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零九章唇枪舌剑(上)

    苏小红对此是最有感触的一个。她站在新帝豪大门前,看着张扬的那辆吉普车驶入停车场,笑盈盈走了过去。

    杜天野率先从车上下来,他向苏小红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话,举步向酒店内走去。看到杜天野,苏小红一颗心没来由加速跳动了起来,她暗自提醒自己一定要冷静,微笑着走向张扬道:“张主任,你要是再不回来,我都以为你失踪了。”

    张扬哈哈笑道:“红姐,还好有你惦记我,我以为这江城没人欢迎我回来呢。”

    两人并肩走入新帝豪,张扬望着前面的杜天野,低声笑道:“官当得越大,人心就越累,我们杜书记走到哪儿都害怕被人认出来,连点自由都没有了。”

    苏小红道:“仕途这条路往往是越走越孤单,其实很多事都是如此,我们的世界就是一个大大的金字塔,真正能够站在塔尖上的只有那么一个。站得越高,也就越孤独。”

    张扬赞叹道:“红姐,想不到你还是个哲学家!”

    苏小红笑道:“哲学家我可谈不上,我是在实际生活中总结出的经验。”

    两人边走边谈,来到大厅,看到杜天野在前面和乔梦媛说话,张扬低声笑道:“看来前往塔尖的路上熟人很多嘛!”

    苏小红也笑了起来。

    乔梦媛看到张扬,微笑着向他迎了过来:“张主任,你病好了?”

    张扬苦笑道:“见面就是这话,你让我怎么回答你?”

    乔梦媛笑道:“很高兴看到你重新出现在江城!”

    张大官人道:“我也不是什么大病!”他想起了一件事,转向杜天野道:“杜书记,乔总可以给我作证!”

    乔梦媛有些诧异道:“我给你做什么证?”

    张扬笑道:“现在江城到处都说我在欧洲不检点,所以染上了那啥病,我在中海医院住院的时候,你去看过我,我病情你知道啊,你跟我们杜书记说说,我到底是啥病?”

    乔梦媛俏脸一红,暗骂这厮脸皮厚的无敌,当真是什么话都能说出来,可她是何等人物,脑筋一转已经猜到,张扬可能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他该不是怀疑这些流言是从自己这里传出去的吧,心中又是气恼又是委屈,回头找机会一定要跟他好好解释一下,她还专门交代过时维。来江城之后一定要对张扬的事情只字不提,这些谣言绝对和她们姐妹俩无关。乔梦媛淡然笑道:“清者自清,以张主任的做派,根本不需要别人替你证明。”

    连杜天野也暗暗佩服,这乔梦媛果然系出名门,说出的话真是水准非凡,对付张扬这种无赖性格还真的用这种手段,你越是搭理他,他越是蹬鼻子上脸。

    乔梦媛将他们送入国宾一号,她微笑道:“你们坐,等会儿我过来敬酒。”

    公安局局长荣鹏飞、江城制药厂业务厂长常海天都提前到了,两人看到杜天野进来全都起身相迎。

    杜天野和常海天是第一次相见,不过他和岚山市长常颂见过几次,经张扬介绍之后,彼此顿时熟悉起来,苏小红让人将她带来的那坛酒打开,酒香四溢,连荣鹏飞这种不怎么好酒的人也不禁食指大动,他赞道:“好香的酒!”

    杜天野笑道:“这可是苏老板珍藏的美酒,今天我们都沾了张扬的光,要好好谢他才是!”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和苏小红相遇。心中突突跳了两下,从苏小红的目光中他敏锐的觉察到,苏小红这坛酒十有是为他所准备的。

    苏小红举杯道:“今晚是张主任的接风洗尘宴,欢迎他荣归故里,重返江城,咱们一同干了这杯!”

    “好!”杜天野率先响应。

    张扬作感激涕零状:“我啥也不说了,都搁酒里了!”他率先干了那杯酒,又道:“荣归是谈不上了,只要领导不批评,我就朝天磕头了!”

    身为市委常委,荣鹏飞当然知道张扬现在的处境,不禁笑道:“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是金子在哪儿都会发光。”

    张扬笑道:“这哪跟哪?”

    苏小红道:“我可不是体制中人,给你接风是因为咱们是朋友,无论你犯错误也罢,没犯错误也罢,在我们眼里,你都是荣归故里,我们都欢迎你回来!“

    常海天赞道:“苏总说得好!”

    杜天野道:“张扬啊,你不要搞得跟个怨妇似的,人的一生中,谁会不受点委屈?别人说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样去做?”

    荣鹏飞笑道:“有了杜书记的这句话,你还委屈什么?杜书记对你的肯定就是咱们江城所有上级领导对你的肯定,就是党对你的肯定。”

    张扬道:“我怎么听着跟追认烈士似的?”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常海天道:“大吉大利,咱们喝酒,不聊这个!”

    

    乔梦媛过来敬酒的时候并不是一个人,许嘉勇也陪着她过来了,当晚许嘉勇在这里宴请汇通的客户。

    敬酒也是要分级别的。张扬排在荣鹏飞之后,许嘉勇很热情的跟他碰了碰酒杯道:“张主任,听说你病了,我一直都想去看你,可惜工作太忙,实在抽不开身。”

    张扬道:“不必客气,乔小姐替你探望过我了,你的心意我领了!”

