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九十章潜入(下)

    张扬仔细看了看地下管道的结构图。从陈美琳所指的管道可以抵达圣约翰医院病房楼下方,他点了点头道:“马上行动,留给我们已经没多少时间了。”

    陈美琳将结构图打印出来,和张扬一起驱车来到地下管道的入口处,可是地下管道位于两条主街的交界处,车水马龙,想要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容潜入还真有些麻烦。

    张大官人的急智无疑是超群的,他将路虎停下,然后从怀中取出口香糖炸药,折叠后扔入车窗之中,和陈美琳一起迅速离开了现场,他们刚刚逃到安全的地方,口香糖炸药就爆炸,进而又引起路虎车的爆炸,火光冲天烟尘弥漫,一时间十字街口乱成一团,因为突如其来的爆炸,有不少车突然刹车引起了车辆追尾相撞,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爆炸现场。

    一辆大货车刚巧停在下水道的上方,张扬和陈美琳两人趁着混乱,钻入大货车底部。张扬移开地下管道的铁盖,陈美琳率先沿着扶梯爬了下去,张扬也随后钻入水道之中,重新将铁盖盖好。

    陈美琳刚刚落到实地便感觉踩到了软绵绵的东西,吓得尖叫起来,转身就扑入了张扬的怀中,张大官人弄手灯一看,地面上全都是老鼠,他皱了皱眉头,抓住一只正往陈美琳头顶攀爬的老鼠狠狠扔到一边,顿时砸得血肉模糊。沉声道:“跟我跑过去!”拉住陈美琳冰冷的小手,两人沿着水道向前跑去。

    伦敦下方的水道修建的极其宽敞,张扬过去在外国电影中曾经看到在下水道中开卡车的场面,他们现在所处的水道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不过小型轿车行驶在其中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陈美琳战战兢兢的跟着张扬跑过那段潮湿的路段,她始终闭着眼睛,直到听不见老鼠的吱吱叫声,方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看到自己紧紧握着杀父仇人的手,陈美琳慌忙甩脱开来。

    张扬淡然笑道:“我又救你一命!”

    陈美琳哼了一声。

    张扬用手电筒照了照前方,根据结构图,他们在前方第一个分岔口向左转,张扬道:“有件事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你要把我当成杀父仇人?我来欧洲考察,你又怎么会知道?”

    陈美琳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张扬道:“你并不知道实情,你父亲当年卷入市长黎国正贪污案,为了帮助黎国正隐瞒犯罪的事实。他劫持了时任春阳县长的秦清,他死于和黎浩辉的争执,我虽然在场,可他并不是我杀的!这一点你可以去调查江城公安局的卷宗!”张扬在这件事上故意撒了谎,不过他并非怕承担这个责任,他只是不忍心看到陈美琳永远生活在仇恨之中。仇恨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好事,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张扬都看过太多因为沉浸在仇恨中不能自拔,最终走向毁灭的先例,陈祥义虽然罪有应得,可陈美琳是无辜的,张扬仍然记得陈祥义临死前的话,他说自己没伤害秦清,让张扬不要伤害他的家人。

    陈美琳一开始对张扬恨之入骨,可自从张扬把她从泰晤士河冰冷的水中救出之后,陈美琳心中对他的仇恨就冲淡了一些,从昨晚开始她一直和张扬在一起,张扬的所作所为改变了她的不少看法,至少她已经认为,张扬这个人十分的磊落。不知不觉中陈美琳已经产生了动摇,难道事情真的像张扬所说的那样。父亲并不是死在他的手中,而是别人故意挑唆。父亲死后,陈美琳长时间沉浸于悲痛之中,她从未想过父亲所做的一切究竟是对还是错,张扬刚才的话,让她开始考虑这件事,考虑这件她一直在逃避的事情,黎国正贪污案早有定论,她并不清楚父亲和黎国正之间的关系,如果父亲真的是为了帮助黎国正毁灭证据,铤而走险,违反法律,那么父亲注定不会有什么好的结局。

    张扬根据蚊子给他的手持设备测算着他们走过的距离,对照那张打印出来的结构图,现在他们应该走到了圣约翰医院下面的管道中,前方再度出现分叉。张扬停下脚步,和陈美琳一起看着那张结构图。

    陈美琳用手指在结构图上勾勒了一下,低声道:“我们从这条路线走,可以直接抵达病房楼下的停车场!”

