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一十二章痴情男(上)

    确信秦欢平安度过手术之后。张扬首先给楚嫣然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这个好消息,楚嫣然听闻秦欢手术成功,也是欣喜非常,只说等美国这边的事情忙完,眷回江城去看他。

    和楚嫣然通话后不久,张扬就接到了干妈罗慧宁的电话,罗慧宁简单询问了一下秦欢的情况之后,告诉张扬,文浩南去江城了,如果她没有猜错,儿子这次应该是去找秦萌萌的,希望张扬帮忙劝说他回去。

    张扬虽然口头上答应,可内心中却感到这件事有些难办,文浩南和秦萌萌之间的感情问题他无法插手,他也不适合插手,不过文浩南既然来到江城,作为地主肯定是要跟他见面的,除了他和市委书记杜天野以外,文浩南没有其他的关系。张扬正考虑要不要把这件事跟秦萌萌说一声的时候,看到了乔梦媛和时维从停车场的方向出来。

    张扬从时维手中的鲜花已经看出她们是过来探望病人的。因为乔梦媛之前提过秦萌萌的事情,张扬猜到她们来医院肯定是为了秦欢,张扬本想回避,却被眼尖的时维看了个正着,高声道:“张扬!”

    张扬知道躲不过去了,这才硬着头皮迎了上来,微笑道:“什么风把你们吹到医院里来了?看病还是探病?”

    乔梦媛有些不满的白了他一眼,这小子是典型的揣着明白装糊涂。

    时维从来都是直来直去的性子,她不喜欢弯弯绕绕:“张扬,秦萌萌是不是在这里?”

    张扬意味深长的看了乔梦媛一眼,想让女人保密真是难啊,自己当初都跟乔梦媛说得很清楚,秦萌萌目前并不想外界打扰她,可乔梦媛终于还是把这件事告诉了时维,两姐妹居然还打探到秦欢住院的地方,不过想想人家是什么背景,在江城投资这么久,方方面面也有了相当的人脉,打听到这件事也并不困难。

    乔梦媛从张扬的目光中已经猜到他在想什么,她也懒得解释。

    时维看到张扬没有答话,有些急了:“我说你倒是说话啊,秦萌萌是不是在这里?”

    张扬淡然道:“你又不是哑巴,不会自己去问?”

    时维怒了:“你什么态度?我和萌萌姐是多年的好朋友,我来探望她有什么不对?”

    张扬道:“你冲我发什么火?你跟秦萌萌是朋友也罢,是敌人也罢,干我屁事?”

    时维一点就着的脾气哪能容忍他这个态度,冲上去就要跟他理论。被乔梦媛抓住劝道:“今儿张主任不知哪根筋打错了地方,你别理他!”

    张扬道:“我就纳闷了,你们这些女人哪有这么大的好奇心?有功夫忙活点别的事情不好?”

    乔梦媛也有些怒了:“张扬,你什么意思?朋友出了事情,我们表示一下关心有什么不对?”

    “是朋友就该多考虑一下人家的感受!”张扬扔下一句话,上了他的吉普车,驱车扬长而去。

    时维气得抓起地上的一个小石子儿狠狠扔了过去,砸在张扬的吉普车屁股上。

    

    乔梦媛冷静下来之后,却感觉到张扬所说的的确有几分道理,她们虽然和秦萌萌很熟,按理说秦萌萌来到江城,作为朋友,她们应当去探望,可最近外面传了许多的风言风语,秦萌萌在这个时候也许并不想和她们相见。

    时维道:“表姐,走,咱们自己去找!”

    乔梦媛摇了摇头道:“算了!”

    “算了?”时维充满诧异道。

    乔梦媛点了点头道:“张扬说得不错,我们应该考虑人家的感受,如果秦萌萌想见我们,早就跟我们联系了,既然她没和我们联系。证明她并不想我们知道她的事情,算了!”

    “可是我和萌萌姐是好朋友”

    乔梦媛转身向停车场走去,她已经做出了决定,对时维来说,表姐的决定是必须要遵从的,她跺了跺脚,终于还是跟着乔梦媛离去。

    两人正准备上车,听到一个声音道:“乔小姐!”

    乔梦媛微微一怔,她转过身,叫她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长者,穿着中山装,头发有些花白,乔梦媛觉着此人的面容有些熟悉,可一时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可她很快从那位长者身后的红旗车牌号中看出了端倪,这个人应该是江城市的领导,她迅速在记忆中搜索着,此人是江城市人大主任赵洋林,春节期间还去过她的家里。

    乔梦媛虽然在江城投资,可她和赵洋林这位市委常委并没有打过什么交道,只记得今年春节期间,在北京的家中见过赵洋林一次,当时他和父亲的一位老同学一起过来拜访,乔梦媛礼貌的笑了笑:“赵主任好!”

    赵洋林笑道:“上次在你家里只打了个招呼,没顾得上和乔小姐谈话,想不到你的记忆力这么好。”

    乔梦媛淡然笑道:“报纸上经常可以看到赵主任的照片,我是江城的投资商之一,自然要关注各位市委领导,以后还要靠赵主任多多关照呢。”

    赵洋林呵呵笑道:“乔小姐不必客气,我和你爸爸是老朋友了。有什么事只管来找我。”

    乔梦媛心中暗笑,据她所知父亲的朋友之中可没有这位赵主任在内,不过出于礼貌,这种事情当然还是要敷衍的,她很礼貌的微笑道:“赵主任的这句话我可记住了!”

    一位年轻男子来到赵洋林的身后,他是赵洋林的女婿,江城市团市委书记孙东强,孙东强和乔梦媛是认识的,他了解乔梦媛的背景,很客气的说道:“这么巧,乔小姐也来医院。”他又向时维笑了笑,望着时维手中的礼品道:“来探望病人?”

