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一十二章痴情男(下)

    杜天野并不知道文浩南来江城的目的。身为江城市委书记,他需要关注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张扬微笑道:“杜书记,我正打算陪浩南吃点饭呢,一起去吧?”

    杜天野有些无奈道:“还要开会,身不由己啊,这样吧,晚上一起吃饭,张扬,你来安排地方,我请客!”

    望着杜天野远去的背影,文浩南叹了口气道:“我发现人往往都是为别人活着!”

    张扬道:“哪来这么多感叹,先吃饭再说!”

    文浩南显然没有什么喝酒的心情,和张扬一起来到餐厅炒了两个菜,随便吃了碗米饭,就回去了。

    张扬跟文浩南也没有多少共同语言,借口回单位有事要办,晚上再过来接他。

    和文浩南分手之后,张扬接到了杜天野的电话,杜天野让他来自己的办公室一趟。

    等张扬见了杜天野方才知道,这次罗慧宁也给他打了电话,张扬并不明白罗慧宁为什么要找杜天野。可仔细一琢磨,罗慧宁八成是对自己并不信任,害怕自己阳奉阴违,表面上答应她,可背地里帮着文浩南牵线搭桥。

    杜天野道:“说说看,究竟怎么回事儿?”

    张扬跟他没什么好瞒的,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简略说了一遍,杜天野道:“这么说文浩南倒是痴情啊!”

    张扬道:“正是因为他痴情所以才难办,他现在是决心要跟秦萌萌见上一面,嘴里说的好听,远远看一眼就行,可我看他不见到秦萌萌是不会死心的。”张扬有些奇怪杜天野何以会对这件事如此感兴趣,毕竟他和文家现在已经有了隔阂,难道他还有其他的原因?

    杜天野很快就证实了张扬的猜测:“秦萌萌的父亲和我爸爸曾经共过事,我和她大哥秦振东是很好的朋友。”

    张扬道:“这么说,秦家也找你了?”

    杜天野点了点头道:“刚刚通过电话,秦振东问我他妹妹的事情,你小子也真是,没事招惹那么多是非干什么?居然认秦萌萌的孩子当了儿子,真有你的!”

    张扬道:“杜书记,你什么时候也对别人的感兴趣了?”

    杜天野道:“我才懒得管这些事,可人家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了过来,我总不能一改回绝吧?”他走向张扬,拍了拍他的肩头道:“你给我想办法,要劝文浩南眷离开江城,这是党交给你的任务!”

    “拉倒吧,你少打着党的旗号糊弄我!”

    杜天野呵呵笑了一声:“秦萌萌的儿子是不是你出手救的?”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可不敢贪功。是于博士给他动的手术,北京中海医院那帮专家教授害怕风险过大,拒绝给秦欢做手术,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我才找于子良开刀,幸好这次还算顺利。”

    杜天野点了点头:“孩子没事就好。”

    张扬有些好奇道:“我说,你跟秦家那么熟,一定知道秦萌萌的事情了?”

    杜天野摇了摇头道:“你别问我,我真的是一无所知,我一直都知道秦萌萌和父母的关系不好,可从来都不知道她还有个儿子,这件事也是新近才传出来的,到现在秦家也没承认。张扬,别人的,咱们不要过问好不好?”

    张扬点了点头,起身道:“得,反正秦欢平安无事就好,等他出院,我就把他们母子给送回北京!”

    杜天野道:“你安排一下,明天陪我去探望一下秦欢,我和秦家的关系不错。理当去探望。”

    张扬眯起双眼看着他:“有必要吗?”

    杜天野整了整文件:“这也是秦振东托我办的事情,作为朋友,我去探望一下他妹妹和外甥也是应该的。”

    张扬道:“他自己怎么不来?”

    杜天野道:“还不是害怕秦萌萌面子上挂不住!”

    张扬嗤之以鼻道:“我总觉着这秦家的人情实在太淡漠了一点,既然知道女儿遇到了困难,父母兄弟就没有一个出面的,就算是普通朋友也不至于这样做!”

