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零三张风险(下)

    秦欢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病情很重。反而因为自己生采以让阿姨陪在身边,可以让这么多人关注他而高兴,晚上他吃得很多,情绪也很好,平时寡言少语的小家伙,今天显得格外兴奋,不时和张扬说这话。

    张扬也趁机检查了他的脉门,秦欢的体制孱弱,联想起今天于子良的那番话,张扬对秦欢的手术前景也不看好,可这种病症,西医切除显然是最为直截了当的手段,他开始考虑一个稳妥的治疗方法,

    对这种脑部的实质性占位,张扬目前并没有太好的方法,于子良最为担心的是出血和术后并发症,假如自己可以帮他解决这两个问题,秦欢的手术风险就会降低许多。

    秦萌萌却几乎没有吃什么东西,望着儿子兴高采烈的样子,她又是自责又是难过,一点吃饭的心情都没有。

    张扬劝道:“你多少吃一点东西。假如你也病了,谁来照顾小欢?”

    秦萌萌点了点头,张扬给她叫了碗面,秦萌萌勉强吃了一些。

    秦欢的注意力被前方的一小片儿童活动区所吸引,张扬看出他想要去玩,鼓励道:“去吧,注意安全!”

    秦欢看了看秦萌萌,显然是想征求她的意见。秦萌萌点了点头道:“小欢,自己小心点!”儿童活动区没什么危险的东西,无非是木马滑梯之类,全都在她的视线之内。

    秦欢这才笑着去了,规规矩矩的在外面脱了鞋子走进去。

    张扬笑道:“他很开心!”

    秦萌萌点了点头道:“谢谢你!”

    张扬不禁笑道:“你说了很多遍了!”两人没说几句话,秦萌萌忽然脸色变了,她站起身向儿童活动区跑去。她虽然在和张扬说话,目光却没有一刻离开过秦欢,看到秦欢被一个高壮的胖小子一下从木马上推了下去,秦欢重重摔倒在地上,裹着纱布的头磕碰在地面上。

    秦萌萌第一时间冲到儿子身边,扶起他关切道:“小欢,有没有摔痛?”

    秦欢摇了摇头,委屈的看着那个欺负他的胖小子。秦萌萌心疼儿子,忍不住埋怨了一句:“小朋友,要懂得友好,不可以这样!”她也没说什么?

    可那胖小子哇得一声大哭起来,这下麻烦了,他跟着一家人过来吃饭,他爸爸、叔叔、爷爷、奶奶。六七个人同时围了上来,一个个气势汹汹的过来兴师问罪,他爸爸也是身高体壮,一看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指着秦萌萌的鼻子就骂道:“臭娘们,你他欺负我儿子,信不信我抽你!”这厮是个蛮不讲理的人物,挥起手掌就向秦萌萌打去。

    张扬早就窝了一肚子的火,小孩子的争执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谁想到这家人居然这么不通情理,他一把就抓住那大汉的手腕,冷冷道:“朋友,有话说话,跟女人动手算什么本事?”

    那大汉冷笑道:“成,我他不跟女人动手,子债父偿,俩小子闹了矛盾,咱们当爹的解决,走,咱们出去单挑!”他把张扬当成秦欢的父亲了。

    张扬点了点头:“成,咱们出去解决。别在这儿把孩子吓着!”

    秦萌萌想要阻止,张扬却向她笑了笑,意思是你不用管,这件事包在我的身上。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门去,小胖子也跟他爹一样蛮横惯了,指着秦欢的鼻子道:“你等着,我爸非得把你爸给狠揍一顿!”秦欢一脸愤怒,寸步不让道:“谁揍谁还不知道呢!”这孩子表面柔弱骨子里却是倔强。

    

    张扬是一个人出去的,可人家来了很多人,弟兄四个将张扬围拢在中心,张扬轻蔑的看了他们一眼:“想一起上?好啊,省得麻烦!”

