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章人性使然(上)

    伟人:我们所有的改革能不能成功。最终还要撒于政治体制改革!

    相比较国内经济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这两大鸿篇巨制,前者无疑是战绩斐然、光彩夺目;后者则起伏跌宕、步履蹒跚,充满着艰辛曲折和惊心动魄。

    戚东重生在1996年的年末,带着14年的精彩记忆从父亲的仕途危机中,昂首阔步迈入了自已崭新的人生

    宦海途酣弈畅博,

    名利窝生角死逐,

    权欲场你争我夺,

    恩爱情仇共交错

    激流中谁搏此浊浪,澜尖上我风骚独壮21岁的戚东同时也把自已塞进了两大改革的巨轮中,一路狂歌伴着泪水,一路热血撑着豪情,年轻仕官的瑰丽人生历程在这里展开画卷,精彩情节尽在《天下政道》!

    推荐浮尘大作http:///Book/1716853.aspx

    http:///Book/1716853.aspx

    

    两人重新坐定,李长宇一手夹着香烟,一手开始涮肉。他口味重,要了韭菜花当蘸料,看到张扬不用蘸料,笑着道:“来点韭菜花才有味道。”

    张扬摇了摇头道:“晚上还有事呢,我可不想一张嘴把人都给熏晕了。”

    李长宇道:“哪有那么多顾忌,人活一世,最重要的是随心所欲。连吃饭都诸多顾忌,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张扬察觉到李长宇似乎有了变化,他笑道:“感觉您话里有话!”

    李长宇道:“市里奄结果出来了,援朝同志已经当选市长了!”

    张扬喝了一杯破道:“李叔,原本我以为你会不高兴,可看您的情绪好像还不错!”

    李长宇道:“烦恼都是自找的,经过这件事,我想明白了,与其盯着前方,还不如看着脚下!”

    张扬笑道:“过去你可不是这么说,你一直教我要向前看!”

    李长宇道:“对你来说是向前看,对我而言是要盯着脚下,两者并不矛盾!”

    张扬道:“江城的领导班子终于稳定下来了,以后市里有什么打算?”

    李长宇道:“我们几个常委开过碰头会,大家对江城的未来发展都很有信心,现在国家的政策这么好,江城基础不错,只要我们方向正确,完全有可能在近几年内成为平海经济增长速度最快的城市。”李长宇在这次人代会召开之前,已经意识到自己失去了希望,所以左援朝当选为市长并没有让他感到失落,经过最近一连串的事情,李长宇有些浮躁的内心重新冷静了下来,他开始考虑踏踏实实为江城做些事。李长宇对张扬的欧洲之行还是很关注的,他问了代表团的招商情况。

    张扬自从到了伦敦之后压根就没参加任何的招商活动,他当然不知道招商的进展,只说自己病了。还没有参加招商活动就回国了。

    李长宇道:“说起来代表团最近就要回来了!”

    张扬道:“真是惭愧,我这次白白浪费了一个出国名额,花了市里这么多钱,一点贡献也没有。”

    李长宇道:“也不能这么说,谁没有生病的时候?”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张扬,你这次到底得的是什么病?”

    张扬看了看周围,方才低声道:“尿路感染!”

    李长宇似乎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叹了口气道:“瞧你平时壮得跟牛犊子似的,怎么得了这个病!”

    “水土不服,水土不服啊!”

    这时候高伟过来敬酒,他以后是要回春阳工作的,在京城遇到了主管文教卫生的副市长,对他来说可是一个大好机会,高伟一直都想调到江城市级医院,所以借着这个机会要给李长宇拉上关系。

    张扬一看就知道高伟的目的,这段时间高伟对他很不错,张扬本着能帮人家就帮人家一把的念头,让服务员加了个椅子。

    高伟殷勤的向李长宇敬酒。

    李长宇并不喜欢别人打扰,换作是在江城,他肯定不会搭理高伟这样的小医生。不过在北京,毕竟是家乡人,何况高伟和张扬也很熟悉,李长宇在公众面前一直都很随和,他和高伟喝了两杯酒,笑道:“小高,好好学习,以后回到江城好为更多的病人解除痛苦!”

    高伟连连点头,他毕竟欠缺社会经验,临走的时候还找李长宇要电话,李长宇心里有些不高兴了,脸上并没有做过多表示,淡然道:“以后有事情就直接找张扬!”

