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九十九章佛跳墙(上)

    与上次相比,这一次其中腐臭的味道越发的浓郁了。

    看着那复合药料。胖子的脸色再一次变得铁青。

    “把这复合药料吃了”赫尔冷声向着胖子说道。

    “不吃,打死我也不吃”胖子大义凛然道,那模样就如同上了死刑台正慷慨言辞的英雄。

    “不吃我揍你”

    “我吃。”

    推荐《冒牌大将军》,一兄弟的用心之作,链接http:///Book/1636278.aspx

    http:///Book/1636278.aspx

    

    王学海所说的的确很有道理,虽然他做生意的手段让人不齿,可惹火烧身的事情,他应该不会主动做,在当时所有的矛盾都指向王学海,在那种情况下王学海选择离开北京暂时躲避,显然是明智的。

    事情过去之后,再回头考虑这件事,发现这件事还是存在很多疑点的。

    王学海看到张扬的神情有所缓和,他知道自己的话一定起到了效果,他低声道:“张扬,这件事我也很窝囊,假如让我查到谁在背后整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张扬冷笑道:“你是什么好东西吗?当初你和安德恒一起蛊惑顾明健,如果不是你们yin他,他何至于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

    王学海道:“我的出发点是为了利益,而不是想害他!”

    张扬道:“我权且相信你一次。不过像你这种人,如果留在世上肯定会继续害人!”

    王学海内心刚刚放松,又因为他的话突然紧张起来,看到张扬走向自己,他颤声道:“你想做什么?”

    张扬啪!地一掌拍在他胸口檀中之上,王学海只觉着呼吸猛然一窒,胸口宛如压了一块巨石,过了数秒钟方才缓过劲来,他暗自吸了一口气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

    张扬微笑道:“你用手指摁摁左边第四根肋骨下缘!”

    王学海也不知道第四根在何处,张扬拉着他的手向下摁去,稍一用力,王学海只觉着宛如一柄利刃刺入胸膛,疼得他惨叫一声,额头冷汗已经簌簌而落。

    张扬道:“你以后最好别做坏事,我刚才这一掌叫截阳掌,中了我这一掌,一年之中毫无异样,可是如果一年后得不到我解,就会周身道被封,七孔流血而死。”张扬只是故意恐吓王学海,跗骨针倒是有这样的功效,可惜他一直没有时间炼制,截阳掌他只是听说过,自己并不会运用,不过吓唬吓唬王学海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王学海见识过张扬的武功,本来他半信半疑,可是张扬引着他按过胸口之后。他已经确信无疑,一张脸变成了死灰色,他黯然道:“你杀了我算了,别这样折磨我!”

    张扬道:“杀了你我也不解气啊!”

    王学海嘴上这么说,可心里却无论如何都不想死,冷静下来之后,生意人的头脑又重新开始运转,他最擅长的就是讨价还价,低声道:“你想让我做什么?”

    张扬道:“你说顾明健的事情和你无关,那么你需要证明给我看!”

    “怎么证明?”

    张扬不满的看了他一眼道:“王学海,这么说就没劲了,以你的智商,你会不知道该怎么去做?”

    王学海咬了咬嘴唇道:“你让我找出幕后指使人?”

    张扬道:“你一定有办法?”

    王学海点了点头道:“我也一直想把这个人找出来,不过,我如果将这件事查清楚,找到真正的策划者,你可不可以帮我解决东江纺织百货商场地块的事情?”

    张扬想不到这厮到这种时候仍然不忘提条件,不禁冷笑道:“你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吗?我不杀你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王学海性命捏在了他的手里,自然不敢再提条件,心中对张扬恨到了极点。

    此时田玲回来了,她看到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张扬不禁发出一声惊呼。她对张扬和丈夫之间的仇隙再清楚不过,知道张扬登门肯定没有什么好事,再看王学海,面颊已经高高肿起,上面紫色的手指印还清晰可见,不用问肯定是被张扬打得。田玲又是心疼又是生气,她虽然和丈夫之间有了隔阂,可毕竟是两口子,看到他这番模样,顿时感觉到心疼起来,满腔的怒火都集中在张扬的身上,田玲指着张扬道:“张扬!你太过分了!私闯民宅,上门打人,我这就报警抓你!”

