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零九章拍桌子(下)

    袁成锡笑道:“有翻译嘛!”

    徐彪嘲讽道:“别人见外商都是谈经济。袁副市长和外商见面却是谈,真是佩服佩服!”

    在场常委谁都知道这是个严肃的场合,可徐彪的话也太惹人发笑了,终于有几个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一带头,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袁成锡一张老脸涨红了,他大声道:“徐部长,是人家找我谈,我都不知道是什么?”

    徐彪叹了口气道:“袁副市长不知道是什么?你出国也有几次了,难道没去过?”

    袁成锡明显怒了:“徐部长,我怎么会去那种地方?”

    徐彪道:“学习资本主义先进地方的同时,也要认清资本主义的腐朽一面,袁副市长就算去了也没什么,以你一个老党员的素质,去了也是以批判的眼光看待问题。”

    徐彪的一统歪搅胡缠把袁成锡气得够呛。

    马益民道:“成锡同志反应的事情可不是小事,现在社会上传得很广,说我们赴欧考察团成了考察观光团,说有人趁着这次机会公款吃喝,公款,还染了一身病,把咱们江城的脸面都给丢尽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公安局长荣鹏飞道:“这件事我也听说了。不过我们搞刑侦出身的,任何事都要讲究证据,对于社会上那些毫无根据的流言,我们应该一笑置之!”

    赵洋林道:“空来风未必无因,如果我们每一位领导干部都能严于律己,也就不会产生这么多的流言。”

    杜天野淡然道:“这件事我也听说了,具体的事情我也清楚,这次赴欧考察期间,考察团副团长张扬因为生病,所以提前从欧洲返回,最近他都在病假,一切手续都符合程序。”他向严新建点了点头道:“张扬提前返回是经过严副市长批准的吧。”

    严新建点了点头道:“是,这件事是我批准的。”其实张扬压根没有向他请假,可杜天野这么问,严新建当然要出来挺一下。这不仅仅是表明立场的问题,他和张扬的私交很好,也清楚张扬的背景,在他看来以赵洋林为首的这帮人显然是自取其辱,别说这些事只是流言,就算是事实又怎样?远的不说,就说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和张扬的关系谁不知道?只要杜天野想罩着张扬,这帮人跳得再欢又能怎样?

    杜天野道:“我就不明白了!我们党内总是有些同志对捕风捉影的事情那么感兴趣,整天把实事求是挂在嘴上,可说一套做一套,什么公款吃喝?什么公款?连我们自己都不注意维护这个集体的形象,别人还会在乎吗?”他一双虎目冷冷盯住赵洋林。

    赵洋林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他知道杜天野肯定会维护张扬,却没有想到赵洋林会维护他到这种地步。

    杜天野道:“张扬的问题,既然大家都这么感兴趣,那么咱们就让他说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件事很简单,欧洲的事情有严副市长和考察团这么多人证明,北京住院的事情有病历,我想这件事就不用麻烦纪委了,严副市长,你身为考察团团长,这件事就交给你,希望你在下次常委会上拿出一份让大家都满意的报告。”

    严新建点了点头。

    组织部长徐彪冷笑道:“这么多常委聚在这里原来是讨论一个副处级干部的事情!”

    杜天野道:“散会!”

    左援朝并没有公开支持张扬,可他心中对赵洋林这帮人的作为感到十分的不解,赵洋林、马益民、袁成锡这三个老家伙全都是政治上的老油条,在江城官场上混迹多年,这次抱成一团公开挑战杜天野的权威,难道是老糊涂了?可以他们的头脑来说应该不像,左援朝的政治嗅觉无疑是极其敏锐的,他察觉到其中的微妙之处。

    

    这次的会议让杜天野的心情多少受到了一些影响,回到办公室,秘书江乐已经看出了这一点。想当好秘书,首先就要学会察言观色,要懂得揣摩领导的心理,现如今平海省内,南锡市新任市长夏伯达已经成为所有秘书们的典范,人家就是善于揣摩领导心理,默默跟随顾书记多年,终于在顾书记临退之前修成正果,如今已经成为一方大员。

    江乐轻声道:“杜书记,张主任来了,在办公室等您呢!”

    杜天野哦了一声,他仍然保持着刚才的步伐,杜天野走起路来虎虎生风,这和他出身军人家庭有关,很多人第一次见到他都以为他有参军的经历,其实并非如此。

    张扬坐在沙发上等他,看到杜天野回来,他笑眯眯站起身来:“杜书记好!”

    杜天野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还知道回来?”

    张扬点了点头道:“回来两天了,因为病假不到期,我怕回来早了被人说闲话,所以窝在家里呆了两天。”

    杜天野来到大班椅上坐下,本想居高临下的看着张扬,可发现这厮仍然站在那里,在高度上比自己要有优势,杜天野皱了皱眉头道:“坐下!”

    张扬却没有回到沙发上坐下,伸手拉了张转椅,拖到杜天野的对面坐了。

    杜天野有些不满的瞪着他:“谁让你坐在这儿的?”

    张扬嬉皮笑脸道:“这不是拉近领导和下属的距离嘛!”

    杜天野向后仰靠在椅背上,眯起双目:“你怕影响?你做哪件事怕过影响?你让我怎么说你才好?你做每件事之前。能不能考虑一下后续影响?哪怕是多说一句话,多做一点解释,事情也不会闹到满城风雨的地步。”

    张扬道:“我做什么错事了?该解释的我都解释了,请假手续也齐全,别人愿意怎么说,我也管不住啊!”

    杜天野道:“你不是住院了吗?回头把出院病历复印一份送过来!”

