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一十一章抢功(下)

    依着张扬本身的脾气。他是不会容忍肖桂堂明目张胆的抢功的,不过和常凌峰谈完之后,他明白了常凌峰的意图,常凌峰并非是不争,他这一手是把肖桂堂给抬上去,架得越高摔得越重,你肖桂堂不是想抢功吗?就干脆把所有事情都让给你。在体制中想不出事,最好的选择是不做事,你只要做事,就无法保证不出毛病,就会有把柄让人抓住。常凌峰是个很有内涵的人,有些话他并不说出来,可是他的意图很明显,这次要把肖桂堂这个自私贪婪的家伙给清出去。

    张扬从常凌峰的身上学到了一些东西,有些时候不一定要用强硬手段来解决问题,适当的让步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你想钓鱼,就必须要付出鱼饵,给对手点甜头未必是什么坏事。更何况张扬最近没有太多精力去顾及招商办的事情,对他来说当前最重要的事就是秦欢的手术。

    于子良已经拿出了最佳的手术方案,在手术水平和技巧上。不存在任何的问题,现在的关键就在于,张扬能否像他所说的那样,减缓秦欢的血循速度,让秦欢进入所谓的龟息状态。

    虽然见识过张扬神乎其技的水准,于子良还不敢抱有太大的期望,就算手术成功,可是术后创面的恢复,瘢痕造成的后遗症,这一系列的问题都会接踵而来,他无法预知手术的最终结果,现在所想的就是,顺顺利利让秦欢走出手术室。

    秦欢的手术日终于到来,于子良是主刀医生,他邀请左拥军做自己的第一助手,第二助手是他的妻子周秀丽,麻醉师也是他多年的搭档,可以说目前的手术小组是江城,乃至整个国内最优秀的团队。

    张扬在术前和麻醉师进行了一番交流,在麻醉师和手术护士的眼里,张扬是个异类,他们实在不明白,于子良请张扬过来干什么的?难道这个江城招商办副主任对脑科手术也感兴趣?

    并不影响手术的进程,在秦欢进入全麻状态之后,他拿出了针盒,抽出七根金针,依次刺入秦欢的体内。

    麻醉师虽然在刚才和张扬的对话中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此刻仍然抑制不住心中的好奇,直愣愣看着张扬的举动,在他的心中,中医本应该远离手术室,在这片领域,中医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张扬低声道:“别看我,注意监护仪的情况!”

    麻醉师这才把目光落在监护以上,让他吃惊的一幕发生了,病人的心跳正在不断下降着,从908070一直到50,与此同时血压也随之下降。

    麻醉师有些惊恐的叫道:“病人心跳血压指数不断下降”

    张扬冷静道:“没事!”

    于子良和左拥军对望了一眼,他们都觉察到对方内心深处的紧张,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外科医生,可以说在他们的从医历史中,还从没有面对过这样的情况,张扬,这个甚至连执业证书都没有的家伙,堂而皇之的走入了手术室,加入了他们的手术团队,而且成为了今天手术成功与否的关键。

    监护仪上的心跳指数终于成为一条直线,麻醉师的额头上已经满是冷汗。他惊恐万分的看着于子良。

    于子良和左拥军的目光都看着张扬,现在能带给他们信心的只有张扬坚毅而镇定的表情。

    麻醉师声音颤抖道:“心跳停止了”他的话音未落,监护仪上出现了一个心跳波形。

    张扬平静道:“可以开始手术了!”

    于子良用力咬了咬嘴唇,闭上双目然后又睁开,瞬间他已经忘记了周围的一切,无影灯下,他的脑海已经进入一片空明之中,于子良轻声道:“开颅!”

    

    秦萌萌坐在手术室外,她的脸色苍白,嘴唇紧紧抿在一起,纤长的十指交织在一起。徐立华看到秦萌萌紧张的模样,不禁生出一阵怜意,握住秦萌萌的手,轻声道:“萌萌,别紧张”

    秦萌萌点点头,可随机眼圈就红了,她颤声道:“小欢小欢还不知道我是他的妈妈”

    徐立华柔声劝道:“放心,小欢不会有事,你一定可以亲口告诉他!”

    胡茵茹递给秦萌萌一瓶水:“萌萌,别紧张,喝口水,放松一些。”

    秦萌萌接过矿泉水,她此时方才意识到,如果没有徐立华和胡茵茹在她身边,恐怕她此刻已经崩溃,人在这种时候真的需要关心。

    在秦欢进入手术室的那一刻,秦萌萌就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告诉孩子真相,为什么在他走入手术室之前。没有告诉他,自己就是他的母亲?假如秦欢无法顺利离开手术室,那么自己岂不是永远没有告诉他真相的机会?

    想到这里,秦萌萌的眼泪止不住的落了下来。

    胡茵茹看出秦萌萌的不安,她对张扬充满了信任,她相信,只要张扬要去做的事情,一定可以成功。胡茵茹安慰她道:“萌萌,你放心,张扬既然答应了你,他一定会保证秦欢没事。”

    徐立华并不知道儿子出神入化的医术,她附和道:“于博士是国内最好的脑科医生,左院长是江城最有名的大夫,有了他们两人坐镇,什么病都能治好。”

    手术已经进行到最紧张的时候,于子良有条不紊的分离着肿瘤,将周围的组织小心剥离开来,尽量避免造成大的损伤。虽然秦欢已经进入了假死状态,可于子良仍旧能够感觉到他的生命力坚强而旺盛。他不知道张扬是如何做到的,可是秦欢的血流速度减缓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这让手术的风险性最大可能降低。