    那胖大汉不屑道:“对付你这样的还用这么多人?我捏死你这孙子!”

    “孙子,你说谁呢?”

    胖大汉的怒火顿时被张扬撩起,他狠狠一拳朝着张扬的面门而去,从他出拳的动作来看,这厮应该是练过的,张扬手臂一格,顺势旋转,已经将胖大汉的手臂夹住,向上一提,胖大汉顿时陷入他的掌握之中,手臂被张扬拧得剧痛,惨叫一声,额头上已经是汗如雨下。

    他的三个兄弟看到势头不妙,一起围了上来,张扬冷哼一声:“都给我滚一边去,我今儿带孩子出来,不想伤人!”张扬看到饭店内有不少人出来看热闹,秦欢也跑了出来。张大官人不想在这些孩子的面前上演暴力。轻轻一推放开了那名胖大汉,低声道:“何必呢?动手动脚的给孩子留下什么印象?”他只是想给这胖大汉一点苦头,让他知难而退。

    张扬微笑着向秦欢走去,忽然看到秦欢的脸色变了,他关切的尖叫道:“小心!”

    张扬头也不回,一拳击向身后,将胖大汉手中的红砖击得粉碎,然后又是一拳,朝着胖大汉的鼻梁而去,所有人几乎都预见到胖大汉被打的满脸开花的嘲,可张扬的拳头在距离那胖大汉还有半寸左右硬生生停住,拳风将红砖的碎屑激扬而起,雨点般打在胖大汉的脸上,这厮脸上火辣辣的,眼睛里也迷入了许多红砖粉末,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张扬这一拳凝而不发,淡然道:“看在有小孩子的份上,今天放你一马!”

    打人对张大官人而言并非难事,就算将胖大汉兄弟几个全部放倒也花费不了多少力气,可他这一连串的出手,既展示了自己的实力,又没有在孩子面前留下太暴力的印象,这就十分难得了。

    秦萌萌因此而对张扬的印象大为改观。她发现张扬考虑的很周全,做事很有分寸,很有涵养。

    秦欢骄傲的向小胖子看了一眼,小胖子灰溜溜的,目光居然不敢和秦欢对视了,小声道:“你爸真厉害!”

    秦欢幼小的心灵中第一次涌现出难言的骄傲和幸福,他充满自豪道:“那当然!我爸厉害着呢!”

    秦萌萌在一旁听得真切,心中一颤,她无法形容此刻的内疚和痛心,孩子这么大还从没有感受过一刻的父爱。

    张扬来到秦欢身边,一把抱起他。让他坐在自己的肩头,秦欢发出一声欢快的笑声,他附在张扬的耳边小声道:“叔叔,你要是我爸爸该有多好!”

    秦萌萌斥道:“小欢,不可以胡说!”

    张扬笑道:“如果你愿意,我就做你爸爸!”

    秦欢一双乌黑的双眸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惊喜道:“真的?”

    秦萌萌俏脸上充满惊奇,张扬这个人行事实在太出乎别人的意料,他怎么可以这样?

    秦欢这次居然没有征求她的同意,搂住张扬的脖子亲切叫道:“爸爸!”

    秦萌萌想要阻止,可看到秦欢幸福的样子,话到唇边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了。

    张扬毫不犹豫的答应着,他倒不是想占秦萌萌的便宜,可不知怎么,他自从第一眼见到秦欢,就觉着这孩子跟自己有缘,了解到秦欢的处境,他越发感到这孩子可怜,无可抑制的生出同情心,张大官人轻易不感动,这一感动,同情心就有些泛滥,宛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

    张扬做事率性而为,他决定的事情,就不会再犹豫,在他看来或许秦萌萌有苦衷,可任何苦衷都不可以成为这样对待孩子的理由,如果秦萌萌真的是秦欢的母亲,那么她就应该勇敢的承认,让孩子知道这世上他还有亲人。张大官人暗暗道:“你不承认是孩子的妈妈,老子承认,我就认他当儿子又怎么着?”

