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零二章连心(上)

    张扬越发觉着何长安是一个老狐狸。从头到尾他都没说秦萌萌和那个叫秦欢的男孩子有什么关系,留下一定的空间让别人去想象,很多时候,秘密往往会成为一种负担,何长安告诉张扬这个秘密,等于把负担转嫁到他的身上,张扬如果知情不言,以后对文家也是一种亏欠。

    张扬感到很不爽,谁都不喜欢被别人利用,何长安也看出了他的不爽,亲自把张扬送到车前。

    梁成龙和张扬的情绪成为鲜明的对照,梁成龙因为与何长安的合作显得兴高采烈,张扬却因为何长安告诉自己的秘密郁郁寡欢,何长安真的给他出了个难题,他到底说还是不说?说出来有搬弄是非之嫌,如果不说,文浩南毕竟是他的干哥哥,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这厮弄顶绿帽子戴上。

    梁成龙也看出张扬兴致不高,建议道:“今儿我高兴,晚上我请吃饭。北京城随便你点。”

    张扬笑得很勉强:“算了!我还有事,等忙完再说吧!”

    回到酒店,张扬越想越不是滋味,他还有一个顾虑,何长安所说的这件事究竟是真是假,自己和这个秦萌萌素昧平生,对人家一点了解都没有,可张扬也明白,以何长安的做派是不会胡说八道的。他考虑再三之后决定,亲自去天津走一趟,张扬的目的性并不明确,搞追踪调查张扬并不擅长,他想起了刘明。

    刘明听说他想去证实一些东西,答应的十分爽快,第二天一早就带着自己的偷拍器材过来找张扬。

    张扬提前把春阳驻京办的桑塔纳开了过来,和刘明在清晨六点不到就出发,这是要在幼儿园上学之前赶到迦南,张扬这次来得匆忙,甚至没有调查清楚秦萌萌和秦欢的样子。

    

    早晨八点钟的时候,家长们陆续送孩子前来幼儿园,张扬和刘明两人把车停在马路对面,刘明到现在都搞不清楚自己的主要任务,有些迷惘道:“拍谁?”

    张扬道:“一个叫秦欢的小朋友!”

    刘明道:“你认识?”

    张扬摇了摇头。

    刘明苦笑道:“你不认识,这么多孩子我们怎么拍?我知道哪个是的?”

    张扬瞪了他一眼道:“你不会去问?”

    刘明道:“咱们非亲非故的跑过去问,肯定会让人家生出疑心,十有会把我们当成坏人。”

    张扬道:“那怎么办?”

    刘明道:“这事不急,我天津有些朋友。等我通过其他途径问问再说。”

    张扬可没这样的耐性,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再说了,这件事他也不想太多人知道,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刚巧一名男子牵着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从他身边走过,张扬向那小男孩道:“秦欢!”

    小男孩愣了一下,摇了摇头道:“叔叔,你认错人了,我不是秦欢,他才是!”他胖乎乎的小手指了指马路对面,身材瘦小的小男孩正低头走着,一边走一边踢着小石子,在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

    小胖子的父亲充满警惕的看了张扬一眼,牵着儿子的手匆匆走了。

    张扬不无得意的向刘明眨了眨眼睛,刘明佩服的向他竖起了拇指,有些事情的解决途径往往很简单,只是常常被人们自己搞复杂了。刘明抄起他的长焦相机开始拍摄那个叫秦欢的男孩。

    张扬一边给刘明做着掩护,一边观察着秦欢,那小男孩四五岁的样子,可能是营养不好的缘故。身材比起同龄的孩子要瘦小许多,头很大,两只眼睛忽闪忽闪的很有神采,不过皮肤很苍白,显得十分瘦弱,让人不禁担心一阵风都能把他给吹走。

    张扬望着那个孩子,忽然感到有些内疚,无论自己前来的目的是什么?这样做都显然有失光明,为什么要去偷拍一个孩子?想到这里,他伸出手挡住刘明的镜头道:“算了,别拍了!”

    刘明愕然道:“不拍了?”