    左援朝望着于子良娴熟的刀法,目光中充满了羡慕和尊敬,医学的确是要有天分的。于子良无疑是他所见到的最有天分的外科医生,他纤长的手指娴熟的运用着手术刀,每一刀的运行都完美无缺,力度和角度的掌握都恰到好处,左援朝的任务就是协助止血,并在剥离后露出的新鲜创面上涂抹一种绿色的液体,这是张扬提供的独特配方,至于其中的成分,别人都不清楚。

    左援朝此时方才感觉到自己的疯狂,以他和于子良在医学界的地位,竟然为了张扬这个卫校毕业生的一句话。而去冒风险,他们的手术无可挑剔,可是张扬所做的一切呢?根本无法用目前的医学知识所解释,可左援朝曾经亲眼见证张扬救人的奇迹,他对这个年轻人的信任已经有些盲目,他相信张扬可以创造奇迹。

    于子良终于成功将肿瘤剥离下来,暗藏在肿瘤下方的动脉已经生长畸形,形成许多分支,然后重新汇集注入另外一条动脉干中。于子良将中间的分子动脉切除,然后戴上手术显微镜,将两条动脉主干重新吻合。

    张扬专注的观察着于子良的手法,可以将2mm直径的动脉完美缝合,针法有条不紊,这样的技术国内首屈一指。

    于子良结束最后一针,将血管完全吻合之后,暗自舒了一口气,他此时方才顾得上看了张扬一眼,如果不是张扬让秦欢进入了休眠状态,他是无法随心所欲的将血管缝合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手术室外,秦萌萌已经无法承受这样巨大的压力,她的身体弯曲下去,面孔埋在双臂之间,如果可以,她宁愿替儿子承受这样的痛苦和磨难,秦萌萌心中默默祈祷,如果儿子可以平安无事,她愿意放下心中所有的仇恨。

    徐立华和胡茵茹也紧张了起来,已经整整三个小时了,手术仍然在进行中,信心在事件中一点点消失。她们担心的看着秦萌萌,虽然看不到她的面孔,但是她们能够确信,此时秦萌萌一定泪流满面。

    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了,胡茵茹率先站了起来,没过多久,她看到张扬一脸疲惫的走了出来。虽然疲惫,可是他的表情充满了欣慰。

    徐立华冲了上去:“三儿,小欢他怎么样?”

    张扬微笑道:“我想他很快就会好起来!”他的目光落在秦萌萌身上,发现秦萌萌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张扬慢慢走了过去,来到秦萌萌面前,轻声道:“嗨!小欢没事!”

    秦萌萌没有任何反应。

    张扬的声音大了一点:“小欢没事!手术很成功!”

    秦萌萌抬起头,一张俏脸之上满是泪水,她想要站起来,却双膝一软一头向地上栽了下去,张扬眼疾手快,一把就将秦萌萌的身躯抱住,发现秦萌萌的手足冰冷,她的娇躯不断颤抖着,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听到秦萌萌的哭声:“谢谢谢谢”

    秦欢被从手术室推出来之后,进了重症监护室内,为了避免术后感染并发症,即便是秦萌萌也不能入内,隔着玻璃窗,望着病房内秦欢苍白的小脸,秦萌萌不停地哭,胡茵茹挽住她的手臂,提醒她去看床头监护仪上的指数,呼吸、心跳、血压全部显示正常。

    于子良在为秦欢全面检查之后,离开了重症监护室,等候在外面的张扬迎了上去:“于博士,小欢的情况怎么样?”

    于子良笑道:“手术很成功,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孩子应该会在48小时内苏醒,至于恢复的情况,我现在还不好说,不过我们术中已经最大可能避免了创伤的形成,对大脑组织的损伤很小,如果创面恢复理想,应该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秦萌萌含泪来到于子良面前:“于博士,小欢真的没事?”

    于子良哈哈笑道:“手术很完美,这是我从医以来,做得最神奇的手术,做得最不可思议的手术!”别人自然无法领会到于子良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可左拥军知道,张扬心中也明白。

    他们三人一起来到于子良办公室之后,于子良的第一句话就是:“张扬,你是怎样做到的?”

    到了这种时候,张大官人又开始装傻充愣了:“什么怎么做到的?这件事好像跟我关系不大,从麻醉到开刀都跟我没有关系,我只是个旁观者!”

    左拥军很激动的握住张扬的手臂道:“张扬,如果你可以将这手针灸休眠的技术发扬光大,会让医学跃升一个大大的台阶。”

    张扬苦笑道:“我说左院长,您饶了我吧,我也就是瞎猫碰个死耗子,这一手时灵时不灵,小欢的病情太重,我是被逼的没法子这才豁出去了,对别人,算了吧,左院长,你是不是想我拿你的病人做实验?”

    左拥军和于子良对望一眼,唯有苦笑,张扬的态度很明显,人家不想把这件事张扬出去。

    于子良道:“张扬,我知道你不想太多人知道,如果你这一手技术得不到发扬,实在是医学界的一大损失。”

    张扬道:“你们两个要是感兴趣,我可以把这门技术写给你们,不过就算你们了解了全部也没用。”张大官人并没有夸张,想要用针灸之术让病人进入龟息状态,不仅仅要认准确,还必须要有相当的内功根基,就左拥军和于子良现在的年纪,修炼已经来不及了。

    于子良叹了口气道:“算了,既然你有难处,我们也不勉强你,只要秦欢平安就好!”

    

    酒后码了四千字,疏漏之处在所难免,希望大家多多体谅,不过俺坚持更新了!还是要表扬一下自己!

上一篇:第三百一十章 唇枪舌剑(下) 下一篇:第三百一十一章 抢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