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零六章将门虎子(上)

    张扬和郭瑞阳只喝了半瓶茅台。四名女生坐下后,查薇拿起茅台酒看了看,禁不住道:“嗬!真够奢侈的,吃爆肚喝茅台,还是三十年窖藏的,看不出你年纪轻轻的还挺!”

    张扬笑道:“谁没有三五个朋友,喝茅台就叫了?我就不信,你爸没喝过茅台?”

    查薇瞪了他一眼道:“怎么说话呢?你能和我爸比?”

    张扬笑眯眯道:“我比他年轻,把我们放在一起比,对查部长不公平!”

    查薇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说不过你,吃人家的嘴软,得,今晚不跟你争!”

    江光亚在二十分钟后赶到了地方,他的宝马车开不进来,放在了巷子外头的大街上,夹了一个金利来的手包过来,虽然是晚上,也没有穿便装,一身西服笔挺。江光亚很注意形象,到哪儿都吸引别人的眼球,看到张扬。他颇感诧异,实在想不通查薇怎么会和张扬混到了一块儿?

    张扬乐呵呵向他招手道:“光亚,来这儿坐!”

    江光亚来到张扬身边坐下,他笑道:“吃饭也不提前叫我一声。”

    查薇道:“碰巧遇上的,张主任请客,机会挺难得的,所以我赶紧把你叫过来,过了这村可没这店!”

    张扬听出查薇句句带刺儿,不禁抗议道:“什么叫过了这村没这店?我这么小气吗?”

    查薇道:“不小气,吃个地摊都要喝三十年茅台的主儿,再小气也小气不到哪里去。”几个人都被张扬和查薇的一问一答逗笑了。

    江光亚有点儿洁癖,打心底对这种不上档次的小吃摊是排斥的,可同学叫他过来,他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从坐下就没动筷子。

    查薇和其他几名女同学倒是放得很开,她们都和张扬喝起了白酒,有点车轮战的意思,张大官人来者不拒,心说就凭你们四个小丫头还指望把我给灌多了?

    江光亚一看就知道是那种接受良好教育的乖孩子,他始终微笑着观看,不过他也佩服张扬的酒量,一斤半茅台得有一斤进了张扬的肚子,可这厮仍然一点酒意都没有。

    查薇向江光亚招了招手道:“光亚,帮忙买瓶酒去!”她和江光亚虽然是同年人,可举止做派却像极了江光亚的大姐姐,这也是他们之间虽然青梅竹马,却始终无法擦出火花的真正原因。

    江光亚看了看酒瓶。都这么晚了让他上哪儿去买三十年茅台啊?

    张扬道:“用不着这么麻烦,咱们喝二锅头吧!”

    几名女声都看着张扬,从三十年茅台改成二锅头,这变化也忒大了一些,查薇倒是不挑剔,笑道:“成,二锅头就二锅头,我们四个还喝不过你?”

    张大官人笑眯眯道:“存心灌我酒是不是?咱可不带这样的,明儿我还得早起回江城呢!”

    查薇道:“你要走了?”

    江光亚也抬起头来,听说张扬要走他也是暗自庆幸,至少短期内顾养养见不到他了。

    查薇道:“既然要走,那更得多喝几杯了,不是说劝君更饮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吗?”

    张扬笑道:“说得跟发配似的,我是回江城,是往南,不是往西,查薇,你挺漂亮一姑娘,怎么是一路痴啊?”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查薇想吃羊肉串。让江光亚去买,江光亚十分听话,隔壁不远的地方就是新疆烧烤摊,他起身去买。望着他的背影,张扬不禁笑道:“他对你不错啊,这么好的小伙子可别错过了!”

    查薇瞪了张扬一眼:“你这人挺喜欢胡说八道的,别抹黑我们纯洁的同学感情。”她话锋一转:“我还想托你一件事呢,光亚喜欢顾养养,你能不能帮忙撮合撮合?”

