    张扬道:“有必要吗?现在招商办上上下下十几个人都看的清清楚楚,肖金山纠集社会黑恶势力携带凶器冲击政府机关,要人证有人证,要物证有物证,我只是阐述事实而已!”

    肖桂堂听他这么说,顿时没了底气,他抿了抿嘴唇,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低声道:“张主任,章睿融那件事,我不追究了。”这是让步,也是条件。

    张扬不无得意的看着肖桂堂,你丫不是厉害吗?你他不是喜欢抢功吗?活该你挨打,活该你倒霉!他故意不说话。

    肖桂堂看到他半天没有反应,终于又沉不住气了:“张主任,你看这件事”

    张扬叹了口气道:“年轻人谁没有冲动的时候?我虽然不知道章睿融为什么跟你发生冲突,可我相信一定有原因,你儿子的行为我虽然不喜欢,可是他的孝心还是值得同情的。肖副主任,你生了个好儿子啊!”

    肖桂堂心中窝囊到了极点,我儿子孝不孝顺还要你说?你他还是人吗?居然利用这种事阴我,居然坑我儿子,你最好别犯在我手里,不然我一定饶不了你。他现在不敢乱说话,人家掌握了主动权,咱不能不低头。

    张扬道:“这件事影响很坏啊,咱们当领导的总得以身作则,自己的家人闹出了这种事,是不是要给同志们一个交代,不然我们以后还怎么做领导工作?我们拿什么去服众?”

    肖桂堂明白了,这厮是落井下石,他想让自己在招商办全体人员面前低头认错,张扬啊张扬,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他太过分了!

    

    求推荐票、月票!

上一篇:第三百一十四章 依法压人(上) 下一篇:第三百一十五章 宁可错杀不可放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