    张扬点点头:“不拍了!”他瞬间已经做出了决定,文浩南和秦萌萌的事情属于人家的,自己何必去破坏别人的感情,何长安想怎么做是他自己的事情,自己还是不要理会的好。

    刘明感觉有些奇怪,张扬大老远跑到这里来,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个叫秦欢的孩子,这才拍了两张照片,他居然又转变了念头,张扬怎么做事没头没尾的!刘明心里嘀咕着,可这些话他是不敢说的。

    张扬正准备离去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他看到秦欢脚下一绊,咚!地一下摔倒在了地上,当时额角就摔破了,血流如注,跟在他身后的老太太吓傻了,站在那里动都不能动,只是尖叫救命。

    张扬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把秦欢从地上抱起来,伸手点了他的道,却见这孩子脸色铁青,双手紧紧攥在一起,瘦小的身躯不断颤抖。张扬一眼就判断出这孩子肯定还有其他的毛病,否则刚才的一跤不可能跌得如此之重。

    那老太太走了过来,颤声道:“怎么办,怎么办?”

    

    张扬大声道:“马上送医院!”他让刘明把车开过来,让老太太上了汽车,把秦欢送往就近的望津医院,老太太显然没多少见识,遇到这种事情已经吓得六神无主,幸亏张扬和刘明在,张扬垫付了医药费,在急诊室紧急缝合包扎之后,秦欢苏醒过来,医生脸色严峻的把张扬叫了过去,他低声道:“你是他父亲?”

    张扬摇了摇头:“我凑巧路过碰上,我跟这孩子不认识!”

    那医生听张扬这样说,不禁欣赏的看了他一眼,赞扬道:“现在像你这种热心人可不多见,现在人心一个比一个淡漠,遇到这种事恨不能远远躲开才好。”

    张扬暗自惭愧。自己如果不是想调查情况,也不会来到天津把这件事给赶上。

    医生道:“这孩子外伤并不严重,可我怀疑他身体还有其他问题,是不是做个全面的检查?”

    张扬心说自己既然做了好事干脆把好事做到底,他点了点头道:“成,需要做什么检查,您说吧!我先给他垫付医药费就是!”

    医生再次向张扬竖起了拇指:“雷锋,新时代的活雷锋!”

    张大官人马上就发现,这个活雷锋不但要出力还得出钱,陪着秦欢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查,检查费花了他一千多块。他本以为老太太是秦欢的外婆,可后来才整明白,老太太就是保姆,看到秦欢醒过来,这位姓杨的保姆的情绪才稳定下来,去公话亭给秦萌萌和校方各打了一个电话。

    孩子做完CT在休息室等待结果的时候,杨老太和张扬聊起了家常,老太太就是天津本地人,她是专门照顾秦欢的保姆。

    张扬故意道:“欢欢的父母怎么还没来?”

    老太太叹了口气道:“这孩子可怜着呢,父母在他没出生的时候就死了,姨妈整天要忙工作,每周才能过来一趟!”

    张扬皱了皱眉头,老太太口中孩子的姨妈十有就是秦萌萌了,他心中对秦萌萌这个人的印象有些大打折扣,一个母亲能对自己的孩子如此狠心,显然是很不称职的。由秦萌萌不觉联想到了自己,母亲当初带着他这个拖油瓶,含辛茹苦的把他养大,这么多年的付出真的是很大,以后自己要好好孝敬母亲才是。

    这时候幼儿园来人过来探望孩子了,幼儿园园长和医务室的校医,出了这种事情,她们最害怕的就是责任,说起来秦欢是在校外摔倒的,责任不应该由他们承担,虽然如此,幼儿园方面的反应还是有些慢了,他们带了一些礼品和玩具,杨老太人老实不会说话。

    原本也没什么,可幼儿园园长说起话来始终充满了推卸责任的意思,张扬听不下去了,他嘲讽道:“你别强调还没上课了,谁也没想把这件事赖到你们幼儿园头上,我是没跟你叫真,知道什么叫工伤吗?工人上班途中受伤,那就叫工伤,孩子上学也是一样!”

    幼儿园园长被他说得脸上一热:“你是谁?”

    张扬道:“你别管我是谁?我就看不过眼。当初孩子摔倒的时候,你们幼儿园这么多人都看到了,怎么没跟过来?害怕承担责任?不至于吧?谁也没赖着你们啊!”

    幼儿园园长不乐意了:“你这位同志怎么说话呢?我们幼儿园推脱责任了吗?知道孩子受伤后,我们第一时间就赶到出事地点了,可你们已经把孩子送到了医院,我们是教育工作者,你不要怀疑我们的良心!”

    张扬不屑的笑了笑:“有良心啊,回头我把医药费给你们送去,别忘了给报销!”

