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零九章拍桌子(上)

    张扬也能够理解。笑道:“肖市长好!”

    肖鸣呵呵笑了一声,和张扬一起走入电梯,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肖鸣笑眯眯道:“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打个招呼?”

    张扬道:“刚到,这不就跑来跟你们几位领导报道了嘛!”

    肖鸣道:“杜书记他们几位常委都在开会,去我办公室坐会儿吧!”

    人家领导盛情相邀,张扬当然不好拒绝。跟着肖鸣来到他的办公室,肖鸣让秘书泡茶后出去。他也是刚刚来市府办公不久,办公室刚刚装修过,味道还没散尽,窗户大开着,肖鸣来到窗前深吸了几口气道:“这儿的空气质量比开发区差多了!”

    张扬笑道:“九楼空气质量最好!”

    肖鸣听出他这句话另有所指,九楼是市委书记办公的地方,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他拉开冰吧,从中取出一瓶苏打水扔了过来,张扬伸手接住,弄喝了一口。

    肖鸣道:“咱们中国人讲究风水,什么事情都图个吉利,九楼五室暗合九五之尊的意思,在体制内混得。谁不想获得提升啊,不过这楼层来说,九层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张扬好奇的看着他。

    肖鸣道:“九楼十楼都是扬灰层,是空气质量最差的地方,你问问搞建筑的就知道了。”

    张扬听到这么回事儿也不禁笑了起来。

    肖鸣也弄一瓶苏打水喝了,来到张扬身边坐下:“小老弟,我听说你在欧洲犯错误了?”

    张扬笑道:“市里怎么说?”

    肖鸣道:“杜书记说你自由散漫,在欧洲期间没有团队精神,脱离集体行动,没有很好的起到副团长的领导责任。”

    张扬道:“我罪名够重的!”

    肖鸣笑道:“只是口头上说说,又没说要处理你,不过你这病假休得可够长的,快一个月了吧,考察团都回来了,你怎么还不回来上班?”

    张扬道:“杜书记让我歇一个月,我今儿过来就是想销假的,不知道杜老板恩准不?”

    肖鸣道:“赶快上班吧,只要你健降康的走上工作岗位,许多谣言不攻自破!”

    张扬伸手去拿茶几上的水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放着自己的不拿,反而去拿肖鸣的那一瓶,肖鸣提醒他道:“你那瓶在那里!”

    张扬嘿嘿笑道:“怕我有病啊?”

    肖鸣这才明白这小子的意思,一边笑一边指着他的脑袋:“你啊!外面传的那些谣言,我才不信呢!”

    张扬道:“要是别人都像肖市长这么明白,咱们的改革开放早就成功了。”

    肖鸣就纳了闷了,你小子那点破事儿至于和改革开放联系在一起吗?

    

    随着这次人代会的结束。江城市政府领导班子已经完全确立,左援朝不负重望,当选为江城市市长,然而他心里也清楚得很,自己虽然把这个代字去掉了,可在江城只能是二号人物,年轻的市委书记杜天野才是江城的大老板。

    这次的常委会还是围绕如何深化改革进行,杜天野做了一番开场陈词之后,将发言权交给其他的常委,他的发言稿都是江乐起草的,张扬给他介绍的这个秘书还是相当不错,写得一手好文章。

    左援朝再次提起了江城的交通问题,随着三环路的通车,缓解了市区道路的交通压力,可改革的发展日新月异,接下来城区干道的改建工程就要提上日程。左援朝道:“江城历史悠久,因为过去城市在规划上存在很多不足,所以市区现存的道路已经很难适应时代发展的需要,想要提升城市的竞争力,就必须在城市面貌上做文章,在做好道路施工改造的同时。做好城市的园林绿化工作。”

    杜天野对此表示赞同:“江城市区的道路改造的确已经迫在眉睫,不过我们必须要做出合理的规划,在不影响市民正常出行的前提下对江城道路进行逐步改造。”

    左援朝点了点头道:“杜书记这一点说得对,道路的施工改造,必须要在不影响老百姓工作生活的前提下进行,有件事我必须提出批评,春阳县最近县城道路的改造搞得怨声载道,最近市办接连接到老百姓的投诉,春阳县的道路施工已经严重影响到老百姓正常的生活,前两天我专门去县城看了看,现在的春阳县城就像一个大工地。”

    杜天野前些日子也去过春阳,在这一点上和左援朝很有同感。

    有些常委已经将目光转向常务副市长李长宇,春阳县委书记朱恒是他的班底,朱恒在春阳城区干道改造的事情上弄得天怒人怨,老百姓上告事件层出不穷,根据眼前两位江城当家的态度来看,对朱恒其人都有些不满。

    如果说在人代会之前,李长宇在很多人的心中还有和左援朝一争长短的实力,在人代会之后,左援朝最终登上市长之位,所有人眼中的李长宇已经成为败军之将,事实上李长宇也表现的越发低调,这并非是韬光隐晦,而是接受现实,作为春阳的前县委书记,李长宇对春阳的情况是清楚的,朱恒这么搞,让他心底也很不爽,他明白朱恒是想出政绩。想让春阳成为江城第二个县级市。

    朱恒这样的做法等于否定了李长宇昔日的政绩,李长宇在春阳定下的基调就是围绕春水河做文章,春阳这样的小县城在保持特色的基础上进行发展,李长宇当年和葛春丽也身体力行,在春水河畔上演了一出漏点大戏,结果险些把性命也丢在那里,如果不是遇到了恰巧经过那里的张扬,李长宇恐怕要成为江城乃至整个平海体制内的一个笑柄。李长宇自从邂逅张扬之后,这两年的经历也算得上是起起伏伏,不过有一点他无可否认,没有张扬,他肯定不能安安稳稳的坐在这里。人在经历失败和挫折之后总能悟出一些道理,这就是常说的吃一堑长一智。