    杜天野道:“你小子少废话,对了,晚上安排去哪儿吃饭?”

    张扬道:“水上人家吧,文浩南是见惯场面的人,普通的地方衬不上人家的身份,我订了2888的套餐!”

    杜天野瞪大了眼睛,心说你小子也太狠了吧,一顿饭打算把我半年工资给吃干净?他低声提醒道:“我请他吃饭可是自己掏腰包。”

    张扬笑道:“没让你请,我签字!”

    

    文浩南明显有些神不守舍,别人举杯的时候,他脑子里不知在想些什么。张扬和杜天野也都觉着没什么意思,虽然他们很想好好招待人家,可人家心不在这上面,于是吃饭就成了一种负累。

    杜天野道:“浩南,你什么时候回北京?”

    文浩南苦笑道:“看来我到江城真的很不受欢迎,屁股还没把凳子坐热,你们就想赶我走!”

    杜天野道:“浩南,我不想瞒你,罗阿姨给我打了电话,她不想你在江城停留太久,我看你还是尽早回去吧。”

    文浩南道:“我自问一直都是个很有理智的人,可是我现在终于明白,感情是不受理智所控制的。”

    杜天野望着文浩南没有说话,眼前的文浩南和他记忆中的完全不同。文浩南冷静而睿智,他的年纪比自己还要小,可是却拥有过人的心机,他懂得权衡利弊,在过去,这也是让文国权最为欣赏的一点,文国权对这个儿子的前程是极为看好的,杜天野实在无法想像,一个像文浩南如此冷静的人,竟然会不顾一切的爱上一个女人,这和他的性格实在太不相符。杜天野对文浩南的了解远比张扬要多得多,他认识文浩南这么多年,始终无法和他达到无话不谈的地步,主要是文浩南的警惕性很高,他很善于保护自己掩饰自己,而现在出现在杜天野面前的文浩南却是一个痴情男,这就不能不让杜天野感到迷惘了,文浩南难道真的坠入情网之中了吗?

    张扬在文浩南的事情上没有太多的发言权,他看了看时间,晚上七点半,心中犹豫着,是不是该带文浩南去见秦萌萌。他求助似的向杜天野看了看,杜天野知道这厮什么意思。他端起酒杯跟文浩南碰了碰:“浩南!有句话我不知当说还是不当说?”

    文浩南点了点头道:“杜哥,你说!”

    杜天野道:“据我所知,秦家对你和秦萌萌的事情也不赞同,罗阿姨对这件事又持有坚决反对的态度,我看,你不要继续错下去!”

    文浩南抿了抿嘴唇,低声道:“我明白!”他缓缓落下酒杯道:“我只在乎萌萌怎么看我,有些话,我想亲口对她说!”

    杜天野道:“你千里迢迢跑到江城来就是为了跟她见一面?如果人家不愿意见你呢?”

    文浩南道:“如果她不愿意见我,我现在就走!”

    杜天野向张扬道:“给秦萌萌打电话,告诉她文浩南来了!既然要见。何必偷偷摸摸,光明正大的告诉别人岂不是更好?”

    张扬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拿起了电话,在文浩南和杜天野之间,他显然和后者更亲密一些,他对文浩南的感觉和杜天野类似,总觉着和文浩南很难走近,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杜天野的话也很有道理,既然文浩南要和秦萌萌见面,那就不要说什么偷偷看人家一眼就走的鬼话,把事情说开了才好。

    秦萌萌接通电话之后,张扬直截了当道:“浩南来了,他想跟你说话!”

    秦萌萌表现的出奇地冷静,她轻声道:“让他过来,我有些话当面对他说!”

    

    文浩南离去之后,张扬和杜天野相互对望着,张扬感叹道:“我真没想到文浩南会这么痴情,假如秦萌萌对他也有意思,这件事岂不是更加的麻烦?”

