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一十三章强人所难(下)

    推荐菠萝新作《做人法则》http:///Book/1738381.aspx

    http:///Book/1738381.aspx

    左仁是一个不通人情世故的木讷男。明明心地很好,可总是在说话做事的时候不经意间得罪人,因此认识他的人都不愿理他,左仁为此苦恼万分。

    这一天,左仁得到了一个来自未来的小仪器,这个小仪器可以轻松的探测到目标的情绪变化,以及简单的身体状况,并作出最正确的应对方案。

    从此,左仁学会了做人,朋友遍布天下,红颜知己不计其数,幸福也因此而来。

    

    安语晨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张扬自从升到了副处之后,便开始止步不前,当然这跟体制中的规定有关,凭心而论,张大官人的升迁速度已经布满了,从一个没编制的编外人员在两年内就混到了副处,并登上江城市招商办副主任的位置,这蹿升速度已经可以用坐火箭来形容了。

    张扬没好气的瞪了安语晨一眼:“别提这个!”

    乔梦媛笑道:“一提升官就是张扬心中永远的痛!”

    杜天野意味深长道:“人不可以太贪心,你今年才多大?这样的年纪。这样的级别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张扬道:“我也没啥不满足的,我也不是个贪恋权力的人,我是觉着,我这样的干部得不到进一步的重用,是江城百姓的损失,是平海老百姓的损失”

    乔梦媛和安语晨同声道:“是全中国老百姓的损失!”

    张扬一脸坏笑的看着乔梦媛:“要不你给乔老打一电话,给我弄个市长啥的干干!”

    杜天野真是服了他,这厮的这张嘴没有不敢说的话。

    乔梦媛随着跟张扬的接触增多,对他也有所了解,自然不会当真,微笑道:“用得着那么麻烦吗?你未来岳父就是平海省长,你干爸是文副总理,想升官不用绕这么大弯子吧!”

    张扬叹了口气道:“天下间像我这种不靠裙带关系,只靠自己的努力,靠自己的能力努力打拼的人实在太少了,你们说我是不是很优秀?”

    杜天野对他的厚脸皮无可奈何:“我反正没觉得。”

    乔梦媛道:“我也没觉着。”

    安语晨摇了摇头道:“我也没觉得!”

    

    当晚安语晨跟着张扬去了木屋别墅,她性情率真,根本不会在乎别人说什么闲话,张扬更不会在乎,他的名声在江城原本就不怎么样,随便别人去说吧,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

    几个人在酒店外分手,乔梦媛把杜天野送回市委家属院,张扬则开车带着安语晨前往木屋别墅。

    吉普车开到南湖翠堤路的时候,突然抛锚了,张扬下了车,掀开引擎盖捣鼓了一会儿。可惜他修车的水准实在一般。

    安语晨推开车门跳了下来:“怎么回事儿?你这破车尽是出毛病!”

    张扬道:“我也搞不清楚,可能是撞了几回落下了内伤,最近频繁趴窝,搞得我都烦了!”

    湖边风很大,安语晨穿的单薄,站了一会儿被风吹得连打了几个喷嚏。

    张扬去后备箱拿出他的运动服给安语晨披上,指了指远处亮灯的木屋别墅:“没多远了,咱们走过去吧!”

    安语晨点了点头,从车内拎下她的行李箱,张扬锁好吉普车,帮她拿了行李,两人沿着湖堤缓缓而行,张扬道:“我妈在!”

    安语晨此时方才知道张扬的母亲也在江城,顿时停下脚步,有些怯场:“张扬,徐阿姨在啊,我看,我还是回去灼店吧!”

    张扬道:“怎么了?”看到安语晨心虚的表情这才想起当年安语晨冒充他女朋友的糗事,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安语晨红着俏脸道:“你妈不喜欢我的!”

    张扬道:“你是我徒弟,又不是我媳妇儿,她喜不喜欢你又有什么关系?”

    安语晨道:“正因为我是你徒弟。所以才不想丢你人!”