    幼儿园园长也看出这厮是个不好惹的主儿,她也不敢跟张扬纠缠下去,鬼怕恶人,原本她是想买点东西看看孩子就算了,毕竟在她们认为孩子没交到幼儿园手中就是家长的监护责任,可张扬这么一说,她也觉着己方反应有点太谨慎了,过于害怕承担责任,反而落人口舌,临走之前她又给杨老太留下了二百块钱,虽然不多,毕竟表明了一种态度。

    秦欢自始至终没有和其他人说话,手指在座椅上不停的划着什么,张扬看到他苍白的小脸觉着这孩子真是可怜,他轻声道:“你饿不饿?”

    秦欢摇摇头,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憋了一会儿方才来了一句:“我想吃雪糕!”

    张扬愣了,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向刘明招了招手,让刘明去外面买雪糕,刘明唯有苦笑,现在天还冷,让他上哪儿去买那玩意儿?张大官人头脑倒是灵活:“对门有家肯德基,那边应该有,你过去看看!”

    刘明买了圣代回来,秦欢握着圣代,伸出舌头舔了舔,苍白的脸上总算露出一丝笑意。

    刘明悄悄把张扬拉到一边,他不可能始终在这里陪下去,自己的侦探社还有一堆事要处理,张扬点了点

    头,秦欢暂时没事了,也没必要两个人都耗在这里。

    

    刘明刚刚离开不久,张扬就看到一名女军官走了进来,她身高在一米七左右,齐耳短发,肤色白皙细腻,五官极其精致,让人挑不出任何的瑕疵,不过脸上的表情过于清冷,秀眉之下一双清澈明眸不见任何温情,她看到秦欢第一句话就是:“谁让你吃雪糕的?”秦欢吓了一跳,小手一颤,雪糕掉在了地上。

    杨老太想要解释,那女军官怒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他身体不好,不能吃凉东西,你怎么就是不听?”

    张扬已经猜到眼前这位女军官一定是秦萌萌无疑,他冷冷道“雪糕是我给买的,跟别人没关系!”

    秦萌萌这才注意到张扬,杨老太慌忙解释道:“就是这位小伙子把欢欢送到了医院,还帮忙垫付了医药费!”

    秦萌萌点了点头:“多谢你了!”她就算致谢的时候脸上也没有任何的笑意,张扬不得不承认她很美,可是这样一个冰美人实在缺少生动,仿佛这世界上所有人都欠她的似的,张扬想起了陈雪,陈雪的冷是超然世外,而秦萌萌的冷却是一种戒心,她对一切充满了防备。

    秦萌萌掏出钱夹:“一共花了多少钱?”

    杨老太那边记着呢:“一千三!”

    秦萌萌正要点钱给张扬的时候,护士走过来叫张扬过去,张扬没等秦萌萌点好钱就去了医生办公室,秦萌萌也随后赶到。

    医生拿着那张CT片子脸色凝重,他向张扬道:“检查结果很不理想!”

    秦萌萌一听,脸顿时白了,她强自镇定道:“医生,我是秦欢的家人,有什么事请对我说!”

    医生叹了口气道:“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刚刚在CT片中发现,秦欢的脑部有一个瘤,目前直径在三厘米左右,性质还很难说,你们这些做家长的也太不小心了,平时难道就没有发现孩子有什么异常?他有没有说过头疼头晕之类。”

    秦萌萌咬着嘴唇,眼圈都红了,她颤声道:“医生,严不严重?”

    医生道:“这个瘤位置生得很不好,就算能够摘除,也很难保证不会留下后遗症,最好带他去北京脑外科医院看看。”

    秦萌萌从医生的语气中已经听出儿子的病情相当严重,她吓得手脚都软了,走出医生办公室的时候,眼前一黑,险些摔倒在地上,幸亏张扬一把将她手臂抓住。

    秦萌萌摆脱开张扬的手道:“我没事我没事”

    来到休息室,秦欢仍然坐在那里,望着地上那滩已经融化的雪糕发呆,秦萌萌看着儿子忽然感到一种难言的酸楚。

    杨老太小心翼翼道:“医生怎么说?”

    秦萌萌一双美眸充满愤怒的望着杨老太,她厉声道:“你怎么照顾孩子的?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现在却弄成了这番样子?”她从钱包中抽出一千块钱:“这是你这个月的工资,你可以走了!”