    乔梦媛笑道:“我们来探望一个朋友,没想到已经出院了!”她并不想和赵洋林继续聊下去:“赵主任,我们还得回公司,您忙!”

    赵洋林点了点头,笑道:“你爸爸什么时候过来江城?别忘了给我说一声。”

    乔梦媛微微一怔,她笑着点了点头,等她和时维上了汽车,时维方才道:“舅舅要来江城?我怎么不知道?”

    乔梦媛道:“我爸我妈不放心我在江城的事情,说是要到清台山玩两天,我看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想看看汇通怎么样。”

    时维笑道:“我看,考察许嘉勇才是真的!”

    提起许嘉勇,乔梦媛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时维和她从型在一起,从她的表情变化中还是看出了一些端倪,小声道:“你们是不是闹别扭了?”

    乔梦媛叹了口气道:“还不是因为我在北京去探望张扬的事情!”

    时维格格笑道:“他吃醋了,这可是大好事,吃醋就表明他在乎你!”

    乔梦媛道:“你懂什么?”

    时维趴在她肩膀上:“你有没有发现张扬对我们好像很有意见?”

    乔梦媛咬了咬嘴唇,轻声笑道:“现在江城到处都在传说他在欧洲逛,得了那种病,他有些焦头烂额的,情绪肯定受到影响。”

    时维恍然大悟道:“这混蛋家伙该不是怀疑流言是我们传出去的?不行,我得找他解释清楚!”

    乔梦媛道:“清者自清,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我们没必要解释!”

    赵洋林目送乔梦媛的座驾离去,感到喉头一阵发痒,用力咳嗽了两声,孙东强很体贴的帮他轻轻拍了拍后背,他在女婿这个角色上扮演的很不错,赵洋林甚至把他当成亲生儿子看待,正是因为他对孙东强的回护,才在十佳青年的事情上和张扬发生了冲突,赵洋林在江城官场混迹多年,可以说这次孙东强省十佳的落败,是他感到最为耻辱的一件事,他开始意识到,自己已经逐渐老去,如今江城政坛的掌权者是一帮新生代,杜天野、左援朝,这些人并不给自己面子。赵洋林并不想争,他的仕途之路就快走到尽头,可是他还有希望,女婿孙东强就是他的希望,是他政治生命的延续,当他觉察到有人正在威胁到他的希望,他的斗志轻易就被唤起,虎老雄风在,江城的政坛还有我赵洋林的一席之地。

    孙东强低声道:“爸,您春节去北京了?”连他都不知道岳父和乔梦媛的父亲,乔老的儿子云安省省委书记乔鹏飞居然还是老朋友。

    赵洋林脸上的表情讳莫如深:“认识几十年了,一直都没什么深交,你知道的,我这个人不喜欢攀附别人!”说完他背着手向病房大楼走去。

    孙东强的脸上露出崇敬的表情,他对岳父的尊敬是发自内心的,这不仅仅是因为亲情,还因为他老人家对自己在政治上的回护。

    

    文浩南来到江城之后,第一个就给张扬打了电话,面对这个干哥哥,张扬的确没什么办法,文浩南已经入住了政府一招,张扬来到他所住的房间。

    文浩南刚刚洗完澡。换上一身军装,没等张扬坐下就道:“张扬,马上带我去见萌萌!”

    张扬苦笑道:“我的亲哥哥,当我求你,你就别在这儿添乱了,我实话跟你说,你这边离开北京,那边老娘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让我劝你回去。”

    文浩南道:“我知道,萌萌这次过来是为了秦欢开刀的事情,现在她是最需要关心,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候不在她的身边?”

    张扬道:“你放心吧,秦欢的手术很成功,现在秦萌萌陪着他呢!”

    “带我去见她!”文浩南拉起张扬的手臂。

    张扬按着他的双肩将他推回到椅子上坐下:“我说浩南哥,咱别这样行吗?您在我心里可一直都是老成持重的人物,怎么一恋爱就变得跟傻小子似的?你动脑子想想,现在秦萌萌什么心情?她一颗心都在秦欢身上,哪有功夫听你深情表白啊?算了吧,您还是休息休息打道回府吧,别在这儿添乱,也别给老爸老妈添堵。”

    文浩南道:“张扬,我只想看看她,偷偷看看她都不行吗?”

    张扬摇了摇头,无可奈何道:“你算是没救了,咱妈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外柔内刚,她要反对你和秦萌萌的事情,你们绝对走不到一块儿,算了,你就听她一次,死了这条心吧!”

    文浩南道:“张扬,算我求你,你就帮我这一次,我只看她一眼,绝不打扰她,看一眼就走!”

    张扬无奈只能点了点头:“现在不行,等晚上再说!”

    文浩南黯然道:“行,我听你的安排!”

    “你吃饭没有?”

    文浩南摇摇头。

    张扬道:“走吧,去餐厅吃!”

    张扬和文浩南前往宴宾楼的时候,刚巧看到一帮市府领导从里面出来,被众人簇拥在中间的那个正是市委书记杜天野,杜天野目光犀利,一眼就看到了和张扬并肩行走的文浩南,诧异道:“浩南!”

    文浩南也没想到会和杜天野走了个碰头,他笑了笑,朝杜天野走了过去。

    两人握了握手,自从杜山魁去世之后,杜天野和文家的关系就变得微妙起来,虽然文国权夫妇在春节期间专程去杜家拜会,可是一层无形的隔阂已经在两家之间形成,不过在表面上他们表现的还是相当亲近。

    

    继续码字中,顺利的话十点前还会有一章,求点月票!

上一篇:第三百一十二章 痴情男(下) 下一篇:地三百一十三章 强人所难(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