    张扬笑道:“放心吧,那件事过去这么久了,我妈早就忘了,而且你们又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她哪次对你不是客客气气的,你怕什么?又不是见不得人!”

    安语晨听他这么说胆气顿时壮了一些,是啊,自己怕什么?她怎么会怕张扬的母亲呢?

    徐立华没想到儿子把安语晨给带来了,正如安语晨所说,徐立华对她的印象一直都不好,可徐立华还是表现的很客气,她越是客气,安语晨就越是觉着不好意思。

    好在胡茵茹和安语晨很熟,她去香港的时候,安语晨对她的接待十分热情周到,现在安语晨来到江城,她当然要尽地主之谊。

    胡茵茹为安语晨准备房间的时候,徐立华把张扬给拉到一边:“你这个混小子,这样可不行!”

    “我哪样啊?”张扬知道母亲又要给自己上课了,他拱手讨饶道:“您别说了,我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你放心,安语晨是我的徒弟,人家大老远从香港来,我总不能不安排人家吃住,您千万别想歪了,过去说是我女朋友,那是逗你玩,其实我们之间纯洁着呢!”

    徐立华半信半疑的看着儿子。她这个儿子周围的小姑娘实在太多,徐立华真的不放心,她语重心长道:“三儿,人家都是好女孩,咱可不能祸害人家!”

    张扬苦笑道:“妈,有您在旁边看着,还有什么不放心,这样吧,晚上我去门口的小屋睡,您把大门给锁了,把我拒之门外行吗?”

    徐立华用手指点了点他的脑门:“你要是敢做坏事,妈一样可以大义灭亲!”

    张扬真的去了门口的小屋,反正老妈在江城也住不了几天,他还是让老人家心里踏实点,说实话,张大官人最近憋得慌,有老妈虎视眈眈的在一旁监视着,他连和胡茵茹亲近的机会都没有。

    一个人躺在小床上,打开电视,胡乱摁着,电视节目不是新闻就是广告,张扬不耐烦的摁灭了电视,推开房门走了出去。此时风突然平息了下去,夜深人静,黑天鹅绒般的夜空中挂着一颗颗宛如宝石般的繁星,大隋朝的夜空和现在并没有任何不同,仰望星河的时候,会不由自主产生一种错觉,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

    最初来到这个时代的时候,张扬曾经想过如果一切不曾改变该有多好,随着他在这个时代越来越久,他开始淡忘自己的过去,淡忘大隋朝的一切。过去对他而言更像是一场梦,张扬甚至分不清自己究竟应该属于大隋还是应该属于这里,不过有一点他能够确认,他越来越喜欢这个时代。

    橘色的灯光从别墅的窗口投射出来,张扬看到窗口胡茵茹和安语晨并肩而立,两人都托腮看着他,俏脸上带着笑意,老太太把这个不安定因素从别墅内清理了出去,看来她对自己儿子的品行还是信不过。

    张扬轻声道:“睡吧!明天会是一个艳阳天!”

    

    张大官人肯定无法成为一个称职的气象预报员,第二天非但不是艳阳天,反而阴雨绵绵。

    张扬一早就被电话铃声惊醒,电话是罗慧宁打来的,从昨晚到现在,她都联系不上儿子,心里感到十分紧张。

    张扬安慰了罗慧宁几句,毕竟文浩南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就算感情受挫也不会做傻事,他让罗慧宁放心,自己这就去找文浩南,只要他还在江城,马上让他给罗慧宁打电话。

    张扬顾不上吃早点,开了胡茵茹的皇冠车直接前往了市政府一招,到了一招才知道,文浩南昨天晚上就退房离去了,他的手机自始至终处于关机状态,张扬这才感到有些紧张,他给秦萌萌打了个电话,询问文浩南的下落,秦萌萌昨晚和文浩南分手之后,也在没有和他联系过。

    张扬只能联系了杜天野,他把目前的情况向杜天野反映了一遍,然后道:“我看这事情有些不妙,刚才秦萌萌跟我说了,昨晚她把什么话都跟文浩南说明白了,让他以后不要再来找她,你说文浩南会不会受不了刺激,一时想不开做了什么傻事?要不我报案吧!”