    张扬点了点头,忽然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的耳力极其敏锐,听到不远处有杂乱的脚步声,脚步声虽然轻微,可是他仍然听到了。

    陈美琳并没有听到什么动静,有些诧异的看着张扬,张扬小声道:“还有人在管道里!”

    张扬并没有听错,此时一支六人的英方特种小队从管道潜入圣约翰的病房楼下,他们刚刚移动开上方的井盖,就引发了爆炸。

    整个地下管道剧烈震动了起来。陈美琳重重撞击在张扬的身上,这次不巧撞在了张扬左肩的枪伤,张扬痛得闷哼一声,好在爆炸声将他的声音完全掩盖。

    火焰宛如一条巨龙般填塞了整个地下管道,向他们飞扑而来,张扬将陈美琳压倒在地上,两人的身体浸入污水之中,火焰贴着水面涌出,然后又迅速收拢。

    当他们从水面下直起身来,陈美琳剧烈的咳嗽起来,张扬也被浓重的硝烟味道刺激的咳嗽了两声,他低声道:“你有没有事?”

    陈美琳摇了摇头。

    两人小心翼翼的向前方走去,走了没多久就看到地面上被炸得血肉横飞的尸体,张扬数了数,大概有四具,不过从现场残肢断臂来看,应该不止这么多人。他蹲下身,从一具尸体上取下冲锋枪,陈美琳也取下一支枪,还捡到了五颗手雷。

    陈美琳发现自从有枪在手之后,张扬不再走在她的前面,这厮表面上看大大咧咧,其实心思缜密的很。陈美琳低声嘲讽道:“为什么不在前面引路?是不是害怕我给你黑枪?”

    张扬笑了笑道:“小心驶得万年船!怀疑一切并不是什么坏事!”他嘴上说的轻松,内心之中却不敢有任何的大意,干妈罗慧宁还在歹徒的控制之中,陈美琳好像暂时放下了对他的仇恨,谁知道这丫头心里怎么想?单凭自己的几句话,就化解这杀父之仇,只怕很难做到。

    空气中充满了尸体的焦臭味道,两人来到刚刚发生爆炸的地方,爆炸引发了塌陷,不过上方还有一个孔洞,可以容纳一个人的身体通过。张扬率先攀爬了上去,来到上方,确信没有埋伏,方才用手电筒给陈美龄信号,让她也跟了上来。

    陈美琳上来的时候手中拿着一部对讲机,刚才的爆炸竟然没有损坏这部对讲机,里面传来急促的声音,陈美琳听了一会儿,低声向张扬道:“歹徒就在大楼中,他向英国政府方面提出要在一个小时内将哈特将军送上直升飞机,否则,就会炸毁病房大楼。”

    张扬皱了皱眉头:“有没有说文夫人在哪里?”

    陈美琳摇了摇头。

    张扬拿出那张圣约翰医院的建筑图,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应该是圣约翰医院地的最底层,这里遍布管道,根据建筑图,他们向安全出口走去,途径前方管道的时候,张扬停顿了一下,左手做了一个下压的动作,示意陈美琳停下脚步,然后他继续向前走去。

    一支扳手呼啸着向张扬的后脑袭去,张扬闪电般抓住那只手臂,一个背摔,将袭击者摔倒在地上。陈美琳快步跟了上去,用冲锋枪抵住袭击者的脑袋。

    袭击他们的是一个身穿工作服的中年人,他张开双臂,做投降状,蓝色的双目充满了恐惧,颤声道:“不要杀我我我是管道工”

    陈美琳的手指搭在扳机之上:“说,谁派你来的?”

    张扬抓住那中年人的胸牌,一把扯了下来,对照了一下他的照片,低声道:“没错,应该是工作人员!”

    陈美琳道:“医院有多少恐怖分子?”

    那中年人颤声道:“不知道!爆炸发生之后,我就躲在这里,我听新闻说,如果有人胆敢进入医院。就会有爆炸发生,所以我一直躲在办公室内,刚才的爆炸把我引出来的”

    张扬道:“问问他,电梯在哪里?”

    陈美琳将他的话转述给那管道工。

    管道工道:“全部断电了,想要上去必须要爬楼!”他忽然又想起一件事:“对了,刚才贵宾是从三号电梯进入的!”