    张扬还没有说话,王学海已经抢先道:“小玲,你误会了,张扬是我请来的,我脸上的伤是自己摔得!”他这番话傻子都不会相信,随便跌一跤能摔出手指印来?

    田玲愤然看着王学海,她已经猜到,肯定是丈夫有什么把柄落在了张扬的手里,否则又怎会出面为他解释。

    张扬微笑起身道:“我不妨碍你们两口子了,王总,田姐,我走了!”

    王学海虚情假意的站起身道:“我送你!”

    “留步!”

    张扬走出别墅,田玲在后面追赶了上来,厉声道:“你给我站住!”

    张扬停下脚步,嬉皮笑脸道:“玲姐,您找我还有事啊?”

    田玲咬了咬嘴唇。柳眉倒竖:“张扬,你和他之间到底有什么事?”

    张扬道:“过去有些误会,现在说清了!”

    田玲充满疑窦的看着他。

    张扬笑道:“你是他的妻子,还是多关心关心他,看看他平时究竟在做什么?如果他做错了事,你这个做妻子的一样有责任!”

    

    张扬抽空去探望了在京城西郊监狱服刑的顾明健,在监狱大门前的停车场遇到了前来探望哥哥的顾养养,顾养养乘坐一辆深灰色宝马过来的,开宝马的是一位高大英俊的年轻人,他叫江光亚,是顾养养同校的学长,学生会主席,爷爷江达洋是有名的外交家,曾任外交部长,国务院副总理,现已经退居幕后,挂了个政协副主席的闲职,父母全都经商。江家和顾家早就认识,自从顾养养进入大学之后,江光亚就喜欢上了这位小学妹,展开了激烈的攻势,可顾养养对他始终不为所动,今天如果不是路上凑巧遇到。顾养养说什么也不会让他把自己送过来。

    顾养养看到张扬,欣喜的跑了过去:“张哥!”

    张扬笑了起来,一段时间不见,小妮子出落越发楚楚动人了,现在的顾养养再不是昔日那个病魔缠身的弱质少女,在张扬的帮助下,她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降,而且还学会了一手厉害的防身术。

    江光亚看到顾养养对张扬如此亲切,心中顿时起了警惕,他微笑着跟着顾养养走了过去。

    顾养养看他跟着自己过来不禁皱了皱眉头道:“我到了,你回去吧!”

    江光亚还是表现的很有风度。主动向张扬伸出手去:“你好,我叫江光亚,是养养的朋友!”

    张扬微笑着和他握了握手道:“我是张扬,是养养的大哥!”

    江光亚笑了笑,心说你姓张,她姓顾,你怎么是她大哥呢?可这句话不好问,他现在也没资格问。

    顾养养向江光亚道:“我们进去了,你回去吧!”她向监狱走去。

    张扬向江光亚笑了笑也跟了上去,他和顾养养之前并没有约好,谁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

    顾养养解释道:“他是我同学,刚才出门的时候遇到的,说什么都要送我过来,我本来不想让他送的!”

    张扬笑了起来,小妮子跟自己解释这件事做什么?难道担心他会误会吗?张扬道:“小伙子挺不错的!”

    顾养养俏脸微微红了红:“我没考虑过他!”

    “你也不小了,有二十岁了吧?也该考虑考虑了!”

    顾养养在他肩头打了一下:“讨厌,连你也欺负我,反正我不喜欢他!你别跟我姐他们乱说!”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两人办了探视手续之后,去见顾明健。

    顾明健最近倒是胖了许多,一是因为戒毒后身体产生了一些反应,二是因为他在监狱之中得到了特别关照,并没有吃苦。顾明健在这段时间好好反省了一下自己,过去他常常习惯把自己的不幸归结到别人身上,现在才发现很多事都是自己的原因。他一度将张扬视为自己的敌人,可就是这个敌人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帮助了他。顾明健在心中对张扬已经没有任何仇恨,剩下的只有感激和歉疚。

    张扬提起王学海的事情。

    顾明健点了点头道:“他的的确确劝我不要吸毒,当天打电话给我的也不是他!”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你还有什么仇人?”

    顾明健一脸茫然道:“我不知道!现在想想自己过去真是错的离谱,为了一个不值得爱的女人,我把自己搞成了这个样子,让家人为我担心,我真是不对!”

    张扬笑道:“你能意识到就不算晚,等你出去以后,好好做事,你姐姐决定把蓝海交给你,你可不要再让她失望!”