    杜天野道:“有些事并不是可以阻止的,想要解决问题,必须要他们自己,无论是秦家还是文家都不可能容忍他们继续交往下去,我看他们的理智最终会占据上风。”他望着满座的酒菜,叹了口气道:“你真是浪费啊,这桌饭够多少孩子的学费了。”

    张扬听得头疼:“我求你了,咱们单独相处的时候你别给我上纲上线,以后我注意还不成吗?”

    杜天野点了点头,话题转到了工作上:“最近市里一些人跳得很欢,把你告到了省里,还有许多陈谷子烂米的事都一并挖了出来。”

    张扬回来江城已经有几天了,多少页听说了一些市里的事情,他不屑道:“不就是赵洋林那帮老家伙吗?我就奇怪了?他们是不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咬住我不放做什么?”

    杜天野倒了杯酒,又帮着张扬满上:“他们针对的并非是你,赵洋林一扫前些日子的低调,敢于在常委会上公开向我发难。看来底气很足。”

    张扬道:“在江城在平海,他们几个翻不出什么花样。”

    杜天野道:“我很反感这种无意义的内斗,如果我们所有的干部都能把精力投入到改革建设中去,我们的发展速度会快上许多。”

    张扬道:“自古以来,中国人最擅长的就是内斗,又以官场之中最为激烈,官场是什么地方?就是人斗人的地方,玩政治就是玩人!”

    杜天野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用筷子指点着张扬道:“混蛋逻辑!”心中却认为张扬的话有几分道理。

    张扬道:“几个老家伙咬住我不放,目的是向你发难,这帮老狐狸都是官场上的老油子,他们肯定清楚江城的当家人是你,跟你作对那不是找死吗?明知道找死还敢这么做,这件事是不是有点蹊跷?”

    杜天野深有同感道:“我也在想这件事,这些政治老手任何的行动都会经过深思熟虑。”

    张扬道:“看来最近应该小心一些了!”

    杜天野知道他嘴上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可真正遇到了事情仍然是我行我素,杜天野道:“你刚刚返回工作岗位,先稳定一下,好好工作,争褥拿出几份亮眼的政绩,消除前些日子那些针对你不良的传言。”

    张扬笑道:“你放心吧,我想好了,最近一段时间,我夹着尾巴做人,风头浪尖的滋味并不好受,我躲在杜书记的港湾里,躲避风雨,啥时候云开雾散,我啥时候出港再混!”

    杜天野笑骂道:“扯淡!”

    两人同时大笑起来,张扬的手机这时候响了,他看了看号码,却是乔梦媛打过来的,在张扬的印象中,乔梦媛很少主动给他打电话,尤其是在晚上这个时间段,他接通电话,拿捏出一副洋洋得意的腔调:“乔总,这么晚了,找我有事吗?”

    听筒中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道:“张主任,这时候打电话是不是打扰你的春秋大梦了?”

    张扬微微一怔,随即脸上浮现出会心的微笑:“我说丫头,越来越没大没小了,有这么跟师父说话的吗?你跟乔梦媛在一起啊?什么时候来江城的?”

    安语晨银铃般的笑声响起:“我在机场前往江城的路上呢,乔小姐的车上,喂,你这当师父的是不是应该给我接风呢?”

    张大官人慷慨无比道:“就知道你来,所以我把菜都点好了,2888,想起来我都肉疼,再不来,我可要开吃了!”

    

    首先说声惭愧,刚才更新的那章中出现笔误,乔鹏飞实为乔振梁,请各位见谅,最近章鱼工作很忙,更新只能放在晚上,往往是码完就发,所以出现了错漏,章鱼会注意这一点,目前也在竭力调整状态,力求在工作和爱好之间找到平衡点,谢谢大家对我一如既往的支持!最后,厚颜求些月票,眼看就月底了,章鱼的确很想要点月票!

上一篇:第三百一十一章 抢功(上) 下一篇:第三百一十二章 痴情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