    许嘉勇笑得很开心,可内心中却有些不舒服,这厮显然是故意在自己面前提这件事。两人同干了这杯酒,许嘉勇道:“看到张主任风采更胜往昔,作为朋友,真是替你高兴!回来就好,外面传的那些风言风语太多,我都听不下去了。”这厮言语之中充满了讽刺,分明是想朝张扬伤口里撒盐。当着这么多人提起这件事,许嘉勇有些存心故意,他就是看着张扬洋洋得意的样子不爽,就是要让他难堪。

    张扬心说你巴不得我病死才好,这种话是不能当面说出来的,他笑道:“其实我没啥病,就是一尿路感染,乔小姐可以帮我证明!是吧?”这句话就有些太不厚道了。他说得虽然是实话,可当着许嘉勇和乔梦媛的面说出来,根本是故意给人家难堪。

    乔梦媛一张俏脸涨的通红,恨不能冲上去给他脸上一拳。她也听出张扬和许嘉勇之间的硝烟味道,可你们两人斗归斗,把我扯进来干什么?张扬啊张扬,你可真够卑鄙的。

    许嘉勇虽然还在笑,可谁都看出他的笑容无比生硬,这也难怪,听到这番话,搁谁都会不爽。

    苏小红看出气氛不对。慌忙打圆场道:“行了,就你那下三路的事儿别到处找证明人了,我们都帮你证明,你是尿路感染,不是那种病!”

    杜天野和荣鹏飞都笑了起来,笑声冲淡了尴尬的气氛。

    许嘉勇也跟着笑了两声,不过心情明显大受影响,连继续敬酒的念头都打消了,微笑道:“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杜书记、荣局长,你们继续!”他说完就离开了国宾一号,乔梦媛也随之离开。

    杜天野望着张扬,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就你这素质,把我们江城干部的脸都丢完了!”

    张扬嘿嘿一笑,自己端着酒杯干了一杯,若无其事道:“这酒真是不错!”

    常海天道:“我看许嘉勇的素质也不怎么样!”他也是爱面子的人物,许嘉勇敬酒敬到张扬就结束,把他和苏小红给漏了,分明是看不起他们,常海天的父亲常颂是岚山市市长,人家也是干部子弟,你许嘉勇厉害什么?

    许嘉勇倒不是看不起常海天,刚才张扬实在太过分了,你他尿路感染让我女朋友给你证明?什么东西!许嘉勇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就算涵养再好此时也有些按捺不住了,出了包间房门,一张脸就阴沉了下去。

    乔梦媛跟着他出来,从他神情的变化中已经看出,他被张扬激怒了,小声道:“嘉勇,他就那样,说话口无遮拦的,其实”

    许嘉勇猛然转过头来,一双怒目盯住乔梦媛道:“其实什么?”

    乔梦媛没有说话。

    许嘉勇冷笑道:“他这么过分,你居然还维护他?我就搞不懂了,你和他很熟吗?用得着去探望他?还要帮他证明?”人在嫉妒的时候说话总是欠缺考虑。

    乔梦媛道:“嘉勇,就算是普通朋友探望一下也无可非议!”

    许嘉勇怒道:“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面子。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尊严?”

    乔梦媛咬了咬嘴唇:“我现在不想跟你谈论这个问题!”

    许嘉勇恨恨点了点头道:“好!”他说完就向房间走去,看都不向乔梦媛看上一眼。

    

    张扬刚才的举动根本就是故意所为,他对许嘉勇从来都没有什么好印象,他不主动招惹许嘉勇就算好的了,许嘉勇居然主动找他的毛病,张扬岂能饶他。

    在场的人无一不是精明过人,谁都看出张扬利用乔梦媛狠狠的刺激了许嘉勇一把,幸亏苏小红及时出面,让当时的情况没有陷入僵局。

    杜天野端起酒杯道:“张扬啊张扬,你别满世界找证明人了,尿路感染这件事大家都知道了,不就是一普通的小病嘛,至于跟立战功似的到处宣扬,生怕别人不知道啊!”

    张扬笑道:“您不是让我把事情说清楚,别让人家误会,所以我不但要拿出物证还要找到人证,要是你们领导还不放心,我就去江城日报上登一声明,我张扬得的是尿路感染,绝对不是性病!”

    常海天受不了了,一传头,刚喝到嘴里的酒喷出来了,他一边咳嗽一边笑道:“对不起,对不起,张扬,我求你了,少说一句行不”

    杜天野也是一脸笑容,骂道:“混小子!”回想起刚才张扬和许嘉勇唇枪舌剑的一幕倒也有趣,他不由得想起已经死去的许常德,难道许嘉勇也清楚这件事的内幕?如果他知道当初张扬在其中起到的作用,那么这段仇隙很难化解。

    苏小红道:“咱能别提这些煞风景的事情吗?张主任,今天是我给你接风,来!必须要喝个一醉方休!不醉无归!”

    张扬正要响应,他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是秦欢打来的,秦欢道:“爸爸,你怎么还不回来?”

    张大官人一脸慈祥,父爱爆棚状:“小欢,爸在外面谈工作,等忙完就回去。”

    “爸爸撒谎,干妈说你在喝酒!奶奶说撒谎不是好孩子!”

    张扬尴尬的笑了笑:“那啥好儿子,爸一会儿就回去,你放心!”

    秦欢叮嘱了他几句这才放下电话。

    张大官人挂上电话,发现所有人都目光怪异的看着他,仿佛不认识他似的。张扬笑道:“看什么?我脸上有东西?”

    常海天感叹道:“我看到了崇高的父爱!”

    杜天野道:“我是不是听错了?”

    苏小红道:“我都有些感动了!”

    荣鹏飞道:“我真有点怀疑了,你是不是在外面偷生了一个儿子啊?”

    张扬看了看这个又看了看那个:“我说杜书记,你可亲眼看到了,谣言往往就是这么炼成的!”

    

    二连更,请继续订阅!

上一篇:第三百零九章 拍桌子(下) 下一篇:第三百一十章 唇枪舌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