    秦欢听到张扬答应,搂住他的脖子更紧,叫道:“爸爸!爸爸!爸爸”张扬一声声的答应着。

    秦萌萌在一旁听着,脚步越走越慢,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张扬把秦欢送到了病房,秦欢一手抓住他的手。一手抓住秦萌萌,一脸幸福道:“我好幸福,过去有阿姨疼我,现在我有爸爸了,我要去上学,我要告诉所有的小朋友,我有爸爸,我爸爸好厉害!”

    

    秦萌萌的眼睛红红的,这些年来她从未关注过儿子的感受,今天方才真正了解到他幼小的心灵,他所需要的究竟是什么!秦萌萌转过脸悄悄擦去泪水,她看到病房门前站着一位气质高贵的少女,这女孩美如夏花,一双明眸望着张扬的背影,竟然也红了,泪水在她眼圈中打转,看得出她在竭力抑制住自己的眼泪。

    秦萌萌小声提醒张扬。

    张扬这才回过头去,他万万没有想到楚嫣然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张扬惊喜道:“嫣然!”

    楚嫣然点了点头,转身就走,张扬知道她一定误会了,慌忙起身去追,秦欢叫道:“爸爸,你去哪里?”

    楚嫣然听到孩子的话,强行控制的泪水再也忍不住落了下来,她听到张扬的脚步声,跑得更快了。

    张扬岂能让她跑掉,大步追上去,一把就将楚嫣然的手臂握住。

    楚嫣然愤然道:“放开我!”

    张大官人嬉皮笑脸道:“我偏不放开!”

    楚嫣然扬起拳头,柳眉倒竖道:“信不信我揍你!”

    张大官人知道她肯定误会了这件事,仍然笑道:“嫣然,你听我解释!”这次他没干亏心事,自然底气足得很。

    楚嫣然含泪道:“张扬,你真是越来越无耻了,现在连孩子都生出来了,你解释什么?有什么好解释的?”

    张扬道:“你总得给我一个机会解释!”

    “我不听,你也不用向我解释,从今以后,我和你一刀两断,再无牵扯!”楚嫣然越说越气,抬起脚,高跟鞋狠狠踩在张扬的脚背上,张扬这会儿居然麻痹大意,被楚嫣然踩了个正着,痛得这厮抱着脚跳了起来。

    秦萌萌及时追了出来,她从楚嫣然刚才的反应就意识到一定是被她误会了,她来到楚嫣然面前,轻声道:“如果我没猜错,你一定是张扬的女朋友,可不可以听我解释?”

    楚嫣然充满戒心的看着秦萌萌:“我不认识你,我也没有听你解释的必要!”

    秦萌萌笑道:“我今天才认识张扬的!我是一个军人,我不会骗你!”她说出来的话自然要比张扬有说服力,再加上楚嫣然从小在部队大院里长大,对军人有着特殊的感情,所以听到这句话居然冷静了下来。

    秦萌萌这才简略的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楚嫣然,楚嫣然听到是这么回事,张扬不但没做对不起她的事情,反而做了一件大好事,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美眸悄悄看了看张扬,这厮坐在走廊的连椅上揉脚呢。

    秦萌萌笑道:“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我得回去哄小欢睡觉了!”她转身向病房走去。

    楚嫣然咬了咬嘴唇,慢慢向张扬走了过去,张扬故意不理会她,目光望着窗外。

    楚嫣然小声道:“张扬!”

    张扬只当没听见,一边揉着脚,一边哼着小曲儿。

    楚嫣然知道他是故意的,可既然是自己误会了他,怎么都得表现出一些歉意,用手轻轻碰了碰张扬的胳膊:“张扬,对不起”声如蚊呐。

    

    晚上还会有一章,码字进行中,那啥,一整天了月票才一张,太惨了点,大家给点动力!

上一篇:第三百零三章 风险(上) 下一篇:第三百零四章 初步方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