    顾明健又聊了几句,他向顾养养道:“养养。你先出去,我和张扬有两句话单独说。”

    顾养养点头离开。

    张扬本以为顾明健要和自己谈这次入狱的事情,却想不到顾明健的话题直接落在了他和顾佳彤的事情上,顾明健低声道:“张扬,你和我姐的事情我很清楚!”

    张扬微微一怔,脸上不禁一热,顾明较定看出了什么,这件事张扬可不想拿出来讨论,毕竟有些难以启齿。

    顾明健道:“我无权干涉你们的感情,可是我希望,你能够善待我姐姐,否则我们一样没有朋友做!”

    张扬默不作声,他不知该说什么。在顾明健的注视下感到十分的尴尬。

    顾明健向他伸出手去:“过去我很对不起你,希望你还能把我当成朋友!”

    张扬跟他握了握手,用力摇晃了一下道:“我们所有人都等着你重新站起来!”

    顾明健的双目中充满希望道:“一定会!”

    

    张扬离开监狱,看到顾养养在门外等着自己,江光亚也没有走,站在宝马车前等着给顾养养当司机呢。张扬向顾养养道:“你跟他车回去吧,我还有事儿!”

    顾养养道:“我不去,最近学校的伙食吃得都要吐了,你不请我吃饭?”

    张扬笑道:“还有主动要求别人请客的!”他晚上真的有事,今天周六,他答应了那位老厨师,今晚去他家里吃饭,既然顾养养有要求,干脆带着她一起过去。

    江光亚等了这么半天,就是想晚上请顾养养吃饭的,可顾养养并不领情,走到他面前道:“你别等了,我和张哥还有事!”

    “我送你们!”

    “不用!”顾养养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张扬是打车过来的,出租车一直都在门外等着,顾养养来到出租车内坐下,驶出好远,看到江光亚仍然站在宝马车前,张扬有些于心不忍道:“人家小伙子也不容易,你多少也对人家客气点!”

    顾养养道:“我都烦死了,要是对他客气,他更要纠缠我!”

    前面的司机乐道:“哥们,女朋友被人追啊!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可不能放松警惕,这社会狼多肉少,你得学会珍惜!”

    一句话把顾养养说得红了脸。

    张扬笑骂道:“你胡说什么?这是我妹!”

    

    张扬按照老厨师给他的地址来到他家门前,老厨师名叫曹三炮,三炮是他的小名,可这名字太响,叫得人多了,反倒没有人记得他的学名。曹三炮过去是给中央首长做饭的,因为身体缘故,最近才退了下来。

    曹老爷子把张扬当成救命恩人对待,专门下厨整了拿手菜,曹三炮的老伴儿去世多年,又没有儿女,如今独自一个人生活。

    张扬和顾养养来到他家里的时候,曹老爷子正在炖着佛跳墙,四合院内香气四溢,张扬用力吸了吸鼻子,连口水都差点流了出来。

    顾养养也赞道:“好香啊!”

    曹老爷子笑道:“这正宗满汉全席放眼北京城内没几个人做得出来,我爷爷那辈是在皇宫内给大清皇帝做御膳的,我爹也伺候过宣统皇帝,到了我这辈还好手艺没失传,如果不是冲着我的救命恩人,这佛跳墙我是轻易不做!”

    张扬笑道:“曹大爷,您可别这么说,我只是帮了您一点小忙,算不上什么救命恩人!”

    “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你不帮我,这会儿我胳膊还耷拉着呢,我这辈子最怕的就是开刀,那医生一说要开刀把我给吓坏了!只差没尿裤子了!”

    顾养养看到曹老爷子这么有趣不禁也笑了起来。

    曹老爷子看了看顾养养,又看了看张扬道:“成啊!你女朋友够漂亮的!”

    一句话把顾养养臊红了脸。

    张扬慌忙解释道:“您老别误会,这是我表妹!”

    顾养养心中隐隐有些不舒服,自己什么时候成了他表妹了,难道自己丢他人了?人家还没说什么,他就慌忙撇清关系?

