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九十六章湿了(下)

    时维和乔梦媛姊妹俩下午的时候又过来看张扬。时维已经把误会向乔梦媛解释清楚了,乔梦媛知道这件事后也感觉到很不好意思,这次专程买了不少营养品过来。

    张扬这会儿已经洗过澡,抽空去医院对门的百货商场买了几条新内裤,有些事防不胜防,还是准备好为妙。人家来探望他的时候,这厮正在洗手间内自力更生洗着内裤,一边洗一边想,水满自溢,那啥满了也会溢出来。

    时维看到张扬洗衣服仿佛看到新大陆一般嚷嚷起来:“嗬,想不到你还会洗衣服!”

    “洗不好,瞎洗!”张大官人满手的肥皂沫儿。

    时维是个热心肠,再加上昨天误会张扬之后,总觉着有些对不起他,主动请缨道:“你去和我表姐说话,我帮你洗!”

    张大官人也不客气,起身擦了擦手就离开了。

    时维抄起盆里的衣服,顿时傻了眼,一张俏脸红到了耳根,这个不要FACE的东西,居然让她洗内裤。她刚要嚷嚷,可想到表姐还在外面,只能忍住,想想这件事也怨不着张扬,是她自己主动提出来的。时维默不做声的洗完了那条内裤,这对脾气火辣的她而言也算得上极其难得的事情。

    张扬给乔梦媛开了一听可乐,递给她,乔梦媛摇了摇头道:“不喝!”

    张扬一脸奸笑道:“放心吧,我这病不传染!”

    乔梦媛不禁脸红了,这家伙分明还在记着昨天的事情,她咬了咬嘴唇,接过那听饮料,喝了一口,这等于向张扬道歉,你的饮料我也喝了,现在你总不能怪我误会你了。

    张扬心满意足的在她对面坐下。

    乔梦媛道:“横竖看你也不像生病的样子!”

    时维拿着洗衣盆出来,去阳台帮张扬把内裤晒了,乔梦媛看到表妹居然给这小子洗内裤,一双美眸瞪得滚圆,真不知道心高气傲的表妹中了什么邪。

    时维也跟着趁道:“我看他也是装病!”

    张扬道:“我的病又不是在脸上,你们当然看不到!”一句话把姐妹俩都说的脸红了。

    时维道:“张扬,我真受不了你,你不开黄腔就不会说话是不是?”

    “我哪里有开黄腔啊?你想到什么地方去了?”

    时维说不过他,气得拿起枕头朝着他就扔了过去。

    张扬一把抓住,笑道:“我说时大小姐,我怎么说都是一病人,你有点人道精神好不好?”

    “我只懂人道毁灭!”时维咬牙切齿道。

    乔梦媛微笑道:“别闹了。你们两人真是冤家,一见面就掐!”她把那听可乐放在床头柜上:“张扬,明天我们就回江城了,特地过来跟你说一声,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管提出来,在北京我们比你熟悉!”

    张扬道:“你们要是真想帮我,我生病的事情千万别声张,我怕麻烦,要是江城那帮朋友知道我生病了,只怕一个个都要跑到北京来看我,我恐怕又要接应不暇了。”

    时维不无嘲讽道:“都知道你张主任是个大忙人,交游满天下!”

    张扬道:“我怎么觉着你对我句句带刺,我招你惹你了?”

    时维道:“我也搞不清楚,就是看你不顺眼!”

    张大官人笑眯眯道:“你对别人有这种感觉没有?”

    时维摇了摇头。

    “那就是爱上我了,否则你怎么只对我一人这样?”

    时维啐道:“别臭美了,你有哪点好?别人拿你当宝贝,我看你就是豆腐渣!”

    张扬笑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搞不好你就喜欢这口呢!”

    “我说你怎么这么自恋?”