    张扬望着高伟尴尬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想笑,这厮的确有些自不量力,你是什么身份?以为过来给副市长敬了杯酒就能拉上关系了?不在体制中混,还真不知道里面的错综复杂,张扬对高伟只能表示同情。

    高伟现在才看出李副市长不想搭理自己,有些尴尬的站起身来:“不妨碍你们说话了,我回去了!”

    这时候邱潭也走了过来,自从邱潭看到张扬神乎其技的手法复位,就对这个年轻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两天和于子良通电话的时候提起张扬,于子良又向他说了张扬的一些传奇故事,邱潭越发欣赏张扬了。

    张扬看到邱潭亲自过来,慌忙起身道:“邱主任,本该我去给您敬酒的,怎敢劳您大驾!”

    邱潭笑道:“我科里还有事,得先回去,所以来跟你说一声。”

    张扬和邱潭碰了一杯。又把李长宇介绍给他认识,李长宇也是看人下面条,邱潭是京城名医,他对邱潭也表现出一定的尊重。

    邱潭道:“我喝的是纯净水,做我们这行的,不敢多喝酒,这不,又有急诊来了!”

    李长宇提出邀请道:“邱主任如果有时间,可以去我们江城转转,看看江城的风光,顺便指导一下我们江城的医疗工作。”

    邱潭道:“五月份应该会过去一趟,于子良是我的老朋友,我怎么都得去看看!”说完他叫上高伟先走了。

    李长宇向张扬道:“你借着这个机会可以和京城的医学界多联络联络感情,以后可以促进江城和京城的医学交流,提升我们江城的医疗水准。”

    张扬笑道:“真是干什么都不忘工作,成,你放心吧,等我回去就着手联系这件事。”

    两人又聊了几句,李长宇起身离去,张扬也没挽留,毕竟他今晚还答应了顾养养,看时间,距离八点舞会开始只有半个小时了。张扬去结账的时候。才知道高伟已经把帐给结了,张扬想想这厮第一次请自己吃饭,是去蹭病人家属,这次请李长宇倒是大方,不禁感叹人果然是最现实的动物。

    

    张扬打了辆车就前往顾养养所在的美术学院,出租车在大门处被拦住,张扬只能步行走入校园。

    学生舞会在校体育馆内举行,张扬对校内环境不熟悉,问了几次才来找到体育馆,远远就看到身穿蓝色风衣的顾养养站在门口等着。

    张扬有些歉意的走了过去,笑道:“不好意思啊。路上堵车,晚了!”

    顾养养笑了笑,她今晚特地画了淡妆,清丽绝伦的俏脸增添了几分娇俏,张大官人忽然发现昔日那个青涩的小丫头忽然长大了。

    张扬穿了一身黑色的运动服,他是没来得及换。

    顾养养上下打量了他一眼。

    张扬又致歉道:“下午江城来人了,我没来及回去换衣服!“

    顾养养嫣然笑道:“你来了就行,反正我也不怎么会跳舞!”

    张扬和顾养养说话的时候,觉着有些异样,他转过身去,看到不远处江光亚正看着他们,江光亚身穿考究的意大利名牌西服,风度翩翩的向他们走来,他是学生会主席,也是这次舞会的组织者,江光亚早在一周前就邀请顾养养当自己的舞伴,可惜被顾养养拒绝。

    看到张扬出现,江光亚的心里很不舒服,但是他家教很好,还是很有涵养的向张扬伸出手去:“欢迎你来参加我们的学生舞会!”

    张扬还是从他的这句话中听出了些排斥的含义,江光亚用上了我们的学生舞会,强调张扬这种社会人员和他们的舞会不搭界。

    张扬笑了笑,向江光亚道:“我过来看看!”

    顾养养主动挽起了张扬的手臂,张扬内心一怔,可是他也不好拒绝,害怕那样会伤了顾养养的自尊心,两人走了几步,张扬低声道:“养养,小心我跟你姐告状,你居然利用我当挡箭牌!”

    顾养养不禁笑了起来:“这北京城我又不认识别人,你不帮我谁帮我?”

    张扬道:“我看江光亚挺不错的,养养,你眼界不要太高,见到出色的男孩子千万不要错过,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顾养养不禁皱起了眉头:“我又不是嫁不出去,你急什么?”

    张扬看到她生气了,呵呵笑道:“当我没说。你们年轻人的事不归我管!”