    李长宇很好的调整了自己的心态,他现在所想的就是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市长之争已经尘埃落定,近几年内不会有什么变动,他不去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事情,他也明白常委们看自己的原因,一是因为朱恒和自己是老同学,别人不由自主的会把他当成自己的班底,还有一个原因是别人都想看他和左援朝斗,想看热闹,李长宇心说。你们越想看热闹老子越不让你们得逞,脸上拿捏出古井不波的表情:“对于一些好大喜功的干部,我们应该及时提醒一下。”这句话一说等于公开表明,你们想怎么对付朱恒就怎么对付,跟老子没关系。

    李长宇的应对方式无疑是正确的,可在很多人眼里,李副市长已经失了锐气,没了斗志,怂了!李长宇不在意别人怎么看,谁不喜欢看热闹?老子没工夫表演给你们看。

    杜天野结束了这个议题,他向刚刚进入市委常委班子的副市长严新建道:“新建同志。借着这个机会,把欧洲考察的事情向大家汇报一下吧。”

    

    严新建微笑着点了点头,能够坐在这里召开常委会对他而言已经前进了一大步,体制之中竞争无处不在,就算是朋友之间也难免,这个常委名额在他和新任副市长肖鸣之间产生,最后他得偿所愿,进入了常委会。严新建咳嗽了一声道:“这次欧洲考察是圆满顺利的,我们先后考察了英国、法国、德国、荷兰、意大利五国,签下了五笔合同,达成了二十一个合作意向,最有意义的事,我们的工程机械厂和德国海德集团的长期合作合同已经签署下来了!”

    现场响起一片掌声,这次欧洲招商考察的成果是相当丰硕的,严新建听到这些掌声,欣慰之余也感到些许的遗憾,多好的机会,这笔政绩,张扬原本有份分享的,可惜这小子在赴欧第一站就出了事。

    严新建决定今天不提张扬的事情,可他不提,只有人说,张扬在常委之中有朋友,也有敌人,人大主任赵洋林就看他不顺眼,很不顺眼,赵洋林道:“新建同志,咱们也不能报喜不报忧啊,成绩说完了,该说说你们这次有什么不足了?”

    严新建对此早有心理准备,他微笑道:“说到不足,我们多数代表都是第一次出去,缺乏和外国商人企业家沟通的经验,不过,改革是个逐步探索的过程,我相信随着以后交流的增多,这一点我们的同志会做的越来越好。”他想用几句冠冕堂皇的话敷衍过去。

    政协主席马益民也说话了:“现在社会上都在风传赴欧考察团的一些事。影响很不好。”

    严新建知道这些人的目标指向的就是张扬,他不露声色道:“益民同志说的是什么事?”

    马益民笑了笑,目光却向袁成锡看了看。

    袁成锡明白这是让自己说话了,袁成锡道:“我新近也听说了不少的风言风语,咱们的干部是讲究实事求是的,对于那些毫无根据的流言我们是一笑置之的,可是我们必须要行得正坐得直,要以身作则,这样才能树立我们干部的正面形象,这样才能让老百姓信赖我们!”

    杜天野无比平静,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赵洋林、马益民、袁成锡之间显然有一个默契的联盟,他们将目标直指张扬。表面上看是这样,可是这江城体制之中,谁不知道张扬是他的铁杆,张扬是他杜天野的人,明明知道,他们三个还敢在常委会上公然唱反调,这有些不同寻常,究竟是谁突然给了他们底气?杜天野选择暂时沉默下去,他要观察,他要给他们三个一定的空间,看看他们究竟要将这出戏怎样唱下去?看看还会不会有人跳出来?

    赵洋林道:“在江城我们是党的干部,有老百姓监督我们,走出去,我们就代表了江城的形象,代表了平海的形象,甚至代表了国家的形象,要考虑到我们的一举一动会带给国家怎样的影响!”

    左援朝也没说话,眼前他和张扬之间的关系还算不错,可是绝比不上杜天野,杜书记不说话,他何必跳出来当排头兵?

    李长宇暗自好笑,赵洋林真是老糊涂了,他将目标指向张扬,这不是自取其辱吗?人老了,为什么总是搞不清自己的位置,你老老实实的做你的人大主任,何必去挑战杜天野的权威?

    常委中和张扬关系好的人不在少数,可大家统一选择了沉默,最近关于张扬的风言风语很多,但是一直都没有什么明确的说法,赵洋林几个公然把这件事捅出来,表面上看针对张扬,可实际上却是剑指杜天野,不是他们不愿替张扬说话,而是没有必要,以杜天野的性情,肯定会反击的,而且这反击不会等待太久。

    今天的确有些奇怪,袁成锡这个一向都不喜欢发言的人又说话了:“前两天我招待英国外商的时候,人家就提起这件事,说我们江城考察团的某位领导,在英考察期间去了!”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了一下,然后做出愤慨的表情道:“还染上了性病!”

    常委中第一个跳出来的人是组织部长徐彪,谁都看出今天这三个老家伙在联手唱戏,他们的目标直指张扬,就算别人不说话,他徐彪不能不说,张扬对他徐彪有恩,如果不是张扬,他徐彪可能会气死在东江,他女儿徐雅蓓的公道就无人帮着讨回,徐彪道:“袁副市长英文不错,已经能够和外商直接交流了!”

    

    二连更,还有一章!

上一篇:第三百零八章 古方(下) 下一篇:第三百零九章 拍桌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