    杜天野对文浩南要比张扬了解得多。他冷静阻止张扬道:“你别胡闹,浩南这个人很理智,轻重分得很清楚,不可能做傻事,也许他已经返回北京了。你报案干什么?想闹笑话啊?”

    张扬道:“可他昨晚退房之后就不知去向,我干妈都急死了!”

    杜天野道:“一个成年人有能力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也别跟着掺和,先老老实实等着,说不定很快就有他的消息。”

    事情果然让杜天野说中了,上午十点多的时候罗慧宁又打来了电话,告诉张扬,文浩南已经抵达了北京,整个人很疲惫很憔悴,好像大病了一场,回到家里倒头就睡,一句话都没说,罗慧宁是想问张扬到底发生了什么。

    张扬也没隐瞒,就把秦萌萌回绝文浩南的事情说了,罗慧宁听完松了一口气,自从知道秦萌萌有个私生子的事情之后,罗慧宁生怕儿子和她继续纠缠下去,她虽然是个开明的人,可是无法容忍儿子和一个有儿子的女人来往,文家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儿子当真娶了秦萌萌,恐怕他们家会成为别人的笑柄。在儿女的婚姻上,罗慧宁已经承受了一次失败,她绝不容忍第二次失败的发生。

    挂上电话,张扬开始相信杜天野的话,文浩南的感情永远不会战胜他的理智,什么轻,什么重,他分得很清楚。现在他表现出的伤心和颓丧可能只是暂时的,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恢复过去那个冷静而世故的文浩南。

    

    让所有人欣喜的是,秦欢在术后23个小时后苏醒了过来,他虽然不能说话,可是一双清澈的眸子在灵活的转动,寻找到秦萌萌的位置,马上定格在她的身上。

    秦萌萌的眼圈红了,她穿着无菌服坐在床边,从手术过后,她连一刻也没有休息过,握着儿子的手,感觉到秦欢的小手抓紧了她,秦萌萌哽咽道:“好儿子,妈妈对不起你”

    秦欢的嘴儿动了动,很快又睡了过去。

    于子良为秦欢再次检查之后,微笑道:“放心吧,孩子的术后恢复情况很好,你已经熬了一天一夜了,快去休息一下吧,这里有医生护士照顾,还有这么多陪人,够了,你去休息!”

    秦萌萌摇了摇头,她握着儿子的手,就是不愿离开。

    于子良暗自叹了口气,他放弃了继续劝说的打算,正准备离去的时候,却见秦萌萌软绵绵倒了下去,他慌忙把秦萌萌扶住,和护士一起把秦萌萌扶到床上。

    秦萌萌并没有什么病,只是太过疲惫了。

    张扬过来的时候,母亲徐立华和胡茵茹都陪在秦萌萌的床前,秦萌萌脸色苍白睡得正熟。

    徐立华向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张扬退了出去,胡茵茹跟了出来,小声道:“她守了一天一夜,实在受不了了。”

    张扬知道秦萌萌对秦欢抱有深深地负疚心理,这段时间秦萌萌肯定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在精神和的双重压力下,她终于疲惫的倒下了。

    张扬道:“我刚问过于博士,小欢的恢复情况很好,这两天,你和我妈辛苦点,多帮着秦萌萌分担一下。”

    胡茵茹道:“还用你说,放心吧,我什么事都推掉,安安心心的伺候你的宝贝儿子。”

    张扬笑道:“我儿子就是你儿子!”

    胡茵茹红着俏脸啐道:“别瞎说,干儿子!”

    张扬道:“怎么?你是不是想给我生一个自己的?”

    胡茵茹没有说话,咬了咬嘴唇,可那忸怩的神情分明是已经承认了。

    

    今晚这八千写得还算顺利,虽然最近更新量不多,但是章鱼很努力,又到周末,推荐票月票啥的都投过来吧!

上一篇:地三百一十三章 强人所难(上) 下一篇:第三百一十四章 依法压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