    “说话老气横秋的,你比我才大几岁?”顾养养很不服气的说道。

    两人走入舞会现场,学生舞会环境条件都很一般,不过美院的俊男靓女倒还真是不少。顾养养一出现就成为很多男同学瞩目的焦点,不过并没有人主动上来请她跳舞,一是因为她身边有张扬在,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多数人都知道江光亚在追她,连江光亚这么出色的男生都不放在眼里,其他的男同学自然就知难而退了。

    舞池中不少男女同学已经成双成对的翩翩起舞,张大官人的舞技不错,可是他来这里之前就已经准备低调做人,在这里自己只是个外人,顾养养想用他当挡箭牌,让江光亚知难而退,张扬觉着这样的事情挺幼稚也挺好笑。

    顾养养拿了杯饮料给他,轻声道:“你不会跳舞?”

    张扬道:“会一点点!”

    这时候一位穿着红色毛衣的漂亮女孩子走了过来,向顾养养笑了笑道:“养养,不介意把你舞伴借用一下吧!”

    顾养养笑了笑没有说话,眼睁睁看着张扬被那女同学牵着手走下舞池。

    张扬很快就发现自己很受现场女孩子的欢迎,这边一曲舞刚刚跳完,才回到顾养养的身边,马上又有女孩子过来邀请自己,张大官人的虚荣心得到很大的满足,不过虚荣心并没有冲昏他的头脑,他发现这些女孩子都是有组织有预谋的,张扬被众星捧月产生了两个后果,第一他和顾养养被隔离开来,第二,他成为全场男生的公敌。

    这些大学生和他年龄相仿,可毕竟他们没有走入社会,缺乏历练,他们的目的太明显,张扬在官场已经混了很长时间,一眼就看出其中的不正常,不过这厮表现的很坦然。

    张扬搂着跳舞的这个细腰美女,是美院学生的文娱部长,她叫查薇,今晚对张扬众星捧月的场面就是她一手策划的,究其原因还是身为学生会主席的江光亚起了作用,江光亚和查薇的关系很好,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查薇比江光亚大半岁,两家也是世交,两家人一直都有意结成亲家,不过他两人可能是太熟了,反而对彼此没有那种感觉,相处的就像姐弟俩一样,江光亚追顾养养的事情,查薇从一开始就知道,她还帮助江光亚撮合,可顾养养和任何人都是不即不离,虽然一团和气,不过她在校园中也没有什么太亲密的朋友,江光亚追求顾养养已经有一段时间,可惜毫无进展。

    这次舞会张扬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引起了江光亚的警惕,所以他求助于查薇,查薇于是就想出了这个招儿,发动群众攻势,让张扬限于美院众美女的包围圈中。

    顾养养平静自若的看着前方,江光亚趁机端着一杯饮料走了过来,将那杯果汁递给顾养养,顾养养矜持的笑了笑道:“不想喝了!”

    江光亚邀请道:“一起跳个舞吧!”

    顾养养摇了摇头:“不想跳!”

    江光亚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发现她正看着张扬,心中感到有些不舒服,他实在看不出张扬好在哪里?为什么顾养养会对他如此关注。

    张扬虽然和查薇在跳舞,可同时也在关注着场外的情况,脚背忽然一痛,却是被查薇踩了一脚,查薇慌忙道:“对不起,对不起!”

    张扬笑了笑,他的那双白色运动鞋上面多出了许多白印,这不仅仅是查薇一个人的功劳,刚才邀请他跳舞的女孩子有意无意都要给上他两脚,张大官人知道自己显然成为众矢之的,他牵着查薇的手轻盈的转了一个圈儿,轻声道:“你们美院的女生都很主动啊!”

    查薇有些不满的看了他一眼,心说,如果不是为了帮光亚,谁会理你?可表面上还是甜甜微笑着:“在校园里出众的男生一直都很受欢迎。”

    张扬笑道:“我是混进来的!”

    此时舞曲终了,张扬放开查薇,走回顾养养身边。

    顾养养笑道:“累了吧,从开始就跳个不停,还没见你歇过呢!”

    张扬道:“我长这么大没感受过被美女包围的滋味,今天有点受宠若惊,再累也心甘情愿啊!”

    江光亚微笑道:“张扬,你很受女生的欢迎,我看你就快成为我们学校全体男生的公敌了!”