    杨老太有些委屈的看着她:“我”

    秦萌萌冷冷打断她的话道:“你听清楚没有?你可以走了!”

    杨老太抹着眼泪点了点头,走到秦欢的身边,摸了摸他的小脸,这才转身离开。

    秦欢并没有什么反应,还是看着地上那滩化了的雪糕。

    秦萌萌走到儿子面前,轻声道:“小欢,你有没有头疼过?”

    秦欢抿着嘴巴不说话。

    秦萌萌道:“小欢,姨妈问你话呢!”

    张扬有些看不下去了:“你就不能让孩子歇歇?他刚刚摔了头,肯定疼!”

    秦萌萌怒视张扬:“我的事情和你无关!”说完她又想起自己还欠张扬钱呢,拿出钱包却发现剩下的钱不够还张扬,她向张扬道:“你等等,我去取钱给你!”

    张扬没理她,转身离开了观察室。

    张扬并没马上离开,而是去医院对门的肯德基又买了个圣代,他看秦欢这孩子实在可怜,张扬再次返回观察室的时候,秦萌萌把儿子交给护士代为看护,自己去大厅取钱了。

    张扬把圣代递给秦欢,秦欢抬起头,苍白的小脸露出惊喜的光芒,他轻声道:“谢谢叔叔!”

    望着这孩子脸上稚嫩的笑容,张扬的内心没来由一颤,他对秦萌萌越来越反感了,明明有儿子,却隐瞒了这个事实,文浩南和她交往已经有一段时间,对此仍然一无所知,难道这个女人打算隐瞒文浩南一辈子?这样的心机实在深沉到了极点。

    张扬轻声道:“小欢,你头还痛不痛?”

    秦欢小声道:“刚才痛,可吃过雪糕之后好多了!”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又道:“过去有没有头痛过?”

    秦欢点了点头:“经常头疼,疼啊疼啊的习惯了,也就觉不着了!”

    “为什么不对你阿姨说?”

    秦欢小声道:“叔叔,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不可以告诉其他人!”

    张扬点了点头,把耳朵凑了过去。

    秦欢道:“阿姨不喜欢我,可是我喜欢她,我怕她生气,怕她不开心!”

    张扬的心中升起一股难言的滋味,此时秦萌萌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秦欢吃雪糕这次居然没有做声。

    秦欢看到她回来吓了一跳,手中的圣代僵在那里,秦萌萌挤出一丝笑容道:“好吃吗?”

    秦欢点了点头。

    张扬不想再继续逗留下去,秦欢这孩子实在太可怜了,无论秦萌萌是不是他的亲生母亲,这孩子的命运都让人同情。

    张扬离开的时候,秦欢充满留恋道:“叔叔再见!”

    张扬摆了摆手。

    秦欢又道:“叔叔,你还会再来看我吗?”

    张扬重重点了点头,走出观察室,张扬长长舒了一口气,试图把心头的压抑和不快全都吐出去,秦萌萌追了出来:“同志,你等等!”到现在她还不知道张扬叫什么呢。

    张扬停下脚步:“还有什么事?”

    秦萌萌把已经准备好的钱递给张扬:“你的钱!”

    张扬接了过来。

    秦萌萌又道:“谢谢你!”

    “不用谢我,以后你对小欢好点就行了!”

    秦萌萌冷冷道:“我对他怎么样用不着你来指手画脚!”

    张扬正想说她两句,一个小护士急匆匆从里面赶了出来:“秦欢的家长,孩子病情好像突然加重了!”

    秦萌萌转身向病房内冲去,张扬想了想,也跟着走入观察室内。

    秦欢两只小手捂着脑袋,痛得在床上来回打滚,可这孩子就是一言不发,小小年纪如此坚强,让人看着不禁一阵心疼。

    医生也赶了进来,大声道:“准备止疼!”

    秦萌萌看到秦欢的样子,捂住嘴,眼泪已经落下来了,张扬看到她流泪的一幕,心说总算你还有点良心。他走了过去,伸手在秦欢身上的几处道按了两下,奇迹出现了,秦欢竟然舒了口气,嘴唇都咬出了血,他虚弱无力道:“阿姨,你别担心我不疼不疼了”

    

    一万字更新完毕,求点月票!

上一篇:第三百零一章 爱慕(上) 下一篇:第三百零二章 连心(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