    张扬却不这么想,他和顾佳彤早已有了亲密关系,这顾养养就是他事实上的小姨子,他也能看出顾养养对他抱有好感,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自己治好了顾养养的双腿,在顾养养的心中树立了一个十分完美的形象。可对张扬而言这种感情无疑是危险的,顾佳彤在意识到妹妹对他抱有好感之后,已经委婉提醒他要保持距离,张大官人当然明白,他只能将顾养养当成妹妹看待,否则无论顾佳彤还是顾家的任何一个都不会原谅他。

    张扬做事还是很有原则的,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顾养养就算是天仙转世,咱说不动就不能动!

    曹老爷子卤的牛筋、牛肉都是一绝,张扬和顾养养都是见过世面的人,国内有名的大饭店也吃过不少家,可真正能做到曹三炮这水准的,还真没有尝过。

    张扬吃得赞不绝口,曹老爷子弄了一瓶二锅头,跟张扬一人茶杯,张扬抿了口酒道:“曹大爷,我敢保证,就您这厨艺,如果开饭店准保发大财!”

    曹三炮笑道:“我家祖上三代都是御厨,如果想要发财早就开饭店了,我无儿无女的,要这么多钱有啥用?还是这样清净自在,我没多少文化,可我们做厨师的也有做厨师的傲气,你让我低声下气的去伺候人,我还不干呢!”

    张扬笑道:“皇帝老子不是人?过去您老祖上不也是伺候人吗?”

    曹三炮道:“伺候皇帝老子能跟普通老百姓一样吗?不是吹的,我爷爷怎么也得是四品大员!”

    顾养养格格笑道:“曹大爷,您过去给那位领导人做饭啊?”

    曹三炮神秘笑道:“涉及到中央领导人的全都是高度机密,我现在退下来了,也享受离休干部的待遇,我不说多,怎么也得算个厅级干部吧!”

    张扬哈哈大笑,陪曹老爷子干了那杯酒道:“您老是厅级,我才是个副处,啥时候我能混到您这个境界!”

    曹三炮笑道:“我这个厅级干部是自封的,得!佛跳墙好了,我给端上来,你们好好尝尝,吃完我做的佛跳墙,保管你们再不想吃别人做的东西。”

    曹老爷子做得佛跳墙的确是人间美味,张扬和顾养养今天都是大快朵颐,张扬感叹道:“曹大爷,我可被你害苦了!”

    曹三炮有些诧异的看着他。

    张扬道:“吃过了您做的佛跳墙,我对别人做的菜已经失去了兴趣,您老说说,我以后该缺少了多少乐趣?这是怎样的悲哀啊!”

    曹三炮哈哈大笑。

    顾养养深有同感道:“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

    曹三炮道:“那还不简单,只要你们想吃,随时给我打个电话,我买好东西在家里做好了等你们!”

    张扬笑道:“曹大爷,我这人脸皮可厚的很,有了您的这句话,我就天天赖在你家里吃!”

    曹三炮笑道:“就怕你不来,我退休金可不少,你吃不穷我!”

    他们正聊得高兴,外面忽然响起一个老者的声音:“曹三炮,你这个老东西,做了佛跳墙都不请我过来吃!”

    张扬和顾养养循声望去,却见从院门外进来了一个身穿黑色棉袄的老者,张扬认识,这老者竟然是八卦门的掌门人史沧海,史沧海也认出了张扬,他微感错愕,然后笑着点了点头道:“张主任也在啊!”这句话已经表明他和张扬早就认识。

    曹三炮和史沧海是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他邀请史沧海坐下,张扬和顾养养也起身请史沧海入席。

    史沧海和张扬有过一次短暂的交手,他知道这个年轻人的武功决不在自己之下,连深得自己真传的儿子史英豪也不是张扬的对手。

    史沧海坐下后,笑道:“叨扰了,希望我没有影响到你们的兴致!”

    曹三炮又拿了一瓶二锅头过来,他给史沧海介绍道:“你既然认识张扬,我就不给你们详细介绍了,前两天我肩锁关节脱位,去中海医院找专家看,他们说非得要住院开刀,差点没把我魂给吓出来,幸亏遇到了小张,不是我帮他吹,放眼这北京城我就没找到第二个比他更高明的大夫!”

    张扬笑道:“我可不是什么大夫,您老别可着劲夸我,我现在还呆在中海住院呢!”

    

    一万字更新,一整天了月票才11张,惨了点,照这样下去,咱们怎么追赶前面的步伐,大家给点动力!

上一篇:地二百九十八章 隐情(下) 下一篇:第二百九十九章 佛跳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