    张扬心说公敌也是你害得,不过也幸亏江光亚这么搞,他看出顾养养对自己有些不同寻常,这样的感情对他而言无疑是雷区,趟雷的事儿张大官人可不想干。

    顾养养拿了瓶水递给张扬,张扬还没来得及喝,音乐声又响了,查薇向他笑盈盈走了过来。

    顾养养也看出今天这些女同学是故意捉弄张扬,望着他那双被踩满鞋印的旅游鞋心中生出一缕歉疚,自己不该让张扬当挡箭牌的。其实张扬很容易就能从现在这种情况中解脱出来,他只要主动邀请顾养养跳舞,可张大官人始终不提请她跳舞的事情,全然忘记了今晚自己是顾养养请来的舞伴。

    查薇的腰很细,张扬托住她的纤腰,轻柔的像托着一片羽毛,张扬笑道:“今儿你们把我当成舞男了!”

    查薇的俏脸不觉红了起来,轻声啐道:“怎么说话这是?”

    张扬道:“你舞跳得不错,就是喜欢踩人脚!”

    查薇扬起的高跟鞋正要落下去,听到这句话有些尴尬的落回了地面。她知道张扬十有识破了她们这帮女生是存心故意的,机智的回答道:“我们学校有许多男生喜欢毛手毛脚的,所以,我们就专门想了踩脚的方法对付他们,谁曾想习惯了,一跳舞就不由自主去踩别人!”

    身边响起哎呦一声,却是一名男生被女伴踩了脚,疼得躬下身子,眼泪差点没流出来,间接证明了查薇的这番话。

    张扬笑道:“其实有个不踩脚的法子!”

    查薇有些不解的看着他,张扬揽住她纤腰的手臂微微用力,查薇觉着自己被他悬空抱了起来,不由得轻声惊呼,张扬随着圆舞曲的节奏在舞池中旋转了起来,舞姿优雅,步法潇洒。

    行云流水的舞蹈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可很快周围人就发现,查薇的双脚根本没有着地,张扬用手臂承担着她身体的重量完成整支舞蹈的。查薇从开始的慌张、难堪变成了一种羞涩,张扬用一种巧妙的方式在报复她,用一只手臂承担她所有的重量,带着她舞完全程,在查薇有生之年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霸道而充满力量的男子,三分钟的舞蹈,查薇却产生了完全不能自主,把一切交给张扬操控的感觉,她性情好强,这样的感觉还是第一次产生。

    一曲舞罢,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查薇的双脚这才落在实地,张扬气定神闲的微笑道:“谢谢配合!”他并不想继续在这里逗留下去,转身向门外走去,顾养养跟着他离开了舞会现场。

    来到门外,顾养养仿佛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怯生生向张扬道:“对不起!”

    张扬笑道:“傻丫头,说什么?”

    顾养养咬了咬嘴唇道:“总觉着我利用了你!”

    张扬笑道:“我知道,你想用我当挡箭牌,我把你当亲妹妹一样,又怎会怪你?不过有些事并不能一味逃避,如果你不喜欢他,就跟他说清楚,我想江光亚应该是个懂道理的人!”

    顾养养点了点头,一双明眸望着张扬道:“谢谢你,张哥!”

    张扬笑了笑:“很晚了,赶快回去休息吧!”

    张扬和顾养养分手之后,独自向校园外走去,初春的夜风仍然有些寒意,张扬的头脑渐渐从舞会的喧嚣中冷静下来,他在处理和顾养养之间的关系上一直保持着清醒的头脑,顾养养对他有好感,这件事很正常,在自己治好顾养养的双腿之前,她很少和社会接触,接触最多的异性一个是她的父亲一个是她的哥哥,自己的出现让她的命运发生了转机,让她的生活恢复了美好,顾养养一直都把自己当成救世主来看,拿自己和其他人去比较,显然是不公平的,张扬有些无奈的想着,无论自己情不情愿,已经成为了顾养养的一个衡量标准。

    

    张扬回望美术学院的大门,舒了一口气,暗自感叹道,做男人还是不要太出色的好!

    美术学院外并没有出租车,张扬必须沿着前方的道路步行一公里左右才能到达公车站,仰望夜空,一轮新月高悬天空之上,张扬不由自主想到了陈雪,想到了那晚他们一起在屋檐上赏月的情景。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被这个时代所同化,他开始考虑许多问题,甚至包括在感情方面,他已经有了越来越多的顾忌,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身后响起自行车轮圈转动的声音,张扬转过头去,却见十多名男生蹬着自行车向他追赶而来。张扬停下脚步,那群男生将他围拢在中心。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这样的场面如此熟悉,当初他在清华园也经历过被群起而攻之的局面,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出风头必然要引起一定的后果。

    

    一万字全部放出,月票有点惨,大家帮帮忙!

上一篇:第二百九十九章 佛跳墙(下) 下一篇:第三百章 人性使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