    陈美琳道:“带我们去!”

    管道工点了点头,带着他们两人前往地下停车场,从底层前往地下停车场这一段并没有设置电梯,地下管道错综复杂,如果没有这名管道工的引领,他们还真不好找到地方。

    来到地下停车场的入口,管道工说什么不敢继续引路了,他颤声道:“走上去,向右拐就可以看到电梯,我只能送到这里了”

    张扬点了点头,也不愿为难他,和陈美琳两人进入地下停车场。

    看到四下无人,陈美琳再次打开对讲机,从其中可以得到警方布控的一些消息。

    对讲机内英国警方仍然没有放弃尝试,他们继续和特种队员联系着,陈美琳看了看张扬,她在征求张扬的意见,要不要和英国警方通气。张扬摇了摇头,他对英国人的能力不抱有任何信心,这次他要凭借自己的力量解救罗慧宁。

    因为害怕他们的行动会被歹徒察觉,所以他们留意地下停车场的摄像。在接近三号电梯的地方,无论如何也绕不过摄像镜头的监控。张扬抽出军刀瞄准摄像头投掷了过去,以他的武功,就算是一根飞针一样可以击中目标,更何况是这么大一柄军刀。

    在张扬以为稀疏平常的事情,可在陈美琳看来却是非同猩,军刀准确无误的击中摄像头,将摄像头砸得粉碎,张扬随后冲出去,捡起地上的军刀重新插入鞘中。

    陈美琳留意周围,害怕摄像头碎裂的声音会招来敌人,可这样的动静似乎并没有引起任何的注意。她紧跟张扬的脚步来到三号电梯口,张扬用军刀插入电梯门的缝隙之中,撬开缝隙之后,利用双臂的力量将电梯门拉开。

    通道中回荡着呼救声,张扬向陈美琳道:“你在这里等我,小心隐蔽起来,我上去看看!”

    陈美琳点了点头。

    张扬进入电梯通道,他利用壁虎游墙术向上方攀爬而去。张大官人沿着笔直的墙壁高速行进,假如这一幕被陈美琳看到一定会以为见鬼了。

    

    病房大楼的监控室内,一名身穿医院工作服的男子静静坐在那里,他的脚下躺着两具尸体,鲜血流满了一地。他的目光注视着右侧的屏幕,屏幕上正显示着3号电梯通道中的实时情景,他事先在3号电梯通道中安装了红外摄像机,虽然影响并不清楚,可是仍然能够看清有人正在向电梯飞快的靠近,他紧紧皱着眉头,这一幕实在不可思议,他想不通,人怎么可以贴着墙壁行走,而且速度如此迅速。他抚摸着生满花白胡茬的下巴,低声道:“想送死?成全你!”

    张扬已经爬行到七层的地方,忽然看到紧贴墙壁的地方闪烁着微弱的红光,张扬顿时意识到不妙,他松开双手急速向下坠落,与此同时,紧贴电梯通道的一枚被引爆了,爆炸引发的冲击波和火焰还在其次,周围的水泥被炸开,无数水泥块从天而降,如果是普通人,根本无法躲过这漫天落下的水泥块,砸都被砸死了。

    

    解释一下,欧洲考察并非是章鱼在故意注水,而是在很久以前就定下来的情节,其实在初遇夜莺的时候,我就勾画好了这一情节,一是为了和文家消除隔阂,二是和夜莺更进一步,章鱼发现,一旦写到走出大陆,无论是香港还是欧洲都不受欢迎,证明广大读者还是喜欢看大陆官场的权利纷争,章鱼以后会注意到这一点,欧洲考察在按计划写完后,马上回归正途,希望大家不要心急,既然写了,就要保证故事的完整性,还有一个原因,章鱼写到欧洲考察,适逢状态低迷,没有写出应有的水准,不过现在章鱼自我感觉写作状态回来了,用不了太久时间就会重新进入最佳状态,今天大家在月票上给章鱼不小的支持。

    十月第二天,章鱼呼吁一下双倍月票,不仅仅是为了名次,更是为了面子,如果今天能够杀回前十五,明天更新字数12000起步,也就是多数作者常说的四联爆!大家看我表现!章鱼会用更新证明你的月票是值得投给我的!

上一篇:第二百九十一章 你喜欢什么颜色?(上) 下一篇:第二百九十一章 你喜欢什么颜色?(下)