    乔梦媛笑着打断他们道:“行了,你们一见面就斗嘴,你们不烦,我还烦呢!”她向张扬道:“眷养好身体。赶紧回到工作岗位上去,南林寺商业广场的二期工程已经启动,我们还需要你领导呢!”

    张扬道:“和安语晨的合作还顺利吧?”

    乔梦媛道:“安语晨蛮直爽的,人很不错,不过那个安达文脑子很灵光,年纪轻轻的,想不到居然这么老道,跟他做生意,没多少便宜可占!”

    张扬笑道:“最好大家互利互惠都有钱赚!”

    三人正说着话,高伟也拎着两盒礼品过来探望张扬,和他一起过来的还有他的老师邱潭,邱潭和张扬没什么交情,本来是不用过来的,可龚建永得罪了张扬,搞清楚张扬的背景之后,吓得六神无主,张扬临走的时候撂下的那句话太毒了,威胁他准备工作变动,龚建永在知道张扬是文副总理的干儿子后,当然相信人家有这个能力,他辛苦了一辈子好不容易才有了现在的位置,如今因为一时走眼得罪了张扬,恐怕这大半生的努力都要白费,他怎能不害怕,思来想去,他去找老同学邱潭帮忙,邱潭原不想出头,可禁不住他苦苦哀求,于是硬着头皮跟高伟说了声。于是就有了这次的探望。

    乔梦媛居然认识邱潭,还是前年的时候,她大哥乔鹏举手臂骨折住院,她过来探望时认识的。

    邱潭看到乔梦媛也来探望张扬,更明白张扬的背景深不可测,连乔老的宝贝孙女都和他是朋友,龚建永昨晚得罪他真是不知死活啊。

    乔梦媛和邱潭打了个招呼后,叫上时维起身走了。

    

    张扬还是很给高伟面子的,邀请他们两人坐下,随便聊了几句。

    邱潭最终把话题回到昨天晚上的事情,他微笑道:“张主任,昨晚的事情不好意思,我那个同学从来都是口无遮拦的,昨天的事情他也很后悔,所以委托我过来跟你说声对不起。”

    张扬从邱潭过来就明白他的意思,淡然笑道:“邱主任,您客气了,这件事我都忘了,您这一提我又想起来了,那个龚建永是您同学,不过这个人连起码的尊重都不懂,昨天他闹这么一出,不仅仅是给我们难堪。他是不给您面子,难为您还替他说话。”

    邱潭是个颇有涵养的学者,他笑了笑道:“我这人一心都扑在医学上,社会上的事情我不懂,所以麻木一些。”

    张扬笑道:“邱主任很有学者风范,可能你们这些医学界的名家都是胸襟广阔,我认识一位医学博士于子良,也和您差不多的脾气。”

    邱潭惊喜道:“于子良是我学弟,我们一直都有联络!”提起于子良两人又近了一层。

    高伟介绍道:“老师,其实张扬过去也是学医的,他骨科复位的手法一流。如果不是亲眼见到你绝对不会相信。”

    邱潭笑道:“真的?有机会我倒要见识一下。”话虽然这么说,可他心里并不怎么相信,张扬年纪轻轻的,又是体制中的干部,他复位手法再好又能好到哪里去?

    张扬点了点头道:“成!我还得在医院住一阵子,有机会我去跟邱主任学学本事!”

    邱潭笑道:“好,有机会我叫你!”邱潭说这句话的时候只当是玩笑,并没有当真。

    

    可第二天上午邱潭门诊的时候就遇到了一个难题,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儿因为肩锁关节脱位前来问诊,邱潭看完片子,帮他检查之后决定要收他住院,必须进行手术复位。

    老头儿听说要开刀吓得连连摇头,他对手术有种莫名的恐惧,说什么都愿意住院。

    邱潭做他思想工作的时候,张扬溜达了过来,在医院呆了两天他实在闲得无聊,看到邱潭坐诊,所以过来跟着看看热闹。

    邱潭向他笑了笑,继续劝导那位老者。

    老人很痛苦,耷拉个肩膀,不时呻吟两声。他不解道:“医生,不是说可以手法复位吗?不开刀哎呦”

    邱潭道:“你的位置很不好,必须要开刀复位!”