    “您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现在江城到处都在风传你在欧洲独自行动,去了,结果染上了性病,这段时间在北京就是治病。”

    张扬道:“谁说的?我这就去抽他丫的!”

    杜天野道:“你还满横,你当自己是什么?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整一个社会无赖,哪里还像个国家干部?”

    张扬被说得有些火了,别人这么说他就算了,可杜天野这里他是提前请过假的,而且邢朝晖还专门打了招呼,张扬道:“杜书记,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算看透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杜天野啪地一声拍在桌子上,指着张扬的鼻子吼道:“什么叫欲加之罪?你自己能把欧洲的事情说清楚吗?我行我素,特立独行在别的地方可以行得通,可是在体制中就是行不通,你上班之后。好好把这段时间的事情解释清楚,反省一下自己的行为,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别人为什么会诋毁你,那还是因为你有毛病。”

    “我有什么毛病?”别人怕杜天野,张扬可不怕他。

    杜天野道:“你也不看看自己,你的感情世界是不是太丰富多彩?你跟多少人有暧昧!”人就怕话赶话,杜天野在张扬的面前原本就没有什么领导架子,一激动说话也不顾忌那么多了。

    张扬啪!地一声拍在桌子上,一怒而起:“我感情的事跟工作无关,你管不着!”

    杜天野怒道:“混小子。你敢跟我拍桌子,你忘了这是什么地方?”他啪!地拍了一下桌子,也站起身来,一双眼睛充满威势的瞪着张扬。

    两人你瞪着我,我瞪着你,直到杜天野的手机响起,张扬的目光方才软化下来:“电话!”

    杜天野狠狠瞪了他一眼,拿起了电话:“喂!”,是苏小红的电话,杜天野看了张扬一眼,向窗户的地方走了几步,这才说话。

    杜天野聊了几句,挂上电话,发现张扬已经换成了一副阳光灿烂的笑脸,杜天野余怒未消道:“笑什么笑?一脸yin贱样!”

    张扬道:“女的!”

    “跟你有什么关系?”

    “苏小红!”

    杜天野内心咯噔一下子,这小子什么耳朵,离这么老远居然能听出电话是苏小红打来的。他脸上不由得有些发热,咳嗽了一声道:“苏小红想请我吃饭,你去不去?”

    张扬道:“她请你又没请我!”其实苏小红提前就给他打过了电话,还是他提出让苏小红把杜天野给请过去的。

    杜天野道:“谁说没请你?人家今晚就是给你接风的,还专门把家里窖藏的美酒带去了。”

    张扬一直都惦记着苏小红的藏酒,笑着点了点头道:“冲在酒的份上,我跟你去!”

    杜天野骂道:“你这个混小子越来越没规矩,居然敢跟我拍桌子!”

    张扬也有些不好意思,虽然他和杜天野是无话不谈的朋友,可人家毕竟是江城市委书记,是他的领导,他刚才的举动的确有些不合适,他趁机道歉道:“对不起啊,我这两天火气有点大,那啥”道歉的话还没说完,他的手机也响了,是秦欢打来的电话。

    秦欢脆生生的声音在电话那端响起:“爸爸,晚上你回家吃饭吗?奶奶炖了母鸡汤,香着呢!”

    张扬心中一阵温暖,他笑道:“小欢,我待会回去。怎么?你们不在医院?”

    那边胡茵茹接过电话,却是秦欢做完检查之后,不想在医院呆着,于是她们带着秦欢回到了木屋别墅,今晚秦萌萌从北京过来,这边住着也方便一些。

    张扬点了点头,把晚上和杜天野一起吃饭的事情说了,胡茵茹轻声道:“早些回来,小欢这孩子特粘你!”

    张扬挂上电话,杜天野凑了过来:“我听说你认了个儿子?”

    张扬点了点头道:“说来话长,下班了,走,咱们边走边说。”

    杜天野跟秘书交代了一声,和张扬一起走了出去,两人在停车场遇到了人大主任赵洋林和政协主席马益民,赵洋林和马益民招呼了杜天野一声,看到张扬和杜天野上了吉普车,马益民不由得笑道:“看到没有,人家的友谊那是非同一般啊!”

    赵洋林没有说话。

    马益民又道:“常言道,打狗还要看主人,咱们今天是不是触到某些人的痛处了?”

    赵洋林笑了笑,低声道:“这天要变了!”

    苏小红是个很会做事的人,自从她和杜天野在酒后发生关系之后,她便一直避免和杜天野见面,今天是从那天起她第一次和杜天野同桌吃饭,如果不是张扬提议,她是不会主动给杜天野打电话的,同时还有公安局长荣鹏飞,还有江城制药厂业务厂长常海天,她知道自己的位置,也懂得为别人考虑,如果她单独和杜天野吃饭,一定会惹人闲话。

    常海天因为最近的业务关系经常出入皇家假日,和苏小红熟悉了起来,荣鹏飞和苏小红见过几次,也知道她和张扬的关系,如果苏小红单独请他未必请得动,可是有了为张扬接风做借口,他就不好拒绝了。

    宴请的地点是在新帝豪,苏小红在经营上有她的一套,她新近和乔梦媛的关系也不错,业务安排基本上都在新帝豪。

    其实新帝豪和水上人家的前身过去都属于方文南的盛世集团,短短一年之间,已经物似人非,不但酒店易主,方文南如今也锒铛入狱,甚至在狱中割脉自杀,让人不禁感叹命运弄人。

    

    月票召唤咒: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

上一篇:第三百零九章 拍桌子(上) 下一篇:第三百零九章 唇枪舌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