    张扬抿了口酒道:“提亲说媒的事儿你别找我,这方面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查薇听他说得有趣,仔细一想的确也是这么回事儿,不由得笑了起来。

    

    此时新疆烧烤摊那边传来喧闹之声,他们举目望去,看到江光亚被几名维族人围在中心,他抓着一个新疆小孩的手腕,气愤的说着什么。

    查薇第一个站起身走了过去,张扬虽然跟他们交情一般,可既然遇到了事情也不能甩手走开。来到旁边一问才知道,江光亚买羊肉串的功夫,钱包让人给掏了,当时他身边只有这个新疆小孩挤来挤去,江光亚认定是这个新疆小孩偷得,江光亚不想把事情闹大,抓住那小孩子只想他把钱包交出来就算,谁想到一下捅了马蜂窝,围上来十多名维族人,他们一个个凶神恶煞的瞪着江光亚,恨不能要将他吃了。

    江光亚看到这种场面也有些胆寒,他毕竟是学生。虽然拥有实力雄厚的背景,可这里毕竟是老北京的一条小巷,这帮维族人明显是个团伙,其中一个矮胖的维族人手中拿着一根挂羊肉的铁钩,恶狠狠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儿子偷东西了?信不信我捅死你!”

    江光亚咬了咬嘴唇,查薇这时候走了过来,谈起胆色,查薇这个女孩儿比起江光亚要壮许多,她掏出手机道:“是不是你们偷得,我们没证据,咱们报警!”

    “报警就报警,谁怕啊!”

    一名身材高大的维族人忽然冲上来,一把就将查薇的手机给抢了过去,他操着半生不熟的汉语道:“别围在这里,耽误我的生意!”

    张扬在江城的时候就见过不少的新疆小偷,一打眼就看出这帮维族人不对,张扬也不想多事,这种事情十分的棘手,处理不好就上升到民族矛盾的层次上,更何况江光亚、查薇他们都是有家庭背景的人,犯不着和这帮维族人一般见识。

    张扬的目光仔细观察着周围,看到一名维族人正趁着混乱向远处走去,张扬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猛地一巴掌拍在他肩头:“朋友,别急着走啊!”

    那维族人吓了一跳,从衣服里掉出了一个黑色的钱包,正是江光亚的。

    张扬拾起钱包,笑道:“真巧啊,光亚,你钱包掉在地上了!”张扬向那名维族人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他不想生事,对方如果聪明,老老实实散开,这件事就算结束。可事情并不像张扬想象中那样如意。他拿起钱包,顿时捅了马蜂窝,一帮维族人全都围了上来,那名矮胖的维族人显然是带头的,他气势汹汹道:“现在钱包找到了,竟然诬陷我们!”

    张大官人被激怒了,冷笑道:“给脸不要脸是不是?”

    就在战斗一触即发的时候,听到一个威严的声音道:“阿布拉,你们干什么?信不信我把你们全都铐回去?”

    那名矮胖维族人转过脸去,马上脸上堆满了笑容:“梁局长,是您啊!没事儿,就是闹了点误会!”他使了个眼色,一帮维族人迅速散了。

    张扬也认识来的这位,是这一带辖区分局副局长梁联合,过去张扬还和他打过交道,此人是八卦门的,也是乔鹏飞的师兄,上次因为替乔鹏飞强出头,去春阳驻京办找张扬的晦气,结果被张扬弄得颜面尽失。

    梁联合从一名维族人的手中要回查薇的手机,来到她面前讲手机交给她。然后才走向张扬,笑道:“张主任,咱们又见面了!”

    张扬呵呵笑道:“梁局长,得亏您来了,不然今晚要闹出点民族矛盾了!”他留意到梁联合穿着便装,看来是凑巧出现。

    梁联合也是跟朋友在附近吃饭的,他向张扬道:“点点有没有少东西?”