    老人道:“我有糖尿病,高血压,不能开刀求求你想想办法”

    一直旁观的张扬凑了上来:“让我试试!”

    邱潭哪敢让他轻易尝试,这是给人看病,又不是小孩子玩过家家,他慌忙阻止道:“张主任,您等我看完病再说!”

    那老头儿听他喊张主任,以为张扬也是这医院的医生,他仿佛溺水人抓兹命稻草一般:“小伙子,你能帮我?”

    张扬道:“我试试!”

    邱潭还想阻止,想不到那老头儿不知怎么就信了张扬:“来,你帮我治治,治不好我再开刀。”

    邱潭苦笑着提醒道:“老先生,他可不是我们医院的医生。”

    张扬坦然承认道:“我会点复位,不过是祖传的。您老有个心理准备,要是答应,我就帮你治治,如果不答应,您还是赶紧住院开刀。”

    老头儿被脱位折磨得很辛苦,抱着无论如何都要试一试的态度,他点了点头道:“秘方制大病,您帮我治治,我忍着就是!”

    换成别人邱潭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容忍的,可他知道张扬的身份背景,后来又听高伟说过张扬神乎其技的复位手法,的确被引起了好奇心,老头儿的肩锁关节脱位很复杂,在他看来手法复位是根本不可能的,如果强行复位,极有可能造成肩锁关节囊和韧带的继发性破裂。

    张大官人帮助老者脱去上衣,这老头很胖,为复位带来了更大的困难,可张大官人何许人也,他观察了一下老者两侧的肩膀,然后拎起他脱臼的左臂,微笑道:“老先生,您可够胖的!”

    老头儿苦笑道:“我是厨师,闻了一辈子油烟,想不胖都难哎呦!”

    说话的功夫,张大官人猝然出手,一牵一扯,然后微妙的转了个角度,向内一送,只听到咔啪一声,脱臼的骨骼已经被他准确复位。

    邱潭看得目瞪口呆,虽然他无法确认张扬有没有将位置对好,可单单从他熟练的手法已经看出张扬绝对是一个高手。

    那老者感到肩头疼了一下然后疼痛迅速消失,顿时感到一阵轻松。

    张扬微笑道:“您试着活动一下看看!”

    老头儿小心翼翼的活动了一下手臂,耷拉的左肩竟然可以活动自如了,他又惊又喜道:“好了!真的好了!”他激动地站起身,握住张扬的双手道:“真是神医啊!”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邱潭对张扬又多了一层认识,这年轻人实在太厉害了。

    老头儿对张扬千恩万谢,为了稳妥起见邱潭建议他去照一张片子,拿回来一看,复位果然精准无比,邱潭彻底服了,他认为必须手术复位的脱臼,人家一下就给解决了,这就是本事,这就是能耐。

    在张扬看来,这根本算不上什么,他对自己的复位手法很有信心,放眼整个中国,找不出一个比他强的。

    老者专门把自己家里的地址留给张扬,说什么都要请张扬去家里坐坐,他约定这个周六晚上让张扬过去,老人家临走时候撂下一句话:“不是我吹牛,你尝过我做的菜,这北京城的任何饭店都没有滋味了,张先生,你一定要过来,反正周六下午我就开始准备,您要是不来,我到您家找你去!”

    张扬唯有笑着点头,老者根本没嚷嚷邱潭,在他看来邱潭很不厚道,一心想把自己给收进医院开刀,对邱潭自然没有好感,他并不知道邱潭的确是没有手法复位的本事。

    

    一万两千字更新完成,高呼一声,月票拿来!

上一篇:第二百九十五章 做人莫装逼(上) 下一篇:第二百九十六章 湿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