    张扬把钱包交给江光亚,江光亚清点了一下,里面分文不少。他和查薇几个先回桌旁坐了。

    梁联合继续和张扬站着说了两句,他笑道:“这一带新疆人挺多,这个烧烤摊就是一个窝点,这帮维族人养着一帮新疆小孩儿,时常行窃,我让人盯他们一阵子了,不过他们很狡猾,中间抓过几次现形,关了几个。可他们依然固我,打着卖烧烤的名义继续在这里混,看来还得重锤敲几下了。”

    张扬道:“你要是晚来一步,我就出手了!”

    梁联合对他的武功还是有所了解的,他叹了口气道:“出手解决不了问题,打汉人好解决,可你打了少数民族,性质就不一样了,不好处理,真的不好处理。”

    张扬点了点头,刚刚他之所以一直忍着,就是害怕麻烦。

    梁联合道:“这条小街鱼龙混杂,你们吃饭的时候还是多小心一些。”他说完向张扬告辞离去。

    张扬很客气的送了他两步,过去他们之间虽然发生过不快,不过那都是因为乔鹏飞的缘故,今晚梁联合为他解围还是让张扬很领情的。

    查薇拿回手机后,总觉着上面沾着一股羊肉的膻气,用餐巾纸擦了一会儿,方才放在手袋内。

    经过了刚才的不快,几个人的情绪都受到了影响,江光亚看到时间不早了,提议送查薇几个回去。

    张扬和他们分手之后,也没有回香国大酒店,当晚就留在了平海驻京办,郭瑞阳让人给他留了一间豪标。

    

    张扬这一夜睡得很沉,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九点多钟才起,他起床第一件事就给秦萌萌打了个电话,事先说好了今天秦萌萌带着秦欢和他一起返回江城。

    打了三遍电话方才接通,秦萌萌的声音显得有些疲惫:“张扬,你好!”

    张扬道:“我很好,秦萌萌,我儿子好吗?”。

    秦萌萌道:“张扬,我今天不能去江城了!”

    张扬闻言一愣,大声道:“为什么?你不知道小欢的病情已经不能耽搁了吗?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对小欢,你难道一点都不紧张吗?“

    秦萌萌道:“上面突然来了任务,我最近不能走,所以我打算让你带秦欢先去江城。”

    张扬这才松了口气,他刚才因为关心秦欢心切,没听秦萌萌解释就埋怨起来,现在搞清楚事情真正原因之后,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了啊!”

    秦萌萌道:“没什么,你也是关心秦欢,你在哪里?晚上五点我把小欢给你送过去!”

    张扬看了看时间道:“六点半的火车,成,来得及,你五点直接把小欢送到春阳驻京办,我在那儿等你们!”张扬又将春阳驻京办的具体地址说给秦萌萌听了,然后才挂上电话。

    这次之所以选择坐火车回江城,都是因为秦欢的一句话,他说这辈子还没坐过火车呢,张扬离开平海驻京办之后去香国大酒店拿了东西,然后就来到春阳驻京办,耐心等待秦萌萌母子的到来。

    下午五点钟的时候,秦萌萌准时前来,她还是一身军装,秦欢看到张扬欢快的飞奔过来,脆生生叫着爸爸,引得驻京办一帮工作人员都向这边看来。

    于小冬充满好奇的望着张扬,虽然张扬跟她说过认了个干儿子,可这会儿也不禁有些猜疑,这秦欢该不会真的是他儿子吧?可算算秦欢的岁数,张扬如果是他亲爸,除非十六七岁就开始播种,在别人不可能,可在张扬的身上可能性还是很大的,更何况秦萌萌一身戎装,英姿飒爽,柔媚之中带着一股寻常女性没有的英武之气,这样的美女,以张大官人的性情,很难说不动心。

    

    先更一章,码字进行中,这两天身体不适,都是喝多惹的祸

上一篇:第三百零五章 天下为公(下) 下一篇:第三百零七章 恩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